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龍王與葉鋒來到井口向下看去,只見井底的火焰已經在慢慢地涌上來。

    火焰緩緩從井底涌上來。洞穴中隨着火焰的升高越來越亮。

    衆龍的巨眼之中,難以掩飾的激動、興奮讓整個洞穴的溫度都升高了幾度。

    龍王寬厚的背影在葉鋒的眼裏,竟然微微顫抖着。由此可見,即使連壽命長達數千年甚至上萬年的龍王,此時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

    衆龍雖然興奮,但誰也沒說話,大家就這麼默默地看着井底那火焰越來越高。

    半個時辰之後,火焰完全高出了井沿,卻沒有向外流淌,而是呼呼地向上燃燒着。

    這一刻,整個洞穴沸騰了,整個龍谷沸騰了。

    萬年以來,火井第一次燃燒起了火焰。

    葉絕表生機的火焰,葉絕表龍族希望的火焰,再一次降臨龍之谷。

    所有的巨龍都歡欣地扭動着巨大的身子,所有的巨龍火紅的眼裏都散發着興奮的光芒。

    他們期待這個時刻太久了。

    在等待黑龍使來臨的萬年時間裏,龍族從上萬頭急劇減少,到如今只有七十五頭。所有的巨龍一度都認爲沒有希望了,黑龍使不會來臨,龍族將要滅絕。

    但此時,希望的火焰再次燃燒在了龍谷之中。

    在歡騰之中,有些巨龍也化爲了人形,他們興奮地手舞足蹈。

    雖然他們的舞蹈完全沒有章法,但用來表達興奮之情那是最合適不過了。

    許多巨龍身影從火焰之上掠過,他們的身上便帶上了一片火焰之色。那火焰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入到了巨龍體內。

    這讓葉鋒驚奇不已。

    龍王終於將目光從火井上移開,轉過頭來,看着這個年僅十六七歲的人類,他們龍族的恩人——黑龍使。隨後威嚴的目光又落在葉鋒肩膀上的小怪身上。他對葉鋒道:“黑龍使,請跟我來。”

    葉鋒“嗯”了一聲,跟隨龍王,從手舞足蹈的衆龍之中穿梭而過。

    那些人形巨龍見葉鋒過來,一個個敬畏地看向葉鋒。態度與葉鋒剛來時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龍王與葉鋒走出龍羣,拉着葉鋒的手,一躍而起,飛向了懸崖上的一個山洞。

    此時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但一進入山洞之中,卻倍顯明亮。

    葉鋒向四面看去,只見這山洞之中都是由一種會發光的石頭砌成的。

    龍王帶着葉鋒進入洞穴之中。此洞穴極爲寬大,入口處直徑就達七八丈,越往裏走越大。

    走了約莫百米,裏面有一張寬大的石桌,和幾張石凳。除此之外,別無它物。

    石桌和石凳在巨大的洞穴之中顯得有些冷清,孤獨地豎立着。

    葉鋒疑惑地看着石桌和石凳,清冷的眸子裏目光閃爍不定。

    龍王似乎是看出了葉鋒的疑惑,語氣之中少了幾分威嚴,而多了幾分人性:“雖然龍族化成人類形態時,力量會有所減弱,但不可否認的是,人類的身體確實比龍體方便太多。所以,這裏有幾張石凳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葉鋒點了點頭,龍王確實回答了他的疑問。接着他清冷的目光落在龍王身上,但卻不敢與龍王對視。龍王的目光之中所含的王者威壓根本不是他的實力所能抗衡的。他問:“龍王找我來,必然有事,請直說吧。”

    龍王微微一笑,臉側一綹白髮微微飄動,看了看葉鋒肩膀上的小怪,說道:“我要說的事與龍望有關。哦,對了,他的到來讓龍族重新燃起了希望,因此我們爲他取名——龍望。在過去的萬年之中,龍族所有的卵都沒有成功孵化。而龍望卻是一個特例,我想他一定有着特殊際遇。”

    葉鋒點了點頭,將自己的思緒理了理,說道:“我也不知道他具體有什麼特殊際遇,但當我遇到他時,他已經孵化了。只不過當時還未生出腳,像是一條小蛇。我是在黃龍谷天山下發現他的,那裏曾經有一個巨大的龍涎池,火元晶極爲龐大,我想他也許是在那裏吸收了火元晶,才成功孵化的。”葉鋒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龍王作深思狀,眼裏睿智的光芒閃爍。片刻後,他說道:“你說的沒錯,的確應該是龍涎池的火元晶幫他孵化。但後來進化出腿,這卻與你體內的靈火有關。你應該是個丹師吧,而且是個擁有特殊火焰的丹師。”

