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邱落的眉頭也跟着皺了起來。

    就像樓尋說的那樣,這個情況很不對勁兒。

    哪怕是自己趕過去的時候,確實還有另外的人在,但是那樣的話,情況反而更加的不正常。

    因爲……在那樣短的時間之內,都能出現兩撥人,後面樓尋他們警戒的那段時間裏面,反而沒有襲擊者了,放在什麼情況下,都不可能出現這樣的狀況。

    意識到其中不太對的地方,邱落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沉的。

    這些傢伙!怎麼敢!

    “所以你有什麼想法嗎?”強行壓住內心的火氣,邱落看向樓尋的方向。

    “我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你要保護的這位小朋友,應該是被節目組針對了!至於針對的原因不太清楚,但接下來的幾天,可能需要多加註意才行。”

    “可惜我們不能去看一下死在雲落天前面的那個操控者到底是誰,死法又是什麼樣的!畢竟節目組每天晚上都會清理房間、走廊的屍體什麼的。”

    “要不然的話,我們還可以通過那個操控者的死法,推斷一下,會不會是那些人得到權限之後,找錯了房間,以至於先誤殺了一個人……”樓尋沒有再說下去,因爲邱落現在的臉色,相當的可怕。

    至於問什麼會這樣,他自然也猜測得出來。

    但是應該要好好說的,還是要說出來的。

    樓尋跨過剛纔的話題,跳轉到了自己的分析上面:“我的直覺告訴我,那個可能性相當的高,但是現在不是理會那些的時候,而是需要了解節目組態度的時候!”

    “我之前就發現了,你對節目組的態度堪稱囂張,似乎從不覺得節目組這邊能夠把你怎麼樣一般!你可能有你的底牌,我也不想做過多的詢問。”

    “但是你這樣的態度,又對雲落天關懷備至,這就很不妥當了!”正經起來的樓尋,實事求是的說着自己的想法,根本不在意會不會得罪邱落。

    щщщ ▲тtkan ▲c○


    畢竟做“朋友”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他可一點不擔心邱落的爲人。

    “你要知道,你有底牌,雲落天卻並不一定會有,這樣的情況下,找不着你的麻煩,難不成還不能找雲落天的麻煩嗎?”


    “規矩是節目組這邊制定的,根本就無需在意太多,隨便在規則允許的範圍內動點兒小手腳,它想弄死的人沒點兒實力的話,估計躺屍都躺不到好地方!”

    瞪大眼睛看向了樓尋的方向,對他的腦洞由衷的佩服:“你的意思是說,他這是因爲我的原因被連累,以至於招來節目組的打擊報復?”

    “誰說沒有這個可能呢?”樓尋聳聳肩,表示一切皆有可能!

    趁着樓尋自己嘚瑟,邱落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不用說,這傢伙又開始犯二了!

    一巴掌打在了樓尋的後腦勺:“說正經的!我這邊什麼情況,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

    被呼了一巴掌,樓尋也沒有生氣,反而樂呵呵的來了句:“嘖,有點兒幽默感行不行?”

    不過話雖然是那麼說的,但是人還是很快的正經起來,到底還是沒有忘記自己這是辦正事兒來了的。

    “你現在叛變成爲了那位的人,聽命令保護這個小子,就說明這個叫雲落天的同樣也有背景,我大膽的根據那位的個性猜測出了他的身份!”

    “如果真的和我猜測的那樣的話,雲落天現在的處境堪憂,你應該相當的清楚!羣敵環伺的情況下,你可得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來,稍有疏忽,你們兩個人的小命估計就交代在這次遊戲上了!”

    一本正經的勸說着,樓尋是真的不希望他們出事情:“昨天晚上的人,雖然表面上是來自仇殺,但是如果真的和我們想的那個樣子一樣的話,這其中就應該有節目組的手筆在裏面!”

