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雲姐,我剛纔差點完成一個極限技,這就是後遺症。”

    “怎麼會這樣?連天將的手臂都無法承受的極限技?白虎的靈力特性究竟是什麼?難道是…”

    “怎麼了雲姐?”

    “不用擔心,是好事。”今天的雲寒露有點奇怪,已經到了授課結束的時間卻沒有要走的意思,“這段時間你的手臂無法行動,我就先給你說下靈力特性的事情。”

    “雲姐,你看出我的靈力特性了?”

    “是白虎的靈力特性。”雲寒露組織着語言,“白虎的靈力特性,應該是無限。”

    “什麼意思?”

    “靈力就像分子一樣,是有排列的疏密程度的,而靈力爆發是使靈力排列變的更爲緊密的過程。”雲寒露擡起眼皮,“無限,就是能無限的重複靈力爆發這一過程。當靈力真正被壓縮到無限時,誰也不知道會引發怎樣的結果。”

    辛澤劍看看右臂:“可這招連我自己都承受不了。”

    “那是你用的時間太久了,這樣的極限技,接觸到敵人的瞬間就能將其摧毀。”

    “有那麼誇張嗎?”辛澤劍回想了下,“那猴子的屁股頂多纔開了個洞,然後馬上就長好了。”

    “一是因爲靈力爆發的程度太低了,二是你的靈力分散在手臂,所以沒將威力完全發揮出來。如果可能的話,下次將力量擊中在拳頭,甚至是手指上面。”

    “那我的手不是徹底廢了?”

    “和你現在這樣有區別嗎?”雲寒露笑了笑,“當然是有區別的,再生一隻手或一根手指,還是像你現在這樣要恢復整條手臂,哪個更好點呢?”

    “每場戰鬥只能用一次的必殺嗎?”辛澤劍試着活動右臂,感覺傷勢比之前好了一點,“總比沒有好。”

    “那是因爲你對靈力的掌控程度太弱了,這一招的自損程度會隨着你的實力增長逐漸減少,甚至有可能減低至零。這一招在徹底完成的時候,已經不能再被稱作極限技了,應該叫超限技。”

    黃葉商貿城是一個以電子產品、建材家居、五金機電、工藝品和日用小商品等爲主體的商貿物流中心,規模算得上是不大不小,在石坤的起眼程度也算是一般,但每天的人、貨流量都很大。

    但很少有人知道,商貿城的地下400米處別有洞天。

    這裏是應龍在石坤市的最主要據點,但看上去和普通公司的辦公部門完全沒有區別,地方不是很大,一排排的工位星羅棋佈,打印機、複印機、碎紙機等堆放在走廊的柱子邊,唯一區別是這裏沒有窗戶。

    據點內有十幾名留守人員。

    一個小胖子打着瞌睡,被旁邊的男人拍了拍肩膀。

    “小胖,小崔他們剛走你就開始偷懶,不怕我給你打小報告?”

    “你就饒了我吧,關哥。”小胖子眼中全是血絲,“調查華陽寫字樓被切成兩半那事,我都好些天沒閤眼了。”

    “小崔他們不是也沒閤眼嗎?”

    “這都是怎麼搞的?怎麼成天發生這種亂七八糟的破事?”小胖子揉了揉臉,“還讓不讓人活了?”

    “別抱怨了,咱不就是吃這碗飯的嗎?”

    察覺到身後的空氣有點怪異,和小胖子說話的人奇怪的回過頭,居然發現身後有名身穿白風衣的青年在看着自己。


    小胖子和其他工位的人發現後立刻站了起來,所有人都做好了攻擊的準備,如果不速之客稍有異常就將超能甩過去。

    “崔志林不在嗎?”不速之客拋出一個問題。

    “你、你是?”男子緊張的端詳了對方几秒後鬆了口氣,“原來是前任夜梟,怪不得能跑到這裏來。剛纔真是把我嚇死了,還以爲這裏要被人端了呢。”

    聽到他的話後,其他人接着去忙自己的事了。

    “我來這裏只是想問個問題,”郭陽緩慢的說,“我之後的那一任夜梟去哪裏了?”

