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頓時,他有些不高興了!

    哼,我林坤堂堂校花收割機,現在又是廣寒宮裏的榮譽宮主,嫦娥的男閨蜜,連王母見了我都要磕頭,觀音都要賄賂我,我瞅幾眼你個凡間女子,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你應該感到榮耀纔對啊,怎麼還這個態度?

    “給我掌嘴!”

    林坤雙目一冷,精神力微動,向着系統下令道。

    結果過了足足一分鐘,那原本在天界異常活躍的系統,居然沒有絲毫的反應。

    這,這特麼怎麼回事啊?!


    難道……難道自己在剛纔使用宇宙時空丹穿越的過程當中,手機丟了?

    他急忙摸了一下褲兜,手機還在。

    拿出來一看,就見那原本藍色的系統八卦圖案,已然消失不見,微信圖標,在不停的閃爍着,一看就是積攢了許多的未讀信息。

    林坤見狀,也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心中明白了過來。

    “對了,這宇宙時空丹,乃是仙界靈寶,經過它的過濾,之前仙界的系統,都已經被抹除了,現在,我除了自身那練氣境的微末修爲以外,又是之前那個剛畢業的屌絲大學生了!”

    如果是這樣,也就是說,自己真的又回到了地球上了?

    想到這裏,林坤不由的眼前一亮,臉上涌出一抹喜悅的微笑。

    哈哈,我林坤又回來了?

    真的又穿回來了?

    想到這裏,他對着一旁的鏡子,整理了一下頭髮,然後從浴缸旁站了起來,隨口問道:“妹子,現在是哪一年?”

    “二零二五年!”

    靈雪兒冷笑一聲,接着說道:“怎麼?你是打算裝精神病患者?你以爲這樣,法律就拿你沒辦法了嗎?”

    “什麼?二零二五年?”

    林坤聞言,頓時大驚!

    我剛剛穿越天界待了兩天,這人間已經都過了兩年了?

    就在林坤因爲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事情,大驚失色之時,忽然,浴室的門外,傳來了一陣很是焦急萬分的敲門聲。

    “雪兒,趕緊開開門,你這大呼小叫的,不會是出什麼事情了吧?”

    夢回天朝 ,頓時一愣。

    這聲音,好熟悉啊!

    這個聲音……難道是……林曼雪的媽媽王阿姨?

    王曉華,是他的女友林曼雪的媽媽,曾經在林坤困難的時候,資助過他,所以林坤一直對她很是感激,一直想着有機會可以報答她。

    “媽,不好了,咱家浴室天花板掉下來個流氓!”

    林雪兒聞言,頓時大聲喊道。

    媽?

    這小妮子,管王阿姨叫媽?

    林坤聞言,目光再次細細向林雪兒看去,心中不由的微微詫異,那這麼說的話,眼前的這個女人,就是林曼雪的妹妹,林雪兒了?

    嘭!

    浴室門被直接砸開,一身時髦打扮的王曉華衝了進來,剛要說話,忽然間卻愣在了原地。

    “林……林坤?”

    王曉華望着同樣一臉驚愕的林坤,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王阿姨,是我。”

    半晌,林坤向着她點了點頭,微笑着回答道。

    王曉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忽然眼眶紅了:“唉,你這苦命的孩子,你這兩年都跑哪兒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和曼雪找了你多久?我們都以爲,你在月牙泉裏……”

    “淹死了”幾個字,王曉華終究沒有說出來,而是情緒稍定,假裝生氣的責怪道:“你這孩子,也太不讓人省心了……”

    王曉華揚起手,作勢要打,但還是久久沒有落下來。

    她嘆了口氣,望了一眼林坤的一身青龍套裝,說道:“你這孩子,怎麼,穿個衣服都是那麼另類,這是從哪裏淘換的戲服啊?還不趕緊去換了,你看,頭髮也亂成這樣,等會洗個澡,阿姨給你剪剪。” 林坤聞言,心中不由的涌起一陣愧疚。

    王阿姨,是這個世界上,爲數不多的對他真正好的人之一。

    自從和曼雪戀愛後,上她家第一次見到王阿姨,一向反對曼雪戀愛的王阿姨,在問了他的身世之後,就對他特別的和藹和關心,就彷彿已然將他認作了自己的親兒子一般。

    那些沙雕網文裏,丈母孃的一切缺點,王阿姨這兒都統統不存在。

    沒想到,自己自從上次在月牙泉失蹤後,王阿姨還爲他這麼的操心難過,這讓林坤愈發覺得愧疚。

    他輕輕的嘆了口氣,一臉歉意的說道:“王阿姨,真不好意思,讓您老擔心了。”

    “唉,說哪兒的話,只要你能平安歸來,比啥都強。”

    “對了,以後可別一口一個阿姨了,就直接和曼雪和雪兒一樣,叫媽就行!”

    王曉華擦了擦晶瑩涌動的眼眶,親切的說道。

    “媽!”

    兩人正聊着,站在一旁的林雪兒已經忍不住了,一臉羞怒的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媽,這個從天花板掉下來的傢伙,到底是誰啊?!”

