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離枯大師,你帶着他們去佈置一下,惡來和雲禾兩人送我回家,明天我在派人去接應雲半程!”

    “是!”一衆人等迅速散去,絲毫不拖泥帶水!小琉靈頗爲滿意的點了點頭!轉眼間軍帳只剩小琉靈三人!

    “主公!”

    小琉靈慢慢的在前面走着,兩人緊緊的跟在一旁,對於此二人,小琉靈是百分百完全信任,小琉靈與這兩個的關係並非一般利益搭建的,

    停下前行的腳步,小琉靈像身後打望了一眼,此時已經離軍隊駐紮的地方已經有了五六百米!方纔細聲細語的對惡來革說到:“惡來,修爲怎麼樣了!”

    惡來革微微一禮,此時顯然沒有了白天時的畢恭畢敬,畢竟那種畢恭畢敬是爲了給小琉靈樹立權威,是做給別人看的!

    在沒有人的時候,那種畢恭畢敬也就了必要,此時行禮是對小琉靈的一種認可!

    惡來革說到:“合體境了!”

    “正好,典韋也快到合體境了,你們兩個沒事就切磋切磋武藝,交流一下心得,這也對修爲的增加有所幫助,要想開闢一個朝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今這是起步,我需要大量的人才!”

    “知道了,主公!”

    ……………………

    三人相談甚歡,但大多都是拉家常的話,少數有關有關大漢的話題都是那種無關緊要的,比如需要人才,需要糧食之類的,其餘的事情小琉靈是隻字不提!

    兩人也沒有多問,惡來革與小琉靈是刎頸之交,一同徘徊在生死邊緣的次數不下十次,他與小琉靈的默契程度恐怕只有雲半程可以比擬。小琉靈想要做些什麼,需要什麼樣的有理大多不需要言傳,只需意會一下便可!

    雲禾就更不必說了!

    一路上嘴都說的不停的小琉靈忽然之間變得沉默寡言少語,一身也不吭!

    這時兩人才發現他們前行的方向並不是回汐漉生,而是徑直的前往南峯,這裏是與北山將軍臺隔山相應的一座山峯,它的地理位置沒有北山將軍臺那麼重要,在羣山之中也是矮矬矮矬的,根本入不了人的法眼,以至於人們常常忽視它的存在!

    “惡來!”小琉靈滿臉凝重,好似接下來說的事情非常重要:“惡來,雲半程會在離軍營十里開外的某個地方屯田駐紮,需要多少糧食我會用空間裂縫將它送到汐漉生,你現在立馬趕回去,稱着夜黑,別人都在睡覺,你帶幾個弟兄回軍營,找塊地把帳篷給撐起來,掛上糧倉的牌子,我在龍魂內存有一寫靈力,你用這靈力設個結界,防止別人探查便可,明日一早,讓離枯派人去看守!之後的事情變交給離枯去辦!”

    “是!”

    “去吧,幹完早點休息!”

    “是,主公!”

    “雲,你也回去,早點休息吧!” 等惡來革將一切事情佈置好,並交手與離枯時,時間已經大了響午!

    起初,小琉靈是讓惡來革讓他帶着幾個信得過的弟兄連夜在軍營後立幾個糧倉個衣冠帳篷,目的就是爲了儘量不讓人知道這件事!

    思來想去,惡來革始終覺得不妥,於是親自搭建好了所有帳篷!忙到大天亮,自己也是汗流浹背,終於在離枯到來前將事情做完!

    苦撐着疲倦的身體,一手將額頭上的汗水擦去,沉重的做了幾次深呼吸,爲了這幾十頂帳篷,惡來革確實是累壞了,現在只剩下最後一件事情,他便可以“功成身退”,好好的回去休息“”一陣子!“”

    手掌微微伸平,放在面前,將自己的靈力聚於掌心,利用掌心的靈力將化爲靈氣儲存在自己體內的龍魂召喚而出!

    一把散發着淡黃色靈氣的大刀隨着靈氣的催動緩緩的出現在惡來面前,以前戰鬥是龍魂瞬間就能召喚出來,惡來能清楚的感覺到這次召喚龍魂變得十分費力!

    也不知道是不是承載了太多琉靈的靈力,已經遠超現如今自己調度靈力的極限!幸運的是靈力的調度只是變得緩慢費勁,而並非完全不可調度!

    望了望手中的龍魂,凝聚速度是何其的緩慢,當初第一次調度靈力召喚龍魂的速度也比這次快上數倍乃至數十倍由余!龍魂一點一點的出現,此時惡來革的臉上青筋以以是條條綻出,臉上的汗水也像被打翻的水壺一樣,成股流下!

