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龍司昊在小龍熠上樓后,深邃的幽眸微眯,目光深沉的看向了索菲,「你也上去,我有話和Aunt說。」

    「我……」

    索菲害怕龍司昊和她媽咪說什麼,並不是很想上去。

    龍司昊見她站著不動,微微斂眸,聲音低沉,「一會我上去找你。」

    索菲見龍司昊對她說話如此客氣,她有些受寵若驚,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他,她的眼眸中帶著欣喜,連連應道:「好好,我現在就上樓去,我等你。」

    話落,她便轉身上樓,那臉上帶著欣喜的笑容。

    龍司昊在索菲上樓后,才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他剛坐下,薩拉便走了過來,問他要喝些什麼,他則是讓薩拉先退下,什麼都沒要。

    「Aunt是什麼時候來K市的?」看著沈詩薇,龍司昊目光深邃如幽潭,令人琢磨不透。

    沈詩薇氣質優雅的端坐在沙發上,眉宇間盡顯高貴,看不出已經當外婆的臉上保持著得體的微笑,「昨天,司昊今天來是來看Allen的?」

    龍司昊沒有回答沈詩薇的話,而是斂緊了狹眸,目光深沉的看著她,直截了當的問:「Aunt今天又去見曉曉了?」

    「曉曉?」沈詩薇一開始有些疑惑,隨即便明白了過來,「司昊說的曉曉是指黎小姐?」

    不等龍司昊回答,她又繼續說道:「是,我今天是去見過她了。」

    聞言,龍司昊斂緊的狹眸中劃過一抹戾氣,大手捏緊了幾分,目光銳利幾分的看著她,「Aunt去見曉曉做什麼?」

    沈詩薇見龍司昊的神色有些冷魅,看她的目光帶著一絲隱忍的怒氣,她輕蹙了下眉,「司昊是來興師問罪的?她對司昊就這麼重要,都能令司昊親自來找我興師問罪?」

    龍司昊俊美的臉上神色冷漠,目光深沉的看著她,「Aunt只需要告訴我你對曉曉說了些什麼就行。」

    沈詩薇見龍司昊一再堅持要知道她去找黎曉曼的目的,她這才說道:「司昊,我去找她並沒有什麼惡意,我只是希望她能接受Allen。」

    龍司昊因為她的話,墨黑的幽眸緊緊的眯了起來,眸底閃過一抹戾氣,目光銳利似劍的看著她,「你讓曉曉接受Allen?你讓曉曉知道Allen的存在了?」

    他一直在隱瞞這件事,不想讓他的曉曉知道,就是怕她知道后心裡會有什麼想法。

    他們好不容易才有今天,他很怕他的曉曉會因為Allen的存在對他心生芥蒂和誤會。

    所以在找到足夠的證據之前,他不允許任何人在她的面前提到Allen。

    沈詩薇深看著神色陰沉下來幾分的龍司昊,緊皺起眉,語氣溫和的說道:「我還沒跟她說Allen的事,你不必緊張。」

    頓了下,她又問:「司昊,你今晚來找Aunt,不止是問我跟那位黎小姐說了些什麼吧?」

    龍司昊沒有打算在繼續瞞著沈詩薇,沉聲問:「Aunt難道就從來沒有懷疑過你和曉曉之間的關係?」

    沈詩薇聽他這樣說,便想起了五年前第一次見黎曉曼時的驚訝,他們之間長得有幾分相像,但她都沒有去深想這件事。

    以她對龍司昊的了解,他絕不會無緣無故這樣說,除非真的有什麼事。

    他一定是在暗示著她什麼。

    想到龍司昊說的話,再想到她見到黎曉曼時的那種親切的感,以及在黎曉曼傷心時,她心裡的那份莫名其妙的心疼,她心裡對她和黎曉曼是什麼關係的事已經有了一個答案。

    她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目光帶著驚訝和不敢置信的看著龍司昊,因為太過驚訝,站起了身來,「她……她是我的女兒?」

