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郭子興等忙打馬繞城牆看了一圈,果然如守城兵丁所言,東、西、南三側的元兵已經撤兵而去,只剩下北側的元兵掩護大軍。

    元兵雖然在撤退,卻也沒有絲毫的慌亂,三軍仍然是齊聲號令,有條不紊。

    郭子興問旁邊的探馬:「元兵什麼時候開始撤退的?」

    「大概一炷香之前吧,也就是一更天時分。」探馬答道:「當時,我們雖然在遠處看到元兵有動靜,但是又不像是攻城,我們就又偷偷的上前去打探了一陣,這才回城稟告大帥。」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燭畔花盟—上》 郭子興等十幾人看著遠方長龍般漸行漸遠的元兵,良久無人說話。︽過了好一陣,才有人提議說道,要乘機追上,掩殺一陣,多少也能除掉一些元兵。

    但是,卻沒有人響應。大家想得更多的是,為什麼元兵會突然撤兵,難道是義軍的援兵來到了?但是郭子興知道,義軍根本不會有援兵,韓林兒、劉伯通等人現在正被張士誠大軍對峙,根本無法脫身。再說,即使是韓林兒帶兵前來,對付脫脫,那也是敗多勝少。

    芝麻李被滅后,郭子興早就跟義軍首領告急過,當時就根本沒有人救援自己,現在更不會有。

    「莫非是脫脫故布疑陣,引誘自己出城?」郭子興心中暗暗琢磨道,但是轉念又想,自己所想不對,如果是引誘自己出城,何必如此大費周章,五十萬大軍拔寨而起,那是多大的動靜,剛剛圍城,就拔營,何等的打擊士氣,這可是用兵的大忌。

    再說,已然圍城,破城也只是時間問題,又何必如此。萬一對方不上當,那自己豈不是白白的浪費時間?

    郭子興搖搖頭,否定了這個想法。但是,左思右想,實在是想不透這個脫脫葫蘆里買的是什麼葯。

    「大帥,我們怎麼辦?難道就這麼看著?」反應過來的將官們早有人開始蠢蠢欲動,想要追上去追殺一番,也好殺一殺這個傳奇人物脫脫的威風。

    「不錯,我們就這麼站在這裡,目送脫脫。」郭子興看著遠方,低聲說了一句。

    眾將官除了彭大、湯和和鄧愈等幾人外,都傻了眼,都不知道自己的郭大帥是不是被元兵的突然舉動給刺激的在說胡話。

    朱重八扒著城牆的箭垛,靜靜的看著長龍也似的元兵隊伍,心中百味雜陳,不知道是什麼味道。這幾日真的是做好了各種準備,甚至隨時準備喪生在元兵的刀劍之下,但是,寸鐵未動,元兵卻突然悄沒聲的退兵,甚至隱隱的在心底還有一絲的遺憾和失落。

    「探馬,你們馬上悄悄的跟在元兵之後,看看他們到底是在搞什麼鬼,探明了速來稟報。」鄧愈看大家都沒了主意,就大聲吩咐道。

    「是!」探馬領命,忙出城而去。

    暮色中看不到郭子興的神情,朱重八緊挨著郭子興站著,但是能感覺到他話音中的激動,只聽的郭子興大聲說道:「諸位,今晚我們更要加強戒備才行,脫脫此人詭計多端,千萬不要被他的詭計給迷惑了。」

    大家轟然答應。朱重八也暗暗點頭,覺得郭子興所言有理。小心駛得萬年船,這才是真理。

    巡邏了一圈,郭子興自行回府,剩下的將領們分頭巡視去了。

    朱重八跟湯和是一組,兩人負責北城。湯和手按刀柄,面色沉重,大踏步的走在前邊,朱重八也不敢說話,緊緊的跟在後邊。

    城樓上,現在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每一個箭垛上都有一個人在專門負責,箭垛下邊堆滿了塗了劇毒的狼牙箭,劇毒是由彭大提供的配方,據說是他在苗疆調查趙均用的時候,從一個部落中學到的配方,見血封喉,端的是厲害無比。

