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陳峰舉起戰戟,戰戟的戟刃發出耀眼的橙光直刺向李莫,李莫身後的鬼母化身墨綠色的巨大骷髏直衝沖的跟陳峰發生激烈的碰撞。

    轟!

    橙色和墨綠兩種能量席捲整個擂台。

    咻!

    插!

    一把漆黑色的戰戟飛了出來,直直的插在了離小白夜半米處的草地上,上面有一個血手印,可以看出當時他的主人是多麼的用力握著它。

    「唉」

    擂台上煙消雲散,露出了上面的情況。

    陳峰筆直的站在擂台正中間。左半邊身子呈現冰藍色,右半邊身子血肉模糊還在滴血,右手更是能看到雪白的手指骨,而李莫嘴角溢血被他用手輕輕的擦拭留下一道模糊的血痕,鬼母依然漂浮在身後。結果顯而易見。

    裁判:「勝者:凡一學院李莫!」

    陳峰受傷很重,是站著暈過去了,老怪物都對這種傷勢有點懊惱,最後還是出動了學院聯盟專門的治療小隊。

    小白夜站起來,跟趙絡韻一擊掌:「還回去」

    趙絡韻:「恩!」 「呃。戰況。。怎麼了?」學院聯盟的醫療小隊就是強大,陳峰人還在接受治療沒多久,意識就恢復過來了。

    眼鏡:「你昏迷沒多久,趙絡韻才剛上場而已,還沒開始。」

    「我輸了是吧」

    歐陽龍騎在一旁說道:「慘敗啊陳峰,人家屁事沒有你被打得半殘了。」

    雖然很殘酷不過這就是事實,李莫雖然不說屁事沒有,但是看上去的確沒有受到太大的創傷,靈力也還有不少。

    眼鏡十分嚴肅的跟陳峰說到:「如果,尊嚴會讓自己或者身邊的親人受到傷害,那這個不是尊嚴。這是小白讓我帶給你的。」

    陳峰更加沉默了,小白夜一開始就已經預料到了對面肯定會耍手段所以提前就跟陳峰商量好了該怎麼做。只是陳峰當時一口回絕,因為他的尊嚴不允許他依靠手段獲勝。而現在的結果就是,自己身受重傷還連累了隊友,要是因為自己這個環節出了問題導致連鎖反應。。。

    眼鏡補充道:「放心好了,小白那小子做事從來都是兩手準備的。安心看好戲吧。」

    場上趙絡韻看到陳峰蘇醒過來也稍微安心,怎麼說都是自己隊友。對手也沒有催促能回復一點是一點啊。

    趙絡韻向裁判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準備好了。

    裁判:「第三場,怪物學院趙絡韻攻擂,凡一學院李莫守擂,比賽開始!」

    李莫召喚出鬼母,沒有發動攻擊,他還想再恢復一下,別看他只是嘴角溢血,這就證明了他受得是內傷,一點都不輕。陳峰最後那一下威力實在巨大,要不是最後關頭鬼母使用了自己的修為硬擋這一下,勝負難料啊。

    趙絡韻也是不急不慢,右手一翻,一朵昏黃的火苗––落日仙雲火就出現在手心上。趙絡韻左手在虛空一拉,用自己的靈力構建了一把靈力之弓,把手心的落日仙雲火化作一支火箭,搭在靈力之弓上,做出來一個拉弓射箭的姿勢。

    趙絡韻一身白裙,長長的頭髮隨風飄蕩,現在已經初現女仙的身姿氣勢,眉目如畫。

    而反觀對面,陰陽怪氣背後還有一個鬼影,簡直就是一副女仙拉弓鎮鬼圖。

    咻!

    仙火的箭矢速度很快,一剎那就到達了李莫的面前,這時候,異變徒生。

    !!!

