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

    「帝尊!哼!果然是你!想不到你竟然排到了第一位!這下,即便我不殺你,南宮飛也不會放過你!」內城中的修鍊處所中,段於蒼神色冰冷,聽到追隨者送來的消息,他摸著那一側被宇文天閃過耳光的臉頰,神色逐漸猙獰起來,拳頭緊緊地握著,怨恨地道:「不過!我怎麼會放過你!我一定要親手弄死你!」

    而在不遠處的一個別緻的庭院中,嬴策停下了武技的演練,皺起了眉頭,看著眼前的扈從,道:「你確定是帝尊?」

    真靈境初期的扈從點點頭,道:「確定!名字已經在排名碑上了!恐怕所有人都知道了!」

    嬴策眼中閃過一絲厲色,嘴角微微翹起,喃喃自語道:「想不到你竟然有這樣的實力,難不成你沒有出全力?或者,你提升了?不管怎樣,你身上的蛟龍精血都會是我的!希望你沒有用掉,不然,我一定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哼!帝尊!真夠狂!不過,狂妄也要有本事!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應對接下來的挑戰!南宮飛那小子可不會容你站到頭頂!還有戰天穹!哈哈哈!真是期待!」

    嬴策眼中精光閃爍,淡淡地笑了起來,他雖然很想那出現在排名碑第一位的,是自己的名字,但是,即便他第二關戰績驚人,但依舊無法比得上南宮飛進入過終極凶妖陣這個記錄。

    所以,他還是排在了南宮飛之後,雖然不甘心,但也無奈地接受了。

    雖然是第二位,他也無話可說,因為南宮飛的實力他是承認的。

    數月未見,他提升了,南宮飛也應該提升了。

    本來他也想嘗試一下終極凶妖陣的,但最終還是放棄了,他很清楚,如果自己進入其中,恐怕堅持不了二三十息,所以,還不如不進!

    他為的是超越南宮飛,如果不能堅持半柱香以上,他是不會進去的!

    第二就第二吧!

