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風朝堂死死盯著浣晴,言道:「我只想問你,設這個局,你收了多少錢?」

    浣晴冷冷笑道:「風公子,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什麼錢不錢的,在這內苑之中,我何曾收過你半文錢,諸多姐妹誰人不知!」

    眾女齊齊點頭,此言之意再明顯不過,道他風朝堂就是個油頭粉面的小白臉。

    風朝堂怒不可及,當初是她親口說,「談錢傷感情!」如今竟然反口便咬,而且他想問的也不是這個。

    風朝堂正欲張口,陸豐搶先言道:「師弟,有點出息好嗎?師門之中,師父欣賞你,你天賦過人,這也是事實,可這也不能當飯吃,怡香苑。消金窟,沒錢學人家充什麼闊,何況晴兒今夜陪我,你想問她什麼,也得有些實力才是啊?」


    「你…….」風朝堂氣急,竟無從反駁,這分明是陸豐設計,他入了局罷了。

    眾人大笑不已,所謂實力便指財力,眾人嘲笑他風朝堂一窮二白。本來就無所事事,眾人見得軒嘯三人於此地,自然是要拿他們三人尋開心。

    軒嘯與衛南華在修行的實力是已經有所展現,可這財力之上,這七八位公子哥可都是城中或周邊的巨富,自然不會將軒嘯等人放在眼中。


    此時一位婦人緩緩朝這內苑大殿之中行來,藍裙拖尾,一丈有餘,豐乳細腰。長發如瀑,鳳眼含笑,直挺的鼻樑下,薄唇上揚。

    她有一種少女沒有的熟美。又不及中年婦人的老氣,介於二者之間,這風情萬種的模樣,讓人想入非非。兩眼放光。

    連衛南華這等眼中只有自己夫人的男子亦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

    此女眼波橫掠,將眾多公子哥盡收眼底,唯在軒嘯的臉上多停了一息。眼中儘是善意。

    軒嘯看得明白,可其餘人卻認為這乃是秋波暗送,妨意大生。

    眾女起身,朝藍衣婦人欠身行禮,「榆姐姐!」

    此女正是怡香苑的東家,榆馨。創立怡香苑近百年來,生意興隆,日進百萬不在話下,連水月閣之主亦要給她幾分薄面。

    久聞這奇女子艷名,眾人卻不得而見,因這榆馨根本不輕易見客,今日不知吹的是什麼風,她竟然前來,還與軒嘯眉來眼去,如何不叫眾人嫉妒。

    榆馨微微一擺手,眾多女子知趣告退,留在這殿中的十數名女子無一不是一方絕色,亦包闊軒嘯身旁的朵兒。

    待人四周靜下,榆馨淡淡道:「怡香苑開門迎客,認錢不認人,今夜難得幾位公子對浣晴疼愛有佳,她卻無暇無身,總不能一個要她上半夜,一個要她下半夜吧?」

    此言極是露骨,弄得軒嘯等人亦是不好意思。

    而那浣馨的面色卻極是難看,卻不也頂撞榆馨,只得咬著唇低下頭去。

    風朝堂看在眼中,心中卻沒半分快意,更多的是憐愛。


    軒嘯見他那模樣,微微一嘆,聞榆馨再言,「為不傷和氣,用玄鐵說話吧,價高者得,這亦是我怡香苑的規矩。」

    剩下幾位女子突然覺得奇怪,忖道:「怡香苑多年來的規矩是姑娘想服侍誰就服侍誰,不可強求,為何榆姐姐自己卻壞了規矩,這不是明買明賣了嗎?」

    陸豐早聽聞榆馨艷名在外,垂涎已久,想這花樓之中的娘兒誰不愛俏?愛俏之餘更愛財,而他陸豐當然就是人財皆有的俊公子,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當然也包括他榆馨。

    陸豐兩眼放光,痴痴望著榆馨言道:「榆姐姐說什麼便是什麼吧,反正陸豐什麼都缺,就是不缺玄鐵!」


    軒嘯差些沒被笑死,他不知這陸豐什麼來頭,可若談到身上帶的玄鐵,還真沒幾個人能比得上軒嘯。

    陸豐擰身直視風朝堂,叫道:「師弟,此處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早些離開吧,別丟人現眼!」

    風朝堂先前底氣十足,可現下一說到錢,立馬沒了鬥志,他與當初楊稀伯與衛南華初到仙界之時相差無幾,兜里窮得叮噹響。唯一不同的是楊稀伯人財兼收,而風朝堂還差些枉送了性命。

    軒嘯傳音道:「風兄,我何時讓你失望過,今日不將他陸豐踩在腳底,又怎能泄你心頭之恨?」

    風朝堂將信將疑地望著軒嘯,他較其還早此時日破升,相信軒嘯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可陸豐卻是出了名的貴公子,家中玄鐵可堆積成山,如何比得過啊?

