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黑光閃現,湮滅虛空,和秩序之鏈碰撞,迸濺出無窮的毀滅之光。

    「原始演化,萬法之源!」

    丁峰神情凝重,神連天地,牽動天地秩序,硬是將湮滅之光抵擋住。

    紫皇停了下來,一臉複雜,「我要不恢複本體,還真破不開你這道禁法!」

    丁峰手一揮,秩序之鏈崩潰,化作點點光芒消失天地間,笑道:「這是我這幾年的成果。」

    兩人坐了下來,沒有落下去。

    紫皇卻搖頭,「低級世界,萬法秩序很好領悟,也很好掌握,可這些東西,卻如大河中的小支流,一旦登臨上界,大河化作滄海,就沒有多少作用了!還有,證道大帝,一般而言就萬法唯一,取之一道而窮盡下去。你領悟這麼多,只能說明你悟性逆天,可將來還要有所取捨,有所捨棄,否則,恐有大磨難。」

    丁峰沉默,對大帝之境他早已瞭然於胸。

    修鍊肉身,要求不大,只要一直修鍊下去即可,最終打穿天地,破開禁錮,飛升而去。可修為境界卻不一樣,想要達到大帝之境,必然要凝聚神格,真正的成為神靈。

    據丁峰僅有的了解,凝聚神格,非常困難,哪怕只領悟一種道而凝聚,都困難重重,更別說多種道融合為一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

    丁峰有大野心,又有系統輔助,自然不想走尋常路。

    「每多融合一種,困難至少翻倍,甚至十餘倍,而且要均衡,不能有強弱之分,稍微錯漏,就會秩序崩潰,崩碎靈魂!」

    紫皇嚴肅告誡。

    丁峰點頭,表示明白。

    到了他們這一步,就是為證道做準備了。

    「你要做好準備!」

    紫皇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可丁峰卻明白:「這些天,我靜下心來,聆聽天地之音,溝通世界本源,發現了一股毀滅危機正在靠近,甚至……!」

    「萬道山啊……!」

    紫皇感嘆道,「我修為已達神尊巔峰,再次進入萬道山時,就在裡面突破,一舉凝聚神格,成就大帝之尊!至於准帝,不過是虛假的境界罷了。」

    「我還早著呢!」

    丁峰洒脫一笑,可眉宇之間,凝聚著揮之不去的憂慮。對於准帝之境,他也已經了解,算是一個過渡階段,也是超脫無望的一種自欺欺人的虛假境界,本質上和神尊沒有差別,只是領悟了大帝的一絲韻律,戰力超強罷了。(未完待續。())

    大秦帝道學院天才戰,對於各大帝宗和天下宗派而言,都是一場巨大的盛事。

    很多地方,都利用神通,映照虛空,將戰場上的畫面傳遞迴來,讓不能敢去的宗派長老和弟子觀看,看看天下真正的天才究竟達到了什麼地步。

    無雙劍宗,這是南域的一個一流宗派,也是帝乾所在的宗派。

    如今,帝乾已經成為太上長老。

    在宗派的廣場上,有一面巨大的玄光鏡,將帝道學院擂台上的比斗清晰的傳遞過來。

    看著那一個個年輕的天才,不過二十多歲就達到神王之境的少年,帝乾都不是滋味,特別想到丁峰,心中嘆息。

    終於,他看到了丁峰,看到了萬千人的歡呼,萬千人的崇拜,哪怕神尊老祖都對他表示敬重。

    「要不是當初……我無雙劍宗絕對能成為天下第一大宗派,可惜啊可惜……!」

    帝乾滿嘴苦澀。

    在這裡觀看的還有楚天王、天劍老人等曾經重華大陸的一批頂尖強者,看到丁峰之後,無不感嘆。

    如今,他們最高的也不過剛剛觸摸到神侯境界罷了,再看看丁峰,曾經他們眼中的小傢伙,現在將他們不知甩出了多少世界。

    在他們之中,最複雜的還是戰虎以及姬水瑤!