    “但是節目組扮演的身份究竟是怎麼樣的可就不好說了!不過不管怎麼樣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無論節目組到底是扮演了怎樣的一個角色,幕後的那個人絕對不會輕易就放棄了。”

    “一次襲擊不成功,就可以第二次、第三次!”

    “我和五組二號玩家左右不過兩個人守在門外,要是採取完全不計犧牲的攻擊方式,交代在外面是遲早的事情!我孑然一身無所謂,但五組二號玩家就算是感激雲落天,也不至於會願意爲他搭上小命,到了真的無法挽回的時候,他肯定是會自己離開的。”

    “到時候,就算是以你現階段的實力,想要護住一個重傷垂死的人,恐怕都不容易吧!”

    “至於爲什麼昨天沒有什麼動靜,可能性有兩種,第一:附近人手不足,或者說要動手的那個人沒有這麼多人手;第二:附近還有人,但是他了解我們的實力,附近的人手實力不足,不能夠和我們有效的對抗,需要另作安排!”

    聽着樓尋的分析,邱落的眉頭緊鎖。

    不得不說,這些分析都很有道理。

    而且,在龍翼大人生死未卜的情況下,想要趁這個機會動手的人,又何止一個兩個。

    自己這邊卻勢單力孤,剩下的遊戲時間雖然不多,但是想要佈置什麼卻也足夠了。

    想到這裏,邱落感覺到一陣不安,他有不祥的預感…… 就在兩個人因爲推測出來的情況提心吊膽的時候,第三場遊戲卻顯得有些風平浪靜了。

    給人一種所有危機都已經過去了的感覺。

    不僅如此,雲落天這邊除去被拖住看門的五組二號玩家之外,另外的兩位玩家甚至已經將整個組的主線任務完成了。

    要不是因爲雲落天重傷的原因,都可以直接申請提前結束遊戲了。

    這樣順利的局面,是他們沒有想到的。

    只是這一切,並沒有讓大家感覺輕鬆,反而越發的凝重起來。

    完全不知道節目組這邊到底打的是什麼算盤。

    在樓尋將自己猜測出來的情況都和邱落分析過了之後,邱落自然也將所有的一切告訴了雲落天。

    當時的打算就是敵不動我不動,靜觀其變,隨機應變。

    現在看來,節目組的動靜應該要比想象中的還要大才對。

    尤其是邱落和樓尋都被拖在了這裏的情況下,在他們未知的地方,不知道醞釀了怎樣的陰謀。

    這兩天的平靜,在三人看來,除了當做暴風雨前夕的寧靜來看,沒有其他任何的可能。

    果然,到了第三天的時候,他們迎來了第一波的襲擊。


    也許是知道前兩天的按兵不動不僅沒有消除三人戒備,反而讓三人更加的警惕起來。

    第一波的襲殺,人數雖多,卻連個像樣的武器都沒有,只能靠肉搏,就連三人瞞着的五組二號玩家這一關都沒有攻破。

    整整五個人被五組二號玩家殺得是丟盔棄甲,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在這樣殘酷的鬥爭中活到現在的。

