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隨着身子的伸展,她的骨頭在嗡鳴,她的身體像是在重組,溢出神妙的三色光澤,身姿的曲線似乎更加的完美

    隨後,她的眼瞳一縷精光閃過後,肌體上的光輝在慢慢淡去,七重武士的氣息也在悄然散去

    “怎麼,有事。”突然,冰雅閣感受到王虎不懷好意的眼神,眉頭微蹙,詢問道

    “冰雅閣,我要向你挑戰,等小天出來了,讓他做這個公證人。”王虎沒有絲毫猶豫,直接說出了心中的想法

    “你確定嗎?看來那兩瓶淬體液已經讓你有些膨脹了。”冰雅閣鎮定地看向王虎,在等待他確認的眼光

    “對…”王虎剛一點頭,冰雅閣的身子便是連連閃動,衝了過來,王虎下意識地覺得不妙,不過他沒有慌亂,強大的修爲讓得他也提升了不少的自信,他右腳橫移,捏出拳勢攻向冰雅閣

    “哼,說真的,我也想打你很久了。”冰雅閣冷哼一聲,同樣一拳攻了上來,但卻沒有動用絲毫的靈力


    “給我滾。”一小,一大兩個拳猛地砸在了一起,冰雅閣一聲怒喝,猛地往前一步重重踩出,地面都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縫,恐怖的氣力在爆發,拳頭再次猛攻而出

    “砰。”王虎根本擋不住冰雅閣的攻勢,被砸得連連倒退,他的心中很是震驚,冰雅閣的肉身力量竟然如此強大!

    “哼,往哪跑。”冰雅閣大喝一聲,再次一拳殺了過來,同時她得逞地笑道

    “放心,我不會太欺負你的,否則你不可能站到現在的。”

    “嗎的,戰。”王虎聽到冰雅閣的話,瞬間勃然大怒,本來想動用靈力的王虎,被冰雅閣這句話一出,強行壓下

    他一個堂堂正正的大丈夫,竟然還需要一個小女子讓這他

    這怎麼能忍?

    隨即他腳掌猛地一蹬,狂吼一聲,再次殺了過來

    “哈哈哈,來來來。”冰雅閣哈哈大笑,再次掄起拳頭,攻了過來

    夢道臣手印連連打出,身旁的靈力開始渙散,一縷縷的血氣猛地往他的體內竄入,隨後,他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龍莫敵問道

    “有,我的感知能力,至少比之前好了一倍。”夢道臣欣喜地笑道,隨後,他放開精神,仔細地觀察地周圍的一舉一動

    “最大的限度,應該在二十米。”

    “嗯,已經很好了這樣的感知力已經比得上大多的武師了。”龍莫敵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一絲欣慰

    “你有時間的話,加緊修煉爲師給你的貫天拳,只要你把這門武技學會,即便是武師二重的,你也能強行擊殺。”龍莫敵說道

    “是,師父。”夢道臣正色地說道,對着龍莫敵恭敬地舉了個躬

    他知道,這幾天龍莫敵爲了他,一直都強行保持這種靈體狀態,以至於他的靈體都暗淡了不少

    “你這小子,我可是你師父啊,不吃這套的。”龍莫敵哈哈一笑,化作一股流光鑽入夢道臣的士海之內 “哈哈哈,我回來了。”夢道臣人未到,爽朗的笑聲便從四周傳了過來,隨後,他的身影從天上落了下來

    “來,晚上吃肉。”夢道臣將妖獸放到了地上,大聲吼道

    冰雅閣率先從裏面走了出來,對着夢道臣點了點頭,嘴角海翹起了一絲調皮的得意之色

    “怎麼回事?”夢道臣挑了挑眉,問道

    正在這時,王虎從裏面走了出來,他的頭用布裹得嚴嚴實實的,似乎在遮掩着什麼

    “你這是怎麼了?”夢道臣問道,同時目光古怪地飄向冰雅閣

    “沒事,就是運功的時候,出了點事情,沒事的,過幾天就好。”王虎急切地開口說道,生怕被冰雅閣先一步說出來

    “嘿嘿,怎麼,現在不敢說了嗎?”冰雅閣嘿嘿一笑,流露出些許幸災樂禍的神色

    “就是行功出錯了,不對嗎?”王虎厚着臉皮,再次說道

    “切,不就是怕丟臉嗎?不過沒事的,小天也被我揍過的。”冰雅閣得意洋洋地說道,拍了拍夢道臣的肩膀,大姐大的架勢十足

    夢道臣一臉無奈地看着冰雅閣,心裏想着,要不是不忍心打你,還有師父在,哼,你還能這麼得瑟?