    猶豫片刻之後,他終於還是選擇相信軒嘯,注視陸豐叫道:「師兄,我不過是問她一個問題,你當真要阻撓嗎?」

    陸豐冷哼一聲,忖道:「不阻撓?難道讓你問出個所以然,再去師父與師祖面前告我一狀?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念及於此,牽著身旁的浣晴,朝風朝堂叫道:「今夜我包下浣晴花了五萬兩,不過師兄這般喜歡,我就再加五萬兩,湊個整,師弟。你看如何?」言罷還挑釁地望了軒嘯一眼。

    軒嘯默不作聲,腦中還在想自己是否與榆馨相識,為何她給自己的感覺,會這般的親切、善意。

    衛南華見軒嘯若有所思,傳音於風朝堂,「你只管叫價,多少錢,三弟他都照給!」

    衛南華與軒嘯只不守想讓風朝堂知道,在這樓中,憑的便是實力與玄鐵。實力他們三人高人一等。說到這玄鐵……..

    風朝堂吃驚不已,不知軒嘯他幾人在何處發了一筆橫財,這時陸豐放聲叫道:「師弟,沒錢就早些滾回閣中去,師父還等著你回殿中交待幾位師弟的去向呢!」面上那笑容陰冷,讓風朝堂更加肯定他與此事脫不了干係。

    風朝堂將心一橫,叫道:「十五萬兩,不知師兄接不接得下!」

    十五萬兩對陸豐來說,完全是九牛一毛。不過他絕對不相信一個破升不足半年窮小子能拿得出來這麼多的玄鐵。

    陸豐滿面嘲意,叫道:「師弟,交友要慎重,好的不學。你學說大話,十五萬兩有多少,你見過嗎?」

    眾人哈哈大笑,風朝堂頓時面紅耳赤。再看那浣晴的神色,竟然與陸豐如出一轍,更叫他受傷。

    榆馨倒不在意風朝堂叫了多少。而是對軒嘯較為好奇,打量著他,等待著看他接下來如何加應。

    軒嘯果然沒讓她失望,只見也拂袖輕揮,「嘩嘩…….」之聲響徹殿中。

    玄鐵如雨,由軒嘯那袖袍之中狂泄而去,不進便將他們席前的紅毯之上堆出一座玄鐵小鐵,明晃晃的,奪目無比。

    軒嘯這一舉動可以讓眾人閉嘴了,面前有多少玄鐵,軒嘯自己也不清楚,不過絕不止十五萬兩。

    榆馨微微一笑,忖道:「那傢伙推崇備至的小子還不賴,大有猛龍過江之勢。」

    眾人亦是吃驚不已,誰敢想軒嘯出手便是十五萬兩,若是價錢再這般飆,他豈不是要將這大殿中堆滿玄鐵?不過無論如何,他們亦絕不相信軒嘯有這能力,特別是陸豐。

    陸豐見榆馨笑了,心中竟然生出醋味,哼道:「十五萬兩就敢這般囂張,我看你是不知道什麼叫金山銀雨吧!五十萬兩!」

    據傳當然有人為見榆馨一面而豪擲百萬,如今這陸豐更是借浣晴之事,大方叫出五十萬兩,望博紅顏一笑,當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想榆馨全當沒聽見,陸豐為強調自己叫出的價有多高,刻意提高音量再叫道:「五十萬兩!」

    浣晴媚笑一聲,斜靠在陸豐懷中,哪有當初與風朝堂相識之時的矜持?

    風朝堂咬牙切齒之時,再不徵求軒嘯的意見,縱聲叫道:「一百萬兩!」

    這價格顯然已超過陸豐的心理承受價格,一百萬兩在這仙界當中,什麼樣的女人沒有,還用花在一個花魁身上?他本想花點小錢好好羞辱風朝堂及他的朋友一番,不想反倒被他們給難住了。

    眾人見陸豐半晌沒反應,齊齊朝他望去,浣晴更是在他懷中撒嬌叫道:「豐郎,你不會真想讓我今夜陪他吧?你叫價啊!」

    陸豐再看看榆馨,見其根本無視他的存在,算算囊中的玄鐵,叫道:「師弟,我不知你們這是裝腔作勢,還是怎麼回事,若是事後你們身上拿不出這百萬兩來,莫怪師兄我翻臉無情!」