    狼牙箭兩側則是堆的小山一樣的石灰包、大塊的青石,都是為了對付敵人強行攻城用的。

    兩邊的守城兵丁看到湯和,不斷的行禮。湯和不動聲色,點點頭就算回禮,偶爾也跟守城兵丁們攀談上幾句,都是問準備的情況怎麼樣,後勤狀況等等。

    不到五里長的北城樓,兩人這麼不緩不慢的來回走了一次,花了一個更次才走完,看著防守戒備毫無差池,湯和放心下來,跟朱重八找了一處箭樓,稍事休息一陣。


    兩人就坐在青磚地上,各自倚著一堆石灰包,對面而坐。城樓上每百步就有一處小小的箭樓,專門為儲備軍需而用。箭樓比城樓還高出數丈,四面皆空,視野極好。

    湯和揮手讓旁邊一個小兵拿過來幾張餅,一壺熱水。兩人喝了幾杯水,用手撕著吃餅。

    看著遠處還在緩緩移動的元兵,過了一陣,朱重八才問道:「湯大哥,元兵行事如此蹊蹺,你可知道其中緣由?」

    湯和搖搖頭,大聲說道:「愚兄與元兵交往甚多,還在長安呆過一陣,深悉元兵的做法,絕對是不會沒來由的輕易放棄,更別說這次的主帥是脫脫。所以,這一次元兵突然退兵,愚兄也是一頭霧水啊。」

    「但願元兵真的是退兵了。否則……」朱重八輕聲說道。

    「否則什麼?老弟,你擔心我們不是脫脫的對手?」湯和問道。

    朱重八在湯和面前無需隱瞞,點點頭說道:「是啊!脫脫兵多將廣,軍紀嚴明,我實在是擔心不是他們的對手啊!」


    湯和嘆了一口氣,沉聲說道:「其實愚兄心裡又何嘗不是如此,只是大軍當前,要是為將者都前後懼怕,那兵士們就更沒有任何士氣了,真要是那樣,就連萬分之一的勝率都沒有了啊。」