    「救人!」

    「救人!」

    「跑!」

    最先感到有問題的是在遠處觀望的鄧老,唐老,陳老三位九級修鍊大能,和幾乎跟三位九級修鍊大能不相上下的凡一學院隊長趙漠。

    三老瞬間出手,趙漠和康維擰著自家隊友極速逃離。而正面面對這一箭的李莫感受的最清楚,這是死亡的味道。

    「陰鬼舞輪迴!!」

    幸好的是李莫體內的鬼母臨危不亂,畢竟人家當初也是一名高級修鍊者,身後的鬼母立刻幻化成一道墨綠色的漩渦擋在李莫面前,鬼母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他比李莫見識更廣、修為更高,她依舊保留了生前的部分修為,只是她這次也是寒毛直豎,因為她居然從這一箭中感受到了鳳、凰兩種族的神獸之力,而且還精純的可怕。她也顧忌不了這麼多,把自己生前的修為化作防禦,希望擋下這一擊。

    只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轟!

    在觸碰到漩渦的瞬間火焰炸開,火海滔天好像一隻美麗的火鳳凰一樣吞噬了李莫,而且就連李莫身後擂台範圍之外的其他人也被波及,波及範圍極大,連靠的近的好幾個擂台都被火焰吞噬。這一招的威力已經完完全全的超出了『新生』兩個字。

    爆炸的爆風吹起了趙絡韻的裙擺和秀髮,左手依然拿著用自己靈力構築而成的靈力之弓,一副淡定自如笑看毀滅的女仙模樣。看似穩的一批,實際內心已經慌得不行,她只是聽從小白夜的安排,跟他擊掌的時候拿到了一點粉末融入到自己的火焰中射出去而已,她也不知道會有這麼可怕的力量啊。

    韓靜兒等人看著『幕後黑手』:「你確定不會被控告作弊?這是我們能有的力量?」

    小白夜一臉胸有成竹的樣子:「沒事,他們要告也要有證據啊,別說他們沒有證據了,整個星空都找不出來的」

    可不是嗎,鳳神和凰神精血所煉製的丹藥的粉末融合的一擊,整個星空就他有,你告也要有證據。

    幸虧三老和其他學院的守護者齊齊出手,才讓學員沒有受傷,除了直面這一擊的李莫。

    李莫也是凄涼,就算有鬼母的全力保護依舊無法抵擋鳳凰業火的強大威力,不但身體被燒的焦黑,就連自身的靈魂和鬼母自己都被嚴重燒傷,要不是鄧老來得及時把他救出來,估計就沒了。就算是現在也要躺好幾個月吧,有沒有後遺症都很難講。

    「可惡啊,他們作弊也作的太明顯了吧!!走,找他們算賬去」凡一學院的學員這就不幹了,哪有作弊這麼明顯的,這可能是一個新生干出來的?鳳凰神力???你特么逗我玩是吧!!

    就在隊友準備過去理論的時候,康維拉住了他們:「別去了,沒用的我們沒有證據」

    「怎麼沒有證據!這麼可怕的鳳凰神力能是她一個八歲多一點的二級修鍊者用出來的嗎?」

    趙漠冷冷的說道:「這不是神獸之力」

    !!?

    趙漠說了這一句也沒有再說下去了,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這是什麼,看上去像鳳、凰兩個種族的神獸之力,但是又不像,因為這神獸之力比兩族的獸王還要精純,對方完全可以這樣說,因為他們找不出一樣的出來,無憑無據的別人想怎麼推都行,反正找不到。自己這邊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

    「這。。。這可怎麼打?誰受得了這一下?」

    康維看著一臉賤笑的小白夜,傳音道:「這是你的安排吧」

    小白夜裝糊塗:「怎麼會呢,這是趙絡韻的實力,她當初得到一點鳳凰神火,必要時候可以爆發一點出來」

    尼瑪,這撒謊都不帶眨眼的。

    「這樣可沒意思了,你們的這股力量太詭異了,如果能用好幾次的話或許會被一些不安好心的組織頂上啊,你也不想這樣吧,做個交易如何」

    「嘻嘻,說吧,什麼交易」

    「接下來大家各憑本事」

    「成交!」

    其實康維不說,小白夜也會跟他談,這一擊可以說是下馬威而已沒打算一直下去,畢竟這樣子贏對自己這一邊的打擊一樣不少——道心的打擊。這一次可以說是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下一次呢?

