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鄒子川相信這個傳說,因為,食人樹本是就可以和他溝通,一張由食人樹製造的弓能夠和弓建立聯繫並非沒有可能。

    「沒有更好的了?」鄒子川把弓放在了紅木雕花的櫃檯上面,目光在貨架上面掃了一眼,一臉失望的表情。

    「這還不行?」藤老頭的身體彷彿被針刺一般,赫然跳了起來。

    「我要最好的,紫芯弓!」鄒子川看著藤老頭,一字一頓道。

    「沒!」藤老頭斷然否決。


    「紫芯弓……」

    奧普張大嘴巴看著鄒子川,他想不到鄒子川的胃口居然如此之大,紫芯弓是傳說中的神弓,據說,只有樹齡達到一萬年以上的食人樹才能夠製造紫芯弓,因為,一萬年以上樹齡的食人樹的顏色會從純黑色變為紫黑色,但是,這顆星球在五千年前發生了一場巨大的災難,火山爆發,整個大陸的植物幾乎滅絕,能夠存活下來的萬年大樹少之又少,可見紫芯弓的價值之昂貴。

    「一千金幣!」鄒子川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絲不可察覺的笑容,一般,像這種有名的聚寶齋,都會有一些稀世寶物,只要價格好,一樣是可以買到的。

    「一千金幣……」老大的嘴唇顫抖了一下。

    「有嗎?」

    「沒有……」老頭感覺自己嘴裡發乾。

    「好吧,二萬金幣!」

    「咳咳……真的沒有……」老頭的的心臟狂跳,血液加速流動,他感覺自己現在很危險,很容易暴血管而亡。

    「五萬!」

    「五萬……」

    老頭和奧普都感覺一陣頭暈,對於他們來說,已經無法想象五萬金幣是什麼概念了,哪怕是加侖帝國的皇宮,也不一定有五萬金幣。


    「真的沒有?」鄒子川微微一笑,他開始收網了,雖然他不在乎錢,但是,有時候,也不能讓人當傻瓜宰。

    「這個……我得問問我們老闆,您等等,十分鐘,十分鐘,不,不,五分鐘就行了,我們老闆就在後面……」

    「去吧!我等你。」

    「是是,大人!」藤老頭點頭哈腰的,一臉諂媚,老頭的動作看得奧普一臉獃滯,要知道,他從小就認識這個老頭,可是從來沒有看到過老頭現在這麼一副諂媚的表情,哪怕是看到一些皇宮貴族,老頭骨子裡面也有著一股傲氣。

    老頭離開后,兩個打下手的年輕為鄒子川和奧普倒了兩杯上好的清茶,這間並不大,卻充滿了古色古香的聚寶齋立刻被飄香滿屋,兩個年輕人更是一臉敬畏的垂首而立。

    奧普第一次受到這種待遇,有一種坐立不安的感覺,不過,當他看到鄒子川那處之泰然的表情后,心裡穩定了很多,跟隨在鄒子川身邊,奧普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果然不到五分鐘,從那後面捲簾走出來了一個相貌清癯的瘦高老人,老人短髮,梳理得很乾凈,穿著的衣服也很講究,舉手投足自有一番氣度,和那藤老頭比起來又上了一個境界。

    看來,這就是聚寶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老闆藤千秋了。

    「久仰久仰!」藤老頭朝鄒子川抱拳招呼了一下,見鄒子川虎踞不動,也並不在於,泰然落座到鄒子川的對面的木質沙發上面,那藤老頭垂手站在他的身後不出聲,兩個年輕人連忙為這老人倒了一杯茶,茶具和鄒子川的茶具有著明顯的區別,一看就是上等工藝品。

    「我要紫芯弓,五萬金幣,有就有,沒有就不要浪費時間了,我看,藤老先生也挺忙的。」鄒子川喝了一口茶,淡淡道。

    「我沒有,不過,有人有,不過,您需要等待二個小時,不知道先生可否有這個耐心?」藤千秋看著鄒子川,不緊不慢道。

    「只要有好東西,兩個小時又算得了什麼,當然,希望藤老先生有好東西讓我打發在二個小時的時間!」

    「嗯,很好,老二,你多拿一些好東西好這位先生欣賞,我出去一趟,小福,備馬。」

    「是!」那老頭一臉恭恭敬敬,而一個年輕的夥計已經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少陪了。」

    藤千秋朝鄒子川微微欠了一下身體之後大步朝外面走去,很快,外面傳來一陣迅疾的馬蹄聲,這馬蹄聲漸行漸遠。

    ……

    在加侖帝國的皇宮城堡裡面的一個巨大會議室,坐著數十個身穿甲胄和朝服的官員,加侖帝國的皇帝一臉焦慮的坐在上首,整個會議室氣氛顯得特別的凝重。

    「陛下,臣認為,我們現在已經失去了帝國絕大部分的土地,如果戰爭再這麼膠著下去,將對帝國非常不利,我們應該在軍事上採取一些冒險行動……」

    「趙將軍,帝國的軍隊只有三十萬不到,如果按照你的方法,把敵人的大軍放進城來,我們豈不是自尋死路?」一個相貌威儀,和皇帝很像的一個男人朗聲道。

    「公爵大人,此話差矣,如果我們現在不採取軍事冒險行動,我們的士氣會越來越低落,我們的糧食會越來越少,我們的兵器和戰馬損耗會越來越大,到了最好,我們會一無所有,任人魚肉!」

