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非教主不用相激,我說過的話,自當算數,無論將來有多大困難,決不退縮!"

    非凡正立時向萬翊喝道:"萬翊,還不快向仙子說明實情!& 另類財神 ;

    "青月仙子,不知怎麼稱呼這位……這位……"萬翊話說到一半,一時說不下去,這人在仙子心中份量之重,難以想象,有道是仙心難測,只怕一個稱呼不對,平白觸怒了仙子。

    "他是清風,你直接叫他名字就是。"

    衆人這才得知他的名字,青風、青月,原來是一對兄妹。可青月仙子爲何又以故人相稱?萬翊試探着道:"仙子的兄長……"

    "他不是,清就是清風的清,與我的姓氏無關。"

    衆人更加不解,不是兄妹,會是什麼?儘管心中滿是疑惑,卻無人敢問個清楚。

    "仙子請看,清風的右手手腕內含有一絲冰冷之氣,雖然他過世數日之久,這裏又天寒地凍,原本也算正常,可這冰冷之氣中卻帶有絲絲寒意,仙子能明白我想說的是什麼嗎?"

    青月擡眼望了望延存,卻又緩緩搖頭,"世間修行寒冰之氣的大有人在,只憑這些,我可不信!"

    延存附和道:"對,對,仙子說的極是,他幽冥教就是想嫁禍我福祉派!"

    萬翊一聲冷笑,"延老頭,我敢指天立誓,絕對是你派中弟子,你好好想想是誰,怎樣給仙子一個交代!"

    延存大怒,"狗雜種,你若說不清楚,信口雌黃,我今天非扒了你的狼皮不可!"

    萬翊哈哈大笑道:"試問我幽冥教怕過誰!"

    青月微微皺眉,"延掌門,你不用着急,是非曲直,我還能分得清楚,決不會冤枉任何人,更不會放過阻擾我明白真相的人!"

    延存心下暗驚,這土耀靈體,難道真的認定是我福祉所爲?又聽她繼續說道:"萬師兄,請你說個清楚,不要無端猜忌。"

    萬翊急忙回道:"仙子莫急,待我從頭開始說起,先看這案几上字跡難道不覺得奇怪麼,堂堂一個大夏主將,這一幅難以見人的字,值得他臨死前去炫耀嗎?"

    青月點點頭,"卻是奇怪,他以前的字,豪放中些許婉約,我也想不明白,他爲何留下這麼難看的字跡。你是想說,他是在暗示什麼?"

    萬翊苦笑,"他是留下了提示,可讓人不明白的是,他又把那提示勾畫了去!這落款明明就是幾個字,他爲何最後塗抹去了呢?是怕那個人識破還是要遮掩什麼?就是他不塗掉,單憑怪異莫名的幾個字,又有誰能明白!"

    "你能看出原來寫的是什麼?"

    "這有何難,上面畫了兩個圈,下面一個"遊"字,另外兩個是"莊子"二字。"

    青月"啊"的一聲,他這是留給我看的,這世上再沒人都明白其意,他知道將來我聽到他身死後,定會過問,到時只要有人提起這幅字,自己自會明白不過,可他爲何要將它塗去呢?這"逍遙"二字,究竟有何意義?杜麗娘與莊子逍遙遊毫無關係,看來這二字定是觸及了他的生死!

    "萬師兄,你不用管它有何意,請繼續往下說吧。"

    "好,清風手腕處,外表看不出傷痕,也不曾留有靈氣,可經脈受損嚴重,一生再難用力!我想,對一個武將來說,這或許就是他輕生的原因。這幅字是在他右手受傷後由左手所書,這就不難明白他的字爲何歪歪扭扭,一是右手受傷真的拿筆不穩,二是他要讓人明白他右手有傷,他怕這無痕無跡的內傷沒人注意得到!"

    青月暗歎一聲,清風你真是高看了我,你留下的信息,我又如何能想得到呢!

