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馴獸師慌忙下,將魂力全部共享給黑熊,讓黑熊的直接進化到了聖級初階,體型也增大了半倍。

    黑熊一聲怒吼,召喚出一個巨大風射去,竟是將那迎面拍下的水浪切割成了兩半。

    可是,它剛剛抵擋完水系混元分身的法術攻擊,光系混元分身已經引動了一個八級光矛射了過來,這種無間隙進攻才是致命的。


    黑熊此時再沒時間用法術防禦,只能抬起一雙鋒利的爪子,硬是接下光矛的射擊。

    那光矛的衝擊力非常恐怖,頓時將黑熊的一隻爪子給射穿了。

    地面在此刻就好似發生了地面一般,黑熊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那地面突然裂開,刺出十幾根土刺,將它柔軟的腹部刺出了十幾個血洞,紫色鮮血頓時如泉水般噴涌了出來。

    ……

    「轟隆!」一聲爆響。

    七條炎龍撞擊上巨龍的防禦水盾,那水盾猛地一震,頓見巨龍的身影被七條火龍給吞沒了,就如置身火海一般,防禦水盾冒出陣陣水霧,防禦力在飛速減弱著。 這個季節,更是直接貓在碩大的荷葉底下一動不動。

    院子里曲水流觴,都是頂自然的循環系統,不用人專門的打理。甚至連噴洒藥物都是極少的。

    宋海岳和寧溫源在院子里留戀一圈,進了門。蘇南城眼生獃獃的隔窗看著院子里的那株海棠樹。

    花已經謝了。這季節也不會有什麼旖旎的風景。但是,蘇南城來這裡無非只是勾起舊事。

    最後,傅博軒甚至都沒有注意到蘇南城是什麼時候離開的,反正人就不見了。

    葉穀雨不甚在意!傅博軒也沒法多問。宋海岳和寧溫源吃了早飯後,見蘇南城早已消失,兩個人寒暄了一番也散了。


    ……

    貳姐見狀,抱著劉思和去了院子里玩兒。終於只剩下兩個人,傅博軒一把將葉穀雨拉進懷裡。

    「我想上樓沖個澡,換件衣服。你陪我一起。嗯?」

    「你自己去!」葉穀雨嬌恨的推開傅博軒。一雙杏微紅!這男人的那點心思,她連猜都不用猜就知道他要幹什麼。

    這大白天的,她不想被人在背後說三道四。結果,被傅博軒抱上樓一通吻,便什麼都丟到九霄雲外了。

    兩個多月沒碰她,一沾上那裡還有丟手的道理?貳姐找借口打發了別墅里的傭人,自己帶著劉思和去了劉家。

    空間完全屬於兩個人看,直到近中午,傅博軒才心滿意足的放開她。


    葉穀雨累得連抬抬眼皮的力氣都么有了!任由傅博軒抱在懷裡。

    「睡一覺。嗯?」傅博軒嗓音低沉嘶啞,看著懷裡面頰通紅的葉穀雨,柔聲問。

    「你銅頭鐵身的還會累?」葉穀雨嬌嗔,嗓子已經啞了。聲音有些啞啞的,惹得傅博軒一陣心癢。

    「那我也不介意你再接著招惹我!」傅博軒低頭,帶著熱氣的嗓音在葉穀雨耳邊繾綣道來。

    葉穀雨翻個白眼,在被窩裡轉了個身,閉上眼睛就睡著了。

    傅博軒俯身吻了吻小女人粉嫩的面頰,擁著她也相繼進入了夢鄉。這兩個多月來,他也沒有自己所想像的那樣能夠安眠,深濃夜色里,忽然有一種此生枉然的錯覺。

    能感覺到的所有溫度,都來自懷裡這個本不該出現在他生命計劃里的女人。

    而後,之前的和之後的很多事情就都忍不住往下想了。

    其實母親孟欣潔離去后,他的生命里就是一片肅封,沒有顏色,也沒有溫度。

    他所以對葉穀雨如此痴迷的原因,是因為安安靜靜,不吵不鬧的葉穀雨,一如當年的母親一樣,身上帶著關於生活的那種熱愛和純粹的付出。

    他也忽然能明白,為什麼蘇南城為什麼會陷於那樣安安靜靜的葉春分不能自拔了。

    因為,向他們這樣的世家子弟, 嫡女手册 。甚至是,像花木一樣,自幼便養在一個精緻的黃金模具里,成為家人和將來的伴侶所希望和想要的樣子。

    陸羽笙之所以能引起他那麼多年的追逐,歸根到底,不過是因為她不服這樣的命運安排而已。

    但陸羽笙,真的是愚蠢至極的人! 那七條炎龍化身為一片火海,將四周地面燒得一片通紅,好似連空氣都燒著了,整個擂台都瀰漫著一層水霧。如此持續焚燒了一分多鐘,大火這才逐漸消退。

