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隊員們一看,郭華右耳上鮮血淋漓,而郭萬春的右臉上倒栽着一枚紅白相間的紙釘,紙釘鑽進了他的右臉面部肌肉之中,外面只剩一公分長的紙釘屁股!

    郭家弟子手忙腳亂,急忙檢查傷勢,結果一看,郭華的右耳被穿了一個洞,而郭萬春的臉上被紙釘深深扎入,郭萬春明顯感覺到口腔中有一個異物了!

    接着,鑽心般疼痛似電流一樣傳遍郭萬春全身,他摸到臉上的紙針屁股使勁一扯,紙釘拔出,烏黑的血液從臉上噴了出來!

    “朱清宇,你!……”郭萬春一手捧右臉,一手指着朱清宇,氣得臉色鐵青,眼珠爆裂。

    朱清宇輕蔑地笑了笑道:“切!這些雕蟲小技,誰又不會?”

    郭家弟子一個個怒容滿面,拉開了架勢。而負責維護秩序的市公安局治安大隊長王時奎帶着幾名警察跑了過來,王時榮一邊跑一邊大聲喝道:“誰在打架?通通給我帶走!”

    但是當他跑過一看,只見郭會長與朱清宇在對峙,聲音立即低了八分,彎着腰問郭萬春道:“郭會長咋回事?需不需要我們出手?”

    郭萬春手一擺道:“沒你們的事,我們是在切磋知道嗎?”

    聽他這麼一說,王時奎帶着人灰溜溜走開了。

    郭萬春瞪了朱清宇一眼,道:“你等着,會有你好果子吃的!”說罷,在郭家弟子的攙扶下到後廳上藥去了。

    大概過了十幾分鍾,郭萬春在郭家弟子的簇擁下出來了,臉上貼着一小塊膏皮,右邊的臉也微微紅腫。那郭華呢,耳朵前後都貼了一塊了膏皮。

    他來到朱清宇面前,眉頭一揚說道:“朱總,剛纔都是些小誤會,咱們還是以大局爲重,不要計較了好嗎?”

    朱清宇笑了笑道:“你郭會長都不計較了,我哪敢計較?只是奉勸你不要再暗箭傷人就行了,包括在比武臺上!”

    郭萬春冷笑着道:“行,行啊!”說罷轉向另一邊高聲叫道:“各隊領隊都打開鬮子看看,多少號?”

    領隊們都捻開鬮子,報了號數。朱清宇的鬮子是最後一顆,自然是沒報的號數了。

    郭萬春將各隊的號數記在了本子上,叫道:“地區保安公司代表隊9號!”

    朱清宇一聽,帶着本公司隊員向門外走去。


    第二天,也就是正月二十六日,天氣晴朗,萬里無雲。郭家公館上空彩旗飄飄,張燈結綵,一掃往日陰沉灰暗的景象。

    早上八點鐘,參加比賽的各代表隊舉着隊牌排隊進場,比武活動總指揮郭萬春站在前面舉起右手,一邊吹着哨子一邊大呼小叫的喊着口令,雖然他臉上貼着膏藥形象不太雅觀,雖然臉上火辣辣的疼,但他還是堅持着,不一會兒整隊完畢。

    前面是主席臺也是比武臺,臺子後面是一幅巨大的紅色幕牆,上面是白色的“邊城市第三屆武術比賽”幾個大字,左上方是紅牛飲料圖案的公牛對角造型,右下方是主辦單位邊城市委、邊城市人民**兩排白色的小字。前面是一排長條桌凳,桌子上鋪了一層藍色的咔嘰布,上擺滿了茶杯、水果、瓜子花生,還有包着紅綢的話筒,兩端還放着兩個黑色的大功率音箱,等待着領導們的到來。

    這時,前來觀看比賽的邊城市機關單位、企事業職工們正從大門邊持票進入場內,在四周的木登上坐下,不一會兒五千人的坐位就已經坐了一大半。

    又過了幾分鐘,兩輛擋風玻璃上張貼着“嘉賓”二字的大型客車在大門口停下,車上下來一百多人,他們是地委、行署和邊城市委、市**機關各部門負責人,他們直接穿過人羣,向後面的二樓觀看臺走去,在觀看臺的嘉賓位子坐下。

    到了八點半鐘,幾輛小車駛入大院停在門口一側,車上下來參加開幕式的地、市領導王潯陽、伍登基、樑三山、嶽華宇、郭耀庭、向高陽、周爲民、丁玉坤,還有風姿桌約的邊城市文體局局長盧萬紅。

