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鬧到了下午,爾維斯和萊亞才抱著顧萌萌回石堡,而阿諾德依然在領地外站著,身姿卓然。

    顧萌萌不禁有些佩服他,這都站了一上午了,還能保持這種風度偏偏的造型,任何時候抬頭看他一眼,那都是宣傳海報級別的模樣……真有毅力。

    萊亞順著顧萌萌的目光看向阿諾德,有些不是滋味,但還是問了一句:「喜歡?」

    「啊?」顧萌萌晃了一下神,沒接上萊亞的梗。

    萊亞道:「你要是喜歡,他肯定願意。畢竟,跟你結侶比跟桑迪結侶來得更有效。」

    顧萌萌搖頭擺手,道:「別別別,我又不演《聊齋》,要那麼多狐狸精幹什麼?有你一個就夠了。」

    萊亞臉色稍霽,笑著點了點頭。

    回家之後,萊亞做了晚飯,爾維斯喂著顧萌萌吃完以後,萊亞將餐具交給了來拼飯的奧力汀清洗,然後從屋裡取了當初克厄托格瑞翂拿給顧萌萌的那把梳子,問顧萌萌道:「這東西你還要麼?」

    顧萌萌早把這把梳子忘到腦後去了,見萊亞拿出來還頗為意外,道:「咦?還在啊,我以為早扔了呢。不要了,不要了。我要它幹什麼?你看著處理吧。」

    萊亞點頭,拿著那個獸角的梳子便出去了。 顧萌萌猜著萊亞大概是拿著那把梳子去找了克厄,雖然不知道他們說了些什麼,但那天晚上之後,阿諾德就沒再天天站在桑迪領地邊緣拗造型了。

    掐算著日子,小屎應該是快來了。

    顧萌萌有點慫的跟爾維斯和萊亞商量著,能不能別跟小屎說她在墨托山脈上做的蠢事?因為小屎一但知道了她曾經跳崖,能當場原地爆炸。

    他說過許多次了,她的這條命是拿斯內勀的命換回來的,她必須好好珍惜。

    可是無論她說了多少次,爾維斯和萊亞都不相信她跳崖的時候是吃准了格瑞翂能接住她,只是威脅,不是尋死。

    他倆已經借著桑迪的嘴罵過她一次了,就不要再跟小屎告狀了吧?弄得全世界都知道她企圖自殺未遂……

    爾維斯和萊亞點頭答應,表示不會再提這件事了。

    可是顧萌萌千算萬算,算漏了桑迪……

    小屎在斯奧得的門口遇見了正被科林抱在懷裡準備去林子看博德帶約瑟夫三兄弟實戰訓練的桑迪一家,原本瓦悖對桑迪沒啥感覺,畢竟他是蛇獸,天生冷血,他喜歡顧萌萌是一回事,但不會因為喜歡顧萌萌就連帶著喜歡所有跟她有關的人。

    只不過桑迪見著瓦悖的時候主動打了招呼,瓦悖沒有置之不理,這點面子還是要賣給顧萌萌的。

    只是這一打招呼就麻煩了,桑迪把顧萌萌在墨托山脈跳崖的事兒一股腦全說給了瓦悖聽。

    果不其然,瓦悖當場炸鱗,飛似地直接衝進了斯奧得,二話不說就上了石堡的屋頂,直接對格瑞翂發起了攻擊。

    格瑞翂在墨托山脈上生活多年,有天生的敏銳和對危險的預判,所以瓦悖帶著濃濃的殺意一衝進來,格瑞翂腦子還沒反映過來,身體已經先展了翅飛出老高。

    可是瓦悖畢竟在級別上碾壓了他兩級,所以格瑞翂雖然避開了要害,但還是被瓦悖的毒牙勾到了腳踝,飛了沒兩下就摔了下來,直挺挺的栽倒在顧萌萌面前。

    顧萌萌一臉懵逼的看著這一幕不知道如何反應。

    怎麼說呢,小屎一進來,她想跟他打招呼來著,可是笑容還來不及綻放,要揮的小手還沒抬起來呢,瓦悖已經把格瑞翂給咬了……

    這一切速度發生的太快了,顧萌萌有點應接不暇啊。

    「誒?!小屎!」沒來得及阻止第一招,但眼看著瓦悖紅了眼,似乎不把格瑞翂生吞活剝了就不算完的架勢又沖著已經昏厥了的格瑞翂沖了下來,顧萌萌只能擋在了格瑞翂面前,一把摟住瓦悖道:「冷靜,冷靜一下啊。你這是怎麼了?他惹著你了?」

