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陳天怎麼都沒有想到贏勾的那道神識居然依靠沈悅的身體存活了下來!他原以爲贏勾神識已經隨着那道虛影消散天地了,沒想到竟然還有再次相遇的時刻………

    “螻蟻,若不是本尊剛剛覺醒,實力虛弱不及千萬分之一豈會讓你存活於世。”沈悅冰冷開口,聲音蒼老,眸光中涌現無盡的殺意,渾身透露着歷經萬古的滄桑之感以及睥睨天下的王者氣質。

    “你敢稱我爲螻蟻?!”江熠痕怒道,他何時敢被人如此稱呼?如今沈悅的一番話徹底激怒了他!

    沈悅並未看向江熠痕,直接將其無視,旋即扭頭看向陳天這裏,話機冰冷道:“小子,待你強大之時便是本尊找你之日。”

    ………………………

    ……………….. “我等着那一日。”陳天迎上‘沈悅’血紅的雙眸,他的眼神複雜,卻又堅定無比。

    他期待着沈悅的歸來,同時也期待着變強……..

    隨後,沈悅血紅的雙目掃過衆人,透露着森森寒芒,冰寒的眸光使衆人不寒而慄。

    衆人紛紛打了個冷顫,不知爲何?僅僅一個目光就讓衆人感到了一種由心而生的恐懼感,彷彿在面對一個魔神一般。

    “那個陳天和那名女子到底是什麼關係?”

    “難道他是南域的其他勢力插進宗門來的奸細?!”有人猜測道。

    “目前看來,很有可能!那名女子我記得是與陳天同一天進入宗門的,如今那名女子轟然與宗主一戰,而且點名指向陳天,他的嫌疑很大!”

    沈悅對陳天的開口不免讓衆人議論紛紛,讓人心生懷疑,對陳天的身份開始有了種種猜測,而這種種猜測也開始對陳天有了不利的趨勢。

    ……………………..

    而在百丈之外的江熠痕此時臉色鐵青,眸光中涌現着無盡的怒火,暴跳如雷,他堂堂一位宗主何時敢被人如此無視?!

    “受死!”江熠痕仰天長嘯,玄天境九重天的威勢極限迸發,浩瀚的真元如漣漪般傳盪開來,如浪如潮,一時間虛空爆裂,天地搖晃,所勾動的一絲天地之威似能威懾萬物!

    “絕雲劍!”江熠痕暴喝一聲,手中憑空出現了一柄湛藍色法劍,劍身寒芒四射,銳利無比,有着一絲淡淡的聖威流轉,絕雲劍剛一出現就有一股磅礴的威壓籠罩,很明顯這是一柄九品玄兵,屬於半步聖兵!

    “怒斬蒼天!”江熠痕連連揮動絕雲劍,斬出一道道凌厲的藍色劍芒,鋒銳無比,劃破虛空,狠狠斬向沈悅!

    “哼!卑微的螻蟻,本尊還沒跟你算賬,你倒自己送上門了!”沈悅冰冷開口,語氣不帶絲毫感情,有的也只是無盡的殺意。

    “萬靈覆滅!”沈悅大手一揮,虛空中無盡的魔氣瞬間凝聚出一隻暗紅色的魔掌迎了上去,破碎虛空,威壓九天,竟硬生生的將江熠痕用半步聖兵絕雲劍斬出的一道道劍芒直接粉碎!

    這是何等的威勢?!

    “不愧是四大魔神之一,殭屍真主贏勾………”陳天被沈悅的威勢所震撼,雖然明知道她不是沈悅,但這樣的威勢的確是從一個女子體內爆發而出的,這樣的場景十足的讓人震撼!

    要知道,此刻贏勾不過是一縷神識,曾經的至尊真主早已被歲月磨滅,倘若只是僅僅一縷神識入體就有如此之威,那麼曾經的贏勾究竟何等強大?

    “什麼?!我的怒斬蒼天竟然被如此輕易化解?”江熠痕不可置信的看着這一切,滿臉的不可思議,要知道自己已經是半步至聖級別的存在,然而在沈悅面前自己卻顯得那麼無力,而令他更不可置信的是他根本看不透沈悅的修爲,彷彿根本沒有境界之分,有的只是一身滔天的荒古魔氣……….

    …………………..