    “他剛走啊,小崔也跟他一塊出去了。”

    “我說的叫霍佳的那個,男的。”

    “我說的也是他啊!”

    郭陽盯着對方的眼睛:“此話當真?”

    “我騙你幹什麼?”

    “知道去哪了嗎?”

    “這還真不清楚…你突然來找他們,是有什麼要緊事嗎?”

    “發生了點事罷了。”留下這句話後,郭陽像隱形一樣的消失了。


    小胖子湊到同事身邊小聲問:“什麼人啊?神不知鬼不覺的。”

    “你是這兩年才調來石坤的,不認識他很正常。這是石坤上一任的夜梟,強的掉渣,他用了半年時間將附近的妖魔鬼怪都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有他在的時候,石坤就沒發生過什麼大事。”

    “這麼牛嗶啊?”

    郭陽出現在商貿城的天台,他望着育林大學的方向。

    “差一點就被你騙了,白澤天將。”

    郭陽食指指天,一條頭髮絲粗細的雷電直上天際。 辛澤劍又在和朱厭打架。

    這段時間他每天都往天羅奕局裏跑,最開始去找雲寒露的時候,雲寒露還說一定要等到五七九丑時纔給他上課,辛澤劍說我不是來找你上課的,只是想和你的寵物打架而已,雲寒露思索片刻後同意了。

    辛澤劍已經能夠在不依靠白虎戰甲的情況下與朱厭正面交鋒了。

    又一次正面衝突後,朱厭竟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這段時間以來,它以自己的身體感受着這塊“點心”的戰鬥力直線上升,竟有逐漸壓制不住的趨勢,這讓朱厭大爲吃驚。

    “這些天來多謝照顧了,不愛刷牙的蠢猴子。”

    巨猿暴跳如雷:“你一直刷牙刷牙的,刷牙到底是什麼意思?”

    “就是這樣。”辛澤劍消失在原地。

    感覺到身後有響動,巨猿轉身的同時伸手去抓,但什麼也沒抓到。它再次感覺小蟲子在身後,巨猿故技重施,但依然沒看見對方的影子。

    “這小東西蹦來蹦去的好煩啊!”巨猿剛轉過頭就被辛澤劍一腳蹬在臉上,妖獸被踹的吐出顆一人高的牙齒。

    “刷牙好玩嗎?”

    望着那顆在棋盤上彈跳的尖牙,巨猿雙眼發出實質性的光芒,這種光芒很快擴散到全身。

    辛澤劍發現朱厭在變小,很快縮小成一隻三米高的猿猴。

    “好玩!”朱厭恨得咬牙切齒,“我也來給你刷刷牙!”

    朱厭縮小後不光是變靈活了,就連體能和防禦力也非以前能比,再加上除了四肢外,還有一張能張到比頭顱還大的巨口,辛澤劍一時半會還真拿它沒辦法。

    打着打着,辛澤劍又感覺到右臂出現熟悉的熱流了,頓時有些激動,因爲他還沒掌握引發這種情況的方法。

    身體表面浮現出像火焰一樣燃燒着的乳白色靈力,辛澤劍知道自己距離這個極限技的真實面貌越來越近。

    朱厭呆住了,那個人類開始散發出一種讓它討厭的氣息,朱厭知道那是夙敵的氣味,不但難聞,還強大的令它心驚。

    “這是…上古靈獸的氣味?”朱厭終於想起這股味道的來源,“味道濃成這樣,絕對是四聖獸中的一個。還以爲是塊好吃的點心呢,被吃卻是我嗎?”