    清了清嗓子,硬著頭皮叫道:「一百一十萬兩!」

    他身旁諸多公子哥頓時放下心來,怎麼看軒嘯幾人也不像會一個娘兒花百十餘萬兩的主兒,噓聲隨便至。

    軒嘯站志身來,向眾人叫道:「我這兄弟也許什麼都沒有,可他有我這個手足兄弟,也就什麼都有了!」凝視陸豐,戲謔叫道:「陸豐,你與風兄的賬,選拔之日再算不,今夜你可以滾了!」

    軒嘯環視一圈,喝道:「兩百萬兩!」玄鐵之雨再次傾泄!(未完待續。。) 第六章:

    孟朗咆哮一聲,屢試不爽的屠魔閃竟被躲了。

    寒飛突地停止了動作,穩穩地釘在了地上,雙手擎起大刀指著孟朗,朗聲道:「接下我這招,就算你贏。」

    說罷,幾息之後,悍匪寒飛好似將全身勁力聚在雙手,一聲長嘯,彎腰劈向孟朗,動作好似緩慢,卻讓人無法躲避。刀未至,罡風已是將孟朗刮的臉上生疼。

    孟朗運轉起《無上法》中的心法,這一刻,孟朗眼中的動作變得緩慢,身形一動,已至寒飛面前,一記屠魔閃打向了他。寒飛失力,應聲而倒。大刀在空中被沖了個翻滾,最後竟是直直地落了下來,即將斬向寒飛的要害,情勢危機,孟朗正是力窮,無法將這大刀打飛。此刻,孟朗心中不斷地掙扎著,最後心中一定,已是有了決定,決定還是幫忙救他,顧不得其他,只能飛身攔去那把可怖的大刀。

    「砰!」孟朗被這大刀的重量砸得眼前一黑,險些暈了過去,一口黑血咳了出來,竟引動了之前的舊傷。孟朗渾身顫抖著又是咳了幾口黑血,摸了摸受這把大刀所砸的腰部,疼痛讓孟朗直打幾個寒顫,心神一顫,孟朗昏了過去。

    再次醒來已是幾日後,孟朗起身,腰部便是火辣辣地痛,腰骨好似即將斷裂。洗漱一番后,孟朗走出了房間,看著那匍匐的群山,不由得氣血沸騰。

    「拜見大王!」

    猛地,成百上千人大聲地吼叫,寒飛上前止住聲音,大聲呵道:「現在開始,孟朗就是我們的大王!」

    黑壓壓一片頓時倒了下去,竟是拜向自己。孟朗有些發懵,回想起來那句戲言,竟被人當真,孟朗不知如何,心緒複雜。

    突地,只見得寒飛跪下抱拳道:「從今開始,你孟朗就是我寒飛的大哥,我寒飛跟你了!」

    看著這浩大的場面,孟朗微微一嘆……

    夜,孟朗正在房間內想著如何開口離去,一陣敲門聲傳來,竟是寒飛。寒飛進入房間小聲道:「大哥,你跟我來一下,給你看看我們寨的底蘊。」

    幾番周轉,二人來到了一個房間,點開蠟燭,無數金銀印射著光輝,昏暗中帶著光芒,看著堆滿財物的房間,孟朗點了點頭,並沒有說什麼。只見得寒飛身影一動,再次回來時,寒飛雙手捧著一根金色權杖,上有密密麻麻的難以辨別的字眼。

    寒飛將此杖遞給孟朗,道:「此乃寨主之憑證,是首屆寨主留下的,並留言好像和什麼魔派有關。」

    ……

    孟朗握緊了權杖,對著寒飛道:「你大哥還是你大哥,我會回來的!」說罷,一掌拍昏了寒飛,一雙眸子綻放出異樣的光芒,低語道:「我,回來了。」

    一個星期,孟朗回來了。

    孟朗懷著難以言表的緊張地踏入城中,喃喃自語道:「我居然是…近鄉心情怯……」

    「我還能活不到兩年……呵。」

    孟朗帶著幾分的低沉走向了孟府,霎時間,孟朗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獃獃地看著已是斷壁殘垣的孟府,半晌說不出話來。

    「是他……一定是他……二皇子!」孟朗喃喃道,帶著無盡的憤怒,身影宛若泥塑。幾個時辰后,孟朗方才擁著黑暗,咀嚼著落寞失神地離去。

    午夜,孟朗一襲黑衣,帶著忐忑的心情走進了廢墟,憑著記憶在偌大的廢墟中找到了一個地窖,翻了下去。

    「公子,您回來了。」

    只見得一個留守在此處的婢女上前迎來,長相平平。孟朗伸手撫摸她的臉龐,婢女眸中有些慌亂。孟朗忽地動手緊緊地捏住了她的下巴,眸子一凝,緩緩道:「我孟府內的婢女個個非凡,相貌精緻,豈有汝等之人?且個個是任君採擷,有所準備。」

    說罷,孟朗已是抓住了那個握著匕首的手臂,女子見此一聲冷哼,竟是咬舌自盡。孟朗搜索著她的身子,看看是否能找到她的身份之物。終於,孟朗在其胸前尋到了一份錦帛,落款人竟是太子。孟朗呵呵一笑,低語道:「粗劣的嫁禍。」

    尋遍地窖,孟朗在一個暗格內找到了一些東西。箱子打開,一條錦帛,上面寫到:吾乃孟王,乃二十年前的天下第二,吾子孟朗患絕症,吾不得不求助於幾十年一直天下第一的冷鋒……吾子,吾無恙,待汝年二十,吾於三年一屆的武林大會等汝!好好活著!