    樓尋猜測,他們大概唯一依靠的就是那股悍不畏死兇狠的氣勢了。

    但也正是因爲這股氣勢,所以這撥人才更加不可能是什麼散兵遊勇之類的存在。

    更大的可能,是幕後的人用來降低他們警惕心的。

    當然,也可能有着打消耗戰的意思。

    反正他們這邊能動的也不過三個人,送些炮灰上來,消耗他們的力量,對幕後的人來說,顯然是件划得來的事情。

    要知道,在這個遊戲中,這些炮灰到最後也是逃不過死亡的命運的。

    既然如此,還不如在這裏做點兒貢獻。

    這一點,無論是守在門外的樓尋,還是通過虛擬屏對五組二號玩家的監視瞭解情況的雲落天和邱落兩人都看得格外的通透。

    果然,這邊剛剛解決了五個玩家,走廊的另一邊又出現了三道身影。

    這一次,三個人的實力並沒有高出前面五個人多少,平均體能等級也不過就是七八級的樣子。

    不同的是每個人手上都有一把利器在手。

    在看到樓尋和五組二號玩家兩人的那一瞬間,立刻戒備了起來。

    那副充滿敵意的姿態,看起來和遊戲時間長了,突然遇到新的玩家,還不能判斷敵我的時候,不得不強行戒備感覺是一樣的。

    慢慢靠近的時候,樓尋甚至能夠清晰的看到他們的因爲緊張而繃緊的肌肉,隨時準備爆發他們最爲強力的一擊,爭取能夠在確定對方是敵人的那一瞬間,完成一擊必殺。

    只是那爲了不露餡而極力剋制的殺意,到底沒有被完全掩蓋住。

    他們——是敵人!

    在這三個新來的玩家緩緩走近的第一時間,樓尋就得出了他的結論。

    危險的眯了眯眼睛,湊到五組二號玩家身邊,小聲的叮囑了一句。

    當看到這三個新來的玩家用戒備的眼神盯着他們,一直到走過去,也沒有任何動靜的時候,五組二號玩家還想到奇怪的看了一眼樓尋。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異變突起。

    走在三人最後面的那個玩家,突然轉身,衝着五組二號玩家直接扔了一把小刀。

    力度之大,甚至產生了破空的聲音。

    要不是樓尋一直沒有放鬆警惕,第一時間伸手拉了一把,這把小刀,不用說,肯定會相當順利的紮在五組二號玩家的心臟部位,而不是掉落到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五組二號玩家心有餘悸的看着落在地上的小刀,面具下的臉血色頓消。

    知道他還在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中回不過神來,樓尋眼中閃過一絲不耐。

    隨手將人推到一邊,自己朝着這三個已經回過身來的人襲擊過去。

    樓尋一出手,顯然就和五組二號玩家不一樣。

    就三人這樣的實力,在樓尋的手上,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直接被樓尋摧枯拉朽一般,弄死在走廊。

    “垃圾!”隨着最後一個玩家被樓尋掐斷脖子倒在了地上,充滿了鄙夷的話也隨之響起。

    回頭看見呆愣愣的看着他的五組二號玩家,樓尋火氣不打一處來:“你是傻子嗎?啊?老子都已經提醒你了,小心有詐!小心有詐!你他喵的都在做什麼?啊?”

    “看我?看我有屁用嗎?我看你的腦子長來就不是用來用的,是用來養魚的吧!”

    “你行不行?不行的話還是趕緊走,不然一會兒丟了小命,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

    “……”

    機關槍一樣突突的衝着五組二號玩家發火。

    直把人訓得像個鵪鶉一樣,連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上。

    等到樓尋的火氣終於通過對着他大吼大叫,發出來之後。

    五組二號玩家這才稍微覺得鬆了一口氣。

    他是真的沒有覺得,原來被罵這件事情,比和人戰鬥還要可怕。

    但是他還是小聲的反駁了一句:“我又不知道他們會突然殺個回馬槍呀!”

    “不知道?”然而這句話,再次成功的捅了馬蜂窩。

    “在這種環境,別說我們負責戒備,就算沒有這件事情,走在路上,遇到其餘玩家,也要多個心眼的事情,你跟我說不知道?”

    “艹!你有種你再說一次!真不知道你怎麼活到現在的!”

    “要實力沒實力,連基本的警惕心都沒有!你當這是過家家?人家要動手了還要給你提前打招呼?說我要來殺你了,你做好準備?”

    越說越氣,樓尋鄭重的開始考慮要不要將人乾脆趕走算了!

    “我沒這麼想過!”五組二號玩家卻覺得樓尋這分明就是無理取鬧,強詞奪理,在強加罪名給他。

    越想越不忿,再次出言反駁。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