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馬錦的嘴脣顫抖着,認輸兩個字,似乎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

    說完他踉蹌着後退了幾步,站都站不穩了。

    一首悅長樂,讓李白這個名字在原本深印象之下,再度加強了幾分,不僅給他們帶來了震撼,也給他們帶來了恐懼。

    現在沒有人敢上去挑戰王宇了。

    先是一個秦覷,再是一個馬錦。

    他們都敗了,自己上去丟人麼?

    奇修齊也很糾結,題詞要不要挑戰他?

    他真的這麼全能麼?

    題詞跟作詩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正在奇修齊還在思索的時候,王宇雙手附於背後,環視着衆人問道:“還有誰!”

    然而回答王宇的卻是鴉雀無聲!


    “本來還想多做幾首詩,送給長樂公主,你們連我這個願望都不滿足,真是的。”

    王宇一副十分惋惜的樣子。

    “叮,恭喜宿主‘王宇’,王者姿態碾壓全場,獲得王者值十萬。”

    王宇很開心,又是一筆王者值進賬啊,這次系統沒有坑自己。

    衆人都無語了。

    你特麼逗誰呢?

    我們不上去跟你比試,你就不能作詩送給長樂公主?

    明顯是想虐我們!

    我們纔不傻,我們纔不上呢!

    小鶯見沒有人再挑戰李白,心想這李白果然有幾分本事,不愧是能答對公主三道題目的人。

    “無挑戰者,第二輪作詩,勝者——李白。”

    “第三輪,題詞開始。”

    隨着小鶯的話告一段落,王宇獲得了第二輪的比試。

    而第三輪的題詞,也開始了。

    衆多才子的眼睛齊刷刷地望向奇修齊。

    在他們之中,奇修齊的題詞是最厲害的。

    王宇也不囉嗦,他早看這傢伙不爽了。

    動不動就廚子廚子地叫着,瞧不起誰呢啊?

    等等看你輸給你嘴裏的廚子,你會什麼表情!

    “我挑戰!”王宇率先發難。

    之前他們都是主動朝着王宇發難,這次王宇主動發難,他們纔想起來,無論是誰都可以挑戰其他人的。

    李白,並不是一個只能接受挑戰的人!

    他,也能主動挑戰!

    “請問李白公子想要挑戰的是誰?”小鶯笑着問道。

    王宇目光如炬,在所有人的身上掃視着。

    而被他掃視的人,紛紛躲避着他的目光。

    陳影梧是這樣,奇修齊也是這樣,其他人更是恨不得鑽到地縫裏去。

    奇修齊躲閃着王宇的目光,心中一直在祈禱着。

    不要選我,不要選我,不要選我!

    此時王宇體內的五女都在嘻嘻地笑着。

    “哥哥把他們都嚇壞了。”

    “誰讓他們對哥哥出言不遜!真的是該死!”

    “我想起了泰達米爾的話,我的大刀已經飢渴難耐了,好想見哥哥虐他們!”

    “就是就是!”

    “哥哥,選那個奇修齊!”

    不用她們提醒,王宇也打算選奇修齊。

    他不是自詡才華過人麼?

    那好,就選你了!

    “我選你!奇修齊!”王宇的手指指着奇修齊。

    奇修齊驚恐地看着王宇,他的目光之中帶着一絲懼色,他不想丟這個人啊!

    “我……我拒絕!”奇修齊顫顫巍巍地說道。

    王宇轉頭看向小鶯。

    小鶯也是露出一個無奈的苦笑。

    “奇公子,李白公子只是要跟你切磋題詞,又不是比武生死鬥……”小鶯苦口婆心地勸着。

    但是沒有用,奇修齊大喊道:“今日我身體倍感不適!告辭告辭!”

    說着奇修齊就走了。

    陳影梧咬了咬牙,他覺得自己沒有臉繼續呆着這裏,隨在奇修齊的身後一起走了。


    衆人面面相覷,他們此時很爲難。

    如果走了的話,就丟人了啊!

    還是就呆着不說話吧,如果李白主動挑戰他們,大不了上去就是輸唄,反正自己又不是題詞小能手。

    留下來的人每個都抱着這樣的想法。

    王宇對他們也沒有什麼興趣。

    螢火之光豈敢與皓月爭暉?

    “我沒有想挑戰的了,讓他們挑戰我吧。”王宇說道。

    小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瞭解了。

    “那麼現在有沒有想要挑戰李白公子的?”小鶯問道。

    然而全場一片安靜,所有人都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幾步。

    小鶯無奈了。

    好好的一場比試,因爲李白太強,把其他的人都嚇得不敢上來了。

    不過她也覺得李白的才華實在是驚人。

    就在這時候, 沙舞九天 ,她的聲音也恢復了常態。 “既然沒有人敢挑戰李白公子,那李白公子自然就是勝了,但是李白公子的題詞能力,其他人肯定也是好奇的,不如這樣,由長樂隨意指出一物,李白公子現場題詞,諸位認爲如何?”

    這話聽上去吧,好像有爲難李白的意思,但是長樂公主確實是沒有這個意思的,她只是想看看李白題詞是不是也這麼厲害。

    同時也想讓這麼多人都見證着李白的能力。

    至少李白那首悅長樂,是所有的詩經典籍裏面沒有的,足以證明是李白原創。


    想到悅長樂這首詩,長樂公主心裏便有了幾分旖旎。

    “我沒有意見。”王宇當然無所謂了,我還沒打臉打過癮呢!

    不讓這一羣瞧不起自己的人對自己另眼相看,王宇這一趟都枉來好吧!

    而其他的人一聽不需要上去跟那個李白比試了,怎麼會不同意!

    “公主所言極是!”

    “贊同公主的提議,我們也想瞻仰一下李白公子的詞。”

    “李白公子才高八斗,學富五車,題詞能力肯定也非同凡響。”

    “我們受教受教。”

    之前是廚子廚子地叫,現在就公子公子地喊。

    這羣人變臉,真的是變得太快了。


    “好想殺了他們啊!” 嫡女惹火︰冰山夫君融化吧

    “誒,他們都沒什麼武力,你別這麼粗魯,小心我打你PP!”王宇說道。

    “哥哥好偏心,我也想你被你打PP呢~”

    不用想也知道這是莫甘娜的聲音。

    王宇覺得不能跟他們聊了,萬一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自己的兄弟起立了,這纔是真的最丟人的事情。

    “還請公主出題!”王宇連忙轉移注意力。

    長樂公主沉默了一會兒。

    外面淅淅瀝瀝地下起了小雨,原本皎潔的月光全部都躲進了烏雲裏,夏日的鳴蟲也停止了歌唱,池塘裏的荷葉努力地裝着雨水,裝滿了之後又滑落到池塘裏。

    “既然下雨了,那李白公子以雨爲題,題一首詞可好?”長樂公主悠悠地問道。

    “好!且看李白七步成詞!”

    王宇自信地說道。


    衆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這尼瑪!

    你是人是鬼?

    七步成詞?難道你提前題過跟雨有關的詞?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