    瓦悖的瞳仁豎成了條縫,看著顧萌萌的表情都透著陰騭邪佞,一字一字的念著她的名字,像是地獄使者要索命似的:「顧——萌——萌!」

    「幹啥?!」顧萌萌一臉驚悚的看著瓦悖,她認識他都快三年了吧?從沒見他這麼火大過,饒是他根本打不過她,顧萌萌還是有點慫慫的賠著笑臉問:「小屎啊,你這樣連名帶姓的叫我,怎麼跟黑社會要討債似的呢?你到底咋的了?」

    ------題外話------

    今天的更新結束了,明天見。 「你有種!」瓦悖氣的不行,渾身都冒著黑煙的那種。

    他很想直接把格瑞翂絞殺掉,可顧萌萌分明要護著他。

    他想狠狠的揍顧萌萌一頓,可明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卻到底沒辦法對她這細胳膊細腿下手,原地轉了兩圈,目光落在了爾維斯身上,道:「小奶狼,出來打一場。」

    爾維斯又何嘗不是憋著一肚子的鬱悶?被點了名,呵呵一笑,道:「樂意奉陪。」

    說完,爾維斯和瓦悖便並肩離去。

    顧萌萌扶額,這倆貨上次這樣還是他們去麥加沙漠之前瓦悖給爾維斯特訓呢,這次又這樣……

    看著瓦悖攻擊格瑞翂,雖然當時愣住了沒想通,但現在再想,哪有什麼不明白的?怕是知道她在墨托山脈上跳崖的事,不忍心責怪她,所以把錯都推到了格瑞翂身上吧?

    唉,她的一時魯莽,卻讓別人買了單,顧萌萌心裡總是覺得虧欠的。

    「給他看看吧,別真讓小屎給毒死了。」顧萌萌無奈的搖了搖頭,想去扶格瑞翂一把,但猶豫了一下向後退了一步,把格瑞翂交給了萊亞。

    萊亞被顧萌萌避嫌的舉動取悅到了,雖然是他放任格瑞翂喜歡顧萌萌的,但不代表他真的願意顧萌萌家裡多一個雄性,而且還是一個在美貌上可以威脅到他還會飛的……

    萊亞將格瑞翂扶了起來,沒帶進石堡里,而是放到了石堡外牆的邊緣處,讓他躺平,然後檢查著他的腳踝。

    肉被瓦悖的牙齒刮掉了一大塊,森森白骨直接露了出來,周邊的肉都黑了,而且有蜘蛛網一樣的黑色沿著腳踝向其他地方蔓延。

    萊亞嘖了一聲,道:「這瓦悖怕是真的氣極了吧?這毒也下得太狠了。」

    「沒救了?」顧萌萌有些擔憂。

    是說獸世死個把雄性真的不算什麼,但是因為她死得這麼不明不白的,顧萌萌還是覺得心裡彆扭的。

    萊亞不願意再往顧萌萌身上背人命,一個斯內勀已經讓她念念不忘了,斷不會再讓一個格瑞翂也成了她夢靨中的人,於是嘆了口氣,道:「算他命大,我有正好可以治這個毒的葯。」

    說著,萊亞回屋裡取來了一個小小的獸皮包,打開,裡面是兩片蛇鱗。他用指甲輕輕刮著蛇鱗,把刮下來的粉末塗抹在格瑞翂的傷口上,然後那不多時,那蜘蛛網一樣蔓延的黑色就漸漸淡了下來,再然後傷口上的黑色也逐漸消退。

    毒算是解了,但腐爛的肉是沒辦法復原的了,萊亞只好用指甲將腐肉割掉,直到流出鮮紅的血,萊亞才停手。

    顧萌萌全程看著,覺得心裡有些愧疚,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這小屎也太衝動了,什麼都不說,上來就打人……」

    萊亞側頭,看著顧萌苚,良久之後問了一句:「心疼了?」

    顧萌萌搖了搖頭,道:「心疼倒不至於,就是覺得挺過意不去的。人家救了我的命,還反過來被我朋友揍得差點沒了命。」 「技不如人,死了活該。」萊亞站起來,變了個身,把自己身上沾的血漬和腥味全都去掉,然後才回到顧萌萌身邊,將她抱在懷裡道:「雄性戰鬥不需要理由,獸世的規矩就是這樣。他連自保都做不到的話,淪為食物就是唯一的宿命。」

