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金海天舉杯向秦風敬酒:“張長老年少有爲,將來一定前途無量,”

    秦風忙擡起酒道:“多謝金閣主誇獎,本長老愧不敢當啊。”

    二人喝完杯中酒,金海天大聲對衆人道:“諸位,今天是張長老歸入浩天閣的好日子,來,大家乾了這杯酒。”

    這話一出,大廳裏突然靜了下來。

    秦風面不改色,笑道:“金閣主該不會一杯酒就喝醉了吧?明明是浩天閣歸屬天星閣,怎麼變成了天星閣歸入浩天閣?”

    金海天笑道:“在這個世界上以強爲尊,張長老既然天賦不如老夫,手下也沒有比老夫更強的人,自然是張長老率領的衆人歸入我浩天閣手下。”

    秦風瞪着他道:“你莫要忘了若不是本長老幫你消滅了殭屍族的人,你們恐怕要永遠生活在黑暗和恐懼之中。”

    金海天哈哈笑道:“正是因爲張長老曾對我浩天閣有大恩,老夫才允許你們加入我浩天閣,算是對張長老的感謝。”

    秦風手下一個個怒目相視,祝一同站起身道:“見過無恥的人,沒見過你這麼無恥的人。”

    金海天冷冷地道:“你如果有本事打敗我,我可以加入你們天星閣,你如果沒那個本事,就不要來逞強。”

    “你……”祝一同雖說也是賦尊一級,但要打敗賦尊二級的金海天,他還真沒那個把握。

    不過,要他服輸,比殺了他還難受,

    他大喝一聲,掀翻了桌椅:“比就比,難道還怕了你不成?”

    秦風暗自點頭,知道他是爲外面的援兵贏得時間。

    金海天不知是計, 誤入豪門:霸寵小天後 ,這些人還真不服,當下道:“好,這裏東西太多不方便,咱們到外頭去比。”

    他可不想把自家的東西毀壞,要是對方是赤火天賦,還不把他大廳燒光。

    秦風很乾脆地道:“好吧,咱們去外頭比。”

    金海天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道:“不過,輸贏又怎麼個說法?”

    秦風想也不想,道:“要是你贏了,天星閣的人就成爲你的手下,還包括我們這段時間佔領的地盤。”

    金海天大喜過望:“好,一言爲定。”

    秦風又道:“要是你輸了,浩天閣不能再反悔,加入天星閣。”

    金海天想到自己不可能輸在祝一同手下,當下也答應得很乾脆:“就這麼定了。”

    大廳裏所有人都移駕到外面去看熱鬧,金海天怕事情有變,特地加強了對天星閣人的監視。

    廳外廣場上,兩派人馬互相對峙,陣前二人虎視眈眈。

    雖然從人數上看,天星閣的人少了些,但都是賦皇級別以上的人物,金海天倒也不敢小視,不過想到除了祝一同,其他都是賦皇等級的人物,金海天倒也沒太放在心上,只要把祝一同打趴下,其他人不足爲慮。

    祝一同喝一聲:“火焰刀。”

    手中紅色火焰燃燒,突然凝成一把紅光閃閃的有如實物的刀。

    火光閃爍中,在場的人雖躲在陰影中,卻都感到了一陣撲面而來的熱意。

    秦風也吃了一驚,這火焰刀他在同兄弟秦烈的戰鬥中也曾見過,但威力卻不可同日而語。

    這種把天賦轉化爲實物的賦技很多人都會,尤其適合那些練習過武技的人使用。

    秦風雖也有練過武技,卻不會使這種賦技。

    祝一同這一賦技展現出來,連金海天也吃了一驚,這種賦武雙修的人在大陸上已是不多見,這祝一同還真有兩下子。

    不過想到天賦的差異,他卻是不屑地哼了一聲,對付同級的人這種賦武合一的賦技或許有一定的優勢,但他等級更高,自是不把這火焰刀放在眼裏。

    金海天靈魂力突轉。

    “寒冰掌。”

    他的天賦是雪冰,恰好是赤火天賦的剋星,加上他天賦高一籌,可以說明穩操勝券。 只見祝一同火焰刀挾起無比的火勢,在空中揮出一道道交叉縱橫的火網,向金海天狂壓而下。

    金海天見了,也不敢輕敵,雙手狂舞間,一道又一道的冰牆向火網衝去。

    火與冰劇烈地撞擊着,秦風一會兒就看出金海天畢竟天賦要高一籌,祝一同招式雖然靈活,卻始終突破不了金海天的冰牆,而金海天的冰牆一開始是防禦,後來已漸漸反守爲攻,祝一同落敗是遲早的事了。

    秦風焦急地望着天空,林天平怎麼還不來?

    不是說好了半個時辰內如果沒有這裏的消息就率領衆人殺進來嗎?

    天空中突然飄來一陣烏雲,天色突然一下暗了下來。

    秦風一看就知道有人在發閃電,心裏暗道不好,祝一同本來就捉襟見肘,這閃電要是擊向他,他肯定扛不住。


    果然,空中數道閃電一閃,砰砰數聲,擊在祝一同身上,祝一同渾身一震,靈魂力受阻,手中的火焰刀不由得縮小了些,擊向金海天的火網更是顯得有些凌亂。

    幸虧這發電之人雷電天賦並不是非常高,否則祝一同當場就要落敗。

    金海天面帶冷笑,這是他事先安排好的人手發出的閃電,目的是更快打敗祝一同。

    只見他的冰牆更盛,眼看就要突破祝一同的火網。

    眼看着祝一同就要落敗,秦風豁出去了,是你浩天閣失約在先,可別怪我不客氣。


    靈魂力催動之下,秦風也引來一團更大更厚的烏雲。

    “紫雲電。”