    “天哪?那名女子究竟有着怎樣的修爲,竟可以輕易化解宗主的怒斬蒼天?!”

    “不清楚,根本看不透徹……”

    “我怎麼覺得她似乎沒有境界之分?”

    “我也覺得……”

    遠處觀戰的衆位弟子見江熠痕的招式被輕易化解後便紛紛討論,將焦點都聚集到了沈悅的身上………

    墨晨神色飄忽不定,不知在想些什麼,呢喃道:“她究竟是誰……”

    ………………….

    “哼!我就不信,一個黃毛丫頭能逆天到什麼程度!”江熠痕冷冷一笑,表示不屑,眼眸中充斥着無盡的怒火。

    “螻蟻,本尊撕碎了你!”聞言,‘沈悅’被這一句話給激怒了,雙目紅光乍顯,堂堂的至尊真主被稱呼爲黃毛丫頭,他豈能容忍?!

    兩者幾乎同時動身!

    “四象神劍!”江熠痕揮動絕雲劍, 阿彌那個陀佛 ,全身真元鼓盪,七彩霞光四射,身後浮現出四大上古神獸虛影,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四道神獸虛影神光沖天,仙光瑞映千條,直入雲霄。

    “嗷!!”

    “吼!!”

    “唳!!”

    “吽!!”

    四大神獸同時嘶吼,一股狂暴的威勢迸發而出,如淵如獄,如浪如潮!

    緊接着,四道神光合一,融合在江熠痕的絕雲劍身之中,剎那間,絕雲劍虹光暴漲,爆發出一股無與倫比的威能,似可斬裂天地。

    江熠痕手執絕雲劍,腳踏神光,破碎虛空,徑直刺向沈悅。

    “嘖嘖,真不愧是宗主,居然使出了四象峯的絕殺技能四象神劍,看來那名女子必死無疑了。”有名弟子這般評價道,認爲四象神劍一出沈悅必死無疑。

    “不錯,宗主的四象神劍目前還沒有人能擋的住三招。”

    “不過,那名女子也很強,可輕易化解宗主的怒斬蒼天………”

    “註定是一場難分難解的較量啊!”

    遠處的衆位弟子小聲議論戰局……….

    ………………….

    “雕蟲小技!”沈悅不屑冷哼,嗤笑一聲。

    “幽冥血海!”沈悅輕叱一聲,緊接着,數道血光沖天,血腥氣息瀰漫了天地,沈悅背後浮現出了一副屍山血海的異象,讓人毛骨悚然。

    無盡的血水虛影在沈悅背後形成了汪洋大海,一個血色漩渦在沈悅身前形成,江熠痕的絕雲劍刺入其中仿若泥牛入海。

    沈悅再一次輕易化解了江熠痕的攻勢。

    “本尊剛剛覺醒,還不適合長時間戰鬥,你的命,本尊改日來取!”說着,沈悅突然縱身一躍,化作一道紅光沖天,帶着滔天的荒古魔氣,沒入了雲霄之中,不見了蹤影。

    “唉,這一別何時才能再見………”望着沈悅沒入雲霄的身影,陳天眼眸複雜,呢喃自語。

    ……………………… “哪裏走!”

    江熠痕眼見沈悅沖天而起,隨之赴身而上,化作一道白色流光衝入長空欲要追上沈悅。

    然而當他身置雲霄之時哪裏還見半點沈悅的影子?所留下的只餘有殘存的荒古魔氣。

    “啊!!”

    江熠痕長嘯,聲震九天,狂暴的音波如漣漪般震盪開來,憤怒的眼眸中閃過一抹不甘。

    就在這時,一青一紫兩道流光降至,兩道身影出現,這是兩名白髮披肩的老者,一名手持拂塵,仙風道骨,另一名手握青銅長劍,鶴髮童顏,神采奕奕,眸光中透露着凌厲以及一絲陰狠。

    “咦?那不是大長老南宮清絕和二長老劍楓嗎?”

    “兩位長老怎麼來了? 愛與恨的糾纏:蛇女 ,很少外出。”

    “看來這一次的事件很嚴重,不然大長老和二長老也不會提前破關而出。”

    “是啊,那名女子的確魔氣太重,想必也是因此才引出了大長老和二長老。”

    “逍遙峯的首席大弟子陳天似乎與那女子有些關聯,那名女子很有可能是其他勢力的人來探查宗門虛實的。”

    “而陳天與那女子同時入宗,自身嫌疑太大了,恐怕要遭殃了……..”

