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麗麗戴薇斯酒吧?何乃軒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突然感覺好熟悉,似乎自己去過,他隨之回覆道:“好,等我!我馬上到!”

    何乃軒轉過身體的時候,何仁西剛上樓梯,似乎聽到了剛剛他說的話,頓時好奇的問道:“怎麼乃軒?有事?”

    “沒事,我出去一下。”

    “我跟你去吧!”

    何仁西突然來了這麼一句,何乃軒扭頭看了他一眼,然後笑着說道:“行,你讓東峯也跟我來吧,別讓大家知道。”

    何東峯是何乃軒堂兄弟,兩個人初中的時候在一起上過,相差不到十天,都是五月生日。

    平日裏,何東峯和何乃軒關係特別不錯,何乃軒突然想往起帶一下他,何仁西聽到何乃軒這樣說,頓時點了點頭下樓去了。


    穆林走的時候把瑪莎拉蒂總裁開走了,說是保養車子,平日裏他負責何乃軒的安全之外,還是司機,所以這些問題都需要處理的。

    大唐御景這裏,何乃軒還有兩輛車子,一輛是他的凱迪拉克,另一輛是一輛保時捷卡宴。

    這輛保時捷卡宴本來是李恆沉的,但是也不知道這貨爲什麼不往回開,放到了何乃軒這裏,所以何乃軒就理所當然的用了。

    何乃軒的瑪莎拉蒂總裁是他最貴的車,包括公司裏邊寶馬,奔馳,奧迪那些。他的配置是最好的,早已經超過了三百多萬,徐四眼給他的一切都是挑的最好的。

    出了門,何乃軒給穆林打了個電話,然後等何仁西還有何東峯出來,就開着保時捷卡宴出去了。

    剛在出門的時候,何乃軒已經想起了麗麗戴薇斯酒吧了,他之前去過一次。

    今天肯定鬧出事情了,606寢室大夥雖然玩的好,不過圈子還是有的,江東語和賈也就和何乃軒走的近,平日裏打電話聯繫也多,鄭旭凱他們就很少,就連易居園都很少去。

    今天老大把電話打過來了,哪隻能說明事情鬧大了,沒法處理了,只是何乃軒有點不明白怎麼賈也不打電話給他,剛纔他似乎在電話裏聽到了賈也的聲音,難道他和江東語沒去?

    何乃軒也沒想着給賈也打電話問一下了,麗麗戴薇斯酒吧距離這裏有點遠,闖兩個紅燈,也就十多分鐘就到了,反正這車戶又不是他的。

    至於是什麼事,何乃軒倒是沒多想,在他看來要嘛是鄭旭凱他們喝多了惹事了,要嘛是被人找事了,按照他對鄭旭凱的認識,第一種可能很小。

    不同於何乃軒的所想,剛剛吃過飯的穆林接到何乃軒電話之後,立刻給張三打了個電話,聽何乃軒所說,肯定需要人手的。

    何仁西還有何東峯不知道何乃軒要幹什麼,不過卻有點小興奮,因爲何乃軒的聲音,似乎有不小的事情。

    一路上何乃軒還是夠良心的,只闖了一個紅燈就抵達了麗麗戴薇斯酒吧,看到何乃軒闖紅燈,觀察仔細的何東峯知道事情不簡單了,都闖紅燈了,只能說明事情肯定不小。

    到了酒吧,何乃軒招呼兩人下了車就準備進酒吧,不過剛走一步他就退回來站在兩個人身旁說道:“等下有事看我眼色行事。”

    何東峯還有何仁西雖然疑惑怎麼來這裏,卻還是認真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麗麗戴薇斯酒吧何乃軒來過,記得當年他剛剛提升唐潔的時候,有一天晚上他做噩夢,就來過這裏。

    麗麗戴薇斯酒吧中,王菲正和自己的幾個小姐妹看熱鬧,據說有人惹到了大b哥,大b哥可是這個廣場有名的黑老大,沒人敢惹!

    喔!王菲不是天后王菲,她只是個舞女,平日裏喜歡在夜店鬼混,不過她倒是挺特殊,除非看對眼了纔會讓人佔她便宜。

    王菲也挺有本事的,在這附近沒有幾個人敢動她,她喝了一口倒了許多紅茶,只有一口洋酒的“洋酒”,笑着對着一旁同樣穿着暴露的女子說道:“這羣人看起來就是學生,不過看樣子他們讓大b哥動火了。”

    一旁的女子哼了一句,說道:“一羣傻逼,大b哥,他們也敢得罪!”

    此刻, 麗麗戴薇斯酒吧裏邊音樂都停了,王菲口中的大b哥,一個滿身紋身,還沒有到夏天就穿着小背心,虎背熊腰,帶着金鍊子的光頭此刻正坐在一個大卡座的沙發上。

    而一旁站着一羣人,正是鄭旭凱,張飛,宋江濤他們,除了他們還有李露,段潔她們。看來606與319寢室一大半人都在這裏!