    朱厭的身上也浮現出紅白交織的妖力,這些妖力也像火焰一樣燃燒起來。

    一時間,天羅弈局被勢均力敵的靈力和妖力填充滿。

    辛澤劍先是將靈力壓縮至右臂,再壓縮至小臂、右拳,然後就再也壓縮不動了,他感覺整個拳頭都快爆炸了。

    這隻拳頭就像一個燈泡,通體泛着乳白色柔光。他想到這個極限技最終還是沒有完成,不由有些遺憾。

    “這招還未完成,就先不起名字了,”辛澤劍掄起這一拳,“喜歡吃人的話,先把這隻右手送給你!”

    朱厭發出震天咆哮,也揮起右爪猛砸過去。

    拳與爪接觸的一剎那,朱厭便知道到自己的爪在分解,但是那種感覺很舒服,甚至讓它產生了把全身都送去分解的想法。

    僅僅一念之間,朱厭整條右臂已經消失,勢不可擋的乳白色風暴壓倒一切,朱厭吞噬其中。

    “這就是…四聖獸的力量嗎?”朱厭閉上眼睛等待毀滅的降臨。

    但它很快發現四周已經風平浪靜,朱厭睜開眼睛,那個人類和他討厭的靈力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朱厭體內的妖力也隨之安分下來,右臂已經開始再生了。

    “又是雲寒露那個小妞嗎?”朱厭體型重新變大,趴在地上低吟着,“嗚嗚嗚,我好餓啊。”

    雲寒露正在餐廳就餐,突然她桌子對面多出一個20歲出頭的年輕人,他的衣服到處都是劃痕和破口,看上去很是狼狽。好多正在偷看雲寒露的人都嚇了一跳,他們不明白爲什麼眨眼間,那個百年一遇的大美女對面就多出了一個人。

    “誒?這不是學校旁邊的西餐館麼?”辛澤劍看看周圍後安然坐下,“雲姐在吃飯啊?怎麼把我弄出來了?”

    “不把你弄出來,我的寵物又要被你打死了。”

    雲寒露只是看上去比較像淑女,其實並不是淑女,她一邊吃着牛排一邊說着話。旁邊還有好幾個空盤子,不知道之前裝的是什麼。

    “真不好意思…”辛澤劍有點慚愧。

    “沒必要道歉,你做的很不錯。這段時間辛苦了。”

    “雲姐,我有個小問題。”


    “說吧。”

    “既然那隻猴子是你的寵物,那爲什麼你從來不給它餵食呢?”

    “哎?”雲寒露擡起頭,“原來寵物還需要餵食嗎?”

    “難、難道不是嗎?”

    “原來如此。”雲寒露若有所思,“難怪我養了那麼多妖魔,最後只活下來這兩個。”

    “…”

    辛澤劍也有點餓了,隨手點了個波蘭牛肉炒飯。

    雲寒露突然一愣:“你的右手沒事嗎?”

    “沒事啊?”辛澤劍翻看着手掌,一點傷痕都沒有,“怎麼會這樣?”

    “你這招極限技沒有真正的完成,我也分析不出具體原因。”

    “沒事就好,哈哈。”

    “你知道嗎?”雲寒露一直是沉思狀。

    “嗯?”

    “朱厭要喂點什麼呢?”

    辛澤劍看着雲寒露面前的牛排:“先喂點牛肉試試吧。”

    服務員端着辛澤劍的炒飯走過來,剛要放下。窗外突然一白,地面震了一下,一盤牛肉炒飯一點沒浪費,全扣辛澤劍腦袋上了。

    餐廳內的燈一閃一閃的,電視、手機和網絡也全都沒信號了,辛澤劍頂着一頭炒飯站了起來:“我靠?核彈爆炸了?”

    雲寒露看的很清楚,剛纔將窗外染白的是一道天雷。

    朱子語、嵐符夏、雲寒露、霍佳、王文志、陸宇輝、白奕言、崔志林、隱世九家族的傳承者們、石坤的獵人和龍之子…各種各樣的人帶着截然不同的表情望着那條天雷一閃而逝之處。有的臉上帶着震驚,有的帶着恐懼或落寞,有的面無表情,有的則是掛着扭曲的笑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