    「當初的神選,本以為是天大的恩賜,現在看來,卻是最大的錯誤!」

    已達神將之境的戰虎,心裡更不是滋味,特別看到東方無敵等等一個個熟悉的身影。

    姬水瑤更是難受,「要是當初我不離開,那麼……張天德啊,我屠你十遍都不夠啊。誤了我的道,誤了我的前程,當初要不顧及面子,恐怕擂台之上,也有我傲視天下的機會,如今……!」

    嘆過去,不過一次選擇,卻形成了天地差別。

    命運神奇,造化弄人!

    擂台上!

    丁峰和紫皇相對而站,強大的氣息形成毀滅洪流不停的碰撞。發出陣陣悶雷之聲,甚至他們頭頂上方的空間都劇烈的盪起漣漪。

    「雷界,出!」

    轟……!

    紫皇手一指。他身後騰起一片浩大的空間,彌補著紫色的雷光,瞬間鋪散開來,將擂台空間籠罩進去。

    「雷域!」

    丁峰毫不示弱,運轉萬古道經,催動雷之道韻。形成了一片雷域。將紫皇的雷界排斥開來,形成鼎立之勢。

    「你要在我的天賦神通方面打敗我?不愧是丁峰!」

    紫皇眉頭一凝。他頭頂上的雷劫立即暴動,好似裡面有一頭恐怖的巨獸正在孕育。

    他的雷界。完全是紫色的,帶著妖異之美,可丁峰的雷域。卻是黑色的,宛若天罰。

    「雷,最狂暴,最快速,蘊含著世間最強大的毀滅攻擊,可在毀滅之中,也隱藏著生機,你應該知道,對於雷之道,我雖沒有血脈神通,可卻領悟的不比你少!」

    丁峰十分自信。

    他和劫在修鍊萬劫道體時,不知經歷了多少毀滅天罰,承受的同時,自然也窺得其中一二分隱秘。

    「神通,雷界暴兵!」

    紫皇點點頭,不再多說,他手掐印決,上面的雷界之中立即噴出了十件兵器,每一件竟然散發出准帝之器的氣息。

    「殺……!」

    隨著紫皇一聲爆喝,十件准帝之器各自打出不同的毀滅神通,轟向了丁峰。

    「你有雷界暴兵,我有雷域萬劍!」

    丁峰往上空一指,雷域之中,黑色的雷霆化成了千萬柄黑色長劍,迎向了十件神兵。

    神兵交鋒,雷霆炸開。

    最讓人震驚的是,無論每一件兵器,都好似有了靈性,都打出了特殊的神通。

    轟隆隆……!

    虛空炸響,將擂台淹沒。

    「殺……!」

    見相持不下,紫皇大手一握,雷界一顫,竟然凝聚成一根長矛。他一矛洞穿虛空,刺向丁峰的前胸。

    「萬劍太極陣!」

    丁峰手張開,萬千小劍綻放光芒,化成太極圖形,將長矛困住。

    兩人爭鋒,打穿蒼穹。

    這一斗就是半天功夫,最後來到了萬里高的罡風雲層中。

    「空間摺疊,雷光遁影!」

    紫皇兩種天賦神通接連運用,讓丁峰周圍的空間好似紙片一樣摺疊,他同時化作一道雷光,隱入虛空之中,再次出現已經來到了丁峰身前。

    「時空之門!」

    丁峰沒動,可他已經在無窮的空間中遊走,雖看的見身影,卻觸摸不到。

    「你的空間神通……竟然到了這個地步!」

    雷光消散,紫皇出現,他驚嘆連連,一掌平推,「虛空亂流,攪亂時空!」

    砰……!

    丁峰被從空間中擠了出來,卻不慌不忙,神通一轉,「五行秩序,法則唯我!」

    轟隆隆……!