    "這隻怕是一場誤會,有陰陽圖在,再看清風手腕的傷,那個人自開始就不想傷他性命,錯就錯在,清風拿的是把鋒利如斯的匕首!如若只是普通之物,他手腕經脈俱損,就算拼盡全力,也不可能全部刺入身內,至少那人不會毫無覺察,也就不會有性命之憂了。那人更不會眼睜睜的看清風在她身前死去,畢竟陰陽圖會不會將她記錄在案,誰也難說個清楚,誰也不願去囚仙台過一世。"

    青月怔怔的盯着匕首,清風,這匕首有什麼值得讓你思念,你非要帶它走,它不過是當初我不信認你的體現。蒼天,你可記得真的清楚,當年爲防範他的匕首,到頭來,你還真給他用上了!難道這一切,自那一天起,早已註定!

    "雖然她後來以強大的神力,處理過四溢的靈氣,別人或許難以發覺,可逃不過我的鼻子,清風手腕上、大帳內飄散的氣息,與福祉派冰凌訣一般無二!"伸手一指延存,"你還有何話說?"

    這時的延存反而一臉平靜,"正如你所言,別人都發覺不了,只有你自己知道,都是你的片面之詞,哼,你幽冥教雖然現在勢大,難道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福祉不是九丘,任人欺凌,我開派祖師同樣是一位五耀靈體,一樣留有護教大陣,一樣萬古不滅,不是你幽冥教隨意嫁禍就能吞併得掉!別忘了,五耀靈體已出,天下再不是你幽冥教一手遮天。青月、紅塵仙子同爲靈體一脈,自不會看你幽冥教爲所欲爲!"

    非凡正哈哈一笑,"幽冥教和九丘生靈有緣,卻不稀罕你福祉這不毛之地,用不着給我教扣上大帽子,五耀靈體將來自會明白我教的苦心,一定不會難爲幽冥教。"

    他實是暗自擔擾,這麼做究竟對不對,將幽冥教推上了風口浪尖,千年後會不會被紅塵、青月打落塵埃,存在萬萬年之久的幽冥教會不會因此在我手中覆滅?心中猶豫難決,九丘的事,到底該不該繼續下去!只盼…….只盼,真如那人所說,點石成金!

    青月蹙了蹙眉,"非教主,我與師姐,既然成了五耀靈體,自會盡應有的責任,有些話該當提醒一下,只要陰陽圖中有了記錄,哪怕我再答應過什麼,都算不得數,你可清楚!"

    非凡正苦笑一聲,"仙子放心,幽冥教以後行事,一定以道義爲重,將來決不會讓仙子爲難!"

    青月聽後,忽然向延存問道:"延掌門,福祉派可有以"逍遙"爲名的仙人?"

    延存聽她聲音有異,微覺奇怪,又被她問的好笑,一時楞在當場。

    紅塵急忙解釋道:"青月師妹,這十多年一直在山中修行,直到數天前纔到飛天境,又出來的急,還未來了解各派名宿。"

    衆人"哦"了一聲,緊接着心中震撼,土耀靈體自出世才堪堪十二年,從一個一無所知的凡人到飛天境,其修行速度一點都不弱於當年創立大夏王朝的那位金耀靈體,他可是隻用百多年就到了悟道境,一生活了不少於六萬年!或許根本就不用等到千年之後,她早就進了神仙境,陰陽圖提前再現於世!一想到陰陽圖出世後的大清算,無不心驚膽顫,誰能保證經過無數世輪迴的自己,能一直無愧於天!

    大帳內霎時間落針可聞,只有紅塵的聲音迴盪其中,"梵若逍、梵若遙,是福祉派兩千多年前進入神仙境的一對孿生姐妹,一身修爲,深不可測。畢竟千年內能修到神仙境的人,自上古至今,屈指可數。再加上她二人容貌無雙,便被人稱爲逍遙二仙。" 青月呢喃的重複着逍遙二字,突然眼眸中寒光四射,冷聲道:"師姐,我想去福祉派見一見這逍遙二仙!"

    紅塵見青月的神情,哪還不明白,對延存怒目相視,"延存!你福祉派好大的膽子,連大夏王朝的主將都敢殘害,你……你……還在這狡辯,你福祉派枉爲靈體之後!"

    延存面色蒼白,一時竟說不話來,隻眼睜睜的看着,一青一紅兩道光芒破帳而出,向福祉派方向激射而去。

    "嘿嘿"一聲冷笑,"延老頭,不知貴派的護教大陣,能擋得住幾次靈體大成的全力一擊!"延存全身一顫,心頭大振,不禁想到"尋靈劍"!