    遠處觀望的衆弟子見大長老和二長老的到來,面面相覷,紛紛討論道。

    在旁的陳天聽聞這些話語絲毫不以爲意,依舊淡淡的看着這一切。


    兩名老者的到來,讓江熠痕強行收斂了一些怒火,努力平復情緒道:“大長老,二長老你們怎麼來了?”


    “我等本在道臺閉關,而在剛纔卻感應到了一股十分強烈而且至陰至純的荒古魔氣,驚醒了老夫,擔憂宗門出事便提前破關,前來察看。”手持拂塵的老者緩緩說道,頗有一翻仙家道者的風範,一雙慧眼掃視四周。

    這名老者便是大長老南宮清絕,在宗門中輩分尊崇,德高望重。

    “不錯,剛剛明明感覺到了十分強烈的荒古魔氣,怎麼現在不見了?”手持青銅長劍的老者疑惑道。

    而在另一邊說話的這名老者便是二長老劍楓,同樣的輩分尊崇,地位極高。

    “哼!她跑了。”江熠痕一提起沈悅便雙眸溢火,彷彿與她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憤憤的說道。

    “跑了?怎麼回事?”兩位長老幾乎同時開口問道。

    江熠痕將事情的原由與兩位長老說清楚之後,大長老和二長老紛紛變色,神情冷凝。

    大長老南宮清絕以神念傳音道:“沒想到你居然想要將她煉成魔丹?!真是不知者無懼啊,還好她剛剛覺醒實力並不強,否則你有十條命都不夠她殺的!”

    “呵呵,小宗主,你要是知道她是誰?恐怕晚上都睡不着覺啦。”二長老劍楓同樣以神念傳音道。

    “兩位長老什麼意思?一個黃毛丫頭罷了。”江熠痕不屑出聲,根本不相信兩位長老的話語。

    “呵呵,黃毛丫頭?恐怕我等這把老骨頭在她面前都是小輩。”劍楓自嘲一笑。

    “開什麼玩笑?”

    “玩笑?你看我等的樣子是像跟你開玩笑嗎?”劍楓沉聲道。

    江熠痕並不言語,露出思索的神色,越發覺得脊樑骨發寒,這時才明白了爲何沈悅會稱呼自己爲螻蟻,渾身直冒冷汗…………

    “那名少年應該就是你說的與那名女子同日入宗的陳天吧,想必與那女子有些聯繫。”劍楓在周圍弟子中掃視一圈後,最終目光停留在了陳天的身上,眸光精芒閃爍。

    江熠痕緩過神來,看了陳天一眼,回道:“不錯,他就是與那女子同日入宗的,二長老你想………”

    “從他嘴裏或許能探出點有關於那名女子的消息。”劍楓淡淡的道。

    “呵呵,老夫就不摻和這事了。”南宮清絕淡淡一笑,輕揮拂塵,瞬息之間青光乍顯,消失在了原地。

    ……………………

    與此同時,陳天的腦海涌入了一道神念“你要小心。”

    陳天自然明白這是大長老給自己所傳的訊息,很明顯這是讓自己留意小心宗主和二長老,一時間對南宮清絕的印象好了不少,同時堅定的眸光中精芒暴閃。


    陳天當即同樣以神念傳音回道:“多謝!”

    ………………….

    “大長老,不送!”劍楓拱手說道,凌厲的眸光中多了一絲寒芒。

    待南宮清絕徹底走後,劍楓冷喝一聲,命令道:“來人,將陳天給我抓起來,老夫懷疑他與魔女有所勾結,是其他勢力插入宗門的奸細,欲要危害宗門!”

    “是!”劍楓的話音剛落,便有兩名身穿白袍的青年弟子衝出,將陳天的臂膀按住,使其無法動彈。

    “我是奸細?你有什麼證據?憑什麼抓我?!”陳天怒道,有些怒不可遏。

    “因爲老夫懷疑你與外門勢力勾結,所以暫且對不住了,待我查明確與你無關定會放你出來!”劍楓淡漠說道。

    “來啊,將他關入宗門禁地,未經查明不得放出!”劍楓命令道,眸光冷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