    看著一臉震驚的沈詩薇,龍司昊心裡對她還是有一絲的敬佩,她不愧是諾克斯家族的女主人,反應能力就是要比很多人快。

    他沒想到他只是提示了一下,她竟然就能想到她和他曉曉的關係。

    他薄唇輕抿,「Aunt不愧是諾克斯家族的女主人。」

    他這話無疑是承認沈詩薇猜對了,黎曉曼就是他的女兒。

    沈詩薇則是見他沒有否認她的說法,她更是震驚不已的看著他,「她……她真的是我的女兒?這怎麼可能?我的女兒已經死了,她怎麼可能是我的女兒?」

    龍司昊雖然之前就調查過沈詩薇和黎曉曼的關係,但卻並不清楚沈詩薇以為她的女兒死了的事,此時聽她這樣說,他也有些驚訝的看著她,「Aunt怎麼會認為你的女兒死了?」

    從他調查知道沈詩薇和黎曉曼是母女關係后,他就有想過沈詩薇為什麼會不要黎曉曼這個女兒而嫁給了諾克斯的原因。


    見龍司昊問起,沈詩薇有些頹傷的坐在沙發上,水潤清澈的雙眸中露出悲傷之色。 她語氣悲傷的緩緩說道:「我懷她的時候還沒有結婚,當時沈家在K市是名門,我的父親因為我未婚先孕,便逼我把孩子打掉,但我不想打掉這個孩子,所以就堅持把她生了下來,可是她只活了一個月就死了,這件事是我的父親親口告訴我的,之後我在傷心之下便去了法國,認識了索菲的父親諾克斯。」

    龍司昊聽完她說的話,狹眸微眯,俊眉深蹙起幾分,「Aunt可以告訴我曉曉的父親是誰嗎?」

    沈詩薇雙眉緊皺,腦海中回想起二十幾年前她和她深愛的男人發生1夜情的事。

    她和那個男人相識是在一次酒會上。

    那個男人姓龍,叫龍君澈,是龍氏掌權人龍騰天的養子。

    後來她知道那個男人心愛的女人叫龍雅心,是他沒有血緣關係的妹妹。

    可是當他的妹妹龍雅心嫁給霍氏的大少爺霍辰風后,他便失蹤了。


    而且他這一失蹤就是好幾年的時間。

    在他失蹤的那幾年,她一直有在找他,她全部的重心都放在了他的身上,後來有一天,她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里的人告訴了她他在哪裡,並讓她去找他。


    她去的時候,他意識不清,喝的很醉。

    她在照顧他的時候,他強行和她發生了1夜情。

    因為她醒來聽到他嘴裡一直叫著龍雅心的名字,所以她不等他醒過來便離開了。

    之後她便再也沒有見過他。

    因為知道他深愛著別的女人,所以她在和他1夜情后懷孕了,無論當時她的父親怎麼逼問她,她都沒有告訴她的父親,孩子的生父是誰。

    因為孩子是她和龍君澈的,所以即使未婚生子,她也堅持把女兒生了生下來。

    但是她在坐月子期間身子很虛弱,沒有能力親自照顧女兒,她的女兒是由當時在她家當月嫂的一個名叫黎素芳的女人親自在照顧。

    可是一個月後,他的父親告訴她,她的女兒死了,而那個在她家當月嫂的女人黎素芳也不見了。

    在得知女兒死了的那段時間,她整個人都崩潰了,每天都在追問她的父親她的女兒是怎麼死的,葬在哪了,但是她的父親卻不肯告訴她,只說她的女兒已經火化了。

    她在懷孕期間,以及失去孩子后,她都有找過龍君澈,但是卻沒有找到他。

    在遇到龍君澈之前,她不相信這個世上有一見鍾情,但在遇到他后,她便相信了。

    所以當龍司昊進入諾克斯家族,她聽到他說姓龍,因為龍君澈的關係,她便對龍司昊特別的照顧,就像一個母親一樣的照顧他。

    龍司昊見沈詩薇深鎖眉頭,神色悲傷不知道在想什麼,他狹眸眯緊幾分,目光深沉的看著她,沉聲說道:「該知道的Aunt都知道了,如果Aunt再傷害曉曉,就別怪我對Aunt不客氣。」

    沈詩薇因為他的話回過了神來,雙眸帶著愧疚的看著龍司昊,「司昊,你放心,她是我的女兒,我不會再去傷害她,我會親自去向她道歉,求得她的原諒。」

    沈詩薇知道黎曉曼就是她的女兒,此刻的她心裡是非常欣喜和激動的,但她一想到五年前她害的黎曉曼那麼傷心,她的心裡又覺得非常的愧疚和自責。

    她害怕黎曉曼不會原諒她。

    怪不得她昨天說她叫沈詩薇的時候,她的反應會那麼大,想起她那悲傷控訴的眼神,她就心疼自責愧恨,恨不得給她自己一巴掌。

    她怎麼可以那麼去傷害她自己的親生女兒。

    龍司昊見沈詩薇眼裡充滿了愧疚和自責,便知道她不會再去傷害他的曉曉,這樣他就放心了。

    想到在諾克斯家族時,沈詩薇對他的照顧,龍司昊俊眉輕蹙,對她的態度比較尊敬,「我希望Aunt不要著急,慢慢去讓曉曉原諒你和接受你,你傷害了曉曉,她在一朝一夕之內是不會原諒你的,還有,關於Allen的事,我希望Aunt能保密,暫時不要讓曉曉知道Allen的存在。」