    趙絡韻也點了點頭,她自己也很掙扎,她也不想這麼贏,能堂堂正正比最好。

    擂台是徹底完蛋了,一大半的擂台都被燒成灰,就連泥土也沒辦法直接燒出來了一個焦黑的大窟窿,所以他們只能轉移到另一個擂台比賽。而這一擊的可怕威力直接把趙絡韻和怪物學院的人氣推上了最高潮。

    「我靠!我還是第一次見還怎麼可怕的攻擊,你沒看就連學院聯盟的長老都出手了」

    「不過,新生有這麼強的力量嗎?太可怕了吧」

    「不知道啊,不過裁判沒有出手干預證明這是合格的吧」

    「或許吧,只是太可怕了」

    「恩,很可怕」

    小白夜也只是給了一次的粉末而已,趙絡韻想再用都沒辦法。這一次趙絡韻的對手是一名紅衣短褲的雙馬尾少女,就是那個說要找怪物學院算賬的女生。

    「卑鄙無恥!」

    趙絡韻連理都懶得理,是他們先作弊的好吧,禮尚往來而已。

    裁判:「我先說明,現在,按規矩來。明白了嗎?」看來學院聯盟那邊也是慌了不能讓她們胡鬧下去。

    「攻擂,凡一學院肖玲,守擂,怪物學院趙絡韻,比賽開始!」

    「冰河世紀!」

    「仙火滔天!」

    轟!

    一冷一熱,一火一冰,兩位性格各異的少女演奏出了冰與火之歌! 轟!

    轟隆!

    咔!咔!

    經過幾次的碰撞,整個擂台已經是面目全非,擂台左邊到處是小型的冰山、冰塊、冰渣子到處都是散發著寒氣。右邊更是火焰滔滔,到處都在燃燒,有不少草地都受到波及,熱氣騰騰。

    兩人可都是全力以赴,力量全開,所以才對拼了幾次呼吸都開始急促額頭已經冒汗了。

    肖玲:「沒想到啊,你居然收服了仙火。要不是我天生冰種估計真要輸。」

    冰種,其實就是和趙絡韻的仙火一樣是一種特殊的能量,只是不同的是肖玲的是天生的魂冰,出生的時候靈魂就藏有冰種,所以也叫天生魂冰,至於是什麼級別的就很難說,有強有弱,不過能跟趙絡韻的仙火不相上下等級應該不差。

    趙絡韻也懶得跟她廢話,本仙女不屑跟你廢話。只見趙絡韻再一次左手構建靈力之弓,右手幻化仙火神箭,拉弓瞄準肖玲。

    「我去!說好不用的!」

    咻!

    仙火箭筆直的射向肖玲,本來肖玲都想喊投降了,不過當她感覺到這一箭給自己的感覺並沒有多危險就大膽起來了。

    「磐冰壁!」

    咚!

    一道碧綠的冰壁崛地而起,擋下了這一箭。

    肖玲:「還好還好沒有那種力量,冰牙!」

    叉,叉,叉。

    肖玲發起反擊,不斷有獠牙一樣的冰尖從地面刺向趙絡韻,趙絡韻開啟身法不斷的躲避。

    「身法不錯,那這招這麼樣,寒冰刃雨!」

    瞬間凍結氣流,趙絡韻的周身出現了一片片薄如蟬翼的冰片浮空著。

    唰唰!

    肖玲手一揮,這些冰片齊刷刷的就割向趙絡韻,正因為這些冰片太薄,而且還是透明不但十分難看清楚還很鋒利。

    呼!

