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頓時大家都仇視、怨恨的看向華芯,果然物以類聚,和蘇家在一起的就沒一個好東西。

    「藏家主都這麼說了,蘇家主難道還不死心?」碧綰無奈的攤了攤手,「我知道我們碧家得罪過你們,但是你們蘇家也要找個好點的理由,找個能令人信服的借口。我猜啊不是你們自己藏著納魄噬魂花,想騙走我的神器,就是你們自己弄丟了,想讓我們碧家背上這個黑鍋。」

    「沒錯,碧小姐說的是。」

    「就是這樣的。」

    「肯定就是。」

    大家贊同的附和著,讓蘇匡是有嘴難辯啊。

    第一,這納魄噬魂花從始至終大家都沒有看到過,所以很有可能在這之前就已經沒有了。

    第二,蘇家和碧家的糾葛大家也都知道,所以蘇家用這種方式報復也合情合理。

    第三,納魄噬魂花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將它藏起來,所以蘇匡想誣賴都無法誣賴。

    第四,與自己契約的納魄噬魂花,除了自己除了咒語口訣,沒有任何人能夠控制,所以為什麼會失去聯繫,為什麼無法召喚,連蘇匡自己都無法解釋,無法相信這一事實,如何能讓其他人相信。

    「蘇家主,不管是哪種情況,現在的結果就是你冤枉我。」碧綰含笑往蘇匡靠近一步,「所以,等會我就隨你去蘇家選一件稱心的寶貝。」

    「你……」布滿紅色血絲的蘇匡,掃視一圈大家,捏緊雙手強忍著殺人的衝動,「好。」

    「還有,蘇家主,我這臉呢?」

    「那我的臉呢?」這次蘇穎理直氣壯的上前一步,「這是戰鬥中造成的,就算死你也沒話可說,你不能賴到蘇家的頭上。」

    「你能親口承認,那我不追究了。」說著碧綰直接掏出冷寒澈給的膏藥,走到冷寒澈旁邊,轉頭讓冷寒澈給自己塗抹膏藥。

    不用語言,就一個動作,冷寒澈就配合的動起手來。

    膏藥過處,碧綰那血肉模糊,結痂縱橫的臉頓時痊癒,一張白皙粉嫩的臉出現在大家面前…… 看到碧綰不用受任何折磨,就能如此快速的恢復過來。

    蘇穎伸手摸著自己猙獰恐怖的臉,再回味著自己受過的剝皮之痛,發誓不管用什麼手段什麼方法一定要讓碧綰身不如死。

    「就為了氣她,真不值得。」看著碧綰的臉雖然恢復了,但是一想到碧綰所受的痛,冷寒澈心痛的埋怨著。

    碧綰輕輕的拍著已經恢復過來的小臉,嘴角含著狡黠的笑容:「氣她只是順帶的,毀壞她的好形象,讓她更加恨我才是重點。」

    「你啊。」冷寒澈也不點破,只是寵溺的笑著。

    「蘇家主,看在這次你態度不錯的份上,你利用納魄噬魂花栽贓誣陷碧小姐,恣意搗亂家族戰的事我就不再追究了。」叔華大度的說著,「下面各家成員按隊站好,開始檢驗七彩原石和有緣人。」

    「藏家主,納魄噬魂花真的被偷了。」蘇匡痛心疾首的說著,但是眼睛還是惡狠狠的看著碧綰,想將她一口咬碎,直接吞到肚子里。

    「被偷了?」叔華詫異的問道,「你以為老夫好騙不成,就算被偷你也不可能感應不到,偷了也沒用。」

    叔華的話沒錯,如果不是碧綰的碧落空間,那麼蘇匡的納魄噬魂花絕對不會失蹤。

    而碧綰之所以沒有被納魄噬魂花吸走靈魂,那也是碧落空間的功勞。

    當時蘇穎念動咒語,催動納魄噬魂花的時候,碧綰就帶著蘇萍進入了碧落空間。

    進去碧落空間的兩人,就彷彿被納魄噬魂花吸收了靈魂一般。

    這才有了肉體被欺負,讓蘇穎幾人誤認為,碧綰被吸收進去的假象。

    蘇匡也想不明白,只能將苦水往肚裡咽。

    「蘇伯伯,如果真的沒了,華落門一定幫你一起找。」看著精神萎靡,極度忍耐的蘇匡,華芯輕輕上前勸慰著,並將他默默的拉到一邊,「納魄噬魂花的確被她拿走了,最讓我不解的是,她盡然知道咒語,能夠控制那多花。」