    領導們在郭萬春的引領下走上主席臺,分職位高低依次坐下。隨同來的記者們扛着攝像機在臺前開始攝像。

    盧萬紅坐在最右邊上一個位子,她的職位雖說纔是正科級,但是她是分管武協的職能部門負責人,而且她今天主持開幕式,因此不了她是萬萬不行的。

    主度臺正中肯定是王潯陽和伍登基了,王潯陽的左邊坐着向高陽、郭耀庭、丁玉坤,伍登基的右邊坐着嶽華宇和周爲民,從坐位佈局上明眼都能看出這是兩大陣營。

    盧萬紅這時在調試話筒,她流海齊眉,秀髮齊肩,蘋果式的臉上白裏透紅,嘴角微翹,黑匍萄的眼睛又圓又大,看去十分的性感。

    朱清宇站在參賽隊伍的最邊一排的最前面,當他第一眼看見盧萬紅時心裏叫道:“鄧紅櫻!這怎麼可能?”再使勁眨了眨眼睛仔細一看,才發現她的臉上沒有酒窩,而那雙眼睛撲朔迷離的,沒有鄧紅櫻那樣的清純。

    “紅櫻,你在哪裏?”朱清宇心裏一沉,想起了與她朝夕相處的日子……

    正在沉思的時候,臺上一個尖削而乾癟的聲音叫了起來:“安靜!大家注意了,全體起立!”

    場內數千人全部站了起來,伴着挪動凳子的刺耳的聲音。

    “奏國歌!”盧萬紅命令道。

    立刻,文體局的一個播音員按了一下VCD按鈕,雄壯的國歌在場內迴盪。

    奏完國歌后,盧萬紅對着話筒道:“各位朋友,各位來賓,各位參賽隊員,邊城市第三屆武術比賽今天開幕了!”

    臺上的領導們帶頭鼓掌,下面接着傳來雷鳴般的掌聲。

    盧萬紅接着道:“參加這次武術比賽的領導有:中共邊城地委書記王潯陽!”

    “嘩啦啦——”大家鼓掌。

    “中共邊城地委副書記、邊城地區行署專員伍登基!”

    “嘩啦啦——”

    ……

    介紹完領導們後,盧萬紅又道:“代表隊共有十六支,他們是:郭家公館代表隊、河東代表隊、河西代表隊……”

    “嘩啦啦——”

    盧萬紅頓了頓,以高吭的激情大聲道:“下面請地委委員、中共邊城市委書記向高陽同志講話!”

    “嘩啦啦——”

    向高陽今天照樣戴着眼鏡,頭髮一邊倒,顯得斯文秀氣。只是他的聲音與盧萬紅的聲音幾乎一樣,從話筒裏傳出來更加刺耳,沒有韻味:“尊敬的潯陽書記、登基市長,各位來賓、各位朋友,參賽隊員們,大家上午好!”

    “嘩啦啦——”

    “在邊城市的天空還飄蕩着春節歡慶的氣氛的時候,在全市人民辭舊迎新、同心協力奔小康的時候,邊城市第三屆武術比賽正式開幕了!在這激動人心的時刻,我謹代表中共邊城市委、邊城市人民**,向前來參加比賽開幕式的王潯陽書記、伍登基專員及其他領導同志表示熱烈的歡迎!”

    “嘩啦啦——”

    接着,向高陽簡要分析了一下國際國內、全省全市經濟形勢,闡述了加快推進邊城經濟社會建設的重要性,拋出了“傳承紅色文化、構建紅色邊城”的理念,並對建設紅色風情街、郭老紅色展覽館作了具體說明。他的講話從宏觀到微觀,高屋建瓴,不能不說有一定水平,看來他的祕書秦剛也不是吃素的。

    向高陽講話結束後,王潯陽在一片掌聲中致辭。他首先肯定了舉辦武術比賽的重要意義,對邊城市委**近來的工作表示讚賞,並代表地委行署祝第三屆邊城武術比賽取得圓滿成功。

    兩位領導講完後,盧萬紅將無線話筒遞在向高陽手裏,向高陽站了起來,高聲叫道:“我宣佈,第三屆邊城市武術比賽正式開始!”

    話音剛落,站在最前面的兩個號手吹起了長號,鑼鼓響器一陣敲響,四下裏鞭炮齊鳴,煙花拖着尖厲的叫聲在半空中爆炸後綻放出絢麗的光彩!