    趙絡韻召喚出仙火,昏黃的火焰保護著身體,融化著致命的冰片,一時半會這些冰片也沒有傷害到趙絡韻。

    「還沒完呢,EX!」

    唰唰!唰唰!唰唰!

    冰片一下子增多,仙火越來越難抵禦,趙絡韻身上已經開始出現一些割傷,只是這些傷口並沒有流血反而出現了凍傷。

    蕭紫羅:「不妙啊,絡韻的身體開始僵硬了,寒氣開始入侵她的身體。」

    冰跟火完全不同,火焰是暴躁的,一下爆炸加上灼傷、潰爛就沒了,但是冰凍不同,冰是慢慢滲透、入侵,時間越長冰就越強。

    韓靜兒:「別擔心,趙家可是煉丹世家,什麼都可以沒有,但是火種一定不少。」

    好像是刻意配合韓靜兒一樣,趙絡韻把護體的落日仙雲火收起來,另一種更加大的火焰強勢登場!!

    本來昏黃色的落日仙雲火消失后,冰片應該能把趙絡韻撕成碎片,可是一種無色無形的火焰把所有冰片隔開,無法再入雷池一步,就連身上的凍傷也開始消失。

    「心焱」

    火焰雖然無色透明,但是它的溫度比昏黃的落日仙雲火高出很多很多,連空間都禁不住開始扭曲。不過也正常,落日仙雲火最重要的是參悟其中『落日』這一種現象的法則,而不是威力。而心焱不一樣,這是一種慾望的火焰,慾望越強,火焰越強。

    肖玲的冰片雨瞬間被蒸發,趙絡韻對著肖玲的位置手指輕點,「呼」的一下子肖玲身體開始出現同樣的無色透明的火焰,雖然肉眼難看,但是神念還是可以看到有一股能量不斷灼燒著肖玲。

    「啊!!!」

    這種火焰是誕生在人的內心,同樣可以出現在別人的內心吞噬別人的慾望,壯大自己來焚燒敵人。當初趙絡韻也是吃盡苦頭才收服的。要收服『心焱』首先要沒有慾望,但是沒有慾望你要它來幹嘛?這不是十分矛盾嗎?要不是得到了怪物學院的古傳承,看透了本質真相,要收服那就只能靠蠻力了。

    「啊啊啊,這是什麼!!怎麼會這樣!」

    心焱不但灼燒肖玲的肉體,同時還燃燒她的靈魂,這痛苦簡直是絕了。

    肖玲也在用自己的天生魂冰不斷的對抗,只是她越是對抗心焱就燒的越旺盛,力量越強大,因為反抗、驅逐也是一種慾望(作者吐槽:這尼瑪也是夠撲街的,這也算!)。只是肖玲在對抗的心焱的時候,趙絡韻也不是干看戲的,你以為都是小怪物?要看著奧特曼變身才打?

    「萬羅掌!」

    呼!

    一個巨大的手掌拍向肖玲,手掌上隱隱若現的符文帶給了肖玲強烈的危機。趙絡韻的萬羅掌已經修鍊到大成了,只要手掌上的符文完全出現就是圓滿境界,剩下的就是推導出天羅掌和天羅功了。找回失傳的天羅功一直都是趙絡韻的夢想,她一刻都沒有忘記。

    「冰凍漩渦」

    肖玲不虧是凡一學院的精英,這樣子了都還能釋放出技能,只是本來可以瞬間凝聚周圍冷空氣並且釋放強烈的冰凍颶風擊退敵人的技能現在只能釋放出一個直徑半米小漩渦。

    咚!

    冰藍色的漩渦和巨大的手掌相碰撞,只是肖玲不但要面對心焱的灼燒還要面對天羅掌的壓力,實力十不存一,落敗也只是遲早的事情。

    肖玲一咬牙:「我去你ma的!」(這是女孩子)

    肖玲乾脆不擋了,向側面一跳一個翻滾,食指一指。

    「零度光束!」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