    轉眼間,衆人追隨青紅之光來到福祉派,延存追到近前,"二位仙子,這一定是個誤會,若逍、若遙她們都是活了數千年的人,深知修行不易,絕不會犯下糊塗事。"

    "我沒說過是她們,我只是想見見,聽聽她們的聲音!"

    延存略鬆一口氣,"二位仙子請先到祈福殿,我招她們前來拜見。"

    "不用,她們在哪,我直接過去!"

    突然一道憤怒之聲從山頂傳至,"五耀靈體好大的威風!我福祉怎麼也是名門正派,連個通報都沒有,就直接闖上來,你以爲你們是靈體就可以無視天下各派嗎!"

    青月腳步一頓,冷冷的看着延存,"延師兄,不知你還是不是福祉派掌門!"

    延存臉色一沉,向山頂高聲怒喝,"依師姐,你要幹什麼?每一位五耀靈體,都是天地間至高無上的存在,要說是各派共主也不爲過,何來無視天下!"

    "哈哈,靈體是誰的靈體,我只知道我的祖師是福祉派的靈體,他守護的是福祉,這兩位靈體她們會守護我們福祉派麼?決然不會,那她們與我福祉有何關係!她們要來殺我的弟子,我還要去迎接、恭維她們!"

    延存瞬間瞠目結舌,"你是說若逍、若遙她們……."


    "對,她們是去了大夏軍營,但清風的死與她們無關,他那是自殺,我決不會讓她將這帳算在她們頭上!"

    青月此刻心中再無懷疑,怒火中燒,"與她們無關?她們要不去,他手上的傷哪裏來的!她們若不逼迫,他又怎會自殺!梵若逍、梵若遙,他是受什麼樣的苦,纔會自殺,我只想知道你們是怎麼逼死他的!"

    梵若遙回道:"我們沒有逼他,你沒見到他死時還帶着笑嗎,被逼死的人還會笑着離去!可見,他的死根本就不是我們逼他的!他自己爲什麼想不開,又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或許……或許,嘿嘿,是想你,想的想不開了吧!"

    青月勃然大怒,再不願與她廢話,背後青光大盛,尋靈劍緩緩拔出。

    突然間福祉上空一道金色光幕將福祉山頭團團護住,延存心中大急,尋靈劍出,護教大陣又被師姐開啓,這一戰再難避免,縱是今日攔住了靈體,可福祉派以後將何去何從!等靈體到了神仙境大成之後,今日這事又如何善了,護教大陣哪還能擋住同是大成之後的五耀靈體!連忙用商量的語氣問道:"青月仙子,你看,能不能等千年以後,陰陽圖中有沒有她們的名字,再做決定。"

    青月緊握尋靈劍奮力向大陣劈出,"她們不去,什麼都不會發生!不管陰陽圖中有沒有她們,她們今日必須死!"

    青光夾雜着一絲紫色與大陣的金光撞在一起,瞬間照亮夜空,天空顫抖不止,彷彿要抖落天上的星辰,一聲震人心魄的撞擊聲,響徹天際。青光消散之後,那護教大陣的金光只是暗淡的了幾分,毫無破損之意。

    青月眉頭深陷,微一沉吟,尋靈劍又是舉起,青光再次瀰漫。

    "青月!"

    身側的紅塵急聲呼喚,看到她眼神中決然的神色,暗歎一聲,背後紅光大盛,將她自己體內的尋靈劍祭出,一青一紅兩把尋靈劍相交呼應,交錯一起。觀戰衆人無不大驚失色,五耀靈體的護教大陣能不能擋住兩位大成靈體的全力一擊!

    強光如白晝,聲音震天撼地,忽然被青紅之光淹沒的金光大陣中,一個聲音傳出,"是哪位師弟要破我的陣法?"

    一個金光身影慢慢浮現,鳳目圓睜,兩道金光自雙眸射出,俯視一圈後,金光最終定格在青月、紅塵身上。

    二人受金光所激,頭頂上各自現出一物。青月的上方是一抹青色塵土,紅塵的頭頂是一團赤色火焰。

    金光身影全身一顫,蒼涼冷漠的神情上驚現一絲詫異,“火耀靈體、土耀靈體!怎麼都成了女人?"不由向聖山看去,只見聖山內正前方竟多一尊女子石像,目光觸及石像後,輕嘆一聲,"五耀終於要同處一世了麼?終於要與它做個決斷了嗎!"擡頭看向天空,五行中只有火與土的氣息大盛,但水、木的氣息已在聚集,只剩金不曾顯現,五行齊聚看來已是定局,億萬年的等待終有了個盡頭!是勝是敗,終是個結束,總好過這漫無止境的等待!