    他無奈地接受了這個排名,但是,才幾日時間,卻橫空出現了一個新的第一,而且這個人還與他有怨。

    一想到宇文天與自己不相上下的戰力,嬴策表面上雖然平靜,但心裡的殺意卻是翻騰著。

    ……

    玄武門的排名碑前,一識凡半眯著眼睛,看著最上方的兩個字,眼中的殺氣一閃而過。


    「帝尊!希望你名副其實!不然,我要你試試我的無天劍道!」

    ……

    同一時間,在四個石碑前,都有頂尖的高手出現,他們看到帝尊二字,或驚訝,或疑惑,或是殺氣畢露,或是戰意升騰。

    很快,帝尊之名,震徹殺戮死城,成為試煉者最為關注的話題。

    很多人都四處打聽有關帝尊的信息。

    而宇文天本人,卻是在辦理了相關的手續后,由韓平帶領著,挑選了一個僻靜的上好的修鍊場所。

    這是一個別緻的院落,臨近禁衛軍的棲居地,與南宮飛和嬴策的院落一般大小,但是,這裡的靈氣要比二人的院落充裕一些。

    院落只有百丈見方,有幾間石室,布下了陣法,接引了地下礦脈的靈氣,出入有專門的陣牌。

    宇文天在其中修鍊了兩天,由於在凶妖陣中激戰,實力又有了相應的積澱,便努力突破到虛靈七重天之境的中期,夯實了一番之後,他出了院落,在內城中開放的區域中轉了起來。

    !! 界塔在內城的中心,高約萬丈,直通天際,共有九層,氣勢宏偉,彷彿是整個小世界的中心一般。

    不過,界塔的周圍遍布陣法,只有進入到一定的區域之後,才能看得到。

    還沒有到開啟的時間,這裡相對冷清了許多。

    宇文天只是駐足了一刻鐘,感受了一下界塔的氣息,便離開了,進入了商鋪林立的區域。

    他打算租一間小商鋪,替人煉丹煉器,收集煉材和靈藥。

    半天之後,宇文天停在了一間兩層的商鋪前,這間商鋪的位置還算可以,但門口卻立著一塊牌匾,上面寫著「轉讓」二字。

    宇文天眼睛一亮,立即大步走了進去。

    這隻能算是一間小商鋪,三丈見方,後面有專門鑄造兵刃的鍛造室。

    這原本就是一家出售兵器的商店,但是卻非常冷清,半天也不見有人進來。

    裡面擺著幾個貨架,上面的兵刃只能說品質一般,九成以上是地階兵刃,鎮定之寶是一把天階下品的寶劍,但在宇文天看來,這把劍的品質連他練習時候煉製出的地階極品兵刃都比不上。

    而且,這裡的地階上品和極品器物,大多是撿來的,並不是坐鎮的煉器師煉出來的。

    這家店開了有半年了,店主二十二三歲,虛靈境巔峰的境界,實力還算可以,煉器水平一般般。

    之所以轉讓,一是因為生意不好,再就是因為臨近界塔開啟的時間了,他大多時間出去歷練了,沒空管理。

    本來有一個合作者的,但是那人不久前便死在了浴血城中。

    「道友!你確定要接手?」那人看著宇文天,試問道。

    宇文天點點頭,道:「確定!」

    「那好吧!」那人大喜,隨即咬咬牙,有些難為情地道:「五百五級巔峰妖核!」

    宇文天一愣,本以為會很昂貴,卻不料比他想象中要低廉了很多。

    那人看到宇文天半天不語,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四百五!不能再少了!這裡一個月的租費就要兩百五!」

    宇文天沒有說話,直接拿出了一個空間戒指,丟給了那人。

    「六級二階!」那人查看了一下,瞬間神色變了,立即將戒指遞還給宇文天,道:「這太多了!我不能斬你便宜!」

    宇文天塞到他手中,擺擺手,道:「我不缺妖核!你拿著吧!你自己的器物拿走,工具留下就行!」

    那人推脫再三,宇文天還是堅持,他便感激地手下了。

    如此,宇文天大方地付出了兩百個六級二階的妖核,便接手了這家店鋪。

    不過,裡面的器物,除了一些特出煉材之外,宇文天一件也沒收,全被那人拿走了。

    那人告知了一些注意事項之後,便辭別了。

    而宇文天,則是整理了一下商鋪,製作了一個新的牌匾,上面寫著「丹器閣」三個蒼勁的大字,還在其中布下了精妙的陣法。

    這樣做,也只是為了吸引顧客。

    同時,他還製作了一個告示牌,立在店鋪門口,上面寫著兩行字:

    地兵地丹皆可煉,材料雙倍得如願!

    告示牌上布下了一些陣法,即便是在數十里之外的人,也可以肉眼看到上面的字。

    「好大的口氣啊!地兵地丹都能煉製?難不成有宗師坐鎮?」


    「怎麼可能?這裡應該是試煉者開的吧,他們有這樣的實力嗎?」

    「不錯!就算是煉器宗的弟子,或者是丹靈宗的弟子,也不敢說這樣的大話!」

    「這不會是一些老前輩開的吧!他們或許真有這樣的能力,只是,雙倍材料就可以嗎?這也太便宜了!」


    「不錯!這麼便宜,肯定沒好貨!多半是坑人的!」

    「我寧願多花一些材料去找巨闕,也不會來這裡,這太假了!」

    ……

    當告示牌擺出來后,門口便圍著一大堆看熱鬧的人,議論聲四起,幾乎沒有人相信,都當鬧劇來看。

    很快,人群便散了,大街有恢復正常,往來的人只是捎帶著瞄一眼,並沒有人駐足,更不要說是進門了。

    宇文天倒也沒在意,反正時間充裕,總會有人來的!

