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隨着嘴中的喃喃自語,老者激動的簡直無法自已,最後,隨着他的自語,竟然將葫蘆當做了自己的,越說越是氣憤,認爲是葉封偷走了他的靈物,還跑路了。

    隨後,竟然猛的突出一口鮮血,這口鮮花噴灑在之前葉封被葫蘆帶走的地方,然後的慢慢的凝聚,竟然擺出了一個詭異的形狀。

    老者渾然不顧嘴角的鮮血,看着地上的形狀,琢磨了一會兒,突然大笑道:“泉州主城,尊城?哈哈,他奶奶的,我真是太聰明瞭。靈物是我的,你個偷我東西的小賊,我馬上就來找你。”

    哈哈大笑了幾聲,老者突然踱步踏着虛空向着一個方向衝了過去。

    在老者消失在天邊之後,楓林之中,突然一道人影自虛空之中邁步走了出來,就如融在了虛空中一般。

    看起模樣,赫然是之前那數百丈的巨獸所幻化的模樣。不過此刻其身上的氣息要極爲強盛,想來應該是真身降臨了。

    中年大漢臉色古怪的看了一眼那老者衝去的方向,隨後心悸的看了一眼這個地方,也是向着老者趕去的方向趕了過去。

    ……

    黑暗。

    這是葉封現在所感受到了最爲貼切的形容。

    當葫蘆發出一道光芒將他籠罩了的時候,他突然感受身體周圍傳來了一陣陣的撕裂之感。

    直到葫蘆再次散發出一道光芒,那種撕裂感方纔消失不見。葉封睜開雙眼,入目的,盡是一片的黑暗。

    徹徹底底的黑暗,入目所見的,除了黑色,就是黑色。葫蘆散發出來的光芒,竟然都是無法散發出去,如同被什麼束縛住了一般,光芒緊緊的壓在葉封的身上。

    而在葉封周圍,光芒都是無法照亮。

    這種死一般的寂靜,黑到了極致的空間,令得葉封有着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但是這種感覺,卻是無法比得上,之前的那一幕所帶來的衝擊和悲哀。

    握緊拳頭,葉封臉上青筋暴起,“葉家,此仇不共戴天,他日,我葉封一定會親手踏平你葉家!爲我父母報仇!”

    葉封的聲音從喉嚨之中傳出,響在周圍,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迴應,在這空蕩的地方,更是不可能會有半分的動靜了。

    “啊,我說,小子,你別詛咒你老爹和老孃好不好,他們又不是真的就一定死了。”就在葉封低下頭之時,一道稚嫩的聲音突然響起。

    葉封擡起頭來,葫蘆正漂浮在他的面前,上下飄動着。

    聽到這話,葉封簡直激動到了無以復加,若不是葫蘆太小,他恨不得抓住葫蘆擁抱一番,激動的道:“那我爹,我娘呢,他們在哪兒,帶我去見他們啊。”

    葫蘆愣了一下,道:“呃……現在嘛,卻是不行。”


    “爲什麼,爲什麼不行啊,你確定你沒騙我?”葉封着急的喊道。

    葫蘆頓了頓,似乎在組織語言:“這個,怎麼說呢,虛空裂痕,你父母當時造成虛空破滅,兩個人跳了進去,而古往今來,跳進空間裂痕中的,還沒有人能夠存活。”

    說完看到葉封眼睛一紅,急忙跟着開口道:“你先別急,我還沒說完呢。但是當時你父母兩個人的狀態特殊,他們似乎是組成了一種十分奇特的封印狀態,那一刻,似乎從你爹的身上,我感受到了一種很是熟悉的波動。”

    看到葫蘆停下,葉封急忙催促道:“你快說啊,感受到了什麼,我父母到底怎麼樣了。”

    若是葫蘆有人型,想來一定會白葉封一眼,知道葉封的心態,葫蘆也沒有怪罪,接着說道:“那種氣息,可能也是一個靈物,上面有着一些混沌氣息,而且,你父母兩人的寵物都是極爲不一般,我懷疑,他們有可能會到達那虛空中的混沌之地。”


    “混沌之地?”葉封疑惑的問道。

    葫蘆無奈的繼續解釋道:“對,混沌之地,也就是這片天地初開的那片地方。只要人們修爲達到極致,總是會試圖更進一步,而這時,他們就會將注意力打到虛空中,試圖一探虛空中的奧妙。然而,無數年來,虛空之中卻是一直有人進,卻無人能出。”

    “無人能出,那我父母呢。我怎麼越聽越糊塗啊。”葉封着急道。

    “你能不能別催了,再這樣我就不說了。”葫蘆抖動了幾下,顯然是無法再忍耐了,怒聲罵道。

    葉封表情一窒,急忙開口道:“呃……好,好,我不說了,不說了,你老說,你老接着說。”

    “這還差不多,我都說了,你又怎麼知道哪些人就沒人到達混沌之地,而且,我說過,你父母情況特殊,他們處於一種封印的狀態,最終極爲可能會漂浮向混沌大地。所以,我才這麼說。”

    思考了一下,消化葫蘆所說的話。“那我怎麼去救他們。”葉封語氣沉重的道。

    “呃……等到你實力足夠了。”葫蘆頓了一下,似乎不知道具體怎麼說,只好如此模糊的說道。

    看到葉封亮起來的眼神,葫蘆頓感無語,說道:“你激動什麼,你就不擔心自己達不到那等境界?”