    「你說什麼?」蘇匡驚訝的看著華芯,「除了我,沒有人知道控制方法。」

    「我也奇怪,但是我說的都是真的。」華芯一臉認真的說著,「她無法抹去我的記憶,所以我清楚的記得所發生的事情。」

    蘇匡眼神凝重的看著華芯,無法判斷她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蘇家主,蘇家主……」正在蘇匡沉思的時候,叔華的叫喚將他的思緒拉了回來。

    「藏家主,怎麼了。」蘇匡回過神來,將納魄噬魂花的事放到一邊,神色緊張的跑向叔華。

    在蘇匡的意識里,藏家主叫自己肯定沒有好事。

    果不其然,當蘇匡來到叔華旁邊的時候,看到藏家主正一臉怒氣地看著自己:「你看看,這樣能算你們蘇家贏?」

    蘇匡腦袋一蒙,只覺得眼前浮現著無數的小氣泡,迷迷糊糊的看向蘇傲雲:「傲雲,怎麼回事?」

    「爺爺,他搶到的不是有緣人。」蘇穎直接鄙視的瞄向蘇傲雲,對蘇匡解釋道。

    「不是有緣人?那怎麼手上有七彩原石?」蘇匡用力的搖了搖腦袋,只覺得『嗡嗡』的聲音充斥著耳膜。 「他只是搶到了七彩原石,並沒有搶到有緣人。」見蘇匡不明白,蘇穎再次仔細的解釋道。

    「什麼?」蘇匡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幸好蘇傲雲眼疾手快一把將他扶住。

    巨星從綜藝主持人開始 可蘇匡直接反手一推,將蘇傲雲推到一邊:「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沒用。」

    「蘇家主,也是明理之人,你們搶到了七彩原石,但是有緣人卻沒搶到,從嚴格意義上來說,這七彩原石屬於皇甫家。」叔華看著蘇匡耐心的解釋著。

    「我們有七彩原石,算我們一半如何?」蘇匡幾近乞求的說著,如果連這次團隊戰也輸了,那麼真的什麼都白費了。

    連納魄噬魂花都賠上了,不但沒有贏得比賽,沒有要了碧綰那個賤丫頭的命,還要再賠一個寶物。

    越想蘇匡越氣,竟然一口氣沒接上,直接暈了過去。

    「爺爺,爺爺……」

    「蘇家主,蘇家主……」

    「藏家主放心,是鬱結於心,氣急攻心而已。」熊柏青檢查過後,嘆息一聲同情的說著。

    「蘇家主也太沒度量了,這麼點打擊都受不起。」叔華不但沒有同情,而是不屑的說著。

    叔華的話讓碧綰直接憋紅了臉,這樣的打擊,這樣的刺激,是人估計都會受不了。

    「蘇家失敗,你們可以送蘇家主回去好好修養,以備第三輪的實踐戰。」

    「藏家主,這……」看著叔華那冷漠無情的臉,蘇穎咽下了下面的話,對蘇傲雲冷冷的命令道,「送爺爺回府。」

    「等等,那蘇萍呢?」看著蘇傲雲抬手欲從蘇穎手中扶過蘇匡,碧綰看著李麟手中的蘇萍,無奈的問道。

    蘇傲雲一頓,看著昏迷不醒的蘇萍:「我去扶蘇萍,蘇家主有那麼多人,自然會伺候好。」

    說完蘇傲雲直接轉身,走到李麟身邊,將蘇萍接了過來。

    「竟然敢無視本小姐。」蘇穎眯眼咬牙憤憤的說著。

    最後蘇匡在蘇家人的互送下回了蘇府,而那些代表蘇家參加比賽的人則一臉看戲,暗自嬉笑的跟了上去。

    「碧家,皇甫家,軒轅家,逍遙家各獲七彩原石一顆,而碧家毀壞七彩原石一顆,一顆七彩原石未找到。」核對完后,叔華將比賽結果公布了出來。

    聽了叔華的話,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涼氣,沒想到這次團隊戰收穫最大的竟然是之前最不被看好的碧家。