    錦帛上接著寫有所留之物,幾顆解毒丸,一個絕世的面具。孟朗看完錦帛,終於是鬆了口氣……


    孟朗離開孟府廢墟不過一里,便是遇到三波埋伏,所戮者,近百。孟朗不得不戴上絕世的人皮面具,身披貂皮大衣,手握黃金權杖,行走在崇山峻岭中,宛若神人。舉手投足間,孟朗散發著暴戾的氣息,途中,有個打獵的漢子掃過孟朗一眼,猝不及防間竟硬生生地被孟朗那可怖的氣息嚇死了,孟朗草草地將其埋葬,便是離去了。

    ……

    林鳥驚飛,一群黑衣武士正疾行在密林之中,黑衣首領安撫著亢奮的黃犬低聲下令:「接近目標,裝備作戰!」

    黑衣首領仰視著那站在群峰上的身影,一襲大衣隨風舞動,掩蓋了身形,露出一個黑色的背影。豁然,身影轉身,露出可怖的面容,帶著一股難言的暴戾氣息,雙手撐著黃金權杖,衣衫獵獵,俯視著眾人。一時間,黑衣武士盡數被嚇懵了。

    此時,絕世的人皮面具散發著亂人心弦的氣息,高峰之中的孟朗發出一聲震天長嘯,無數林鳥驚飛、哀鳴,幾個心神不穩的黑衣武士竟也是咳出幾口鮮血,倒在了地上,不是倒在禦敵的戰場上,而是永遠地沉眠在了私人恩怨的土地上……

    孟朗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一個黑衣武士面前。黑衣武士看著這無法形容的面容,身心竟沉淪在那恐怖的血海之中,無數的殘屍……又一個黑衣武士被孟朗嚇死了。

    黑衣首領一聲冷哼,宛若驚雷,將沉淪在血色世界的武士們喚醒,抽出一把橫刀,帶著一往無前的鐵血氣息瞬間撲了過來。 孟朗看著前來的黑衣首領,貂皮大衣隨風舞動,一雙眸子平靜如水,冷冷地盯著黑衣首領,雙手撐著黃金權杖不為所動。

    黑衣首領見此發出一聲冷笑,轉砍為刺,徑直刺向了孟朗的胸前。說時遲那時快,孟朗冷哼一聲,竟是不理會黑衣首領的進攻,一拳砸向了他的腦袋。不料,黑衣首領下意識地扭過頭部,躲過了攻擊。黑衣首領意識到專門破甲的橫刀攻擊無果后,棄刀為拳,一套組合拳襲向了孟朗。孟朗難以抵抗,猝不及防下,孟朗被那巨力打飛。

    「咳咳。」

    孟朗可怖的面容混著鮮血,變得更加扭曲、猙獰,渾身血氣翻滾,散發出一種暴戾、嗜血的可怖氣息。孟朗站了起來,發出一聲長嘯,滿懷怒氣地打出了《無上法》中的第二式功法——一統江山。只見得孟朗擎起左手,劃出一條怪異的曲線,帶著一股無敵的氣勢襲向了黑衣首領,如鋒的罡氣鋪天蓋地,黑衣首領及眾黑衣戰士皆是氣絕倒地。

    孟朗看著滿地的血跡,如泥塑地沉默了許久,摘下了面具,隨即轉身離去,走向了墨竹寨。孟朗持黃金權杖露面,墨竹寨全員皆是朝拜孟朗。此刻,站在高峰中的孟朗享受著這數千人的簇擁,一時間頗有指點江山的豪情,江山如畫,怎堪寂寥?孟朗一時難以自已,下令搭建新的住所在高峰之上。孟朗望著大好河山不禁大呵道:「我為王!」一時間,千人附和,聲音震天。

    數十日彈指間即逝,孟朗盤算著當初與楊鳳之約已是將至。

    月黑風高夜,出奇的靜,走獸飛禽皆是靜默。

    墨竹寨下,幾個白衣身影出現,押著近百個身姿姣好、衣衫不整的女子。

    「哼,老實點,你們這些魔女、敗類!」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