    趁著沒人的時間,他去了煉器室,用九幽冥鐵混合一些堅硬的材料,煉製了一把鍛打用的大鎚,並且刻了許多六級陣法。

    若要煉好兵刃,一定要有好工具,這把大鎚的形狀是模仿天工錘的,算是宇文天開張以來煉製的第一件器物。

    不過,宇文天水平有限,只能暫時定格在天階中品的品質上,不然,以這上好的材料,估計連聖器都可以煉出來。

    一連兩天,丹器閣無人光顧,宇文天倒也清閑,參研起陣法來了。

    第三天,丹器閣迎來了第一個顧客。

    這是一個虛靈境巔峰的魁梧大漢,應該只有二十歲,但長相太過成熟,下巴上有著濃濃的髭鬚,看起來有四十多歲。

    他一進來,掃視了一眼比較空曠的店鋪,有些失望,而看到宇文天只有虛靈七重天的境界時,他更加失望了,轉身就走。

    不過,剛走出兩步,他便停下腳步,有些無奈地道:「你這裡還有煉器師嗎?」

    宇文天起身,看了這人一眼,淡淡地道:「就我一個!」

    「你?」那人一聽,低嘆了一聲,直接道了句「告辭」,便向門口走去。

    「地兵地丹,我皆可煉製!」

    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宇文天平淡的聲音傳來,語氣中的自信,使得他再次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道:「你?可以嗎?」

    宇文天不在理睬這人,直接坐在椅子上,躺了下來,閉目養神。

    他的水平,不需要人質疑!

    這人看到宇文天的舉動,像是一愣,隨即微怒,身上的氣勢釋放出來,碾壓過去。

    「哼!」

    但是,宇文天恍若未覺,只是冷哼一聲,依舊閉著眼睛靠在躺椅上。

    瞬間,那人身上的氣勢潰散,連連後退了幾步,面色有些虛白,震驚地看著宇文天,緩緩躬身,道:「失禮了!望前輩海涵!」

    宇文天睜開了眼睛,擺擺手,道:「要煉器就留下,不要的話,就走吧!不要打擾我的生意!」

    這人額角流出了幾滴冷汗,剛剛宇文天那一聲冷哼,震得他識海翻滾,這種氣勢,他只在那些皇者身上感受過。

    所以,他立即將宇文天當成了隱匿了境界的前輩高人。

    不過,他對宇文天說的話還是腹誹不已,因為這裡根本沒什麼生意,只有他這一個顧客,能算是打擾嗎?

    他躬身一拜,道:「我想煉製一件堅固一點的兵器!」

    宇文天起身,道:「我先看看你的材料!」

    這人稍稍遲疑,拿出了一塊拳頭大小的隕星鐵,和幾塊罡銀砂,還有一大截紫金火陽木,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只有這些材料,不知道夠不夠!」

    這幾樣材料,都是地級材料,煉製一件小兵刃綽綽有餘,不過,也要看什麼兵刃,煉製飛鏢或者飛針完全可以,但若是煉製一把大鎚,那卻不夠,勉強可以煉製一件小錘。

    不過,看這人的樣子,估計是一個落拓的窮散修,身上沒多少材料,宇文天便也不計較,點點頭,道:「可以!你要煉製什麼兵器?」

    這人一聽,大喜不已,激動地道:「最好是大刀,小兵器不經用,不適合我!這次歷練,得到了不少刀劍,但都在砍妖獸的時候撞斷了!」

    宇文天心中一陣驚訝,這人雖然不是煉體武者,但也是力量型的武者,應該經常近戰,不然,不會損壞那麼多兵刃。

    「沒問題!你先回去,三個時辰後來取,當然,你也可以在這裡等!」宇文天收起了煉材,淡淡地道。

    「三個時辰?」這人一聽,心裡一驚,有些猶豫不定了。

    畢竟,這麼快煉製出一件兵器,如果不是水平奇高,就是矇混過關。

    宇文天這樣說,讓他有些不相信,遲疑不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