    好不誇張的說,惡來革流下的汗水此時已經在他的腳邊形成了一個不淺水窪!

    又過了半個小時,自己色手裏的龍魂才初具形態,現在雖然不能講龍魂當做武器使用,但從初具形態的龍魂志宏之中將琉靈的靈力調度出來設置結界已經不是難題,隨着琉靈寄存在龍魂內的靈力漸漸變少,惡來革對龍魂的控制也就越來越得心應手!

    不出半個時辰,一個巨大的,只能阻擋他人勘查的結界佈置完成,此時離枯也帶着一二十人來到了糧倉的衣冠帳篷前接過後面的事物!此時惡來革已經是氣喘吁吁,體內的靈力也已用盡,黝黑的臉面上居然有幾絲發白,整個人是虛弱無比,離枯連忙上去攙扶,問道:“惡來革,你這是怎麼了!”

    惡來革徐徐答道:“主公給將靈力寄存在龍魂內部,卻忘了給我足夠的靈力,龍魂變強了,我卻還是合體境的修爲,不夠力量來調度出龍魂,這纔有了現在這般狼狽的樣子!”

    聽後,離枯爽朗的笑聲!惡來憤怒的問道:“主公忘了,你笑什麼?”

    離枯大笑,說道:“我笑你糊塗,妄你跟了主公這麼多年,主公給了你鍛鍊的機會,你居然說是主公忘了給你足夠的靈力!”

    惡來端正了身子,雙眼疑惑的望着離枯,一臉困惑的樣子,說道:“軍師,此話怎講?”

    “我且問你,你用你的靈力調度方纔的龍魂有何感想!”

    “以小博大,甚是艱難!”

    “那你調度完之後呢!難道就沒有一點收穫嗎?”

    “確實,對靈力的掌握更加精進不少!”

    捋了捋鬍子,細心的對惡來說道:“主公創造的功法有兩種,《九華決》和《千機術》,九華決必須用逆鱗(卻邪)發動我們姑且不論,而那《千機術》的要領,惡來兄難道不知?” 李四在龍戰的一旁點頭哈腰,作稽十分恭敬,在別人的眼裏這李四完完全全就是那龍戰的晚輩、小輩,那畢恭畢敬的樣子趙六看着也自嘆不如!

    滿意的點了一下頭,作爲浩劫浩劫遺留下來的生靈,龍戰豈能不知李四二人是對自己阿諛奉承,知道此二人定不懷好意,這也是龍戰最大的一個敗筆,他抵抗不了別人的阿諛奉承,稍微誇上兩句,便飄飄欲仙,感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龍戰把雙手插在自己腰上,說道:“你們說吧,有什麼事情!”

    從龍戰口裏說出的每一個字都可以理解爲傲慢!

    李四稍稍的嚥了咽口水,今天他可說了不少話,現在整個口腔就像是乾涸的土地,過了半天愣是擠不出一個自來,龍戰怒目而視,他本以爲李四會繼續說個不停自己也能繼續驕傲一會,可是李四突然之間停了下來,一個字也不說,這搞得自己非常尷尬!

    龍戰再一次的動了殺心!

    李四急的滿頭大汗!

    這時,趙六急忙的爬到龍戰的面前,一邊打量着兩人的眼神,一邊思考着接下來要說的話,李四已經說不出來了,自己若是在說錯一句話,他和李四的命可能就不屬於自己了!

    趙六謹慎的說道:“上神大人,請您息怒,李四他不說話不是不尊重你,而是爲您感到憤憤不平,一口惡氣堵在了自己的胸口!”


    “哦,是嗎?那你代替他說,如果說不出來,本神就讓你兩三劫不得入輪迴!”

    “準命!”用手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水,頭卻一直不敢擡起來,方纔龍戰散發出來的氣息絕對是想殺了自己,也就是說,接下來自己說的每一句話都會決定自己的生。

    趙六說道:“回上神,我和李四是爲上神大人感到不服,上神貴爲一方神靈,一族信仰所託,入今處處被一個小女孩壓在下面,小人爲上神大人感到不服!”

    彎下自己的身子,將李四、趙六扶了起來!說道:“我們是想要上神奪回這潮汐漉海生生靈的統治,將那小妮子斬於劍下!”

    “唉!”龍戰長嘆一口氣,說道:“先生有所不知,多年以前遭到神族大司命佐秋冥的暗算,元神悉數被封印,實力早已十不存一,一年前,潮汐漉海生爆發九族之亂,我乘亂破除了一些封印,如今實力已經恢復了八成,但不敵琉靈,若能將剩下的兩成恢復,我可與那琉靈一戰,且立於不敗之地!”