    王曉華聞言,也是老臉一紅。

    剛纔自己和坤坤聊的太開心了,居然直接的忽略了身邊小女兒的存在。

    不過,當她注意到林雪兒的稱呼後,也是秀目一瞪,怒聲說道:“小雪,怎麼說話呢?什麼叫傢伙啊?”

    “我告訴你,他就是我以前經常給你提起的,你的坤坤哥哥!”

    “哼,你先趕緊把衣服穿好,一會兒再給你介紹,大姑娘家家的,赤身果體的像什麼樣子!”

    王曉華丟給林雪兒一個白眼,旋即再看向林坤時,語氣頓時又變得緩和了下來:“坤坤呀,你先隨我出來吧。”


    林雪兒聞言,氣的直跺腳。

    一向寵愛自己的媽媽,居然爲了這麼個非主流的傢伙,訓了自己一頓?!

    她本來對林坤就很是厭惡,加上媽媽這麼一訓,更加的氣不打一處來。

    林坤聞言,急忙的點了點頭。

    他也知道,這樣繼續呆在浴室裏,瞅着自己赤身果體的未來小姨子,的確是不太好,便跟隨王曉華走出了浴室。

    坐在大廳的紅木沙發上,王曉華拉着林坤的手,一臉開心的問道:“坤坤,你好好給阿姨說說,這整整兩年,你都去哪兒了呀?”

    林坤本來是想要問林曼雪的情況的,但還沒來得及張口,就被阿姨這麼一問,他頓時不由的苦笑了一聲。

    他自然是不能將自己撲到廣寒宮衛隊裏,差點被砍頭,然後和嫦娥結爲閨蜜,在天界暴揍天帝兒子,嚇哭王母娘娘等一系列的事情告訴她。那樣也有些太駭人聽聞了,如果老老實實交代,王阿姨絕對會第一時間將他送去醫院精神科檢查不可。

    想了一下,林坤回答道:“前年畢業後,曼雪忙着申請國外留學,而我因爲考研沒過,兩人眼看不能在一起了。於是壓力比較大,便獨自一人,和張曉他們幾個去了鳴沙山月牙泉散心。後來我下水遊了個泳,回來後就和他們走散了,於是獨自一人兜兜轉轉,走遍了國內許多的名山大川。”

    王曉華聞言,一臉不解的問道:“那你又是怎麼出現在這裏的呢?”

    這怎麼解釋呢?

    林坤想了一下,假裝很是委屈的說道:“唉,後來我也想通了,曼雪她品學兼優,想出國深造,更上一層樓,我應該高興纔是。於是,也不知怎麼的,鬼使神差的,就來到了您家別墅區後山,準備遠遠的看上阿姨你和曼雪一眼,然後就回去繼續用功讀書,爭取再次考研。”

    “怎麼也沒想到,當時因爲我身體前傾比較厲害,山又陡,一個不小心,腳下一滑,就直接的掉到了您家浴室裏了!”

    王曉華聞言,秀眉挑了挑,沉默不語。


    她家別墅,的確是依山而建,後面的二龍山的確很是陡峭,小坤這麼解釋,貌似也合理。

    “坤坤,那你還真的是命大, 埋葬活死人 ,直接摔成了半身不遂。你看看你,雖然頭髮亂了些,但卻連衣服都沒有劃破,真的是吉人自有天相啊!”

    王曉華笑着說道。

    “我也是僥倖而已!”

    林坤一臉爲難的尬笑着回了一句。

    就在兩人正聊的火熱之時,浴室的門一響,林雪兒已經穿好了衣服,走了出來。

    她一身潔白的連衣長裙,勾勒出玲瓏有致的魔鬼身材,雙腿白皙而修長,讓人一眼沉溺。

    精緻而冷豔的臉蛋,卻是與林曼雪有些相似,但卻多了一些清冷出塵的氣質。

    就見她瞪着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瞅了林坤一眼,頓時露出了厭惡的神色。

    “哼,流氓!”

    她很是不屑的罵了一聲,然後在另一邊坐了下來,不願意再去看林坤。

    “什麼叫流氓?!你這妮子越來越不懂事了,這是林坤,你姐姐的男朋友!”

    王曉華對她大聲訓斥道。

    “我姐姐的男朋友?”

    “哦,我想起來了,他就是金華大學裏那個出了名的浪蕩窮小子啊?”

    “他不是淹死了嗎?”

    林雪兒聞言,非但沒有改變態度,反而嘴角又帶上了一抹嘲諷和輕蔑。

    王曉華見狀,又欲斥責,不過轉念一想,又很是無奈的皺了皺眉頭,對林坤說道:“坤坤,雪兒這孩子這幾年在國外讀書,這纔回來不到一個月,一向信口開河,你可千萬別和她一般見識呀。”

    林坤聞言,輕輕的搖了搖頭。

    “不會的。”

    “好,真不愧堂堂男子漢。”王曉華望着一臉謙虛的林坤,滿意的點了點頭。

    “對了,坤坤,你先去洗個澡吧,瞧你這滿身污濁的。”


    林坤望了一眼自己身上,也是忍不住臉上一紅。

    的確是需要好好洗洗,自己現在這蓬頭垢面的樣子,就彷彿電視劇裏丐幫的長老一樣。

    “好的,阿姨。”

    林坤急忙的回答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