    顧萌萌搖頭,道:「死在外面我不管,但小屎攻擊他是因為我,所以他要是死了我心裡就不舒服。」

    「我不會讓他死的,放心。」萊亞承諾道。

    顧萌萌點了點頭,目光瞟向萊亞手裡的小獸皮包,道:「那個蛇鱗……是艾麗的?」

    萊亞點頭,算是回答。

    顧萌萌現在對艾麗也提不起什麼恨意了,現在她的鱗片放在顧萌萌眼裡,只是藥材,倒也不覺得噁心了。

    指了指格瑞翂,顧萌萌問:「那傷口……不會落下殘疾吧?」

    「他又不靠腳飛,殘了也沒關係。」萊亞說的漫不經心。

    顧萌萌一皺眉,萊亞才又改口道:「放心吧,不就是被瓦悖的牙齒掛到了一下么?獸世的雄性沒這麼嬌氣的。用不了兩三天就會重新長好了。」

    顧萌萌這才放下心來,沒再多說什麼。

    爾維斯和瓦悖這一打,就打到了隔天下午。

    兩個像剛從敘利亞回來的傷兵一樣的人出現在顧萌萌面前的時候,顧萌萌都無語了。

    一個獸王和一個只差突破血脈障礙的五級巔峰,兩個人竟然都是鼻青臉腫的樣子。

    這要是不知道是他倆互毆的,還以為是獸神顯靈了,才能把這倆人同時打成這樣吧?

    顧萌萌扶住爾維斯,眼睛卻是看向瓦悖的,問:「冷靜下來了?」

    「冷你妹!哼!」瓦悖一梗脖子,沒理顧萌萌,直接游到了石堡外的大樹上,掛在樹枝上裝飛天屎。

    顧萌萌嘆了一口氣,道:「行了,你要是還沒解氣,等你倆休息好了我讓爾維斯再陪你打一架。」

    對小屎來說,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麼事是干一架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干兩架。

    其實顧萌萌本人也可以陪瓦悖打,但是很顯然,瓦悖跟她打的時候總是下不去手,束手束腳的不暢快,而且爾維斯和萊亞也不喜歡她動粗,所以這事兒只能交給爾維斯去做了,畢竟……要是瓦悖打萊亞,估計這會兒萊亞都能讓瓦悖給打出原型來。

    瓦悖沒說話,就是闔著眼膜裝睡,磕死了不搭理顧萌萌。

    顧萌萌也沒辦法,只是先扶著爾維斯回屋坐下,一邊清理他的傷口一邊問:「你是獸王,怎麼會被瓦悖傷成這樣啊?」

    爾維斯輕笑,道:「我倆只是發泄一下情緒,又不是真要取對方的命,總不能爆發獸壓打死他吧?況且,我要是不讓他打兩下,他那口氣能咽下去?」

    顧萌萌皺著眉頭仔細的清理著爾維斯的傷口,嘟囔著:「一個一個的都這麼暴躁……」

    爾維斯知道顧萌萌是心疼他,於是拉了拉顧萌萌的小手,顧萌萌順勢就跌坐進了爾維斯的懷裡,他親了親她的額頭,笑道:「傻瓜,這點小傷對雄性來說沒什麼的。不用管,晚上就能好利索了。」 「不用管怎麼行?發炎的話怎麼辦?」顧萌萌一邊抱怨著,一邊仔細的清理著爾維斯傷上的傷口。

    而她不知道,躺在門外的格瑞翂已經醒了,自己因為中毒后的併發症全身虛脫無力,腳上缺了一塊肉,不致命但還挺疼的。可惜……換不來顧萌萌一個關心的眼神。

    聽著她對爾維斯的噓寒問暖,格瑞翂的腦海里一直在迴響著克厄的話:你可以成為她的伴侶,把印記烙在她心口的位置,取代爾維斯成為第一伴侶……

    如果現在的她是依在他的懷裡,嗔怪著他沒有好好保護自己受了傷,該有多幸福呢?

    爾維斯和萊亞的傷並不多嚴重,雖然看起來嚇人,但到底彼此都沒下死手,所以不到傍晚,兩個身上的傷就已經好利索了,看起來沒事兒人一樣。

    反倒是格瑞翂,雖然只傷了一處,看起來也不顯眼,但到底只是三級獸,癒合的速度遠不如五級的瓦悖,更比不上獸王爾維斯。

    但因為格瑞翂受了傷的原因,顧萌萌心裡過意不去,便叫萊亞準備晚飯的時候帶了格瑞翂一份。

    顧萌萌一家三口,固定拼飯成員奧力汀,還在生氣冷著臉的瓦悖以及一個傷患格瑞翂。

    顧萌萌坐在桌邊上,用筷子戳著碗里的肉,看著一臉不高興的瓦悖,想了想,哄道:「誒,小屎,你想不想當獸王啊?我幫你把克厄身上的森林之魂搶過來啊?這樣你就是名正言順的蛇王了,取代斯內勀走上蛇生巔峰啊,想想就很爽有沒有?」