    鄭旭凱他們外面有着十幾個同樣滿身紋身的小混混年輕人站着,一臉不屑的看着鄭旭凱他們。

    此刻大b哥抽着煙,惡狠狠的問道:“小子,你叫的人呢?媽的,不敢來了?”

    鄭旭凱他們都沒說話,賈也赫然也在一旁站着也沒說話,他的嘴角紫青着,看樣子剛纔一定發生鬥毆了,除了他,江東語臉上也有。

    酒吧的門口是一扇巨大的木門,平日裏打開的時候,因爲有dj音響根本聽不見,可是今天全場很安靜,所以門開的時候,門口的好些人都聽見了。

    沒錯,進來的就是何乃軒,何乃軒雙手插兜進來的,他剛一進來就看到了這邊的場景,他不顧服務員過來和他說什麼,徑直朝着這邊而來。

    和何乃軒說話的服務員頓時心裏想道:是不是傻逼?主動往過去湊?

    何乃軒過去的時候,鄭旭凱他們都看見了,他們原本毫無表情的臉上露出了希望。

    “麻煩,讓讓!”

    何乃軒背後是何仁西還有何東峯,他們兩個一看這場面,腿有點軟,啥時候見過這場面啊。

    可是,何乃軒卻一點也不害怕,他說了一句讓讓,然後在小混混們好奇的目光中,走到鄭旭凱他們身邊問了一句:“沒事吧?”

    “沒事。”

    鄭旭凱回答了一句,何乃軒看了一眼衆人,看到賈也和江東語的嘴角,以及旁邊似乎是摔碎的手機,他臉色毫無異常。

    “小子,你就是他們叫來的人?”

    大b哥不屑的看着何乃軒,大聲的問道,頓時引起許多人的注意,王菲她們頓時也好奇的看了起來,她們的位置有點遠,沒看到何乃軒進來,聽到大b哥的聲音,她們才知道有人來了。

    “對,是我!你是?”

    何乃軒彷彿和舊友交談一下,笑着說道,然後坐在了和大b哥面對面的卡座沙發上。

    大b哥顯然對何乃軒不認識自己,有些發愣,隨之哈哈大笑一句:“小子你居然不認識老子!”

    “喔?你以爲你叫大b哥,就是陳浩南老大?是裝逼哥吧!” “臥槽,小子你特麼說什麼?”

    大b哥混到現在,沒有幾個人敢對他這樣說話,聽見何乃軒這樣對他說話,頓時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憤怒的怒吼道。

    頓時周圍的小混混都湊了過來,而賈也江東語他們也紛紛擋住了這些人,怕什麼,大不了幹一架!何仁西還有何東峯沒說話,不過卻也上前了幾步,他們沒有亂動,何乃軒交待他們的,他們都記得呢!

    而此刻酒吧裏所有沒有離開的客人也都越發的好奇,新來的這小子牛逼啊,居然惹得大b哥這麼憤怒!

    王菲也很好奇怎麼樣了,想看清楚何乃軒什麼樣子,不過所處的位置有些問題,她只能看見何乃軒的側臉,看不太清楚。

    就在大b哥,準備再說什麼的時候,突然他停住了,因爲他發現何乃軒看了他一眼。

    這一眼氣息,彷彿讓人一下子從初夏走進了嚴冬,彷彿一隻可愛呆萌的小貓咪,突然特麼的一下變身成了霸王龍一樣!

    何乃軒給他的感覺就是個樣子,一點也不錯了!


    剛纔何乃軒進來的時候,那簡直就是一個普通人,如同鄰家陽光男孩一樣,可是現在大b哥卻感到了壓迫感。

    “有事說事,今天事怎麼回事?”

    大b哥聽到何乃軒這樣說,本來不想說話的,這樣一回答,他就不處了下風了嗎,可是他不知道怎麼了被眼神看的有點心慌,他裝出一副牛氣哄哄的樣子說道:“你這幾個小兄弟不懂事啊!裝什麼純潔?”

    聽到這句話,何乃軒就有點明白了怎麼鬧事了,他問向一旁的賈也:“他讓誰陪酒了?”

    身後的賈也看了一眼幾個女生,然後說道:“讓楠姐還有李露。”

    這個時候,何乃軒纔看到甘楠楠還有李露的臉上似乎也有着傷痕,他頓時臉色陰沉下來。

    “你打女人?”

    何乃軒突然扭頭,彷彿殺人一旁的目光看着大b哥,大b哥被這目光看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不過混了這些年的大佬級別的人物,他纔不會慫,要不然威信何言?

