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50米!

    杜荷給背嵬軍士兵打個眼神。

    一名士兵馬上跑出去,離開大部隊。

    不要說50米了,只離開30多米,在黑夜的籠罩下,啥也看不清楚。

    一下子,李德秋呆滯、傻眼!


    嘴巴張得大大的,象鑼鍋似的。

    回過神來的李德秋,心中震撼無比。

    看了看杜荷,一臉淡然處之。

    “杜二,這種衣服很牛逼呀!”

    李德秋真誠的說道。

    呵呵!

    “女將軍,也不想想,是誰設計的,效果能不好嗎?”

    杜荷馬上裝逼道。

    “杜二,既然有如此效果,爲啥不向軍部報告,貢獻給陛下,要是咱們帝國探馬,全穿上這種衣服,不是會減少損失嗎?”

    李德秋詢問道。

    “女將軍,那個,本少真沒想過。再說了,軍方要加工成這種五顏六色的服裝,可不容易,牽涉到很多事,本少只是一名小兵,關本少什麼事呀!”

    杜荷一付與我有屁關係的架勢。

    以大唐帝國目前的科技水平,真生產不出迷彩服。

    杜荷是系統獎勵,否則,吃多了,專門研究迷彩服。

    有那麼多時間,杜荷不如多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更符合大唐帝國的現狀。

    “杜二,這事很重要,一定要上報。”

    李德秋嚴肅道。

    “女將軍,想上報你上報吧!千萬別讓本少出面,說實話,本少也弄不出來。”

    杜荷搖搖頭回答道。

    “杜二,不是你弄出來的嗎?”

    呵呵!

    “女將軍,咋說呢?本少只是提供點建議,希望服裝搞得五顏六色,並未親自操作。”

    杜荷道。

    唐帝國真要搞,確實能搞出五顏六色的服裝,效果上就不好說了。

    畢竟,系統出品必是精品。

    哦!

    “那樣呀!本小姐明白了。”

    夜已深了,部隊還在夜行。

    晚上行軍,速度不算很快,卻也不慢。 “沒事了吧?你真不錯,幾人圍攻之下也沒求饒。你住哪裏,也在西山種靈草嗎?”見他長得胖墩墩,虎頭虎腦,人不討厭卻講義氣,出言問道。

    “不是,我在東山,我叫石家柱。我們七十多人三月初,一同考入宗門,只有二十幾人分在了西山。早知如此,還不如就留在西山種靈草。東山那邊的外門弟子,分了許多派系。稍不注意,就會惹來殺身之禍。一起入宗的師兄弟,已有幾人被打殘,幾人失蹤,…”

    “哦,有這事?爲什麼會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打架?”

    “林師兄,我是專程來找你,想在你這躲幾天。昨天就來了,沒找着你,在山下呆了一晚,誰知他們今天卻在這裏堵住了我!”石家柱說道。

    “專程來找我?”

    “是的,聽我認識的師兄講,你進入宗門不久就獨自住在山上,不受人欺負,他們都很佩服你呢。我在東山也是獨自生活、修煉,靠在山上挖靈草、靈根養活自己,不想加入他們的幫派勢力!

    可能是突破一層的時間比較早,被周洪偉盯上,想拉我入夥。他們真是壞,歸入陳師兄門下後,專門就來對付剛進宗門的師兄弟,收保護費,搶奪別人找到的靈草、靈根。稍有不服,就這樣羣毆,當衆侮辱,…。”石家柱憤憤地將東山發生的一些事告訴了他。

    “爲啥想到來我這來躲避?”

    “那個陳師兄放出話來,若我再不識趣,他就要親自出手廢了我。原想乘他們不注意,在你這裏躲一段時間,誰知他們聽到風聲後就追來了。看來,我也不能在你這裏住了,不然會連累你,唉,宗門雖大,可哪裏是我的容身之地?林師兄,謝謝你的援手,我走了!”

    “那個陳師兄究竟有多高的修爲,竟然連一個剛進宗門的師弟都不放過?”對他的話不置可否,卻問起了那個姓陳之人。

    “陳德銘的修爲聽說是四層,可他對低階弟子的歹毒,卻在東山出了名。他也是那個東霸主的手下,誰敢去招惹?”

    “陸乘風?”

    “你知道陸前輩?”石家柱驚訝地問道。

    “不認識,聽說過而已!”嘴上回答道,心裏卻在想:“那個姓陸之人就死在我手上,我還會不認識?”