    束縛著巨龍的蔓藤在大火消退的同時,也自動鬆開了。然而,巨龍和諾門德還沒來得及鬆口氣,只見木白的身影從天而降,手中大刀上凝聚出一道絕世刀芒,劃破空間,直朝諾門德斬下。

    「什麼!」諾門德臉色驚變,下意識地朝木白那衝來的身影刺出金槍。

    「鏗鏘!」

    刀鋒砍在槍尖上!

    兩股極強力量對撞一剎那,發出一道崩摧金鳴,空間都為之劇烈震蕩一下。

    「噗哧!」諾門德一口鮮血噴出,身子頓時從巨龍身上高高拋飛而起,朝地面跌落而去。

    那巨龍剛才抵擋了火系法術的攻擊,消耗巨大,撅撅不振的樣子,見到身子順勢下沖的木白,它爆吼一聲,巨尾便朝木白橫掃而來。

    木白收回大刀,急忙將棱形盾牌擋在身前。

    「嘭!」

    巨尾掃在棱形盾牌上。

    這盾牌的防禦力雖然很強,可木白難免受到不小的衝擊,身子被震飛了十幾米,所幸他肉身非比常人,這點力量衝擊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身子凌空一個翻轉,便穩穩落在了地面上。

    ……

    眼觀擂台上此時的情況。諾門德一方四人,那名黑袍法師已經被索隆擊下擂台,知是死是活。天弓師的身體橫躺在一旁,整個下巴都被索隆一腳擊碎,重傷昏迷。馴獸師坐下的黑熊,腹部被土系法術刺穿十幾個血洞,傷勢頗為嚴重,幾乎沒有了戰鬥能力。

    比試到了這裡,木白、索隆仍舊保持有極強的戰鬥力,更何況還有木白那六個混元分身。滄夢渾身癱軟的坐倒在地,臉色還是那般蒼白,心裡仍舊沒有擺脫那幻境殘留的陰影,似乎不能戰鬥,拜迪更是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這到底是什麼分身?怎麼可能和真人一樣!」 陸羽笙的一味的只知道熱烈,所以燃燒的迅速!

    而葉穀雨,用天分、智慧和手段,掩蓋了這些易於被人利用的弱點,並很好的保護了自己,所以哪怕身處這樣的漩渦和泥流,沒有變得面目全非!

    他和蘇南城,都是被葉家姐妹拉進光里的人!

    ……

    島城悶熱的夏天少雨,但是空氣卻濕悶。傅博軒從監獄出來以後便直接住進了碧漪別墅。

    盛夏時節,碧漪別墅小巧精緻,卻不是什麼納涼的好去處。想著將葉穀雨和劉思和就此帶回吟松軒。

    那邊房子開始著人打掃,並按照葉穀雨的喜好,重新購置了一批傢具。

    田嬸的蘇醒,可以說突然卻並不意外!