    鞭炮燃放了二十分鐘,硝煙瀰漫了整個大院,而臺上的領導們則走下主席臺,穿過人羣到了後邊觀禮臺的貴賓席上坐定。邊城武協的工作人員拿來若干草墩,前面的參賽隊員們就地坐在草墩上,觀看比賽。

    這時候郭萬春上到了比武臺上,盧萬紅也將位子主動移到了主席臺中央,與郭萬春並肩而坐。盧萬紅繼續主持,說道:“下面請邊城市政協委員、市武術協會會長郭萬春同志宣讀比賽規則和第一輪比賽派對安排。”

    郭萬春站起來,先宣讀了比賽規則,然後對第一輪比武派對進行安排:“根據各代表隊抓鬮結果,按照單對單、雙對雙的原則進行比武派對,具體爲:河東代表隊對杉木鄉代表隊,郭家公館代表隊對城南代表隊,地區保安公司代表隊對河西代表隊……”

    朱清宇一聽,鼻子哼了一聲,心裏說道:“對河西代表隊,爲什麼不是郭家公館代表隊?如果是郭家公館代表隊的話,在第一輪淘汰賽就將他們淘汰得了。” 安排完第一輪比武派對,郭萬春又對比賽規則進行說明。他說道:“第一輪的淘汰賽是三戰兩勝取法,即比武雙方各選三個選手上場分別對決,倒地或被打下武臺者爲輸,贏兩場比賽的就出局參加半決賽,也就是說有八個代表隊將參加半決賽。半決賽採取循環賽的方法,參賽的八個隊各選一名選手參加比賽,分別與其他七個隊的選手對決,一局定勝負,前三名選手進入決賽,決出冠軍、亞軍和季軍。比賽中途,沒有上場的參賽隊員可以換人。”

    頓了頓,郭萬春又說道:“我再重申一遍,比武禁止攜帶任何器械,不得痛下毒手,只要對方倒地,就不得再上前打擊對方,否則當場開除出局!當然嘍,但既然是比武,就難免有傷亡,對此均自己負責,不得追究對方責任。”

    郭萬春剛說完,盧萬紅又道:“現在請裁判入場!”

    聲音剛落,兩名身着唐裝、胸前掛着哨子的中年男子上到武臺,盧萬紅指着滿臉紅光的寸頭裁判道:“這是邊城地區武術協會教練田學武,他是華夏武術學院畢業,從事武術教練二十多年,是邊城少有的武術專家,並著有《習武之人》一書!”

    田學武呈立正姿勢鞠躬,下面熱烈歡迎,掌聲雷動。

    盧萬紅又指着臉色陰沉的長髮裁判道:“這是邊城市武協教練張金龍,他從事武術教練十二年,經驗豐富,特別對外來的功夫套路很有研究,目前正在著書立說!”

    張金龍也立正鞠躬,下面同樣報以熱烈的掌聲。

    盧萬紅又道:“下面比武正式開始!請第一組河東代表隊、杉木鄉代表隊的三名選手上場!裁判就位!”

    立刻,河東代表隊三名身着黑色練功衫的選手從臺邊的木梯上了比武臺,杉木鄉代表隊身着黃色汗衫的三名選手則從臺前飛身上臺了!朱清宇一看,俞奎正在其中。

    比武的選手名單由郭宇傳至盧萬紅的手裏,盧萬紅馬上就說道:“淘汰賽第一組比賽第一個回合是河東的林虎對杉木鄉的俞奎!”

    兩個隊的三名選手呈南北對峙,俞奎首先向前三步,抱拳施禮,河東的林虎也上前三步,還禮。

    兩名裁判相對而立,與兩名比武選手呈十字形。田學武上前兩步,左右手將兩名選手的一隻手攥在手裏舉起來,放下後哨子一響,右手一砍,然後後退幾步站定。

    俞奎的確長得像俞傳中,身體墩實,皮膚黝黑,手腳粗壯。而林虎則身材修長結實,眉清目秀。二人立了個門戶,目光直視對方。

    林虎率先發動攻擊,他打的串長拳裏面的幾個動作,來勢兇猛,直取俞奎面門!

    俞奎絲紋未動,當對方的直拳快到面門時,他突然轉身,動作快速,並橫出一掌擊向林虎後背。

    林虎大驚,急忙趁勢前傾身體,俞奎手掌劈空!

    俞奎身體右旋,順勢踢出左腳,正要擊中林虎的屁股時,那林虎竟突然撲倒於地,接着雙手支撐身體倒旋,同時連續向後上方踢出幾腳後彈腿,只聽得“啪啪”兩聲,正中俞奎的腹部!


