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雲傾城彎下了腰,把手伸入了那冰冷的湖水裡道:「有。」

    柳狐玥回頭看他,可眼中分明不帶任何一點希望,但她還是回頭來看了。

    雲傾城:「那就不要來求我收下慕容小雪。」

    「若是我做不到,而你又收下了慕容小雪呢?」柳狐玥挑了挑眉問。

    「我會殺了慕容小雪,再殺了你,以天命族的咒語懲罰你的不守承諾之罪。」雲傾城也回過頭來,認認真真的對柳狐玥說。

    柳狐玥一笑:「你見不得我們好吧,心裡扭曲。」

    雲傾城站起身,微微仰頭道:「隨便你怎麼說,反正,就算你不答應本神君的結果也是一樣,最後你也不會落得好下場。」

    他轉身,準備離開,因為從柳狐玥嘴裡並沒有得到他想得到的答案。

    柳狐玥卻不想再拖下去,因為她得離開蘭城了。

    「等等,我還沒做出決定來呢?」

    「看你那麼猶豫不絕,本神君還是不要做惡人好了。」

    「那你收下慕容小雪。」

    「你做夢。」雲傾城無情的打破了她不切實際的幻想。

    柳狐玥看他真的要走,她快步的走了幾步:「好,我答應你,但是你得給我一點時間。」

    「多久?」

    「至少讓我看到他平安無事的解決掉皇宮裡的那兩位,替他的妹妹報了仇。」

    「沒問題,本神君可以親自幫他解決。」


    「神經,我可沒讓你去直接殺了他們。」柳狐玥不爽的暴粗。 雲傾城回頭冷冷的掃了她一眼,抬起了掌,掌心生起了紫色的雷光,狠狠的往柳狐玥那兒一揮:「轟、轟、轟!」

    閃電鋪天蓋地的飛來,柳狐玥彈跳而起,以閃電式的步伐躲開了雲傾城的攻擊。

    雲傾城倏地飛起,再往下飛,紫色的雷光在他的大掌內霎時亮起,狠狠的、重重的打向柳狐玥,柳狐玥抬起了小手,掌內同時擴張開了電網,將雲傾城的閃電盡收在內。

    再反擊回給雲傾城,雲傾城這才罷手,落到了他剛才所站之處,手裡多了一枚閃爍著白色光芒,形狀似三角形般的小石頭。

    他抬起了手,在月光的照耀下,那白色的閃爍著光芒的石頭更加的璀璨。

    另一隻手負在自己的身後,風輕雲淡的說:「聽說你的魔獸之墜被人冰封了,你唯一能夠做的便是靠自己的實力激活你體內的另一種冰元素,再解開大禁咒,我天命族的天石擁有著冰元素,若人吸收了,可以一個時辰內激活冰元素,相信以你的資質,只需這一丁點兒便可激活它,要、還是不要?」

    柳狐玥嘴角狠狠一抽,他這麼問她不是很搞笑嗎。

    跟她解釋的那麼清楚,回頭不是直接送她,而是問她要不要,他在逗她玩呢?

    她趕緊點頭說:「要,要,要,我要,我要!」

    「呵,要也不給你。」雲傾城丟起了天石,再一掌將天石收起,轉身,繼續往前走。

    柳狐玥咬牙切齒的瞪著雲傾城吼:「雲傾城……」

    雲傾城頓了頓步伐,冰涼的唇瓣突然彎了彎,回頭看著氣急敗壞的小女子,那隻拿著天石的手突然一揮,白色的天石就朝柳狐玥飛去,天石所劃過的軌跡灑出了星星斑點,就如螢火蟲般圍繞著柳狐玥。

    柳狐玥哪裡理會那既是浪漫又夢幻的畫面,急急的用雙手接住了天石,如似得到了稀世珍寶般小心翼翼的收好它。

    雲傾城眉頭隱隱的暴跳了幾下,隨後轉身,語氣又恢復了冰冷的狀態說:「儘快完成那些破事,本神君會在傅連赫族等你,在你沒有將雷神劍填滿天然雷元素之前,你不得離開本神君半步,今時今日,本神君就姑且放過你,但你別想逃,本神君會一直看著你,還有,明日午時,帶著慕容小雪到蘭城酒店,本神君要擺台收徒。」

