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

    「凌風小侄,你這樣跪著問我們有沒有裝逼也就罷了,我們也回答了,你還有什麼事嗎?沒事的話,是不是該起來說話了?」

    「對啊,你這樣弄得我們很尷尬。」

    和系統還有錦囊內的老爺爺談話用了很長時間,外界其實也就一瞬間而已。

    凌風嘴角抽了抽,趕緊起身,我什麼時候送出的膝蓋?媽蛋,真丟人!

    「不好意思,剛才…有點激動!」

    激動?你激動個毛!

    彪悍娘子絕色夫 「稟報宗主!門外,溪河宗的人闖進來了,看樣子不是善茬,估計是來砸場子的。」

    在大家尷尬的時候,門外有弟子急匆匆進來稟報。

    「溪河宗?」

    傅星漢和眾位長老眉頭一皺。

    「溪河宗的人來幹什麼?」

    眾人也不解,回想最近的記憶,也沒得他罪溪河宗。

    「是不是你們哪個門下弟子又把人家溪河宗的女弟子給…咳咳…了?要不然,那幫娘子軍來幹啥。」傅星漢問。

    「沒有啊,方圓幾百里,誰不知道溪河宗的強悍!」

    ……

    「傅星漢,你給我滾出來。」

    「傅星漢,你給我出來!」

    「有本事出來!」

    堂外,傳來了一道女子的聲音,她就是溪河宗宗主,陳溪!

    溪河宗是一個女子宗門,以女子為尊,別看她們是一個女子宗門,可是剽悍的行事風格,卻令周圍的宗門都忌憚三分。

    她們上門,肯定沒什麼好事。

    陳溪出了名的冰冷玉潔,出手狠辣,是數一數二的美女,不近男色,可如今大聲叫著傅星漢的名字…總是怪怪的。

    雖然大家都知道她是在叫宗主傅星漢,可還是讓人忍不住聯想這傢伙是不是在叫負心漢,這令人瞠目結舌,忍不住想笑。

    萌娃來襲:拐個影后當媽咪 跟著陳溪來的弟子也是表情難堪…

    「宗主,要不…別直呼山河宗宗主的名字了,這樣有失禮貌!」有弟子謹慎地勸。

    陳溪柳眉倒豎,鳳目含煞:

    「我陳溪行事,何須禮貌?」

    宗主一怒,亂石成雪,眾弟子噤若寒蟬,瑟瑟發抖。

    「不是…宗主,你這樣喊他的名字,到像山河宗宗主對你幹了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一樣…」那女弟子認真地道。

    陳溪剎那回過神,杏目瞪圓,覺得方才失言,旋即怒氣更甚,全身燃燒,胸口起伏不定,到是道美麗的風景。

    「姓傅的,快滾出來。」

    「來了來了,不知道陳宗主前來,所為何事?」不長時間,傅星漢帶著眾位長老,還有傑出弟子等等諸多精英迎了出來。

    陳溪眼睛微眯,掃了周遭一眼,雪白光滑的臉頰輕動。

    「哼,傅宗主好準備,早知道我要來,居然聚集了全宗精英在此,陳溪真是好面子,竟能讓你們如此嚴陣以待。」

    此言,令傅星漢直翻白眼。

    準備你妹?老子哪裡知道你要來,之所以聚集這麼多大人物,是為了討論凌風好嗎,陳老妹,你怎麼那麼自戀?

    不過他卻不能這麼說,因為這麼說太掉價了,傅星漢一副早已看穿所有:

    「略有耳聞,陳宗主大駕,我等又怎能失了禮節?」

    …………………分割線………………

    ps:恭喜今天改狀態了,感謝麒麟大大的賞識,也感謝簽約編輯壹壹為我簽約的事情忙碌,感謝各位。

    當然了,還感謝雲白大哥的幫助,他教了我很多,還給我打廣告,今天還打賞了2000幣,還感謝瘋癲氵每天投推薦票,謝謝!原本這一更是明天發的,但是為了感謝所有幫過我的朋友,還有喜愛看本書的書友,再加上改狀態了,我也是lv1作者了,所以就加更了。

    Hold不住總裁 【求推薦,求收藏!】 陳溪柳眉一橫,紅潤的臉剎那變得陰沉,周身居然籠罩著一股冰冷的寒氣。

    她明亮帶著怒氣的眼睛回頭掃來,被她看到的溪河宗弟子紛紛低頭。

    莫非溪河宗內有姦細?要不然山河宗怎麼知道我要來!