    葉鋒聽到這裏,猶豫了一下。

    他不願讓人知道自己的木系靈火。之前就是因爲仁大仁知道自己有木系靈火,纔將自己關了起來。而且火雲大師也提醒過自己,儘量不要暴露木系靈火。

    因此,他不得不謹慎。

    龍王見葉鋒猶豫這麼一下,眼睛裏睿智的光芒閃過,說道:“我明白,丹師對本命靈火看得極重,尤其是特殊的本命靈火。但請黑龍使相信,我絕沒有惡意。我只是想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依我對火焰的感知,黑龍使體內的火焰應該是五系靈火中的一種吧。”

    葉鋒見龍王已然猜透,心卻放了下來。大方地說:“是木系靈火。”

    “哦,木系靈火,五系靈火的木系靈火,最易控制最具生命力的火焰,難怪龍望會進化得如此之快。”龍王恍然說道:“一般情況下,龍族的生長和進化都極慢。剛出生時是一級巨龍,要過至少百年才能生出兩條腿,進化爲二級巨龍,再過百年,才化爲三級巨龍。之後又過百年,成爲四級巨龍,體型才能發生大的變化,身長達到五米,那時候的巨龍,已經擁有了比一般四級靈獸強悍數倍甚至十數倍的力量。”

    葉鋒聽到這裏,不禁有些欣喜。如果小怪達到四級巨龍,力量將會何等強大。

    龍王臉側一綹長髮飄動,繼續道:“以龍望的體型,最多也就出生不到十年,卻已經進化爲三級巨龍,這都是木系靈火的功效。”

    葉鋒點點頭,確實如此。木系靈火的特點便是生命力,能催化小怪進化也不奇怪。

    “所以我想,如果龍望能繼續跟在黑龍使身邊,也許不用過百年便可進化爲四級巨龍。當然,這也是龍望的意願。”龍王說道。

    葉鋒聽此,心裏一喜。

    本來他還擔心小怪回到這裏,龍王便將小怪留下。現在看來,自己的擔心是多仁的了。

    想到此,葉鋒將肩膀上的小怪撫摸了兩下,對龍王道:“龍王請放心,小怪跟在我身邊,我是不會虧待他的。”

    龍王見葉鋒答應,也點了點頭,但卻開口問了葉鋒一個始料不及的問題:“雖然黑龍使擁有木系靈火,但您的實力還是太弱,如果龍望跟在您身邊,您拿什麼來保護他?”

    這個問題完全出乎葉鋒的意料,讓他愕然,嘴巴微張着,不知該如何做答。

    一直以來,葉鋒都只將小怪當成一隻普通的一級靈獸,並不認爲它有多大潛力,因此從未想過如何保護它。


    而現在知道了這是一條未來的巨龍,這個問題便顯得極爲重要了。

    如果自己真的無法保護小怪,那小怪憑什麼跟着自己?

    葉鋒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清冷的目光閃爍片刻,咬着嘴脣。

    片刻之後,他已經下定了決心,擡起頭來,對龍王道:“那就讓小怪留在這裏,你們龍族一定會保證他好好成長的。”既然自己不能保護小怪,那就讓小怪留在能保護他的地方。

    龍王沉默地看着葉鋒,睿智的眼睛裏竟然有着一絲讚許,對葉鋒道:“如此看來,黑龍使是真的關心龍望,這樣他跟着您走,我也就放心了。”

    葉鋒愣了片刻,清冷的目光閃爍,腦子急速飛轉。他不是傻子,片刻之間便已經明白了,擡起頭來,對龍王道:“龍王一定已經有辦法了。”

    龍王微微一笑,臉側一綹長髮飄動,片刻之後,張開口來。

    只見一團光芒從龍王口中緩緩飄出,最終落在龍王手上,化爲一團赤紅的火焰。

    葉鋒心裏一動,清冷的目光落在那團火焰之上。片刻之後,他擡起頭來,看向龍王,問:“這是什麼?”

    龍王睿智的眼睛並不看葉鋒,而是將目光落在那團火焰之上,片刻之後,嘴裏緩緩吐出兩個字——龍火……

    葉鋒聽到“龍火”二字,心裏猛地一顫。

    火雲大師曾經說過,只要能夠吸收四方聖火中的任何一種,實力都會極大地增強。而且有了其他火焰的掩蓋,青色的木系靈火也不會被暴露。

    此時龍王手中那一團跳動着的火焰,竟然就是四方聖火之一的龍火,這怎能不讓葉鋒心動。

    龍王的目光仍舊落在龍火之上,緩緩說道:“數千年之前,龍族力量大減,我便在世界四處奔走,終於找到四方聖火之一的龍火,帶回龍族。自此之後,每當族人力量減弱時,只要我分一絲龍火給他們,他們便會再度回覆巔峯狀態。”