    “不擔心啊,反正是要希望了不是嗎,既然有希望了,既然有可能,那我就一定能做到。這是我自己的信心,一直不變!”葉封很是直白的開口道。

    葫蘆沉默了一下,半天沒有說什麼,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葉封這種行爲,究竟是自信,還是自傲。

    隨後似乎想起了葉封這些日子來的舉動,葫蘆暗自點了點頭,沒有多說。

    感覺似乎處於這種境地之中沒有任何的變化,葉封疑惑問道:“這是哪兒啊,爲什麼我感覺不到任何的變動呢?”

    “你終於感應到了啊,當時情況特殊,太過緊急,我就在虛空之中開闢了一個暫存之地,容我們進入,給那人造成一個假象,我們是傳送走了。其實,我們現在還是處在楓林的那片空間之中。若不是你父母破滅的空間,我還無法構建這麼一個地方呢。話說,你娘還真是看得起我啊。”葫蘆無奈的開口。

    “那我們還不出去嗎,他應該走了吧?”葉封開口。這個地方,實在是令人難受的很,這種入目盡是黑暗的感覺,隨着時間越久,越是令人難受。心情不由得煩躁。

    葫蘆再也忍不住,突然跳起在葉封的腦袋上砸了一下,“你是真蠢啊還是假蠢啊,之前不是還很聰明的嗎!我要是能出去,我不出去,在這幹嘛!你以爲我想在這呢。”

    揉着腦袋,葉封突然發現今天的葫蘆特別能說,具體說是自之前進來這兒之後,就是一直很是嘮叨。

    “你是不是受到什麼刺激了?”揉着腦袋,葉封嘟噥道。

    卻不想,這句話剛剛說出口,葫蘆就是砰砰的連續給他來了兩下。

    嚇得葉封急忙捂着腦袋,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從這兒出去,需要多久我也不知道,要麼就等到我恢復了一些,再次嘗試打開,要麼就順着虛空緊貼着外界漂流,等到找到虛空薄弱之地,我會出去。”葫蘆稚嫩的聲音憤怒的響起。

    “還有,在這段時間之內,你給我好好的修煉,你戒指中的東西,足夠你修煉所需,那些靈藥我會一一爲你煉製成修煉所需的丹藥,還有猴兒酒,丹藥等各種東西,我會監督你。”葫蘆似乎不願意再聽到葉封廢話,一串接着一串的話,就是蹦了出來,看的葉封目瞪口呆。

    將一切解釋完之後,葫蘆似乎是覺得力度有些不夠,突然語氣一變,沉重的道:“你若是不想修煉也行,只不過,我不知道你父母是不是也有這麼多的時間,和你一樣熬着,耗着,這一切,你自己選擇。”

    葫蘆拋下這句話之後,就是重新回到了葉封的腰間,沒有了半分的動靜。

    但是葉封,卻是瞬間眼睛紅了起來,鬥志,在這一瞬間,充斥全身。

    心裏暗暗發誓,葉封當即盤膝而坐,準備開始抓緊時間着手修煉。

    “所需丹藥每天我都會爲你準備好,你所需的只是修煉,此地雖然是虛空之中,沒有半分的動靜,和光亮,但是也有一點,那就是這兒有着無數年來從無人吸收的氣力,此地的氣力濃度超出你的想象。我會將這些氣力引入你的體內。”葫蘆的聲音在葉封盤膝之後,再度響起。

    “另外,你的舞天七式,在這片地方,偶爾出現的虛空裂縫,會對你有所幫助,所以,這段時間,我需要你實力的急劇上升。在這兒,我們可能會呆上十年,甚至更久。至於你父母,你無須擔心。”

    最後一句話在虛空之中葉封的耳邊響起。

    隨後,虛空之中,就是重新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直到……三年的時間悄然的流逝而過。 三年,這是一個漫長的時間,長到足以使一個人變成另一個模樣。