    「陳宗主到此,到底所為何事?」傅星漢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大事,最近上北邊白石城招收弟子回來路過此地,聽聞你山河宗也在招生,特來看看。」陳溪靜靜地道。

    傅星漢:「。。。。。。」

    白石城…北邊!

    根本不是你溪河宗的地盤,是人家冰河宗的地盤好嗎,素來進入別人地盤挖牆腳那可是大忌,也就你敢這樣橫行無忌。

    女人啊……就是不講理!(這是傅星漢講的。)

    得…愛咋咋地,你要進我山河宗來看看也成,不過還沒進門就破口大罵這是什麼意思?

    「仙子降臨鄙宗,不勝榮幸,可傅某自問素來從未得罪,不知仙子一進門便大罵,這又是何意?」

    「何意?本宗主走進山河宗,所遇之弟子皆以穢色目光盯著本宗,及本宗弟子,這等無理,山河宗就是這麼教弟子的?你說你是怎麼做宗主的?」

    我去,聽說你陳溪有潔癖,不過也不至於這樣吧,哪有人潔癖到他人目光都嫌棄的。

    山河宗的人無語,看一眼怎麼了?而且是很正常的看,走在路上的看,又不是看你洗澡,真是服了!

    「仙子美貌,世間無雙,年輕弟子氣血正旺,看到如此美貌情不自禁也在情理之中,還請千萬別放在心上。」

    被這麼一誇,陳溪臉色好了不少。

    凌風愣愣地看著傅星漢,這傢伙撩妹技術不低,同好中人!

    「不知仙子來我山河宗,有何貴幹?」

    他都已經問了好幾遍了,意思就是說,有事說事,有事辦事,沒事趕緊麻溜地離開,誰不知道你陳溪亂?這種麻煩的事情,早打發早好。

    「實不相瞞,我來貴宗,就是帶新招的弟子前來見見世面,看看山河宗新人的無雙風采,同輩之間友誼切磋切磋,也讓她們知道天高地厚。」

    友誼切磋……個屁!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不就是氣不過上一次萬宗比賽里,你們溪河宗被我們山河宗打敗?

    所以一直懷恨在心,時刻想報那一箭之仇嗎?

    話又說回來,陳溪那娘們能夠親自跑到山河宗來叫板,這次肯定從白石城淘到了不少好貨色。

    心疼冰河宗…天才估計被溪河宗拐跑了,也不知道冰河宗那老頭子會不會暴跳如雷,想到他暴怒的樣子,傅星漢居然有點…高興!

    「既然仙子有此雅興,我山河宗怎能不奉陪?」

    被別人踩上門了,總不能當縮頭烏龜吧?況且你們溪河宗能淘到天才,我們山河宗就不能?

    凌風可是以一敵百,登過天梯,天賦更是達到了驚人的六級,會怕你?

    「擺擂台!」

    ……

    擂台,就用今天新生招新的擂台,到也方便,省了不少功夫。

    擂台周圍,已經擺了兩團椅子,溪河宗與山河宗涇渭分明,分別坐在一邊。

    「凌風啊,待會千萬別有壓力,也別給我留面子,更別憐香惜玉,給我狠狠的揍!」傅星漢非常器重凌風,特意安排在他身邊坐著。

    「宗主放心!」

    我的八極崩,已經饑渴難耐了。

    額…雖然不知道使用八極崩會不會把自己崩壞…

    「你別看對方是女人,而且個個國色天香,身材曼妙…其實都是女漢子,沒有一點女人味。」傅星漢語重心長地在給凌風指點迷津。

    「你別把她們當女人,就算真的剋制不住心中懵懂亂跳的心,也別手軟,就當調教了,女人嘛…很容易得寸進尺的,在戰場上一樣,在家裡也是一樣。」

    歐…瓦特?法克!

    凌風瞬間石化,剛開始他還覺得傅星漢說得挺對,後面怎麼越來越跑題了?

    宗主…你有故事啊!

    我就想問,你這麼不著調,做事如此奇葩,是怎麼坐上宗主之位的?