    “媽的,這小娘皮敢用酒瓶子砸老子,要不是老子閃的快,老子腦袋就開花了,你應該慶幸,要是老子有事,今天你們就是一人一條腿了。”


    何乃軒臉色恢復如常,看了大b哥一眼,說道:“你要怎麼解決?”

    卡座上的大b哥看了一眼滿臉憤怒的李露還有甘楠楠,往後一倒,靠在沙發上背上,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冷笑的說道:“特麼的!老子草泥馬的,給十萬塊,還有這兩個小娘皮留下來。”


    “你嘴巴不噴糞會死?嘴巴放乾淨點!”

    聽見何乃軒的這麼一句話,別說這些年沒被人當面這樣罵過的大b哥了,就連一旁的小混混們都看不下去了,頓時怒罵起來,說是要砍死何乃軒。

    “特麼的,敢罵我們老大!”

    “獲得不耐煩了!”

    “我靠!你特麼的再說一遍!”

    ……

    “小子,找死,先卸他們一人一條腿!出了事老子扛!”

    滿臉鐵青的大b哥終於忍無可忍了,頓時怒罵道,頓時一羣小混混擁了上來,何仁西還有何東峯,江東語他們就要對上,何乃軒卻緩緩站了起來,一字一頓的對着大b哥說道:“你非要把事情鬧大!好!我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後悔,今天的事情我看你怎麼扛!”

    “今天你敢動這裏的人一根寒毛,我讓你躺着出去!”

    聽到何乃軒這兩句話,大b哥第一反正,這傢伙說出這話要不是傻逼,就是有能耐。

    何乃軒這樣一說,頓時一羣小混混有點不知所措,停住了腳步,還不等大b哥再說什麼。

    突然,大門再次打開了,這次酒吧裏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進來的人。

    是一羣穿西服的男人,都是虎背熊腰的,領頭的有兩個,其中一個是一個小麥膚色的男人,胸前的肌肉透過西裝都可以看到,另一個則是普通人,不過看起來卻很有氣質。

    不過,怎麼會來這麼多西裝男?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領頭的兩個男子徑直走到何乃軒面前,彎腰叫了聲:“何總!”

    路過小混混人羣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敢阻攔,都是後退着,來者正是張三還有穆林。

    在所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何乃軒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又看了一眼周圍自己公司保安把鄭旭凱他們保護起來,然後他扭頭看了一眼此刻心慌無比的大b哥。

    大b哥這些年能混到這個地步,也是有眼力的,這來的一批西裝男的都對眼前的年輕人畢恭畢敬,這就麻煩了!

    這麼年輕,就有錢有勢,絕對不是老子牛就是老子的老子牛。這樣的人能惹嗎?

    何乃軒笑了,笑的和剛進來的時候一個樣子,看着不像剛纔對自己怒吼的大b哥,開口說道:“還找事嗎?”


    現在不說話是最明智的選擇,大b哥沒說話,何乃軒停頓了他一下,見他沒說話,又接着說道:“不找事了是吧!那好,我們來算算其他賬!”

    算其他賬?

    聽到這句話,頓時大b哥愣住了,什麼賬?可是還不等他反應過來,他就後悔了!

    “砰!”

    一聲沉悶的破碎聲音一下子響起,所有能看到大b哥這裏的人都看到,一個還沒有開瓶的啤酒瓶在大b哥的頭上開了花。

    緊接着,還不等大b哥反應過來的,第二個,第三個酒瓶就砸了上去,後兩個都是空瓶子。

    大b哥頭上鮮血一下子流了出來,前後時間不過只有五秒中,周圍的小混混沒一個反應過來,沒有一個敢動手。

    何乃軒的保安來了有二十個,塊頭都是這麼的強壯,加上有穆林的坐鎮,誰敢動手!

    大b哥慘叫的聲音響徹在酒吧裏,好些年了,他都沒有人被人打成這樣了。

    不過這還不算完,穆林怕這貨狗急跳牆,上去一個組合拳加“風神腿”徹底讓大b哥躺在了地上。

    “打女人?你也真下的去手!”

    何乃軒拍了拍手,彷彿這幾下讓他髒了手,他扭頭對着一旁的張三問道:“丁局過來沒?”

    “丁局不在晉原,不過他通知了他的副手過來。”

    何乃軒點了點頭沒說話,他轉身對着賈也他們幾個男生還有一羣女生說道:“你們先下去吧,車在下面,這裏我處理。”

    一旁的張三頓時讓幾個保安護着一羣女生先離開,此刻甘楠楠,張瑾,李露,段潔她們都是一個表情,不敢相信!何乃軒的能量這麼大!

    之前鄭旭凱給何乃軒打電話的時候,她們還在想給他打電話幹什麼?幹什麼?現在終於幹什麼了,替她們出氣來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