    “連龍之淚也不能幫上神恢復修爲嗎?”

    “一兩顆沒用,以六十顆龍之淚爲引,再配上一顆血龍淚,修爲定能修復且有所突破,若有此物,我定能將那琉靈踏於足下!可惜,世間僅存的那顆血龍淚就在琉靈手裏!”

    李四暗道“六十顆,我盜取的那龍之淚有八十一顆!”眼珠子在臉上不停的轉來轉去,最後停在了龍戰的臉上,李四說道:“上神大人,我若能幫您取得八十顆龍之淚……”

    還沒等李四說完,龍戰便安奈不住內心的激動,打斷了李四的話,說道“必給你二人每人再添百年壽命!”過了一會,龍戰又接着說道:“不不不,若真是這樣,我便親自爲你二人打通經脈,引你二人入修者行列!增添壽命三百年!若你二人能將那血龍淚盜來給我,本神必有重謝,來日一統九州,我定將雍州、幷州交於二位管理!”


    “謝上神!”

    李四深深一拜,然後起身從身後拿出一個袋子,當着龍戰的麪點數起來:“一、二、三、………………、八十!”

    將那袋子接過手,將八十顆龍之淚一顆不剩倒進自己的包裏,龍戰搖了搖頭,眉毛也皺在了一起,難過的說道:“唉,真是可惜,以我現在的修爲,無法爲二人打通全身經脈,若二位可以盜的血龍淚爲我恢復修爲,我定會爲二位壯士打通全身經脈,將二位引入修者行列!二位先請回吧!”

    龍戰說話的語氣沒給二人留任何商量的餘地,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李四二人能死裏逃生已經知足了,哪裏還敢和討價還價,龍戰剛說離開,二人便站起身,連滾帶爬的跑出龍戰的視野! 李四兩人剛剛死裏逃生,一時半會是不敢去找龍戰,但是謀權這一件事情他二人並沒有放棄,而是轉個方向去了樑城難民居住的汐漉生!

    李四認爲,如果策動一部分的難民反叛,會使整個謀權的計劃便會變得容易許多!

    這時的他已經做起了君主夢!

    漉海生:軍帳大營

    此時離枯也已派重兵前來把守糧倉的衣冠帳篷!

    惡來革的第一軍團把守東側,離枯本人的第二軍團把守西側,典韋的第三軍團把守北側,辛棄疾的第四軍團把守南側,從外面看來,四個軍團已經將糧倉爲的是水泄不通,其實空擋很大!

    軍團和軍團之間留了很大的距離,有點道行的人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溜到糧倉大營!在大營前,也有許多人把守,都是一些地皮無賴,沒有什麼紀律,沒有人來檢查的時候大多聚在一起吹牛擺龍門陣。

    千允琉靈在巡視一圈後,心裏已經對離枯讚揚有加,嘴裏說的卻是另一番話,琉靈問身後的離枯,說到:“大師,這小小的糧倉,你爲何將四個軍團的人都派來把守,還聘了這麼多地痞流氓做甚?”

    離枯微微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說到:“主公,我研究過這龍戰,好稱是戰神之翼,浩劫三大君主之首,可他主戰期兩千多場戰役,九成都是敗仗,唯一一場反敗爲勝的戰役便是在水井坎對決鬼王·雲半程對決,龍戰買通糧官,夜裏放火火燒雲半程幾千萬石的糧草,使得雲半程陣腳大亂敗下陣來了,如今主公簡裝屯糧於漉海生,而云半程又是主公的結髮之交,雲半程必定會讓你重兵把守糧倉,龍戰知道雲半程的精明,他不會將同樣的錯誤犯上兩次!龍戰生性多疑,若這衣冠帳篷沒有重兵把守,他是不會相信主公有百萬糧草………………”

    琉靈徐徐道來:“大師,你可真是可怕,讓你命人看守糧倉,你卻跑去將那龍戰一生打過的所有戰役都給研究了一遍,這也就算了,你怎麼連我和雲半程也算進去了?”

    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離枯有些慚愧的說到:“研究主公和雲半程是屬下的不對,請主公治罪!”

    一衆士兵說到!“這!”四周的下屬大眼瞪小眼的望着千允琉靈,有四成多的人都是離枯的親信,見離枯像琉靈請罪,那四成多的人紛紛跪下爲離枯求情!

    “大師可是我大漢的根基,若沒有大師我豈不還在那廢墟上痛哭流涕,大師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況且這次大師做的對,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我若治大師的罪豈不要盡失人心!”