    “哼,小天那是不想跟你一般見識,對吧。”王虎說罷,他驕傲擡起了頭,挺起了胸膛,似乎在說,我也是不想與你一般見識的

    “那是,我可是有原則的人。”夢道臣也傲嬌地擡起了頭,立馬與王虎統一了戰線

    “哼,你們這些臭男人。”冰雅閣見自己勢單力薄的,便不再理會他們,走開了

    “喂,雅閣,你幫忙做飯啊,喂喂喂,你怎麼走了,別走啊。”夢道臣一臉苦惱地哀求着,可惜冰雅閣不吃他這一套,很快便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唉。”夢道臣無奈地搖了搖頭,心裏想着到底該用什麼法子把冰雅閣叫出來


    “沒事的,小天,烤肉,我也是有一手的。”王虎拍了拍胸口,保證道,上次他便見識過冰雅閣烤肉的厲害,本是想着要從這方面入手,以此來打開話匣子,可惜一切都發展得太快,王虎都忘了有這回事了

    沒想到,今天還能派上用場

    “真的嗎?有冰雅閣的好吃嗎?”夢道臣懷疑地問道

    “要是不嘗一下,你永遠都不知道。”王虎循循善誘道,隨後拿出了一罐罐地調味品

    “好的,我信你了。”夢道臣笑着拍了拍王虎的肩膀,隨後他便衝入了林中,去撿柴火去了

    夜色降臨,微風拂過高高燃起的焰火,在暗黑的林破開一片光亮

    在火堆的旁邊,一女二男正不亦樂乎地烤着獸肉,地上,早已是慢慢一地的骨頭

    王虎的技術果然是夠硬,這也就導致了夢道臣有些膨脹了

    “哼,雅閣,你已經被我拋棄了,現在這是我的新歡。”

    只見夢道臣一副渣男的模樣,故意賤賤地對着冰雅閣叫囂道,同時認真地拍了拍王虎的肩膀,像是在宣佈這是我的人了

    “對,以後你被拋棄了。”王虎也是賤賤一笑,把烤肉交給夢道臣,兩人已經是統一戰線了

    “真的要這樣嗎?你們這兩個狗男人。”冰雅閣不懷好意,揮舞着嬌小的拳頭,威脅道

    “王虎,你怕她嗎?”夢道臣轉頭看向王虎問道

    “你不怕,我就不怕。”王虎極爲硬氣地說道

    “可是我還是有點怕的。” 水姻緣 ,竟然是有些慫了

    “要是有一天你走了,我可就要餓肚子了,唉…”

    “哼,知道就好,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冰雅閣趁機嘲諷道

    “那你現在道歉有用嗎?”王虎反問道,目光古怪地看向夢道臣

    “有用嗎?”夢道臣伸出頭,試探性地問道

    “沒用。”冰雅閣輕輕地嗅着自己的烤肉,很自然地說道

    “渣女。”夢道臣罵了一聲,狠狠地咬下了一塊肉

    “渣女。”王虎也是附和一聲

    “嗯,真香。” 想把我說給你看 ,一臉享受地吃了起來

    晚飯,便是在這一聲聲鬥嘴聲中慢慢地進入了尾聲

    “小天,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你也不必回答我。”王虎開口道,其實他猶豫了很久,只是心中有種無端的感覺,覺得夢道臣應該答得上來

    “什麼事情?”夢道臣一臉正色地看向王虎,連手上的烤肉都停下了

    “我的修爲似乎真的出現了問題,每次行氣運功的時候,總感覺手臂上有筋脈要鬆動似的。”王虎一臉愁容,這個問題已經困擾了他很長的時間了,他現在連修煉都得小心翼翼的

    “嗯?有這事?我看看。”夢道臣將王虎的手臂拉了過來,不斷地摸索着,他雙目微閉,滿臉嚴肅,隨後,他對着王虎的手臂連連點落

    精神力外放,開始仔細地感知着王虎手臂上的筋脈

    片刻過後,夢道臣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眼睛也隨之睜開

    “怎麼樣了。”儘管瞧見了夢道臣的笑意,但王虎還是有些焦急


    “沒事,就是你的手三陰經鬆動了而已。”夢道臣說道

    “手三陰經?”冰雅閣都有些震驚了,據她瞭解,即便是附近的這些大勢力,功法中內沒有記載修煉十二正經的法門

    可,王虎竟然能讓手三陰經鬆動了,這究竟是天賦呢?還是巧合?