    「碧家主,恭喜恭喜。」其他各大家主紛紛上前恭喜著,而碧海林表面敷衍著。

    「碧家主,沒想到碧家能得到神器,真是可喜可賀啊。」

    「沒錯,碧家主,以後可要多多關照。」

    「碧家主,不知碧小姐是怎麼得到的神器?」

    「碧家主,碧小姐從廢物變成天才,是不是因為神器的關係?」

    很快,大家的重點從家族戰轉到了環戒,都默契十足的認為,碧綰之所以變成現在這樣完全是因為得到了環戒。

    「大家安靜,碧小姐能在家族戰中大放光彩,也算與老夫有緣,藉此機會老夫將收碧家四小姐碧綰為孫女,受我藏族保護。」

    叔華的話一出口,不要說其他人,就連碧綰都震驚的眨巴著眼睛,一時無法趕上叔華的節奏…… 意識到自己說的有些突兀,叔華輕咳一聲,頓了頓氣:「她在家族戰中的表現很出色,在膽識、謀慮、實力和天賦上,都入了老夫眼,所以老夫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難道各位覺得不妥?」

    「藏家主,不是不妥,是她名聲不好,一直帶著廢物的頭銜,怕污了你的名。」見大家都沉默不語,蕭寒第一個大膽的解釋道。

    有了蕭寒的帶頭,冷寒烈也按耐不住的提醒道:「碧小姐不懂禮數,幾次三番惹惱了你,這樣的人不是給藏家主你抹黑啊。雖然這次家族戰她表現的不錯,但是她畢竟只是一個控士,實力真心低了些。」

    「沒錯,皇上和蕭長老說的有禮,她或許早就是控士了,只是一直隱藏著實力,有幸得到了神器才將自己的實力暴露出來,為了給大家一個修鍊天賦卓越的假象。」

    「藏家主,除去神器,她或許還是一個沒有任何用的廢物。」

    ……

    除了逍遙家主、皇甫家主默默的站在一邊,其他家主都用心良苦善意的勸解著。

    你一言我一語,大家賣力的勸著,而叔華一言不發只是靜靜的聽著。

    見叔華不說話,大家以為自己的勸讓藏家主改變了主意。

    等到大家都說的口乾舌燥安靜下來后,叔華才掏了掏耳朵,從眾人臉上一個一個掃過:「你們對老夫真是好,真是關心老夫,只是老夫聽了半天從你們的話里聽出一個意思,好像老夫是沖著她的神器去的。」

    「藏家主,我們怎麼會是這個意思,你老人家怎麼會喜歡她的神器呢。」

    「怎麼不是這個意思?」叔華轉身看著蕭寒,「一個讓你們說的如此無能如此沒用的人,老夫竟然要收為孫女,不是為了她手上的神器,那是為了什麼?這不就是你們要表達的意思?」

    「藏家主,我們的意思是她不配。」

    「連你們都看得透的事情,老夫卻偏偏如此,那就是有利可圖,或者老夫是個老糊塗,老眼昏花了。」叔華面帶不悅的看著蕭寒。

    「藏家主,你怎麼能這麼說,都是這個廢物太過狡猾,將我們大家騙的團團轉,蘇家主就是被她氣的。」蕭寒指著不遠處的碧綰憤憤的說著。

    「呵呵呵……你們的心思我知道,我既然將要收她做孫女,那麼也不怕將狠話撂這了。」突然叔華一改臉上的淡然,目光凌厲的掃視一圈,「你們是怕她又多了一個靠山,這樣你們得到神器的機會就又少了幾分,是不是?說的好聽個個是替老夫著想,實則都在打著自己的算盤。在其他人面前你們怎樣耍小聰明老夫不管,但是在老夫面前你們給我安分點,老夫一眼就能看穿你們心。」

    「爺爺,說的對。」碧綰直接乖巧對叔華叫喚道,同時得意的看向蕭寒、冷寒烈幾人。

    「老夫既然收了她,那麼她就受到藏族的保護,你們想挑戰藏家,大可試試。」說完所有人的腦袋開始『嗡嗡』作響,一抽一抽的疼了起來。

    只是這種疼痛只持續了幾秒鐘就立刻消失了,來的莫名去的蹊蹺…… 「你們都疑惑剛才自己的頭為什麼會痛,老夫可以告訴你們,這就是老夫的實力,藏家的本事。」叔華冷冷的說著,眼神顫慄冷漠的看著大家,「這只是一個警告,一個提醒。」

