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面對這名看似垂垂老矣,隨時都會死去的老者,三人絲毫不敢輕視,強壓心中驚駭,警惕不已的看著對方。

    「三位休要緊張,老夫若是真有敵意的話,在你們剛入林之時便將你們滅殺了。」老者蒼老的面容微微抖了抖,聲音沙啞的道。

    老者說完隨手一揮,三個古樸的木椅便出現在三人身後。

    「三位請坐!」

    「你是誰?」流雲直視著對方,低聲問道。

    老者看了看流雲一眼,雙眸之中泛出一絲異樣神色道:「這你可難倒老夫了,不過你可以稱老夫為虯老吧!」

    虯老說完,轉而看向初七道:「獸語者從大陸之上消失了幾千年之久,沒想到老夫有生之年還能再次看到一位。」

    「其實你們剛剛入林之時,老夫便已知曉,也正是因為你的原因讓老夫生出了一絲好奇之心,而這,也是你們存活至今的原因。」

    「要知道,不管有意還是無意,擅自闖入主人安息之地的人老夫可從未手軟過。」

    老者嘆了口氣,隨意的坐了下來。

    但此言一出,落在流雲三人耳中卻是無疑于晴空驚雷一般。

    原來初七的猜測都是對的!

    更為驚人的是,這名老者居然便是初七口中所說的那位存活至今的魔獸。

    流雲定了定心神,已然完全放下了警惕之心。

    要知道,在這或許是立於大陸頂端的存在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枉然,不如輕鬆一些。

    「那你將我們弄到這裡來是什麼原因?」


    聽到流雲此問,老者長嘆口氣道:「你們可曾聽過萬獸王朝?」

    「萬獸王朝?」流雲等人輕吟著這個名字,腦海之中根本沒有任何印象。

    見三人如此表情,老者嘆息一聲,搖了搖頭道:「對於我們魔獸來講,最為輝煌的時候莫過於那段時間,對於你們靈修來講,我們魔獸是取好的修鍊資源獵取之所在,而且,因為人類修士修鍊速度遠遠快於我們魔獸的緣故,在同樣的時間之內,我們魔獸根本是你們敵手。」

    「而更為可恨的是,你們人類修士貪得無厭,居然涸澤而漁,毫無顧及的殘殺魔獸,以便獲取更多的魔核。」

    「與此同時,你們更是絲毫不允許我們魔獸成長起來,稍稍有一絲威脅便會加以圍剿。」

    「所在,無論是在魔獸還是靈修看來,兩者都是不共戴天的存在。」

    虯老說到這裡,臉上浮現一股濃烈的暴戾之色,昏花的雙瞳之中閃爍著仇恨的光芒。


    但片刻之後,虯老嘆了口氣,這仇恨之色居然如同潮水般的褪去,又恢復了先前的垂暮之色。

    「但後來,有一個驚艷蓋世的靈修橫空出世,而他,也是大陸之上第一名獸語者。」

    聽到這裡,流雲等人已隱隱有了些感覺,或許虯老將要說到的這名獸語者和這名沉睡於此的人有一絲聯繫。

    虯者也不看三人,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回憶之中接著說道:「他獨身一人面對整個大陸的排擠,帶領著無數魔獸與當時的人類靈修對拼,最終開創了萬獸王朝。」

    「在萬獸王朝的疆土之中,無論是魔獸還是人類都是平等的存在,彼此之間和平相處,而且,在那個時代,無數獸語者湧現。」

    「僅僅數百年時間,在魔獸和人類靈修的親密無間的配合之下,萬獸王朝一舉成為當時最為強力的王朝。」

    虯老說到這裡,臉上居然浮現一絲暖暖笑意,雙眼之中精光閃爍,好似瞬間年輕了好幾千歲。

    流雲看著虯老表情,也是嗟然一嘆,心中生出一股惋惜之意。

    虯老所說也都是屬實,但自古物竟天擇,誰對誰錯又有誰能說得清呢?