    傾瀉而下的閃電帶着紫色光芒,向金海天擊去。

    金海天沒想到也有閃電擊向自己,要躲也是不及。


    轟轟幾聲,強烈的電流在金海天身上閃出無數電花,金海天只覺得全身一麻,突然覺得全身的力氣似乎被抽個一乾二淨。

    秦風的異電閃電何等猛烈,即使如金海天這樣的高手也受不了這一擊。

    金海天哼一聲,靈魂力後繼無力,冰牆再也發不出來,突然消失。

    場上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本來完全佔上風的金海天突然發不出一絲賦技,而祝一同原本微弱的火網突然強大起來,瞬間把金海天裹在火網中。

    金海天在異電閃電的攻擊下毫無反抗之力,跟一個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只聽轟的一聲巨響,火網罩下,他的身體受不了這強大的足以吞噬一切的一擊,炸成碎片。

    衆人目瞪口呆,事起陡然,誰也沒想到會有這個結果。


    祝一同也是一呆,明明自己就要落敗,怎麼會是這個結局。

    他早已看出擊在金海天身上的閃電是異電,可他看不出是誰發出的閃電。

    難道自己隊伍裏還隱藏着高手,一個能發出異電閃電的高手?

    不由衆人細想,秦風一個箭步躥上,對浩天閣衆人道:“金閣主已死,你們還不投降的話,格殺勿論。”

    浩天閣的人見大勢已去,一個個跪下比什麼還快。

    “不關我們的事啊,都是金閣主出的主意。”

    “金閣主背信棄義,死了活該。”

    “……”

    更多的人立刻跪下大喊:“屬下參見張長老。”


    “好,你們既然已經歸順,金閣主也已戰死,我就不跟你們計較什麼出爾反爾之事,從今之後,你們一切必須聽從本長老的安排。”秦風道。

    處理好浩天閣的事後,秦風悄悄對祝一同道:“林天平他們到現在也沒來,一定是出事了,我們得去瞧瞧。”

    祝一同也悄悄問道:“剛纔是不是長老偷偷發的閃電?”

    秦風故作驚訝地道:“沒有啊,不知是哪位兄弟發的,有時間問問。”

    他對浩天閣的人道:“金海天怎麼說也曾經是你們的閣主,你們好生把他安葬了吧。”

    說完對天星閣衆人道:“林天平他們到現在也沒出現,我們去看看什麼情況。”

    說完和祝一同兩人帶頭向天空飛去。

    天星閣衆人也隨着他們飛起空中。

    飛出不遠,秦風吃了一驚,只見不知哪裏來的一羣賦者,密密麻麻布在空中,人數在千人以上,清一色的賦皇軍團,最高的也只有賦皇九級,把林天平幾百人圍在中間。

    秦風大吃一驚,這裏哪裏冒出一堆賦皇軍團?

    能夠擁有上千名賦皇的勢力絕對是一個在大陸上也排得上號的勢力。

    怪不得這麼久都沒趕上浩天閣的戰鬥,原來是偷偷摸摸地受襲了。

    魔法劍士錄 ,他們用的是車輪戰法,一撥幾百人,和林天平他們打了一陣子,另一撥又接着上,還好秦風把最有戰鬥力的妖獸放在林天平身旁,要不然他們早就被消滅了。

    林天平雖然是賦尊二級,但遭到了幾十名賦皇的攻擊,他的賦尊優勢根本體現不出來。

    秦風遠遠看出林天平他們已支撐不了多久了。

    事態緊急,秦風大喝一聲,帶領衆人向賦皇軍團衝去。

    這些人都是他爭取成爲自己勢力的對象,秦風哪容得別人把它消滅,此時也顧不得會不會把祕密泄露,吞噬天賦傾瀉而出,瞬間裹住了外圍的幾個賦皇。

    砰砰砰,一陣驚人的爆炸聲響起,秦風專找賦皇七級以下賦者動手,已殺出一條血路,向林天平等人靠近。在後面的天星閣衆人見秦風如此勇猛,有如猛虎下山,也紛紛各展實力,擊殺對方。

    林天平在包圍圈中見天星閣衆人從外面殺進,不由得精神大振,舉手之間,已把衝上來的幾名賦皇擊殺。

    秦風靈魂力之盛,當世僅有,一會兒便吞噬了幾十名賦皇。

    對方見秦風也只是個賦皇,卻擁有可怕的爆炸力,一個個嚇得魂不附體,紛紛給秦風讓開一條路。

    秦風率着衆人殺重圍中,一會兒,已和林天平匯合一處。

    對方暫時停止了進攻,卻仍然不肯放棄,把衆人緊緊地圍在中間。

    秦風一見林天平就問道:“這些人是哪裏來的,怎麼有這麼多人?”

    林天平道:“屬下也不知他們是從哪裏冒出來的,我們本來在這裏等你的命令,他們經過這裏,一言不發就和我們打了起來。”

    秦風道:“你不用擔心,有我呢。”

    林天平道:“我就知道四長老不會扔下我的。”

    “你知道他們是什麼勢力的嗎?”秦風問道。

    林天平道:“我問了,可他們不回答。” 秦風皺眉道:“我們的人數少很多,硬拼不是辦法,兄弟們傷亡太大。得想個法子先逃出去,然後組織我們這段時間收服的勢力反攻才行。”

    總裁的嗜血戀人 :“這些人訓練有素,不好對付。”

    秦風道:“放心,我有辦法。”

    他把目光放在地上,只見一處山崖上亂石林立,心裏頓時有了辦法。

    他悄悄對林天平和祝一同道:“等等我打開一個缺口,你們倆帶領弟兄們先衝出去,到追月盟等我。”

    二人驚道:“長老您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