    「現在我們怎麼辦?」朱重八知道湯和是一個不會輕言失敗的人,現在能如此說話,已經是不容易了。

    湯和幾口吃完手裡的餅,喝了一口水,站起身來,說道:「老弟,你不必發愁。只需要明天天一亮,探馬回來,一切便知分曉。」

    朱重八也跟著站起身來,輕聲說道:「是啊。要是元軍真的撤軍那就好了。」

    兩人就這樣,走走停停,一直巡邏到第二天天亮。

    天剛微亮,兩人扶著箭垛,看遠處的元兵已經全部退去,只留下星星點點的燈火在最後,可能是掩護大部隊的後續部隊。

    五十萬大軍一夜之間就幾乎不見了蹤影,兩人正商討之際,突然,一名親兵急匆匆的跑了上來,大聲說道:「湯將軍,朱大哥,大帥有令,讓兩位即刻去帥帳集合聽令。」

    「有消息了。」湯和雙眉一揚,高興的說道:「走,我們快走。」

    朱重八也是又驚又喜,忙跟在湯和身後,兩人快馬加鞭,急匆匆的往帥帳趕去。

    帥帳里早已經坐滿了人,湯和和朱重八一進去,就一群人急切的問起,元兵到底是怎麼回事?是撤退,還是另有詭計。

    湯和和朱重八哪裡知道,兩人也是搖搖頭,說是不知,一會兒等大帥來了就一切都明白了。眾人議論紛紛,一時間,帥帳內人聲如沸。

    過不多時,外邊喧聲攘攘,賬外傳來了郭子興的咳嗽聲,大家馬上停止了議論,眼巴巴的看著帳外。

    郭子興大踏步的走進大帳,一進來就滿面紅光的跟大家打著招呼,朱重八雖然不知道是喜是憂,但是看郭子興的臉色,應該是元兵退兵的可能性大一些。

    果然,郭子興一坐到太師椅上,就大聲說道:「諸位,你們猜怎麼著。哈哈。那個脫脫果然是退兵了。我們的探馬足足追出百十里地,只見脫脫的前軍已經走出徽州。」

    「啊。果然是退兵了。」

    「太好了。真是天不滅我啊!」

    聽到這個消息,大家先是如釋重負,不約而同的長出了一口氣。

    畢竟,脫脫如此聲勢,大家雖然嘴上不言,心裡都已經準備好了與濠州城同生死的準備,現在,脫脫大軍撤去,自己等於是撿回了一條性命,怎麼能不欣喜若狂。

    大家先是高興了一陣,彭大上前一步,問道:「大帥,不知道為什麼脫脫會如此輕易的退兵呢?這裡邊到底有什麼蹊蹺?」

    湯和和鄧愈等人也都是一團疑雲,這個問題其實是大家都想問的。彭大問完后,大家都不再說話,豎著耳朵,聽郭子興怎麼回答。

    「哈哈哈。這個嘛,還要多謝我們的朱重八,你老弟啊!」郭子興咧著大嘴,高興的說道。

    「什麼?朱重八?你老弟的功勞?」大家都莫名其妙的看著朱重八,又看看郭子興,不知道郭子興到底是什麼意思。

    郭子興得意的看著大家,也不說話。

    「莫非,郭大帥,莫非是那二十萬大軍?」湯和突然說道:「真是那二十萬大軍救了我們?」

    「怎麼?我們的計策奏效了?」彭大也欣喜的問道。

    看著大家齊刷刷的眼神,郭子興也不再賣關子,大聲說道:「諸位將軍,今天我們隱伏在京城中的探馬回報,昨日兵部傳來消息,元惠宗下旨,讓脫脫回京,說是要追究他損失二十萬大軍的罪過。」

    「元惠宗怎麼會如此快的就知道那二十萬大軍的事情,怎麼會如此快的下了這麼奇怪的聖旨?」湯和也大聲問道。

    「前天彭大將軍提起,說是韃子朝廷朋黨勾結,老夫還將信將疑,現在看來是的確如此啊,而且比傳聞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聽咱們的探馬回報,說是我們剛殲滅也先帖木兒的大軍,朝廷那邊馬上就得知了消息,第二天就傳出聖旨,說是調脫脫回京,盤查此事!」郭子興說的逸興橫飛,聲音越來越大。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燭畔花盟—下》 郭子興一說完,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一時之間,帥帳中鴉雀無聲,過了一會兒,彭大才介面說道:「先不論韃子皇帝為什麼這麼著急召回脫脫,就說是韃子皇帝不管前方戰況,不管整個局勢大計,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如此輕易的召回軍前大將,放棄了整個戰局,看來韃子朝廷真是一團散沙,敗局已成!」

    「怎麼不是!」郭子興看來是高興的忘乎所以,大聲介面說道:「韃子皇帝如此昏庸,我們一個小計就大功告成。看來韃子江山必不久矣,哈哈。」

    「是啊。韃子皇帝昏庸至此,我們何愁大事不成。」一時間,帥帳中的眾人都紛紛迎合。

    「這個脫脫雖然厲害,但是太過鋒芒畢露,朝中樹敵眾多,再加上韃子皇帝昏庸無道,這一次,我看脫脫很難撇清利害啊!」彭大將軍等大家聲音稍稍一停,忙大聲說道。

    「最好是韃子皇帝自毀長城,不分青紅皂白,一刀殺了脫脫,這樣我們也就少了一個大敵啊!」郭子興站起身來,手舞足蹈的說道。

    湯和卻嘆道:「可惜脫脫如此本領,卻愚忠於這個無道昏君,真是可惜啊。」

    「好了,諸位將軍,先不管韃子皇帝如何處置脫脫,我們既然能夠緩一口氣,上天給了我們一個喘息的機會,我們就應該趕緊壯大自己的力量,終有一天,我們也能夠跟脫脫抗衡。不過,今天,我們卻要論功行善,大家一起高興一場,喝他個不醉不歸。」

    「看來我們的朱老弟可是立了大功啊!」彭大轉頭看著朱重八,微微笑著說道。

    朱重八看大家都在看著自己,正要擺手推遲,就聽的郭子興又大聲說道:「彭大將軍所言極是。這次殲滅也先帖木兒二十萬大軍,在坐的各位都有功勞,但是,要說首功嗎,當屬朱重八啊。要不是他提供消息,我們哪裡來的後邊之事。」

    「是啊,這次勝利,朱老弟是首功!」

    「朱老弟首功,大帥可要論功行賞啊!」

    朱重八忙上前說道:「大帥,諸位將軍,卑職只是提供了一個信息,真正前線作戰的是諸位將軍,要論功的話,諸位將軍才是首功啊!」

    郭子興微微一笑,告訴說道:「朱重八,你就不要過謙了。本帥說你是首功就是首功,本帥當然要論功行賞,賞賜於你。」

    郭子興如此一說,朱重八也無法再推遲,只得行禮謝過。

    郭子興捋了捋鬍鬚,沉吟了一下,大聲說道:「朱重八,老夫看你跟英兒年紀相仿,你們兩人又共同經歷過一段時間的生死患難,可以算是患難之交,而且你還兩次救了英兒的性命,依老夫看,不如就將英兒許配與你,你可同意?」

    聽郭子興如此一說,朱重八不禁的呆了一呆,兩邊的諸位將軍也都面面相覷,大軍都知道郭子興認定朱重八是首功,肯定會大大的賞賜於他,卻沒有想到,竟然是把自己的女兒賞賜給他。