    狠狠的說完了這一番話后,雲傾城便在眨眼的功夫消失了。

    柳狐玥望著雲傾城消失的地方,憤憤的臭罵:「天命神君很了不起嗎?該死,脾氣比本姑奶奶的還差。」

    與雲傾城相見后,柳狐玥就徑直的回到了慕容小雪住的駐紮包。

    慕容小雪還沒有睡,她正在整理她母親生前的東西,這是她之前一直不願意拿出來,也不敢拿出來看的東西,她怕看到了又會哭,又會痛。

    當然,她現在再看到這些東西,依然會痛,但她卻不哭了。

    她整個人都顯得很呆愣。

    柳狐玥坐在她面前,問:「小雪,你在幹什麼?」 慕容小雪抬頭,笑看著柳狐玥,問:「姐姐,怎樣才可以把自己變得更強大一點。」

    柳狐玥看著慕容小雪,怔了許久才回:「從我懂事以來,我只知道一個道理,辱我者,必殺,善待於我者,必百倍償還這份恩情,善良不是一件壞事,但你要知道,從先人一直流傳下來的那一句話是對的『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如果這份善良會導致你失去所有,你要那些幹什麼。」

    柳狐玥知道跟她說這些太殘酷,可她前世做殺手的時候,也才五六歲,她的上頭告訴她,要屏棄所謂的人性,做一個沒有感情的殺手,你才能成功的突破自己,成為一個優秀的殺手。


    柳狐玥並不是要慕容小雪變成那樣冷酷無情只懂得殺人的殺手,她希望,慕容小雪可以懂得一個道理,不能保護自己的人,連哭的資格都沒有。

    慕容小雪垂下了頭,安靜的收拾起慕容蓮的東西,柳狐玥抬手握住了她的手道:「你想回傅連赫族嗎?」

    慕容小雪輕輕點頭。

    「那你想成為傅連赫族的家主嗎?」柳狐玥問。

    慕容小雪愣住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知道名揚天下的煉器師,雲傾城吧。」柳狐玥道。

    慕容小雪重重點頭,卻又有些疑惑:「他就在我們的廉清傭兵團,這個小雪知道,小雪很高興在有生之年竟然可以遇見雲大人,只是,這跟雲大人有何關係?」

    「明日午時,他要蘭城酒店大門擺台收徒,這場儀式將會轟動整個蘭城,甚至是整個大陸。」柳狐玥道。

    慕容小雪眼中露出了嚮往與敬仰之色:「能夠成為雲大人的徒弟,那個人真的很幸運,而且,雲大人曾經說過此生不收徒弟的,怎麼會又想到收徒弟呢!」

    「那是因為有你在。」柳狐玥笑著握住慕容小雪的手,重重的說。


    慕容小雪愣了一會兒,還沒有從柳狐玥的話語中反應過來,柳狐玥便又道:「雲公子說要收你為徒。」

    「什、什麼?」慕容小雪跳了起來:「姐姐,你在說什麼?」

    不敢相信的看著柳狐玥。

    她怕自己聽錯了,便又多問了幾次:「姐姐,你剛才說的話能再跟我說一次嗎?」

    柳狐玥站起身,笑臉盈盈的拍了拍慕容小雪的手說:「雲傾城,我們最偉大的煉器師大人,同意收你為徒。」

    「真的嗎,真的嗎?」慕容小雪在原地跳了起來,雙手緊緊的握住了拳頭,笑道:「姐姐,他真的答應收我為徒?」

    「嗯。」柳狐玥很嚴肅的對著她點頭:「是真的,雲傾城答應慕容小雪為徒弟了。」

    「太好了,太好了……」慕容小雪樂的手舞足蹈。

    這些天壓抑的情緒讓她短暫的拋之腦後。

    第二日,不知從哪刮來一陣風,皆是在討論著雲傾城收徒一事,這可是大事,雲傾城曾經在傅連赫家的煉器公會裡的演講台上提過,此生不收徒兒。 更何況,雲傾城還是一名了不起的煉器師,多少人奉著金銀財寶都無法拜他為師。