    瓦悖冷冷翻了個白眼,「哼」了一聲沒再說話。

    討好瓦悖Plan1,失敗。

    顧萌萌再接再厲,盛了一大碗的肉送到瓦悖嘴邊,道:「萊亞最近手藝又長進了不少,你嘗嘗,這個肉里他加了一種不知道叫什麼的果子,可好吃了。」

    瓦悖一扭頭,給了顧萌萌一個後腦勺。

    討好瓦悖Plan2,失敗。

    顧萌萌嘆了一口氣,道:「非逼我放大招,是吧?!」

    瓦悖漫不經心的看著顧萌萌冷笑了一聲,完全不怕顧萌萌的威脅放在眼裡。

    顧萌萌點了點頭,賊賊的笑道:「我睡覺。」

    瓦悖愣了半秒,然後立刻明白了「睡覺」的意思。

    兩隻眼睛的瞳仁一下子就恢復正常了,看著顧萌萌的眼神都布靈布靈的閃著光。

    顧萌苚笑了兩聲,道:「然後去跟老爹說,以前幫你問事的兒都不算數了,一輩子都不送你去見他!哼!」

    瓦悖咳嗽了兩聲,一把拉住顧萌萌的胳膊,道:「顧二萌,你可不能這樣對我。」

    威逼瓦悖Plan1,成功。

    顧萌萌學著瓦悖剛才那愛搭不理的樣子,冷哼了一聲一梗脖子,不說話了。

    小屎就是典型的敬酒不吃吃罰酒啊。

    想到酒……

    顧萌萌的腦袋又轉了回來,瞪著瓦悖道:「你入寒之前把我的酒都給喝光了!」

    「那不是你讓我喝的么。」瓦悖回了一句嘴,然後看著顧萌萌瞪著眼一副要發火的樣子趕忙認慫道:「行行行,不就是葡萄么?我回頭叫蛇王谷的蛇獸都出發,滿世界給你找去還不行么?小氣樣!」 「你說誰小氣?!」顧萌萌雙手一叉腰,一副茶壺樣。

    瓦悖有求於人,氣焰自然是矮了三分,道:「我我我,我小氣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顧萌萌撇撇嘴,算是饒了他。

    瓦悖一勾顧萌萌的脖子,哥倆好道:「不過說真的啊,那事兒你可不能忘了。老子指望著你呢。」

    顧萌萌一臉嫌棄的推開瓦悖的胳膊,道:「你還知道你指望著我呢?那還敢給我擺臉色?」

    「那老子不是被你氣糊塗了么?再說了,老子就是氣成了那樣,不也沒捨得動你一根手指頭么?你是我祖宗,親祖宗,行不行?」瓦悖用肩膀撞了顧萌萌一下,一臉討好。

    印象中,斯內勀活著的時候瓦悖都沒露過這副表情,似乎是跟顧萌萌混在一起玩得久了,越來越沒個正經的。

    顧萌萌點了點頭,道:「行了,知道了。收起你這副噁心的嘴臉,好歹你現在是斯內勀的小爹,要點臉行不行?」

    瓦悖嘿嘿一笑,道:「誒你別說,這給斯內勀當小爹真特么爽誒。啥也不用干,就是光想想,我特么就覺得自己能上天。」

    「對,你該跟太陽肩並肩。」顧萌萌白了瓦悖一樣,沒好氣的揶揄道。

    瓦悖乾笑了兩聲,然後指了指爾維斯,道:「小奶狼,還愣著?還不快伺候你們家雌性去睡覺。」

    「我去!」顧萌萌一巴掌拍在瓦悖後腦勺上,道:「你特么為老不尊啊?!」

    「伺候你們家雌性去睡覺」……

    這麼羞恥的話,他竟然是用吼的!

    生怕別人聽不見是怎麼的?

    多容易引起誤會啊?!

    是,爾維斯得陪著她一起睡,因為爾維斯不放心她一個人去見獸神,即怕獸神訓她又怕她在夢境里直接投進斯內勀的懷抱。

    但他倆去見獸神的時候是真的純睡覺,跟幼兒園小朋友睡午覺的時候一樣,就是拉著小手躺床上,閉著眼睛睡覺。

    媽的……

    怎麼感覺越描越黑了呢?!

    瓦悖被顧萌萌拍得莫名其妙,不過好像也被拍習慣了,他現在一門心思就想讓顧萌萌快去睡覺,然後醒來之後告訴他斯內勀在那邊過的好不好?還有他什麼時候才能去見他。

    所以瓦悖也不介意顧萌萌動手動腳又胡說八道,只敷衍的應著:「對對對,老子為老不尊,老子全部落都為老不尊。」

    顧萌萌被瓦悖逗的沒了脾氣,由著他又推又搡的把她塞進了爾維斯的懷裡,連嘴都不讓擦一下就推進了石堡里去睡覺。

    萊亞也放下手裡的碗筷,沖著奧力汀說了一句:「剩下的都給你,吃完了把碗洗了。」

    奧力汀低頭悶悶不樂。

    顧萌萌又去睡覺了,那就意味著未來的四五天,萊亞都不會再做飯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