    醫院裡,傅博軒早在被陶煙控訴的那個時候,就撤了他留在醫院裡的所有人,並放棄了對田嬸的救治。

    這段時間,在田嬸這個老傭人身上發現了不少有意思的事情。比如,傅老太太身邊的茹嬸的女婿,私下來醫院看了田嬸好幾趟。

    比如,陶家現在這樣的狀況,竟然不及代價的救治田嬸,希望她能夠儘快醒過來。

    不過,有宋海岳在,田嬸什麼時候醒來,什麼時候見了什麼人,傅博軒都清清楚楚。

    田嬸醒後過了一周,聯繫了傅博軒無數次,這冷眼看著一切發生的男人,這才姍姍來遲,出現在醫院裡。

    ……

    病房裡,傅博軒坐在田嬸的病床前,認真的削著一顆蘋果。田嬸手裡握著的那是葉穀雨送的那串小葉紫檀的佛珠。

    老年人的眼裡,傅博軒真是羨煞旁人的那種存在。風流帥氣,儀錶堂堂,出身不俗,且年輕有為。

    「跟你老子撕破臉了?」傅博軒削蘋果的動作一頓。這一下心裡泛起來的厭惡,竟然隔年久遠。

    他不動聲色的繼續手上的動作!田嬸這種關切的語氣和表情,過去他從來沒有發現過。

    身邊的這個老年人,城府深到這個地步!在這個時候都不說一句跟陶煙有關的話。

    田嬸見傅博軒沒有說話!微微低頭暗思,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她就騙不了這個年輕人了。

    「關於孟家的事情!你不想聽一聽?」

    田嬸嘆口氣,知道已經拖不住。

    「這麼多年了,您都不說。」傅博軒將削好的蘋果遞給田嬸。「我以為您知道,我十七八歲的時候就沒有好奇心了!」

    田嬸準備接過蘋果的手一愣。

    在葉穀雨的事情上,那種蠻橫不講理的干預。讓傅博軒毫無疑問的產生了反感。

    傅博軒看著田嬸,那雙凈白不染塵埃的手,比葉穀雨的還要精緻一些。

    那是不沾陽春水的十指!

    ……

    「一開始的時候,你媽媽跟你爸爸的關係,還是很好的!」田嬸接過蘋果,輕輕咬了一口,說的不疾不徐。「至少,有孟家的時候,你爸爸看在你外公的面子上,對你媽媽都是很好的。」


    「嗯!」

    這不過是一場心理上的博弈,有些故事,傅博軒也好奇,在田嬸眼口中,故事的另一個版本是什麼樣子的。 諾門德一甩腦袋,從地面爬了起來,一臉震驚的望著木白那六個混元分身,個個都是八星級的氣息,就算他今天擁有巨龍幫助,恐怕也是無力回天了。

    木白冷笑道:「就剩你一個人了,你還想打下去嗎?」

    諾門德聞言,臉色變幻不定,他可不是傻子,從木白那六個混元分身所展現出來的戰鬥力來看,比試繼續打下去,自己根本沒有勝算,巨龍也消耗很嚴重了。

    「這場比試,我認輸了。」諾門德無奈地嘆息一聲,終究是低頭認輸了。

    木白聽了此言,微微一笑,將斬龍刀和混元分身收入體內,轉身朝滄夢走去。

    最終,中年宣布了比試結果后,木白帶著滄夢,索隆背著昏迷的拜迪,一起離開了擂台。

    ……

    晚上的時候。

    篝火旁。索隆也不知道從哪兒弄了幾瓶烈酒過來,隨手甩給木白一瓶,咧嘴笑道:「明天我們就要分開了,今晚這酒算是告別吧。」

    木白含笑點頭,打開瓶塞,『咕嚕』地灌了一大口。

    「這次能夠跟傳說中的木白一起參賽,哈哈,真是相比到啊,一開始是我小瞧你了。」索隆灌了口酒道。

    木白道:「做人,還是低調一點好。」

    「看得出,你是個人很低調的人。今天的比試如果不是靠你,我們肯定要被打敗。」索隆由衷感謝道。

    木白搖了搖頭,道:「你不用謝我什麼。今天我們是隊友,到了明天就是對手。」

    索隆無奈一笑,此時目光隨意瞥了眼木白身邊的拜迪,問道:「這傢伙怎麼樣了?」

    木白繼續喝了口酒後,這才答道:「他的意識差點被幻術毀滅,現在勉強保住了條命,估計明天是不能參賽了。」

    「哦,那還好。這傢伙跟著我們能夠順利晉級到這裡,真是走了狗屎運。」索隆道。

    木白還未來得及答話。

    「在這裡喝酒,怎麼也不算上我一個呢。」冰冷的話聲傳來。 「當年傅家,在京城泥足深陷,為了自己的政治野心,不惜賣國求榮!」

    田嬸切齒!

    「孟家,你外公沒有兒子繼承家業!那時傅媛剛剛出生。為了保住傅家,傅景淮不惜設計讓你外公替傅家頂了雷。」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