    “手三陰經?這是什麼經脈?”王虎問道,他從來就沒聽過這種經脈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祕密,這是在這種偏僻之地,很少能聽到而已。”夢道臣站了起來,來到了王虎的身邊

    “我可以先幫你將他打通,以後修煉起來事半功倍,若是你以後能進入州學院,先到藏書樓裏面更換級別更高的功法,裏面應該由對此法門的修煉有所解釋,不過,你一定要選擇相似的功法,否則走火入魔了,可別怪我。”夢道臣正色地說道

    “州學院。”王虎聽到這個學院,有些茫然,跟那些天才比起來,他王虎有資格進入嗎?

    不過聽夢道臣輕描淡寫地就將州學院說出來了,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爲什麼夢道臣當初把東陰地花買個孫家了

    只是武王層次,人家根本就不屑一顧

    “來了。”夢道臣話音一落,一掌猛擊而下,恐怖的靈力從手掌內傾瀉而出,王虎的手臂開始冒汗,毛孔幾乎張大到了極致,他的骨頭開始發出聲響,青筋暴起

    王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緊緊地握住了拳頭,靈力在翻滾而出

    “給我封。”夢道臣手臂一甩,數根銀針被他甩了出去,銀針上,淡淡的靈力繚繞,一入體便封住了王虎手臂的各大要穴

    “破。”夢道臣對着王虎的手臂一拍,一股強勁無匹的靈力頓時打入到了王虎的體內,只聽見幾聲迴響過後,手三陰經便被打通,王虎的氣息猛然間暴漲了不少,也更爲的渾厚

    “好了,可以了。”夢道臣又坐回到了地上,再次吃了起來

    “大恩不言謝,以後又什麼需要我王虎的地方,小天你儘管說便是,我必定全力以赴,萬死不辭。”王虎感激地對着夢道臣拱了拱手,鄭重地說道

    他很清楚自己身上的變化,打通了手三陰經後,他的戰力再次飆升,如果說之前對上武士九重能與之一戰的話,現在的他便能將其擊敗

    “好啊,那先來給我烤肉吧。”夢道臣無所謂地指着還有小半頭的妖獸屍體,說道

    “好的。” 次日,夢道臣三人再次佯裝打扮一番,來到了狂犬傭兵團的地盤

    這裏的集市依舊熱鬧,似乎沒有因爲狂犬的影響而有所減弱

    他們三人很是謹慎地走在人羣中,警惕地觀察者身邊的動靜

    他們知道,這裏皆是有着狂犬的耳目,即便是地上的攤主,也有不少是狂犬自己的生意

    “前面。”王虎回頭對着他們說道,那是一隊在集市維持秩序的人手,對着狂犬傭兵團的情況應該是比較瞭解的

    “嗯。”夢道臣,冰雅閣點了點頭,隨後,三人分爲三路,慢慢地靠近那支隊伍

    不一會兒,這些人便走到了一處偏僻的地方,他們好像也知道有人在跟蹤他們,立馬拿出兵器,轉身對着王虎冷冷地說道

    “你這小子一路鬼鬼祟祟地跟着嗡鳴,來,兄弟們,給我殺了他們。”

    其實,這對人馬根本不知道王虎在跟蹤他們,只是找個藉口,搜刮那些倒黴者的錢財而且,然後再將這事處理乾淨,即便是有人知道了,又有誰敢過問?

    他們可是狂犬的人!

    王虎聽到這話明顯楞了楞,隨後眼瞳殺意大起,猛地殺入人羣之中

    現在的他,無論是速度,還是戰力,都是媲美武士九重的存在,幾乎三個呼吸不到,便是衝到那名小隊長的眼前,一拳猛地攻殺而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