    “打得好!”臺下的觀衆一聲歡呼,併發出一陣掌聲。

    俞傳中在臺下看見,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沒想到默默無聞的河東隊裏竟然有如此高手,才過兩招就將俞奎擊中!再一看俞奎,此時已後退兩步,拉開了距離。

    林虎得勢,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微笑,接着大吼一聲,又揮着長拳打將過來!

    俞奎直覺得今天發揮不好,腦袋昏沉沉的反應有些遲鈍,或許是昨晚上失眠的緣故吧。見林虎的長拳“呼呼呼”找到眼前,本能地用掌遮擋,擋了兩拳後,第三拳又沒擋住,直接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好在俞奎的抗打擊能力較強,並不覺得十分疼痛,但他又倒退了兩步!

    臺下又傳來一片叫喊聲鼓掌聲,這叫俞奎心裏產生了一陣恐慌。一顆汗珠從俞奎臉上滑落,左眼皮也猛跳起來。“這是什麼吉兆?難不成今天我要被對方打下擂臺?”他心裏暗想。

    “俞奎,你是咋搞的!快點反擊!”俞傳中在臺下大吼。

    聽見俞傳中的叫聲,俞奎使勁搖了搖頭,頭腦似乎清醒了許多。而這時,林虎的長拳又到了眼前……

    長拳是中華傳統武術中的一個拳種,兩**替出擊,或掄或砸,或衝或撞,或劈或撓,攻勢凌厲,動作連貫性強,必須以靈活的步法和身法配合才能取得最好的效果。

    顯然,林虎已得到真傳,雙拳如風,只見拳影不見人影!

    俞奎心裏一急,乾脆來了幾個後滾翻跳出圈外,然後雙拳握於腰際,邁着碎步,向林虎靠近。

    當林虎的長拳再次向他的面門擊來的時候,他看準對方的拳頭,直接一拳打了出去,這一拳爆發力極強,兩拳相向而擊的時候,只呼得“啊”的一聲,那林虎腕關節脫臼,身體失去平衡,轉了一圈後還在搖擺不定。

    這時俞奎再次上前,使出八分力氣,一拳擊中林虎的腹部,林虎倒退三步後,倒在地上。

    臺下一陣驚呼,他們沒有想到俞奎僅用兩招就將林虎擊倒在地上!俞傳中更是興奮異常,說道:“這個愣小子,老子以爲你還不開竅呢!哈哈哈!”

    這時兩個裁判的哨子同時響起,田學武和張金龍跑步上前,田學武拉着俞奎的手舉起來喊道:“第一回合,杉木鄉的俞奎得勝!”

    臺下響起熱烈的掌聲,尤其是杉木鄉的隊員們,擊掌慶祝,歡呼雀躍。

    “下面進行第二回合的比賽,河東代表隊的黃濤對杉木鄉的俞江!”主持人盧萬紅的聲音叫了起來。她以前本來是文工團的報幕員,是向高陽將她調進了市文體局任副局長,一年後成爲局長。本來今天是要專門請一個主持人的,但是盧萬紅自告奮勇當起了主持人,她不爲別的,就是想在衆多領導面前展現一下才能,讓領導們記住她的名字。

    黃濤和俞江本來在擂臺上的兩邊站着,聽見喊聲後即上前兩步,各自抱拳施禮,拉開了架勢。


    隨着裁判員田學武的右手一砍,二人施展招式迎了上去。

    黃濤和俞江都是二十來歲的小夥子,沒有一絲毫的遲疑,上去就噼裏啪啦的猛烈擊打,不到兩分鐘,俞江被打倒在地。

    “河東隊的黃濤勝!”田學武舉着黃濤的手宣佈。

    臺下一陣掌聲,河東代表隊的隊員們叫起了口號:“河東必勝!河東必勝!”

    盧萬紅又叫道:“現在是第三回合比賽,河東代表隊的……”

    話沒說完,突然一個粗獷的聲音叫道:“裁判換人!”

    俞傳中隨聲看去,只見河東代表隊的領隊林浩然飛身上臺,替下了原定的參賽隊員,他也急忙叫道:“裁判換人!”

    俞傳中也飛身上臺,在己方陣前站定。

    盧萬紅於是拿着話筒說道:“第三回合,河東隊的領隊林浩然對杉木鄉領隊俞傳中!”並對在一邊負責記錄的工作人員說道:“將原來的參賽隊員的名字改過來!”

    林浩然獅子頭形,身長七尺,虎背熊腰,四十來歲,氣宇軒昂。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