    三年,對於虛空空無之地而言,漫長的足以抵上一生。

    三年,葉封不記得自己因爲這種空虛,這種黑暗而發過多少次的瘋狂,多少次的想過放棄,打暈自己,讓自己就此沉睡。

    葉封也不記得自己度過了多少的日夜,有的時候,甚至連一直在追求的修爲,都是開始變得迷糊,陷入瘋狂的修煉之中,而忘記了一切。

    要知道,葉封從開始修煉,到進入虛空空無之地,也不過方纔短短個幾個月的時間。

    這三年的修煉,三年的獨自度過,三年來眼前所見的盡皆是黑暗,這種生活,對他而言,是多麼的無法忍受。

    但是每當葉封發狂,難以堅持的時候,往往,是葫蘆的一句話,“你不想救你的父母?”亦或者,“你的師父……墨臺。”這一句簡簡單單的話,卻足以葉封堅持許久許久。

    而不時掠過葉封腦海的墨臺身死之境,父母被迫自封逃入虛空深處之景,都會深深的刺激着他,讓他能夠在這個地方,熬下去,呆下去。

    這種生活,對於葉封的幫助,也是不可想象的。

    三年的時間,沒有別的東西,他有的是時間和精力推演神通,推演自己的舞天七式,他有的時間修煉,有的是時間思索。

    這一天,葉封盤坐在虛空之中,身上的氣息深邃,沒有一絲波動,令人極容易的忽略。

    在其周身,一些微微的光芒自體內散發而出。

    突然的,葉封睜開雙眼,隱約間,一道光芒自眼睛之中迸射而出。在其目光所見的地方,一道裂縫,正在緩緩的打開。

    “葉封,找到可以出去的地方了。”在葉封皺眉之間,葫蘆的聲音驚喜的傳出來。

    三年,對於葉封來說,這個磨練,已經夠了,哪怕是葫蘆也是認爲,在在這兒呆着,有害無益。

    凡事過猶不及。

    葉封先是微微一愣,有些迷糊,隨後隨着裂縫外的光芒照射進來,突然一個激靈。

    唰!

    猛的站起身來,葉封的臉上,掛滿了喜色。

    驚喜的喊道:“那我們快出去!”

    下一刻,光芒扭轉之間,葉封只感覺眼前一黑,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從身體各處感官之中,傳達而來。

    一道柔和的光芒籠罩着葉封的眼睛,迫使着葉封無法睜眼。

    葫蘆的聲音適時響起:“你的眼睛適應了太久的黑暗,猛然接觸這種亮度,需要適應,不要強行睜開,灌注氣力於眼部,緩緩睜開眼睛。”


    點了點頭,葉封將氣力注入眼部,只覺得眼部一片溫熱,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入目,是一片翠綠到了極點的樹木,而耳邊,隨着感官的適應甦醒,一陣沸騰之聲,也是自不遠處傳來。

    感受着這種久違的感覺,葉封竟然宛如隔世一般。

    “嗨,這位小兄弟,你是那個家族的孩子,怎麼一個人就跑到這兒來了。這可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葉封還沒有來得及仔細觀察四周,一聲中年人的聲音,就是傳進了耳朵裏。


    轉過身來,葉封看向身後,只見一行人正騰躍間向着他這個方向趕來,爲首者,正是一箇中年大漢,此刻正戲虐的看着葉封。眼神閃爍了一下,沒有搞清楚此地,葉封雖然頭腦還有些迷糊,但還是向後退了幾步,避讓開來。

    見葉封不答話,看着葉封身上穿的破破爛爛的衣服,那中年男子身後的一行人中,一個尖嘴猴腮之人尖叫着開口道;“臭小子,我們大人問你話,還敢不回答。找死。”

    話剛說完,竟然直接向着葉封衝來,右手向着葉封的脖子抓來,看其架勢,竟然是想將葉封提起來。

    目光再次閃爍了幾次,葉封沒有動手,皺眉之間,再次連退幾步,避開了那人的攻擊。

    在外人看來,卻似乎是葉封急忙後退,堪堪避開而已。

    那人見攻擊沒有起到效果,微微一愣,隨後看着葉封急忙後退的樣子,更覺羞惱,氣力提起,就欲再次攻擊上前。

    不待那人行動,一聲極爲動聽的女聲傳來:“喲,這不是王家的人嗎,怎麼,又在以多欺少啊。”

    那人聽到這個聲音,身體一抖,停下了動作,葉封此刻也是擡起頭,循着聲音看了過去。

    只見一個身穿火紅色緊身衣服的女子此刻正緩緩邁步而來,儀態之間,盡顯嫵媚。雙眼流轉之間,春波泛起,而那傲人的身材,驚人的起伏度,更是充滿了誘惑。

    但是葉封也只是看了此女子一眼,就是收回了目光,低頭理着頭腦中略微有些錯亂的思緒。

    反倒是葉封這般舉動,令得那女子愣了一下,向着葉封這邊多看了幾眼。

    “丘三娘,我王家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管吧?”之前那開口的中年男子向着尖嘴猴腮之人暗使眼色,一邊向着款款走來的紅衣女子說道。

    之前動手那人得到主子的指使,二話不說,再次向着葉封攻擊而來。

    丘三娘眼神之中怒色一閃,手中長鞭微揚,就欲阻止,自己都已經開口,若是再讓人在她面前這般開口,她的面子往哪擱?

    只是長鞭剛剛欲揚起,她就是看到,面前那穿着破破爛爛之人,突然擡起頭來,雙眸之似乎是有着一道光芒閃過。

    隨後,那人一巴掌向着攻擊之人扇去,在其驚呆的目光之中,將其擊飛了出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