    ……

    如果鄒子川在這裡的話,必然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個身著鎧甲,一臉文氣的趙將軍正是他在大草原遇到的那個中年男人。

    這個人正是加侖帝國身為最隆的趙烈大將軍,而與他對話的卻是位高權重的愛德華大公爵。

    整個會議室似乎就只有愛德華大公爵和趙烈大將軍爭辯,其他的人都是一臉沉默,顯然,他們並不想介入兩個權勢人物的紛爭之中。

    就在爭辯充滿了火藥味的時候,一個侍從急急忙忙的走到老皇帝的身邊,附耳低語了幾句什麼。

    「讓他進來,朕正好有事要找他!」老皇帝重重的哼了一聲,到底是長期處於皇位,威儀壓人,只是哼了一聲,會議室越發顯得安靜,讓人窒息。

    很快,侍從帶著一個老人走了進來,正是聚寶齋的老闆藤千秋。

    「草民叩見皇上!」藤千秋走進會議室之後,行了一個虛禮。

    「賜座!」老皇帝對藤千秋的無禮也不以為意,藤千秋不光是對他,就是對其他的十七個皇帝也沒有行過跪禮,這老傢伙的頑固已經是臭名遠揚,據說,他曾經被北國皇帝差點處死,但是,他硬是不行跪禮。

    當然,藤千秋也有他的資本,藤記聚寶齋幾乎控制著整個大陸的地下兵器交易,大陸百分之八十的走私渠道也被他掌握,他還有大陸最大的私人兵器加工廠,最大的物流中心,最大的雇傭兵團……

    「藤老先生一直迴避朕,今天居然自己找上門來,不知道有何貴幹?」老皇帝沒有什麼好臉色給這傢伙看,因為,現在皇城缺少弓箭兵器,老皇帝已經多次讓人帶口信了,但是,這傢伙根本不給面子。

    藤千秋端坐之後,眾人微笑點了一下頭,眾人都點頭回禮,誰也不敢明目張胆的得罪藤千秋,眾人是愛德華大公爵和趙烈也是微笑回禮。

    「皇上,草民來和您做一筆交易。」

    「呵呵,你不是不和朕著生意的嗎!」老皇帝摸了摸下顎,一臉冷笑,今天,他已經下定了決心,再也不放這老傢伙回去了。

    「草民用五萬箭羽,五千長弓換皇上的紫芯弓!」藤千秋開門見山道。

    「呯!」

    「藤千秋,你太放肆了!」

    老皇帝赫然站起,猛然一巴掌拍在會議桌上面,龍顏大怒,整個會議室立刻充斥著冰刃一般的殺氣,凌厲無比,會議室的大門也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數十個身著重甲的巨漢沖了進來。

    「十萬箭羽,一萬長弓,我只能出這個價格了。」藤千秋端起杯子,緩緩的喝了一口茶后,一臉當然,不徐不疾道,彷彿沒有看到那數十身著重甲的巨漢一般。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葛兄,不如你我聯手吧!」那姓刁的弟子揮動了一下手中的利劍,平靜的看著葛方。

    這葛方也是猶豫了一下,在那次與火雲豹的對戰之中,這弟子的面目也是看得清清楚楚,片刻之後,葛方謹慎地點了點頭道,「那好,刁兄這次你我聯手,只為名額,我估且再信你一次!」

    「謝了!」那姓刁的弟子聽到這話也是冷笑了一下,隨後便於葛方一同向著別的弟子猛的衝去。

    這二人配合得到還是挺有默契,所過之處那敵對的弟子皆是節節退敗,要不是死於劍下,要麼就是主動出圈,氣勢如虹,勢不可擋。

    那在圈中的弟子也是注意到了這二人,皆是一臉的駭然之色,被其盯上的弟子也是放棄了掙扎,主動認輸淘汰,滿臉的不甘之情。

    那激烈的對戰還在繼續,那「叮叮噹噹」的刀劍聲更是連綿不絕,響徹在這天地之間,縈繞在耳畔久久不散。

    「這葛兄與這姓刁的弟子配合的到是有些震懾力,應該也能成為入門弟子了!」王毅看著前方,自言自語道。

    ??????