    所以,這讓不少人煉器師都趕到蘭城酒店觀看雲傾城收徒儀式,他們都想看看到底是誰人有那本事說服雲傾城破例收徒。

    而有些崇尚雲傾城的人,則是來一賭雲傾城容顏。

    鳳逸軒在蘭城酒店的二樓,找了一個包廂,觀望下面的一舉一動。

    鳳逸辰聞風而來,他身後跟著的納蘭司宇戴著一張左臉面具。


    柳狐玥見后,咯咯的笑:「哼,活該。」

    納蘭司宇抬頭望向二樓的方向,柳狐玥冷冰冰的回了他一個鄙夷的笑,納蘭司宇倒是很沉得住氣,只是看了她一眼后便隨著鳳逸辰進了酒店。

    蘭城的酒店大門外,一張漆紅色泛著亮光的桌子橫擺在門前,桌前放著一把大背椅,雖然雲傾城人還未到,但是已經有人山人海的煉器師圍成了一個大圈,等候著雲傾城的到來。

    鳳逸軒伸手摟住了柳狐玥的腰,將她緊緊的抱在懷裡,下巴托放在柳狐玥的腦袋上,說:「你到底是如何說服雲傾城收下慕容小雪的。」

    柳狐玥勾唇一笑:「這是一個秘密。」

    「連我都不能知道的秘密嗎?」鳳逸軒低下頭,沖著她眨呀眨眼。

    柳狐玥豎起了兩根手指,狠狠的戳了過去,鳳逸軒張開了嘴巴把她的兩根手指含入了嘴裡。

    小灰灰突然從柳狐玥的脖子跳了出來,再快速的溜出了房間。

    柳狐玥一見,立刻從鳳逸軒嘴裡狠狠的抽回自己的手,轉身跟著跑了出去。

    走出去才知道,小灰灰原來是擋在了酒店的樓梯上,屁|股噘的高高的,對著正準備上樓來的鳳逸辰扭扭PP,最是讓人吃驚的是,小灰灰它竟然毫不客氣的放了幾個大響屁:「噗噗……」

    放了屁屁后,小灰灰就轉過身來,對著鳳逸辰扭扭鼻子,吐吐舌頭,扮扮鬼臉,完全不把鳳逸辰當人看。

    「小畜生,活的不耐煩了。」鳳逸辰眉頭跳了跳,抬起了手,重重的往小灰灰那兒拍了過去。

    小灰灰立刻彈跳而起,它的速度很快,反應能力也很快,在鳳逸辰準備打它的時候,它早就飛到了鳳逸辰的頭頂上。

    抬起了利爪子狠狠一揮,鳳逸辰那張細皮嫩肉的臉被小灰灰爪了幾條傷痕,隨後便快速的跳回到柳狐玥的肩膀,蹲了下來,咯咯咯的笑看著鳳逸辰。

    鳳逸辰十分惱意的吼:「柳狐玥,最好把那個畜生交出來,否則本宮……」

    「是不是就把我給殺了。」柳狐玥當下就反駁他:「據我所知,小灰灰可是皇室里的萌寵庫出來的,現在……它是王爺送給我的寶物,太子殿下你真的打算奪人所愛嗎?」

    鳳逸辰目光兇狠的瞪著小灰灰,小灰灰抬起了爪子,掏了掏自己的大耳朵,眨了眨水汪汪的雙眼,一臉萌相反看著鳳逸辰。

    鳳逸辰氣結敗壞,可是想到了現在自己不可輕舉妄動,他還是忍下了心中的那口氣,抹了抹臉上的傷…… 沒有再說什麼,便快步的往上走,小灰灰嘰嘰的朝他吼,鳳逸辰猛的回頭,狠狠的瞪著小灰灰。

    小灰灰嘟起了嘴巴子,轉過身,噘高了PP扭了扭。

    鳳逸辰冷哼了一聲,就往另一個廂房走去。

    待他離開后,柳狐玥抱過了小灰灰,低下頭,用力的蹭小灰灰的腦袋,小灰灰攥緊了雙拳,也朝她蹭去。

    鳳逸軒頗為滿意這小傢伙的表顯,伸手彈了彈它的額頭說:「這小東西,關鍵時刻還是有點兒用處。」

    「你看那太子,被小灰灰欺負的,連吱都不敢吱一聲。」柳狐玥望著鳳逸辰走進去的那間廂房。

    鳳逸軒說:「他現在忍,不過是因為皇位,知道自己鬧得再大,父皇也不會聽他的,他也就只能忍。」

    兩人回到了剛才的廂房,慕容小雪有聶無雙他們帶著,雲傾城從人群中走入了蘭城酒店的大門。

    他身穿著一身淡淡的紫衣錦袍,額頭系著一束紫色的綾彩,眉宇間墜著一個橢圓形的紫色珠,冷艷的臉上是嚴肅的表情。

    身後跟著一群的護衛,風風火火的從人群走入圈內,轉了一個身,揮起了衣袍,重重的坐在了大椅子上,目光冰冷的掃視人群。

    觀看的人,因為雲傾城的到來而驚呼連連:「那就是雲公子,天水國最了不起的煉器師。」

    「快看,我今日終於有幸見上雲公子一面。」

    「雲公子,也收下我們吧。」

    ……

    雲傾城突然抬手,語氣冰冰的說:「今日,我雲某在蘭城收徒,此生便只收下她一人,我雲某收下她亦是有難言之隱,各位仁士若想拜師,可另請高人。」

    雲傾城的一番話擊碎了不少煉器師的心。

    但是,能夠在這裡遇上雲傾城,對那些新手煉器師而言也是上天對他們的恩賜,因為雲傾城的到來,使得那些本想放棄的年輕人又激起了心中的鬥志。

    這時,有人問:「不知雲公子收的徒弟是哪家的。」

    「是啊,誰有這麼好的福氣成為雲公子的徒弟。」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