    「是,謝謝藏家主手下留情。」所有人頓時彎腰敬畏的感謝道。

    大家一直不解為什麼藏族能夠在大陸屹立不倒,位列八大隱士家族之首。

    直到現在才知道,原來藏族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可以輕而易舉的殺人於無形。

    見目的達到了,叔華對碧綰冷冷的提醒道:「可以去蘇府拿東西了,難道還想老夫陪你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說著碧綰朝逍遙御風走去,將顧絕塵的事交代完后,與碧海林打了招呼,上了冷寒澈的馬車,往蘇府趕去。

    「那老頭對你真不錯。」坐在馬車上的冷寒澈羨慕的說著。

    「他應該知道,環戒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碧綰輕輕撫摸著手上的環戒,「他這麼做只是想讓我少些麻煩而已。」

    「恩,他今天的話,今天的舉動,可以讓那些心懷鬼胎之徒不敢輕舉妄動。」

    「沒想到他那麼厲害,我是第一次見他出手。」碧綰佩服的說著,沒想到這個看著柔弱的老頭實力如此高強,「他應該是高級控王吧。」

    「不是,他沒有任何實力,只是他們藏族之人有極高的意念神識,輕而易舉的就能侵入人的意念。」

    「這麼厲害,那不是比納魄噬魂花還要厲害。」

    「沒錯,所以能得到他的保護,你是多麼的幸運。」冷寒澈寵溺的看著碧綰,單手輕輕的撫摸著碧綰柔軟細滑的髮絲,「那花你要藏好了,不要隨便拿出來。」

    碧綰看著冷寒澈淡淡一笑,什麼事都瞞不過他。

    看著碧綰猶豫的眼神,冷寒澈眉頭微蹙:「怎麼,還再擔心什麼?」

    「你看。」說著碧綰掏出那顆豌豆大的晶石,「這是第六顆七彩原石。」

    「什麼?」冷寒澈直接捂住碧綰的嘴巴,右手一揮設起一個保護罩。

    「我已經讓環戒設了保護罩。」

    冷寒澈接過手中的石頭,看了半天:「我看到只是一顆普通的石頭。」

    「我試過了,這顆的確是七彩原石,奇怪的是為什麼我會是有緣人,宇文家主說的很清楚,難道我不是碧家人?」

    「放心,我會幫你查的。」冷寒澈將七彩原石放到碧綰手中,「收好,有消息我立刻告訴你。」

    碧綰點著頭,如果自己不是碧家人,那自己到底是誰?

    在碧綰和冷寒澈離開七彩山後不久,其他人也陸陸續續離開了,只留下叔華一人獨自背山而立。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光和七彩原石、七彩山沒有任何關係。」

    「你確定?」叔華看著來人,確定的問道。

    「不會錯,整個大陸沒人測算的出。」

    「也是,你們宇文家主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叔華捋著鬍子道,「那白光是何而來?」

    「不知道,但是與記載的有些類似。」

    「你說那光?不可能,大路上怎麼可能存在,那是傳說。」叔華直接打斷道,「那光可是神之光啊。」

    「或許是我想錯了。」

    之後兩人面對七彩山,靜靜的站著,再沒有任何言語…… 等碧綰坐著冷寒澈的馬車來到蘇府大門的時候,只見蘇府大門緊閉,一派死寂。

    「修影,去叫門。」冷寒澈撩起捲簾輕挑的看了看,對修影冷冷吩咐著。

    「蘇家主應該沒事吧,有事也要等到我拿了東西才行啊。」碧綰假裝擔憂的說著,但是眼中卻閃著狡猾的光芒。

    『砰砰砰……』修影一邊用力的敲著門,一邊大聲叫喚道,「修羅王陪同碧小姐,前來蘇府拿回蘇家主承諾的寶器,請速開門。」

    「家主,家主……修羅王來了。」聽到修影的敲門聲,管家急匆匆的來到蘇匡的卧房,面色緊張的說著。

    剛剛蘇醒過來的蘇匡,聽到修羅王來了,吃力的睜開眼睛聲音虛弱的問道:「有說是幹什麼嗎?」

    「說來拿什麼寶器,說家主你承諾碧小姐的。」管家如實回答著。

    「那個……廢物……」

    「爺爺,你歇著我去。」看到蘇匡咬牙吃力的撐起身子,蘇穎上前一把扶住關心的說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