    “石師兄,反正我一人住在山林,你想躲一段時間,那我們就回去,等會還有幾個師兄要來一起吃午飯,我得給他們做午飯!”

    “你不怕我會連累你?林兄,還是算了,何必將你牽連進來!”石家柱搖着頭說,雖然心裏想,但不願這樣做。

    “現在,你就這樣回去也不合適,他們會報復你。走,就在我這裏住幾天,沒事了再回去!”

    “趙師兄,這麼快就來了?哈哈,哈哈,我纔到家不久呢!”二人回到家,讓他去後院清洗乾淨,拿了一套衣袍給他,自己也清洗乾淨後,趙師兄提着大大的酒葫蘆,就來到了院子。

    “還不是怪鍾麻子,催得急,要我來幫着下廚,哈哈,哈哈!”

    “你們聊,做飯的事我來做!”介紹之後,小胖石家柱主動請纓。菜飯做得差不多時,鍾、李二人揹着背篼,也下山來吃飯了。

    “林師弟,門前那一片荒地,我看有十七、八畝,既向陽,水源又好,用來種火屬性靈草正好。既然你打算長期住在這裏,不如將它開墾出來。若我的判斷沒錯的話,這裏才真正是上品靈草田呢!”喝酒,吃肉,聊着天,喝得差不多了時,鍾立貴出言說道。

    “哈哈,哈哈,看來鍾師兄對這片土地真是念念不忘,回回上山來就提此事。三位師兄,你們真願意種的話,明年開春,我們一起將它開墾出來。你們種靈草有經驗,出力多,秋後就多分點貢獻值,我種靈草不行,吃肉、喝酒算我的,行不?”

    “你說些啥哦,兄弟幾個哪分彼此?各盡所能,過得開心,就是我最大的心願。種十七、八畝靈草田,不奢侈的話也足夠我們過得富裕。再說,有了你在,我們還會缺肉吃?

    說真話,若不是你常常送肉給我們,有時我們十天、半個月也不能打一次牙祭,和你在一起,不說是天天吃肉,至少三天兩頭總會開開葷,哈哈,哈哈!”趙師兄接下話題,笑着說道。

    “林師弟,你真願意我們在一起,不嫌我們來打擾你的修煉?”李師兄也發了言。

    “你們是不是真想,若是真想這樣的話,將院子改造一下,你們隨時都可以搬過來住。其他不敢說,每天一臺酒,兩餐吃肉的事情,我還真辦得到,哈哈,哈哈!”

    “只有一件事讓我們擔心,就是林中的野獸,我們可沒能力敢去同它搏鬥,全靠你來幫忙了,哈哈,哈哈,說起真有點不好意思,我們比你癡長几歲,膽量同你相比較,卻是差得遠,你可不要見笑!”李師兄笑着將事情說開。

    “到了晚上,林中的野獸確實很多,但品階都很低,不出門啥事都沒有,任它怎麼嚎叫,習慣了就沒事了。一人住在山上唯一的缺點,就是太寂寞,有你們來山上住,可以喝酒、聊天,那就完美了。下次逢場,我買個紙鷂,上、下山的問題也就解決了。

    從劉忠武家搬來這裏時,頭幾天我也有些害怕,那時身體很虛弱,沒有對抗之力。身體好了後,它們就成了我賺取貢獻點的來源,根本不擔心沒錢的事。幸好以前住這裏的幾位師兄,被野獸嚇跑了,不然我真還沒福份住在這裏,哈哈,哈哈!”

    “那就說定了,收了靈草,我們就將租賃的靈草田退掉,再搭幾間房子,搬上來一起住。哦,對了,還得多準備一些過冬的柴火,明年開春就大幹一場!”鍾師兄計劃道。

    “我看離冬天還有二、三個月,過幾天,搭建房子時,抽空將這些地翻一遍,該打的圍欄打上,免得野獸來糟蹋。租賃的事情就要林師弟出面!”李師兄想過之後交待道,他是三人中的主心骨。

    “租賃的事我來負責,上次同張主事講過,他答應頭兩年不用繳租憑費,只是不能到外面講,就說是按中等靈草田承租的就是了!”

    “哇,那不就白白賺了幾千點的貢獻值?”趙師兄驚喜地問道。

    “哪能算白賺,若是我們不開墾,荒了這麼多年不也過去了?兩年後,宗門纔算真賺到了,哈哈,哈哈!”