    "兩位師妹,何不等,到過聖山之後,再處理此事?也許到那時,這都算不上恨了。"

    青月問道:"你是金耀靈體?你現在是活着還只是一道虛影?"


    "師妹去了聖山自會明白,太古至今的事,那裏都記得清清楚楚,現在知道,徒自煩悲。"

    "我等不到,也做不到,我不能眼睜睜看着兇手逍遙法外!"

    "我本不該管你的事,可是福祉派對我來說是一個執念。唉,福祉派雖以福祉爲名,可它立派之前,卻是受盡苦難,它的前輩先賢,爲我…….爲我,無一生還,我愧歉一生,難以相報,這纔在當年他們師門覆滅之地建了福祉一脈,只希望它的淵源後輩,從此不會再斷了傳承!這大陣除非主持陣法之人自行撤除,否則受外部強力破開,陣法再難復原,再也無用了。我不想福祉以後失去守護,所以我不會讓你們攻破的。"

    紅塵道:"如果陰陽圖中記錄的人都躲進護教大陣中,而佈陣的五耀靈體又都如你這樣,那要陰陽圖還有何用!"

    金耀靈體一時沉默,自己這麼做確實有些過份,可護佑福祉是自己一生的執念,當年自己放下仇恨,指天立誓,定要讓福祉派長存世間,可大陣一破,自己再無能爲力了。不由低下頭向逍遙二人問道:"你們的事,我都清楚,我只問你們,假如陰陽圖中真有你們的名字,你們是繼續躲在陣中還是甘願受則?"

    梵若逍道:"弟子甘願受罰。"

    金耀靈體看向默不作聲的梵若遙,問道:"你呢?"

    "祖師,弟子不甘心,雖然我是威脅過他,但從未想過要害他性命,他自盡要是算在我們身上,我心中不服!& 我的動漫世界之旅 ;

    "或許陰陽圖不會將全部責任算在你們身上,那也說不定。"又向青月、紅塵問道:"師妹,我們問一問陰陽圖,假如沒有她們的名字,此事就此打住可好,如若陰陽圖真要怪罪,福祉派絕不會庇護她們!"目光隨即冷冷盯住了開啓大陣的依離。

    依離不由打了個冷戰,"是,祖師,弟子一定不落福祉清譽。"

    青月、紅塵互望一眼,心中疑惑,"怎麼問陰陽圖?"

    金耀靈體對着聖山方向略施一禮,"道兄,還請一現。"

    "道兄……道兄,你還在爲當年的事記恨我麼?可我不那麼做,五耀靈體還能不能再現!還望道兄看在一脈相承份上,爲師弟、師妹明示。"

    遙遠的魔山上升起一幅陰陽圖案,盤旋着向福祉派飛馳而來,到了近前,發出一聲巨大的嘆息,"唉,凌師弟,當年的事都過去了,不要在提了。你明知結果早已註定,又何苦再來問我!我是可以除去她二人的名字,可要是我念及舊情,陰陽圖中還能記得上誰的名字?大夏王朝早已煙消雲散,我也難以存在了!真要怪,你跟閭師弟都有錯,有因就有果,任誰也逃脫不掉。清風屠戮生靈,罪孽深重,早已上了陰陽圖,早死晚死只要不是親手殺了他,本無關緊要,但閭師弟的金光護體卻在他身上,她們無視五耀靈體的警告,一再相逼,我又如何能不聞不問?福祉有你難以割捨的情懷,那大夏王朝,對我來說,又何嘗不是!"

    氣氛一時靜了下來,各人心中都有各自的疑問。青月暗自苦惱,陰陽圖中有了他的名字,難道將來要我親手殺了轉世的他麼?自己怎能下得去手?可自己不動手,難道眼睜睜看着別的靈體殺他?可我不殺他,他早晚死在別人手中,我一個人又怎麼護得過來!