    虛空之中,出現了五道法則秩序之鏈,正是木火土金水,交織成陣法牢籠,將紫皇困了進去。

    「給我開!」

    紫皇接連轟出八十一拳,卻沒有撼動牢籠。

    「好一個法則秩序,紫雷眼!」

    他眉心裂開,一道雷光噴薄而出,將一根秩序之鏈崩斷。

    「九元創始禁法!」

    丁峰微微一笑,手指連點,操控天地秩序,出現了一個更大的結界,這是有九種最基本的天地元素構成的秩序之鏈,交織成結界禁域。

    剛剛逃出來的紫皇臉色大變,「丁峰,你真達到了萬法唯我的地步?」

    「差得遠呢!」

    丁峰搖頭。

    「你這道禁法雖強,卻也困不住我。」紫皇深吸一口氣,眉心之眼變成了黑色,喝道:「湮滅之眼,湮滅萬物!」

    黑光閃現,湮滅虛空,和秩序之鏈碰撞,迸濺出無窮的毀滅之光。

    「原始演化,萬法之源!」

    丁峰神情凝重,神連天地,牽動天地秩序,硬是將湮滅之光抵擋住。

    紫皇停了下來,一臉複雜,「我要不恢複本體,還真破不開你這道禁法!」

    丁峰手一揮,秩序之鏈崩潰,化作點點光芒消失天地間,笑道:「這是我這幾年的成果。」

    兩人坐了下來,沒有落下去。

    紫皇卻搖頭,「低級世界,萬法秩序很好領悟,也很好掌握,可這些東西,卻如大河中的小支流,一旦登臨上界,大河化作滄海,就沒有多少作用了!還有,證道大帝,一般而言就萬法唯一,取之一道而窮盡下去。你領悟這麼多,只能說明你悟性逆天,可將來還要有所取捨,有所捨棄,否則,恐有大磨難。」

    丁峰沉默,對大帝之境他早已瞭然於胸。

    修鍊肉身,要求不大,只要一直修鍊下去即可,最終打穿天地,破開禁錮,飛升而去。可修為境界卻不一樣,想要達到大帝之境,必然要凝聚神格,真正的成為神靈。

    據丁峰僅有的了解,凝聚神格,非常困難,哪怕只領悟一種道而凝聚,都困難重重,更別說多種道融合為一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

    丁峰有大野心,又有系統輔助,自然不想走尋常路。

    「每多融合一種,困難至少翻倍,甚至十餘倍,而且要均衡,不能有強弱之分,稍微錯漏,就會秩序崩潰,崩碎靈魂!」

    紫皇嚴肅告誡。

    丁峰點頭,表示明白。

    到了他們這一步,就是為證道做準備了。

    「你要做好準備!」

    紫皇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可丁峰卻明白:「這些天,我靜下心來,聆聽天地之音,溝通世界本源,發現了一股毀滅危機正在靠近,甚至……!」

    「萬道山啊……!」

    紫皇感嘆道,「我修為已達神尊巔峰,再次進入萬道山時,就在裡面突破,一舉凝聚神格,成就大帝之尊!至於准帝,不過是虛假的境界罷了。」

    「我還早著呢!」

    丁峰洒脫一笑,可眉宇之間,凝聚著揮之不去的憂慮。對於准帝之境,他也已經了解,算是一個過渡階段,也是超脫無望的一種自欺欺人的虛假境界,本質上和神尊沒有差別,只是領悟了大帝的一絲韻律,戰力超強罷了。(未完待續。()) ?天才戰,整整持續了三個月才結束。

    讓人遺憾的是,丁峰只一戰便消失無蹤,沒有參與後面的排名,可在世人眼中,他絕對能和古風爭鋒,甚至更勝一籌。

    最終排名,讓秦羽和李小白等上一代絕世強者,無不動容,無不駭然。

    第一名,被古風以壓倒性的優勢奪得。

    第二名大牛,第三和第四是柳紅姐妹。

    第五名是已經被世人知道的丁峰弟子牛犇。

    第六名到第十名分別是楚雲飛、劍無雙、夜鶯,東方無敵和柳一劍!

    劫沒有參與。

    然而這十名強者,除了古風沒有明顯的和丁峰有關係之外,其餘等人,都和丁峰有莫大的關係、十名之中,有九位來自重華島,唯一一個牛犇,又是丁峰的弟子。

    這個結果,讓很多人沉默,甚至感覺到恐懼。

    然而現在想打壓他們,都不可能了,也做不到了。

    還有蠻吉、鴻天、蛟三極、南宮無殤、洛水等等,也相差無幾,另外天辰和呂小布等也揚名天下。

    這一戰的影響,就是將丁峰,徹底的推向了神壇。

    大秦皇都三千裡外,青山下,流水旁,竹林內,有一座莊園,丁峰等人在這裡呆了一個多月。

    一月敘舊,有些隔閡的關係,立即恢復了原樣。

    丁峰也抽出時間,去見了呂小布等人,做了些安排。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