    玖經人事,離枯怎會不知琉靈話裏別的意思,她忌憚自己的實力,害怕自己存有二心,更何況軍帳軍營中超過四成的人都是離枯親自招募提點的親信,若離枯發令,那四成多的定會聽他差遣,而不聽琉靈的。

    而離枯唯一的野心便是那佐君之夢,輔佐一人統領天下,尋了多少年才尋的一個琉靈,他又怎會不珍惜呢?

    離枯說到:“主公過獎,以主公的才華若學習這縱橫之道,不出半年便可遠超屬下!”

    琉靈撇過身子望着離枯,兩隻兔耳朵也耷拉在身後,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有一些小俏皮,琉靈說到:“大師謙虛了,王詡的合縱連橫之道大師可是研究了大半輩子,我若去研究豈不要花幾個半輩子去研究,大師若不嫌棄,在這幾個軍團長之中選一個收作徒弟,也好將王詡的傳承發揚光大!”

    離枯又是一禮,那張蒼老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他早有此意,只是這些年一直沒有尋到一個合適的人選,如今有一個辛棄疾,卻被安排做第四軍團長,離枯正爲此事懊惱!

    突然之間喜從天降,讓自己在軍團長之間選一個人,學習自己的傳承,離枯感激不盡。而辛棄疾又是惡來革親點的人,讓辛棄疾習接受自己的傳承,豐富他的羽翼反而會起到制衡的作用,讓琉靈不那麼忌憚自己!

    離枯感激不盡,起身連連道謝!

    “快快稟報主公,我有要事相報!”

    此時一小卒從大營外急急忙忙的衝了進來,跑到琉靈跟前單膝下跪,正準備相報時,小卒左顧右盼,望見走圍以是人山人海,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見狀,離枯站直身子,做出一個請的動作,說到:“主公,不如到帳中相議!”

    琉靈點了點頭,帶着離枯和那小卒回到了自己的軍帳之中! 三人回到帳中。

    琉靈在上方入座,離枯居其左。待兩人入座完畢後,那小卒將它在漉海生的所聞所見徐徐到來!

    “那三個先前搗亂,被主公斬了一人,剩下兩人現在正在策動龍神大人和一些難民準備發動叛亂,說要誅殺主公!…………”


    琉靈側着頭,凝望着一旁的離枯大師,那張擁有者傾國傾城美貌的臉上浮現出迷人的笑容,琉靈喃喃自語的說到:“哦,居然要發動叛亂,我千方百計的給你挖坑,就是爲了給你安個罪名,這倒好,反叛謀權,其罪當誅!”

    琉靈問到:“就這些,沒有了!”

    小卒回答:“回主公,龍神大人好像有所顧忌,好像他需要血龍淚纔敢發動叛亂!”

    琉靈言聲質問道:“你是哪個軍團?做什麼事情的?”


    “回主公!”小卒迅速回答道:“我是第一軍團,惡來革將軍手下的士兵,現任十夫長!”小卒每一個字都說的字正腔圓,並非泛泛之輩,面對琉靈的質問面不露半點懼色,連離枯聽了也是眼前一亮,心想:“莫非這小卒也是一個人才!”

    琉靈接着又問:“你不怕我?”

    小卒回答:“不怕!”過了一會接着又說:“心存敬畏,但不至於讓人害怕,惡來革將軍,典韋將軍,離枯大師,辛棄疾將軍等皆是賢臣良將,能讓這些人死心塌地跟隨的也只有是賢明之主,面對以爲賢明的君主,存敬畏之心,有何懼!”

    “你聽着!”琉靈說話的語氣更加嚴厲,近乎由交談變成了單方面的恐嚇,琉靈說到:“你應該怕,因爲在你面前的這個人不久之後將要一統九州,甚至於一統另外八大洲!”

    “賢臣臣擇主而事,良禽擇木而棲,主公能有如此大志,乃我臣子之福,但萬事需緩圖,欲速則不達!”

    “哈哈哈!”

    琉靈轟然大笑,這小卒有如此膽識,實在是讓二人刮目相看,琉靈說到:“說得好,我不會罰你,我還要獎你,你剛剛說的事情正是我一直期望的,先生帶來的這個消息真是久旱逢甘霖!”

    小卒婉言謝到:“多謝主公!”

    “你即升至百夫長,食百石,我先交給你一個任務,下去爲我傳一個消息,就說那血龍淚就在我的舊房內,有三顆,和靈族至寶血玲瓏放在一起!”

    “遵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