    葉鋒聽着龍王的話語,清冷的眼裏露出炙熱的光芒。

    龍王轉過頭來看着葉鋒,繼續說道:“而現在,黑龍使您讓我們的火井再次燃燒起來。龍火對於我們來說,已經不是十分必要了。我想,若將龍火給您,定然會讓您實力大增,這樣一來,也更有利於保護龍望。”

    葉鋒聽龍王如此說,明白了龍王的初衷。

    他也確實需要龍火來增強實力,也就不惺惺作態,而是對龍王道:“多謝龍王。有了龍火,我的實力便會增強,對於保護小怪來說也會有極大好處。”

    龍王點點頭,臉側一綹白髮飄動。他右手緩緩將那一團火焰託到葉鋒面前,對葉鋒道:“一般的丹師要想吸收龍火,是極爲困難的。但您有木系靈火,應該沒那麼困難。黑龍使,現在就吸收吧。”

    葉鋒聽了此話,心頭劇烈地跳動起來,甚至連眼裏也跳動着兩團火焰。

    他深呼吸一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伸手接過那一團火焰。

    火焰入手處,葉鋒覺得它比木系靈火的溫度要高許多。

    一團火能沿着炎龍拳的路線運行至手臂,在手掌上燃起了青色火焰。

    青色火焰緩緩將那團龍火包裹起來。

    龍王看到青色火焰,睿智的眼裏含着一絲驚訝,說道:“木系靈火。這就是木系靈火麼?”

    葉鋒此時已經將心神完全落在那團被木系靈火包裹着的龍火之上,根本沒聽到龍王的話。

    木系靈火將那一團火焰包裹之後,便從手掌之中滲透,進入體內。

    龍王見葉鋒已經完全將龍火吸入體內,眼裏流露出驚歎之色,喃喃地說道:“以我對丹師的瞭解,平常的丹師要想將龍火完全吸入體內,至少得一天時間。黑龍使竟然只是片刻之間就已經完成。木系靈火,果然是最易控制的火焰。”

    說着,龍王用靈魂之力與小怪溝通,對小怪道:“我們出去。黑龍使要吸收龍火,需要極爲安靜的環境。”

    小怪瞪着烏黑的小眼睛,奇怪地看了葉鋒一眼,從葉鋒的肩膀上躍下來,與龍王一道出去了。

    葉鋒此時已經不自覺地盤膝坐在了寬闊的石洞之中。

    木系靈火帶着龍火進入體內。幾乎是本能地,沿着炎龍拳的路線緩緩運行。

    初次沿着炎龍拳路線運行龍火,顯然有幾分艱難。

    龍火極爲霸道,在經脈之中肆意衝撞。龍火過處,所有的經脈都產生一種刺痛,那種刺痛自內而外,讓葉鋒的十萬八千個毛孔都在釋放着痛苦的火焰。經脈痛苦地糾結在一起,似乎隨時都能擰斷一般。

    葉鋒的眉頭緊緊擰在一起,臉上的顏色已經變成了赤紅。眉宇間隱隱有汗珠滾動。

    正當痛苦要更加強烈時,體內木系靈火運轉起來,沿着龍火運行過的路線,撫慰着葉鋒刺痛的經脈。

    葉鋒的眉頭這才鬆開一些。


    但他並不因此而輕鬆些許,前面的龍火仍在繼續運行,刺痛仍在繼續。

    龍火在體內整整運行一週,葉鋒的肉體在龍火的鍛造下,雜質沿着毛孔排出,一股腥臭之味散發在空氣中。

    雖然過程極爲痛苦,但龍火行過的地方,肉體強度卻比之前強悍了十倍以上。經脈的強度和彈性大增,可以容納更多的火能通過。

    半個時辰,龍火運行一週,然後沿着經脈回到丹田之中。

    木系靈火的火能在撫慰了刺痛的經脈之後,也回到了丹田之中。

    龍火進入丹田,便霸道地想要侵佔木系靈火的中心位置。

    葉鋒靈魂之力一動,控制着木系靈火,將龍火完全包裹起來,任憑龍火在其中掙扎,卻絲毫也不放鬆。

    шωш ✿ttκǎ n ✿co

    木系靈火的特性是生命力;而龍火的特性則是霸道的力量。


    當霸道的力量遇到極強的生命力時,最終力量臣服於生命力。畢竟沒有了生命力,就不可能有力量。

    龍火也需要生命力,而木系靈火剛好能爲它提供龐大的生命力。

    所以,在鬥爭了近三個時辰之後,龍火終於安靜下來。

    葉鋒的靈魂控制着木系靈火,小心地放開了龍火。

    龍火脫去了束縛,似乎顯得極爲歡悅,在丹田之中快速遊動,幾圈過後,竟然將葉鋒的所有火能完全吞噬。而龍火在吞噬了火能之後,也發生了巨大變化。

    它從一團火焰的形態漸漸蛻變,先化爲一條細長的火焰,繼而生出頭部,四條腿。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