    猛然間,虯老面色一變,咬牙切齒的道:「但萬獸王朝的崛起最後終於引起了當時其餘勢力的覬覦,居然聯合上百王朝之力圍攻萬獸王朝。」

    「奈何萬獸王朝雖強,卻終究不是這些兇徒的對手,歷經數百年的大戰終於落敗破滅。」

    聽到這裡,流雲心中對這萬獸王朝居然生出一股濃濃的敬仰之意。

    這萬獸王朝是何等強大的存在,居然能在上百王朝的合擊之下抵抗數百年之久。

    流雲不由得點了點頭,輕聲道:「能獨自抵擋上百王朝數百年合擊,不得不說,萬獸王朝雖敗尤榮啊!」

    流雲此言倒是發自肺腑,不帶任何其他情緒其中。

    虯老微微點了點頭道:「但那又能如何,勝就是勝,敗就是敗,萬獸王朝的領袖最終還是被當場擊殺,而王朝之中無數魔獸更是慘遭毒手,皮肉、筋骨、魔核無一不被那些貪婪的人類取了去。」

    「而我們這些僥倖逃生的魔獸將領袖靈柩移到了此處,發誓終生守護。」

    說到這裡,虯老眼神之中顯露出無盡寂寥,令流雲也不由得心中一動,一方面為這虯老忠心感動,一方面又為一個強大王朝的衰敗隕落感到可惜。

    而一旁的初七卻是雙目赤紅,臉上表情扭曲,顯得極為憤怒。

    流雲心中雖然感到奇怪,但卻並未說話。

    但關浩慨卻和兩人不同,反而凝視著虯老道:「不得不說,這般人類與魔獸和平共處的樂土令人嚮往,但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自古至今又能有幾人。」

    關浩慨此言倒是聽來有些意有所指,流雲不由得看了過來。

    虯老冷笑一聲,瞟了關浩慨一眼后注視著初七道:「話是如此,但上古至今不知幾百萬年,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關浩慨神情一動,只聽得虯老接著道:「我既然有能力守護主人靈柩,就有能力替主人恢復昔日榮光。」

    「三千多年前,守護主人靈柩的魔獸足有百名之多,而這百名魔獸無一不是接近神獸一般的存在。」

    「神獸?」流雲心頭一動,不自覺的看了初七一眼,心中浮現一絲古怪念頭。

    要知道,自已前世夥伴嘯天便是這種極別的存在,只是那個時候的嘯天還未完全成長起來而已,也正是因為這一原因,才導致了流雲最終身死,在這破界玉世界中重生。


    虯老凝視著初七,接著說道:「這百名魔獸體內無一不含有濃郁上古神獸血脈,所以,為了有一天能復興萬獸王朝,大家身死之前都將自己體內那一道神獸血脈提取出來,最終造就了一道汪血池。」


    說到這裡,虯老臉上居然浮現了一絲笑意道:「好在天未亡我王獸王朝,如今我居然等到了這顆火種。」

    流雲一驚,難道虯老口中這顆火種是初七?

    但見初七臉上憤怒之色已然減輕了不少,正一臉疑惑的看著虯老。 虯老笑眯眯的看著初七道:「雖然愚鈍了些,但卻實資質可佳,是個可堪重用的人材啊!」

    初七嘿嘿一笑,不接下話。

    但流雲兩人聽來卻是哭笑不得,也不知道這虯老所說到底是誇獎還是批評。

    但只要初七喜歡就好。

    一時之間,三人不再說話,靜靜的看著虯老。

    只見虯老輕輕嘆了口氣,站起身來,顯得極為蒼老衰弱的樣子。

    但知道其底細的流雲幾人卻是絲毫不敢小瞧,要知道,面前這位就算是放在遠古之時都是立於大陸頂端的存在,根其比起來,自己這點微末修為可以說是毫不入眼。

    「好了,該說的都說了,那接下來便做正事吧!」

    虯老說完,只見四周景物一變,輕眼間眾人又再次回到了先前立足之地。

    虯老神色複雜的看著那座無名墳冢,嘆了口氣,卻沒有再多說什麼。

    「接下來便是最重要的一環了,不過在此之前老夫必須再次確認一下,你可真決定了要接受我王意志?現在反悔還來得及。」虯老目光如炬的看著初七,雙眼之中充滿了無盡期盼,好似有團熊熊烈火在其中燃燒一般。