    紅塵道:"凌師兄,既然陰陽圖中有她們的名字,還請師兄給個說法。"

    凌境望了望陰陽圖,"道兄、二位師妹,她二人有罪,自該受罰,我只希望能像以前一樣,等二位師妹進了聖山後,再來了卻因果,再給她們千年時間逍遙。"

    ωwш◆ ттκan◆ co

    青月冷聲道:"不行,以前是沒有人知道陰陽圖中記錄了誰的名字,現在她們就在眼前,何須要等千年之後,更何況我一刻都等不了!"

    凌境一聲怒哼,"只要有我在,別說千年後,就算給你一萬年,你也破不了!& 豪門契約:總裁的失心新娘 "我一千年破不了,一萬年破不了,我不信三萬年後我還破不了,我青月指天立誓,不論多少年後,早晚有一天會讓福祉派煙消雲散!"

    突然天空中出現一道白色軌跡,天道似是迴應了青月的誓言,將這道白色軌跡緩緩沒入陰陽圖中。凌境一陣黯然,隨即一陣大笑,笑聲中充滿了蒼涼,身影也慢慢淡去,"哈哈……,想不到自己親手打造的尋靈劍,到頭來卻要覆滅自己一手所創的門派,福祉派"福祉"二字,誠可笑也!"

    青月、紅塵面面相覷,原來他就是太古之後第一位成長起來的五耀靈體,就是他打造了尋靈劍,守護了五耀靈體成長,他就是那個三教爲他覆滅都未曾向一人尋仇的金耀靈體!手中的尋靈劍忽然覺得無比沉重,自己還能用它來攻破福祉派的護教大陣嗎?這不僅對他,就是對自己也是莫大的諷刺!

    突然傳來一聲尖叫,"若逍、若遙,你們……"

    梵若逍虛弱的道:"師父,祖師已去,我們不想師父爲難,更不想以後福祉派受我們所累,今生您待我姐妹如同親生,從未讓我們受過一絲委屈,但願來世還能做您的徒兒 ,好好報答您!"

    依離抱住漸漸冰冷的兩具屍身,失聲痛哭,"你們怎麼捨得丟下師父,師父年歲已高,沒幾年可活,就是拼了這條老命,至少是在我還活着的時候,絕不會讓你們受到傷害!"


    護教大陣沒了靈力的支撐,金光逐漸消散,延存這時走到依離的身邊,叫了聲"師姐",一時不知該如何安慰,只好住口不語。

    陰陰圖輕嘆一聲,忽然似有所感,全身急速旋轉開來,陽魚與陰魚光芒明亮不定,像極了兩個巨大的眼睛在不停開合。感覺天地中水、木五行氣息漸漸濃郁起來,這天地異變令他苦思不已,驀得心中豁然開朗,忍不住哈哈大笑,"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天道早有定數,凌師弟,是你我多事了!"陰陽圖言止於此,往魔山飛去,眨眼間消失不見。

    留下一頭露水的衆人只覺莫名其妙,事情已然結束,再待下去更顯尷尬,紛紛向紅塵、青月告辭離去,霎時間山下只剩觀止派四人。

    觀靜與雲嫺對望一眼,向青月說道:"青月師妹,讓紅塵留下來陪你,我們先回觀止派了,你心中難受,多散散心,不用急着回師門。"二人見青月沒有迴應他們的意思,知道自己二人在她心中不受待見,向紅塵叮囑了幾句,匆忙離開。

    青月等他二人離去後,對紅塵道:"師姐,你也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陪他四處走走,看看能不找到我跟他來時的路,也許我會將他埋葬故土。"

    紅塵輕聲嘆息,"青月,你不要太傷感,這對他,其實更是解脫。你自己要多加小心,我在觀止等你回來。"

    青月回到大夏軍營,抱起清風的屍身,輕聲的向他說道:"清風,我們回家了。"

    走出帳外碰到季書怡,"青月姐,你既然成了大夏的守護神祗,難道還要大夏繼續分裂下去?師父一生未完成的重任,你不幫他實現麼?"

    青月微微皺眉,想起陰陽圖說過的話,大夏要是煙消雲散,它也是不存在了,看來天下一統並沒有錯,不管這是不是清風的願望,看在婔兒的面上,自己也該出手幫她。一想起婔兒,不知道她和清風之間發生過什麼,想要問問季書怡,又突然間對一切失去興致。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