    看朱重八還在發獃,一邊的彭大拉拉朱重八的衣袖,低聲說道:「朱老弟,還不快快謝過岳父大人!」

    朱重八諾諾了幾聲,這才反應過來,彭大一拉他的胳膊,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腦中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說話,但分明聽到自己的聲音說道:「謝過岳父大人!」

    「哈哈哈。」郭子興又得意的大笑了一陣,等朱重八磕了九個頭,這才大袖一拂,走下台來,扶起朱重八,微笑著看著朱重八,告訴說道:「賢婿不必多禮,快快請起。」

    旁邊的彭大笑著行禮說道:「大帥,今日元兵不戰而退,又收了東床快婿,可謂是雙喜臨門啊,恭喜大帥啦!」

    聽彭大如此一說,帥帳內的眾人才都反應了過來,紛紛上前祝賀,

    兩邊的諸位將領把郭子興圍在中間,不住口的祝賀道喜,朱重八倒反而在人群外,看著郭子興和大家的笑容,自己卻是一片茫然,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憂,一切都來得太快,讓他措手不及。

    裡邊有人問起道:「大帥,不知道良辰吉日選好了沒有啊?我們大家還都等著吃喜酒呢,哈哈。」


    只聽的郭子興仰頭大笑了幾聲,大聲說道:「有道是擇日不如撞日。今日乃是雙喜臨門,我看就今天如何。」

    「好啊!我濠州這些日子一直處在緊張的狀態,百姓和兵士們多少有些慌亂,正好要借大帥之喜,揚我士氣啊。」

    「今日就是最好的時日,佳偶天成啊!」

    「恭喜,賀喜!」

    「好!那就今日一更時分,大家都來老夫府中,咱們不醉不休,哈哈!」郭子興大聲說道。

    大家異口同聲的答應,帥帳中亂成一團,大家開始轉過頭來,紛紛向朱重八賀喜,朱重八一片茫然,只是跟著還禮,口中答謝。

    大家祝賀完后,就相繼離開帥帳,準備晚上帶著賀禮再來。彭大也揮揮手,準備告辭,走之前還意味深長的看了朱重八一眼,說道:「朱老弟,恭喜啊。要不要老大哥給你保個媒,也多少沾沾老弟的喜氣,哈哈。」

    「那是求之不得,多謝大哥了。」朱重八一輯到地。當時兩人結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是必須的頭等大事。郭子興自重身份,自己不好說出口,不能求著下屬辦事。還是彭大眼色行事,知道郭子興有難處,就自己提了出來。

    果然,郭子興捋著鬍鬚,大喜過望,大聲笑道:「好啊。有彭大將軍保媒,那可真是求之不得啊,賢婿,你可得好好謝謝彭大將軍啊!」

    這一聲賢婿叫的朱重八骨頭都輕了幾分,忙說道:「今天晚上定然多陪彭大將軍喝上幾杯,以謝大恩。」

    彭大將軍哈哈大笑了幾聲,回了禮,道聲不客氣,跟湯和他們就一起出了帥帳。

    一時,帥帳中只剩下了朱重八和郭子興兩人。

    平日里朱重八也經常和郭子興單獨在一起,也不覺得有什麼尷尬。今天不知怎麼的,朱重八看著郭子興,頭都不好意思抬,只是低著頭,靜靜的站在一邊。

    「怎麼?重八,你可是有什麼難言之隱?」郭子興突然問道:「將小女許配給你,事先也沒有跟你打招呼,你要是有什麼難處,都跟老夫說出來,老夫絕對不會難為於你。」

    聽郭子興這麼一說,朱重八連連擺手,大聲說道:「大帥,您千萬不要誤會,您將大小姐許配給卑職,對卑職來說,那可真是天大之喜。卑職哪裡還敢有什麼推脫之想。只是,卑職想到,卑職無德無能,哪裡敢配得上大小姐,所以才有所遲疑,還望大帥海涵。」


    郭子興聽完,大手一擺,大聲說道:「原來如此啊。其實你有如此的顧慮,也算是正常,畢竟你只是一個十戶侯的親兵而已。

    但是,你要想,你跟小女在地道那幾天,兩人耳鬢廝磨,應該有了感情的基礎,加上你在地道中,又著實好好的受累受氣,都是為了照顧小女,還不止一次的救了小女的性命,就這份生死患難的經歷,又有什麼能比?

    再說了,老夫也不是那種完全憑意氣用事之人,聽夫人說,小女私下裡也常常說起你的好處,看來她對你也是頗為相中啊,此中你不必懷疑。哈哈。」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