    這一點流雲倒是可以理解,而且,他也打定了主意,不管初七怎麼做,自己都會無條件的給予自己全力的幫助和支持。

    因為,就算拋開初七有可能是嘯天的原因,流雲在這破界玉世界之中重生為人,初七也可以說是流云為數不多可以當作親人一般的人存在了。

    只見初七極為嚴肅的點了點頭道:「雖然魔核對我的修鍊極為重要,但是,我還是希望能繼承萬獸王朝的意志,在有能力的情況之下重現萬獸王朝的輝煌。」

    初七此言一出,虯老臉上浮現一抹極為難見的喜悅之色,重重的點了點頭。

    之後,虯老木杖一揮,瞬時之間整個埋骨地颳起一陣無名怪風,吹得人睜不開眼。

    「我那追隨先王而去的兄弟們啊,請送上你們的精血,為恢復我萬獸王朝的榮光作出你們的貢獻吧!」

    虯老蒼老的聲音頓時響徹整片萬妖林,如同發自九幽的呼喚一般。

    一座座巨大的骨架一時之間彷彿活過來了一般,睜著空洞洞的雙眼看向正被一道光環包圍的初七。

    這一陣光環來得極為突然,只見初七愣了愣神,臉上浮現一絲扭曲之色,看人心惶惶顯得極為痛苦。

    上百顆光點自那已然風化殆盡的枯骨之中浮現而出,融合進初七身周的那般光環之中。

    一時之間,初七那魁梧的身軀好似上古戰神一般,顯得肅穆而又詭異。

    僅僅過了幾息時間,那道光環自初七身上化開,瞬間融入地面,一道數丈方圓的裂縫自地面打開,而此時已閉上了雙眼的初七卻好似渾然不知一般,身形緩緩沉入地面之中。

    「虯老,這。。。」

    看著初七如此,流雲不由得有些擔心。

    卻見虯老微微一笑,擺了擺手道:「這小傢伙已經得到了我這幫兄弟的認可,接下來便要開始接受我這兄弟之的精血了,不過,至於能接受多少卻要看他的造化了!」

    聽到這話,流雲心中稍定,但還是面帶擔憂之色看向已然完全消失不見的初七那邊。

    而虯老見此,索性閉起了雙眼,一臉平和的坐了下來,如同老僧入定一般。

    流雲和關浩慨本還想發問,但一見如此,也就不便再多說什麼,只得訕訕的看了虯老一眼,也坐了下來。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而身形消失在地下的初七那邊也再沒有了任何動靜,整片區域一時之間重新歸於沉寂,而那些面目猙獰的森白骨架也重親回歸到了先前形態,將地面之上那道裂縫也隨之掩埋了起來。

    其間流雲甚至數次釋放出精神力量想察看一下,但這股精神波動稍一施放出來便好似被一無形薄膜給輕輕彈回來了一般,根本起不到半點作用。

    最終,流雲稟承著既來之則安之的信念強定心神,竟然也隨之進入了修鍊狀態。

    殊不知,在流雲進入修鍊狀態之時,虯老蒼老的面容之上竟然浮現一絲古怪的笑意。

    也不知過了多久,關浩慨因為營中還有諸多事項要親自操持,也就告別先行回營,而流雲則依然在此等候初七。


    日出日落足足過去了十天時間,地底之下傳出聲聲咆哮之聲,流雲心中一驚,從修鍊狀態之中恢復過來,臉帶一絲擔憂之色的看著虯老,見其面色坦然,也就不再過問,再次閉上了雙眼。

    既然這一切都是虯老安排,那自己再多擔心也是無用,不如一切聽之任之吧!

    「咔擦」數聲連響,流雲看到完整個堅實的地面竟然如同兩道閉合的石門一般緩緩打開,重新露出幽深難測的地底景觀。

    「嗷!」的一聲長嘯自地底傳出,地面裂縫之中瞬間掠出一道赤紅身影。

    流雲心中一喜,雙眼猛然一亮,竟然浮現一絲濕潤之色。

    這聲音流雲再熟悉不過了,正是前世最為親密的夥伴嘯天無疑了!

    然而,當流雲定睛一看之時,卻又是呆了呆,卻原來這道赤紅身影僅僅只是一抹虛影而已,雖然體形眉目正是嘯天,但卻並非嘯天本體,而初七則是雙目緊閉的坐於這虛影之中,面色極為平靜,全身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荒古魔獸氣息。

    虯老似乎一時之間也沒弄明白初七現在狀態,定睛細細看著初七,雙眼之中透出濃郁的思索之色。

    然而片刻之後,虯老臉上浮現一抹狂喜之色,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天未亡我萬獸王朝啊!老天開眼啊!」虯老狀若癲狂,滿臉潮紅,兩行濁淚順著臉上或深或淺的溝壑流了下來。

    雖然可以肯定那道虛影正是前世嘯天無疑,但轉眼之後嘯天虛影便隨風消逝,好像從頭到尾都只是流雲的錯覺而已。

    整整過了半柱香時間,初七身上氣息漸漸平緩恢復如初,猛然間睜開了雙眼。

    沒有太過驚人的氣勢,便流雲卻覺得這雙眼睛好似換了主人一般,比之以往的初七,這雙眼睛似乎更為清澈,更為睿智,與初七木訥老實的性格比起來截然不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