    傅星漢:我能夠當上山河宗宗主,肯定是經過了長時間的鍛煉,宗門內有多少人知道訓練廣場上凌晨的天空? 兩世愛,一家人 有誰知道深夜裡藏經閣是什麼味道?有誰知道,黑暗森林裡有多麼陰暗恐怖?你們知道和死人一起睡是什麼感覺!?我知道!!!……當然了,最主要的一點是,我爸是前任宗主!

    吃瓜群眾:「……」

    「我告訴你,對付女人,我可是很有辦法的,這個女人啊…」

    太上大長老黑著臉,清咳一聲:「宗主,現在不是說這種事的時候!」

    對啊,這他媽的在比試呢!

    嚴肅一點行不行?你可是宗主!

    我這麼正經弟子,都被你帶壞了。

    凌風吐槽。

    「額…」傅星漢尷尬,貌似真的跑題了,雖然他已經壓低聲音,只有周圍的長老們和凌風能夠聽見,但是…好像有失身份。

    「活躍氣氛,讓凌風不要緊張而已,我知道事情輕重。」

    你知道?知道個屁!

    ……

    溪河宗那邊!

    有個青衣,衣服合身,身材高挑,嘴唇略薄,高冷的美麗弟子湊到陳溪耳邊:

    「宗主,你看山河宗宗主和那幾個剛才擠在一起,好像在討論什麼對策,這一戰我們要當心。」

    聞言,陳溪瞟了一眼。

    「傅星漢向來詭計多端,料定他們制定的計劃肯定也是極其致命的,不過本宗主也不是省油的燈。」

    他們誤以為傅星漢等人低頭湊在一起是在商量對策來著。

    「看他們的表情,時而暗黑,時而赤紅,時而尷尬,時而輕笑…莫非是已經知道了我溪河宗的底牌?」陳溪沉思。

    「不行,我得想辦法破了這個局!」

    「叮~!新任務出現!」

    「支線任務:擊敗溪河宗,贏得比賽!」

    「任務失敗:-10積分!」

    「任務成功:+10積分!」

    「執行任務!」

    觸不及防的任務,不過如今凌風到是非常喜歡,因為做任務就有錢,有錢了就可以買很多東西。

    「現任宿主,你就聽我一句勸,跟我混,你馬上就無敵了!」錦囊內的殘魂還在誘惑。

    「你還是歇著吧,我是不會聽你蠱惑的。」

    做任務挺好的。

    「恥辱啊,身為宿主,居然甘願被系統奴役,太丟人了。」殘魂恨鐵不成鋼。

    「墮落…太墮落了!」 「傅宗主,向來比試,都以武力決出勝負,枯燥無味,不如這樣,我們來玩一個更好玩的遊戲如何?」陳溪看到山河宗的人低著頭竊竊私語,商量「對策」,她心中恐生差錯,便決定打亂對方的計劃。

    「哦?不知道陳宗主想怎麼玩?」陳溪又在耍什麼鬼點子?

    傅星漢不解,但是也不懼。

    「這樣吧,我們依舊像以往一樣,各派出十名新招收的弟子出來,不過比試內容不限於武力,也可以比刺繡,廚藝,琴棋書畫等等,具體比試什麼,選手上台後可以轉動輪盤決定,如何?」

    噗噗!!!

    凌風吐血,傅星漢吐血,太上長老吐血…

    山河宗的人表情古怪地看著溪河宗眾人。

    這叫宗門之間的比試嗎?一般比試不都是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腿,你砍我一刀我戳你一劍,或者上台各種瞎雞兒亂打,放著天花亂墜的華麗技能嗎?怎麼…比刺繡!卧槽…你確定這不是宗門之間的血腥比試,而是皇宮選宮女?女人的宗門就是女人的宗門,想出來的東西都是什麼玩意?

    傳出去多丟人!

    「怎麼?傅宗主不敢?」陳溪看到山河宗的人全體發愣后,覺得自己的這個決定完全打亂了對方的對策,心裡暗暗竊喜。

    嗯?道理?別傻了,陳溪會和你說道理,她只想要贏,一雪前恥,不管怎麼贏,贏了什麼,將來消息放出去,都只會說溪河宗新人打敗了山河宗的新人,誰知道是贏了刺繡還是修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