    許久之後,打鬥聲漸漸變小,那所在圈內的弟子已是寥寥無幾,這時那面容滄桑的長老再次啞然開口道,「夠了,到此為止吧!你們幾人都通過了這第三關,現在就隨我前去宗門吧!」

    那滿身血跡的葛方聽見了這話,也是怔愣了一下,隨後面露狂喜之色,大聲笑道「我過關了、過關了,我終於成為入門弟子了!」

    高興地不止是他,其他的弟子也是激動不已,緊隨其後,便再次腳踏靈力、凌於空中,向著宗門疾馳而去。

    片刻之後,眾人便來到了這花宗的內門,這時那面容滄桑的長老再次開口道「你們在這等著,老夫先去與宗主說一聲!」這長老說完便大袖一甩,向著前方的庭院走去。

    「哼,成為了這內門弟子這是你們的福分,你們要好好修鍊,成為這宗門的最強力量,聽見沒有?」那站在原地的杜長老對著眾弟子大聲喝道。

    「是,弟子明白!」眾人一口同聲道。

    這時那面容滄桑的長老走了過來,在他的身旁一同走來的是一位身穿青色長袍、面容枯槁、但是渾身上下都散發著駭人的威壓,雙目更是猶如直戳心神的利劍,不敢直射。

    眾人也是怔愣了一下,立馬低頭,雙手相托、身軀微彎道「弟子參見宗主!」

    王毅也是低下了頭,心中暗想道,這第一次見著宗主也是如此,現在修為有所提升竟還是不能抗拒,這宗主到底是什麼修為?

    「好!你們都是好樣的,恭喜你們能成為內門弟子,咦???」這宗主的雙目一一看過眾人,當看見王毅之時也是輕咦了一聲,隨後便走了上去。

    「你叫王毅?」這宗主站在王毅面前,突然開口問道。

    王毅也是怔愣了一下,點了點頭,沉默不語。


    「不錯!通三關,展實力,成為了內門弟子,你的努力本宗主看在眼裡,這是你給本主的第二印象!甚好、甚好???」這宗主笑了笑道。

    那與王毅不合的弟子聽見了這話也是一臉的陰霾,雙眉緊鎖,神情凝重了起來。

    王毅聽到這話也是忐忑不安了起來,自己一開始將這花宗的牢獄給毀了,這宗主一點都沒有怪罪之意,現在竟是連連誇讚於我,到底是何意?

    但是王毅的面容依然是面不改色,神情鎮定,「謝謝宗主誇讚,弟子還差得遠呢!」

    「呵呵???」這宗主又是笑了笑,緊隨其後便是從他的衣袖之中拿出了,數本秘籍出來,發給了眾人,眾弟子也是再次連連道謝。

    王毅看見這秘籍之時,心中狂喜,這正是他想要學習神通之術。

    「這本秘籍,不同杜長老給你們的,這可是內門弟子才可以學的,希望你們能夠好好利用、好好修鍊!至於一些內門弟子當遵守的門規,那李長老會告知與你們,本主就先行離開了!」

    「恭送宗主!」眾弟子一口同聲道。

    「好了,都抬起你們的頭,這內門弟子在這宗門內是嚴禁打鬥的!這是最關鍵的一條,觸犯了這條的弟子的下場就是死的代價!這不同於外宗,你們可以放蕩不羈,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這面容滄桑的李長老大聲喝道,眾人也是紛紛一怔,連忙抬起頭,神情嚴肅地看著這李長老。

    「這內門弟子的日常生活倒是與外宗的弟子無二樣,時間都有你們自己分配!你們修鍊所需的靈石,本宗也不會給一塊,你們還是必須去這任務所得,就是免去了那催芽的任務,你們可聽明白了?」

    「弟子謹記!」眾人再次一口同聲道。

    「好,這是你們的腰牌,也是一個身份的證明!那去吧!」

    王毅拿了一個腰牌,這腰牌方方正正的,由木頭而制,上面刻著一個內字,這子已是入木三分,蒼勁有力,但也是平常無奇,沒什麼亮點。

    「你住在南邊的第二間房吧,你住在第四件房,而你住在北面得第一間房,還有你住在第三件房???都記清楚了,那就各自去你們的住處吧!」

    「弟子告退!」

    「去吧、去吧???」

    ???

    片刻之間,王毅便走到了那東邊的第三件房內,他推開了房門,沒有聞到那濃郁而有刺鼻的霉味,房間中的一切都像是剛剛有人清掃過的一般,竟是一塵不染,桌椅茶具竟是擺放的如此整潔,那被褥疊的也是整整齊齊。

    王毅看見這一幕也是微微的皺起了眉頭,自言自語道「不應該是這樣啊!難道在我之前有人來過?」

    「哼,先別管這些了,老夫總感覺這內門之中,充滿了淡淡死氣,顯然是有意的隱藏,這花宗老夫還真是看不透!」

    「哦?死氣!」王毅也是怔愣了一下,重複道。

    「對了,你現在體中的經脈已於無數的細絲藤條纏在了一起,假以時日定會完全相融,到那時候就糟了!」

    「是那杯藤汁所致?」王毅此刻也是雙眉緊皺,再次問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