    “那就說定了,來,爲我們明年的春播、秋收,乾一杯!”李師兄舉起了酒杯。

    “哇,這裏可真熱鬧啊,你們爲何事這麼開心?”喝着酒,討論得正是熱火朝天,劉雨瑤走了進來。

    “師姐,吃飯沒,小胖,去拿副碗筷!”

    “吃過了,不用去拿。這兩天見你不在家,所以過來看看!”

    “師姐,不吃飯就喝碗湯!”石家柱從鍋裏舀了一碗靈草熬製、雪白的蛇肉湯,端了上來,恭敬地說道。儘管不知道她的身份,但心裏清楚:“她的修爲看不透,絕不會低!”

    “你是…”

    “他叫石家柱,是我的一個朋友,來山上住一段時間!”

    “這刺梨,好甜哦,我多要一點。哦,你是拿去換貢獻點的!”吃了飯,他們到院子去規劃搭建房子、開墾之事,小胖在廚房收拾碗筷。他倆在客廳閒聊,劉師姐咬了一口刺梨,稱讚道。

    “看師姐說的,我專門去爲你採摘的,跑了老遠的路呢,我在你眼裏真就那麼財迷?”


    “這幾天你不在家,就是爲了去給我找這些酸刺梨?”劉雨瑤,有些感動地問道。

    “這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師姐,我發現了一個地方,找到好多的‘龍舌果’,哈哈,哈哈,等會兒你帶些回去,替我送給丁長老、袁宗主,他們對我真是太好了!”

    “知道她們對你好就行,師傅見你這些天不在家,很是擔心。她就是讓我來警告你,若再不聽招呼就逐出宗門,絕不寬恕!你到哪裏去了,她會生那麼大的氣、說得那麼嚴厲?”劉雨瑤降低聲音問道

    “嘿嘿,請她老人家放心,我保證絕不再去了!”

    “連我也要瞞着?”她有些不高興地問道。

    “後山禁區,不要告訴別人!”林楓見小胖不在,低聲說道。

    “難道那靈獸?你…”劉雨瑤聽他說後,吃驚地捂住了嘴。進入宗門五年多,她當然知道後山禁區無比的危險,沒想到眼前這個毫無修爲的人,居然敢去闖!

    “你也沒機會去了,師傅交待,這玉簡的劍法,必須在年考前有所收穫,比賽時發揮它的作用,否則對你就不客氣,兩次違禁說不定真會被逐出宗門,我看她不像是說着玩,你自己好自爲之!”


    “這不就是‘劍訣基礎’嗎?”接過玉簡,用神識看過之後,林楓大惑不解地問道。


    “你自家去比較,事情交待完我也該回去了,不然師傅又要說我偷懶。下一場我要去太平鎮趕集,你去不去?”

    “當然要去,這酸刺梨總得換成貢獻點,嘿嘿,你放心,給你留下了不少!”

    “師傅,林楓說,他向您保證絕不再去那裏了。讓我給您和袁宗主帶了一些‘龍舌果’,‘酸刺梨’品嚐,他有好多哦!”回到紫竹峯,劉雨瑤彙報道,從儲物布袋中拿出了大半口袋的‘龍舌果’,一大袋酸刺梨。

    “他要靠它去換貢獻點,有這個心意就是了,你哪會那麼貪心,真的將它們全拿回來!”丁長老責怪道。

    “師傅,現在,您怎麼老是維護起他來?是他硬塞給我的。他還有很多,說只要您們不嫌棄,過些日子就再送些給您們,他後院晾曬了不少的獸肉、獸皮,不會缺錢的。他還給我講,今後需要什麼,我就不用纏着您了,嘻嘻!”

    “你一個當師姐的,好意思這樣做?今後,很多方面都要向他學,他纔來多久就知道如何賺貢獻點來養活自己,你呢?”

    “師傅,是您逼着我天天修煉,我還想就住在山上,既可以修煉,也可以同他一起到森林裏去挖靈草、靈根,捕殺靈獸,照樣可以賺貢獻點!” 休息!

    連續夜行軍四個小時,不僅是人累,戰馬也非常疲憊。

    “仁貴,我們走了多少路?”


    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杜荷掏出塊熟羊肉啃了起來,淡淡的向薛禮詢問道。

    “少爺,夜間行軍很困難,只走了140多裏地。”

    薛禮回答道。

    唉!

    杜荷長嘆一聲。

    “派出的探馬還沒回來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