    沈詩薇抬頭看向他,眉頭緊皺,「那你打算怎樣安置Allen?紙包不住火,她總會知道Allen的存在。」

    現在她知道黎曉曼是她的女兒,心裡也擔心黎曉曼知道小龍熠的存在後心裡會傷心。

    對於黎曉曼這個女兒,她現在心裡是非常愧疚和自責的,心裡覺得非常對不起她。

    她沒有照顧好她,沒有給她母愛,沒有好好疼愛她,卻反而還傷害了她。

    她現在很想去跪在她的面前,求得她的原諒。

    她不會再傷害她,也不會讓她的另一個女兒索菲去傷害她。

    但是小龍熠卻是很大的一個難題。

    她沒想到她們兩姐妹竟然愛上了一個男人。

    龍司昊斂眸看著眸光深邃的看著沈詩薇,沉聲道:「Allen的事我自會處理好。」

    ——萱萱有話說——

    這一章真相暴露了,索菲的悲慘命運要來了 「那就好。」現在的沈詩薇心中的太平完全偏向了黎曉曼,她看著龍司昊點了下頭,隨即又神色認真的看著他問:「司昊,你實話告訴Aunt,你有沒有愛過Sophie?」

    「沒有。」龍司昊沒做半分思考,回答的非常乾脆利落。

    沈詩薇見他回答的這麼乾脆,她看著他笑著點了下頭,「好,你好好愛曉曉,至於Sophie,我會來勸服她放棄你,我不會再允許她去做出傷害你和曉曉的事,你可以告訴我關於曉曉的所有事嗎?她的養父養母是誰?」

    龍司昊見她問起這個,俊眉深蹙了下,才告訴她,「曉曉的養父叫夏青榮,養母叫黎素芳。」

    「什麼?她養母叫黎素芳?」沈詩薇神色驚訝的看著龍司昊,「司昊,你確定她的養母是叫黎素芳?」

    怎麼會這麼巧? 重生弃少歸來

    難道當年黎素芳和她的父親是串通好的,黎素芳抱走了她的女兒,她的父親就趁機告訴她,她和龍君澈的女兒死了?

    龍司昊看著滿臉驚訝的沈詩薇,覺得事有蹊蹺,斂眸看著她問:「怎麼?Aunt認識黎素芳?」

    沈詩薇神色複雜的看著龍司昊,「她是照顧我的月嫂,當年我生完孩子,身體一直很虛,我的女兒是她在照顧,我沒想到她竟然會抱走我的女兒。」

    龍司昊聽沈詩薇說黎素芳是她坐月子照顧她的月嫂,心裡也很是驚訝,他一直覺得黎素芳是一個很質樸,品行很好的女人,卻沒想到她竟然會抱走別人的女兒。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黎素芳為什麼會抱走曉曉回去撫養?

    沈詩薇一想到她的女兒黎曉曼是被黎素芳抱去撫養了,害的她和女兒分開這麼多年,傷心了那麼多年,她的心裡就對黎素芳充滿了怨恨。

    她抬頭看向龍司昊,目光帶著幾分冷厲,「司昊,黎素芳她住在哪裡,我要去問她為什麼要偷偷抱走我的女兒?」

    龍司昊俊眉深蹙,目光深沉的看著沈詩薇,沉聲道:「她已經死了。」

    「她……她死了?」沈詩薇驚訝不已的看著龍司昊,臉上帶著不敢置信,「她是什麼時候死的?怎麼死的?」

    「五年前。」

    龍司昊只告訴了沈詩薇黎素芳是五年前死的,沒說她是怎麼死的,他一直在調查黎素芳被人殺死這件事,但卻一直沒有結果。

    「那她的養父還在嗎?」沈詩薇的神色複雜,黎素芳死了,那她就只能去找黎曉曼的養父夏青榮了,她要問問他們夫妻為什麼那麼狠心偷偷抱走她的女兒?

    龍司昊收起思緒,目光深邃的看著沈詩薇,「他還在。」

    頓了一下,龍司昊墨黑的眸子斂緊了幾分,「Aunt可否告訴我索菲是怎麼跟你說Allen的?」

    索菲的性格他很了解,她一定會告訴她的媽咪,小龍熠是他們的兒子,所以他想知道索菲是怎麼說的。

    見他問起,沈詩薇想起索菲的說詞,便不知道怎麼跟他說。

    「索菲說Allen是你和她的兒子。」

    龍司昊斂緊了狹眸,「這不可能。」

    話落,他沉吟了片刻,再次目光深沉的看向了沈詩薇,「希望Aunt能照顧好Allen,他是你的親外孫。」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