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那羅天行和風黎進境天玄,有很大一部分是玄獸內丹的功勞。

    所以,儘管這碧目雪花駝的內丹被人挖走,但肉身一樣是價值連城。

    畢竟,天階玄獸不是那麼容易被斬殺的。

    “好了,現在,開始競價,天階玄獸碧目雪花駝,起拍價五百萬!”比起第一次拍賣的天羅決,價格提升了百倍不止。

    宋師傅話音一落場面有些平靜了下來。

    五百萬靈丹,不是什麼人能夠出得起的。不過感受一下這稀世珍寶的競價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六百萬!”天字一號房裏在沉寂了一段時間後終於有了聲音。

    “直接追加一百萬!好大的氣魄啊。”衆人感嘆道。

    “七百萬!”天字三號房也開始競價了起來。看來這裏面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八百萬!”

    “九百萬!”

    “我出一千萬!隔壁那位,還要麼?”天字一號房的人輕笑到,聲音略帶深沉,似乎有些怒意夾雜其中。

    “還有沒有人出價?一千萬一次,一千萬兩次!一千萬…”

    “兩千萬!”就在宋師傅敢要問第三遍的時候,一道聲音夾雜這無限魅惑從天字三號房傳了出來。

    直接由一千萬加到了兩千萬。

    “哼!” 愛上豪門大少

    “這、這位天字三號房的客人出價兩千萬!還有人競價麼?兩千萬一次,兩千萬兩次,兩千萬三次!成交!”

    “砰!”

    錘聲落下衆人都鬆了一口氣,感覺看這拍賣會並不比殺人輕鬆。

    兩千萬靈丹的大買賣着落,宋師傅心裏也捏了一把冷汗。

    隨後就是命人把碧目雪花駝擡下去,放到乾坤袋裏,拿給所得者。

    乾坤袋是一種空間袋,手掌般大小卻可以容納萬千寶物,區區一個玄獸肉身不再話下。

    拍賣會就此落幕,在天字一號包間裏一聲杯子‘啪’的一聲被捏得粉碎!

    “龍少爺息怒。”旁邊的幾位侍從感受到身穿黃金龍袍一臉龍霸之氣的男子跪倒道。

    “可惡!要不是上一次與幽冥宗的幽憐夢一戰被打的元氣大傷,又何須這碧目雪花駝的血肉來固本培元。”

    身穿黃金龍袍的男子目光一閃對着跪在地上的幾人道:“查!給我狠狠的查!看碧目雪花駝是被誰買走的!我龍昊想要的東西,在這區區的滄月城還沒人可以拿走!”

    “是!”四名侍者全身天玄之氣暴漲,一個呼吸已經消失在了龍昊的身前。


    於此同時,在天字三號房,一名渾身散發着妖嬈之氣的女子一席黑衣黑褲,坐在椅子上神情悠然的把玩着手中的乾坤日月刀。

    烏黑的長髮,精緻撫媚的臉龐,朱脣微紅。擡起頭,會說話的眼睛裏充滿着無限的媚意。

    如果要用一個詞語來形容眼前的女人的話,那就是:“妖嬈!”

    真正的撫媚妖嬈,那一種撩人心神的眼神已經被她發揮到了極致,如果用嫵媚可以殺人的話,她所看過的人可能已經全部死亡。

    黑衣緊縛着柔媚的軀體,將玲瓏的身材盡數顯現,朱脣微開,她開口說話了。

    “這一次花了兩千萬買這天階大成玄獸,師姐們有什麼看法?”

    在她身前恭敬的站着九個如花般的女子,眼神中有着恭敬之色。

    “慕靈師妹,天階大成玄獸固然珍奇,但兩千萬着實貴了些。”一位師姐蹙着秀美道。

    “時間緊迫,再過兩年便是三年一次的仙道盛會,我水慕靈的妖媚之體已經甦醒了,實力僅有天玄大成,與月清寒還有一段距離,必須快速提升修爲,在仙道盛會上將她擊敗。畢竟這是師傅交代下來的事情,不可怠慢。而這碧目雪花駝肉身能夠助我成就妖媚之體修成小成。使實力達到質的飛躍。所以,非常時期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嗯,師妹你是我們玲瓏福地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到你修爲大成,那元雅仙齋的月清寒又豈是你的對手。”一名師姐對水慕靈讚賞道。

    “等着把,月清寒,仙道盛會上,我一定要打敗你!”

    “落師姐,你的靈器月光劍在上次仙道盛會中被人折斷這把乾坤日月刀便賞給你了,希望能努力修煉爲我玲瓏福地爭光。”

    “多謝慕靈師妹了。”那落師姐面帶喜色的接過乾坤日月刀,愛不釋手的把玩着。

    水慕靈輕輕一笑,那略帶媚態的笑容簡直令百花都失了顏色。“走吧,我們回玲瓏福地煉化這玄獸肉身。”

    水慕靈說完便帶着衆師姐離開了玄君閣。

    【Ps:由於這一章修改過所以是二合一章節,與後面的第十一章情節連貫,請大家放心閱讀,最後玉郎再弱弱的求個收藏、鮮花、貴賓,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玉郎感激不盡,爭取寫出更好的故事來回報大家。】 風逸從玄君閣裏出來,心情久久不能平靜,自己再這樣安逸下去,一輩子都不可能恢復實力,唯有在血與火中的歷練才能成就無上強者。

    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靈感。

    就算有了靈感,自己無大毅力、大決心,一樣成不了絕世強者。

    “看來,該是出去歷練的時候了,等到滄月武會我要大放異彩,讓這個世界的人慢慢的知道我的存在。也讓風家實力更上一層樓。

    風逸下定決心之後,帶着彩兒走出玄君閣大門,決定迴風家和父親二哥告個別,畢竟這一去生死難料。

    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夾雜着些許的不甘對着玄君閣的接待者道:“你再看看,這羊皮卷可是有大來歷的,我玄海派,一派五百地玄強者拼了命從兩位打得兩敗俱傷的天玄強者手裏搶來的。五萬靈丹確實太少了…要不翻個倍十萬,十萬靈丹我就賣了。”

    說話的是一名衣裳襤褸的老者,看似蒼老無力,卻給人一種天玄強者與生俱來的壓迫感。

    “你也是天玄境的人,也知道我們這一行的規矩,來歷不明的寶物我們不接,殺人越貨得到的寶物我們也不接。你這兩條都犯了,給你五萬算是不錯的了。”接待者不耐煩的道。

    “就是因爲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纔有價值的對不對,殺人越貨所得的寶物又怎樣?在絕對的價值面前一切都是次要的。”老者還在努力把手中這塊殘破的羊皮卷送出去。

    他可不是胡編亂造的,他玄海一門可真爲手中的這破東西死了五百個地玄強者。

    本來他也以爲能夠讓兩位天玄強者廝殺到兩敗俱傷的寶物必定是稀世珍寶。

    抱着發財的願想召集同門拼了命從兩位受了傷的天玄強者手裏奪過這羊皮卷,卻是個破東西。

    火燒不爛,劍斬不破,以他天玄大成修爲也無法看破,這才讓他死了心決定拿來玄君閣拍賣掉。

    畢竟花費了這麼大力氣的到的卻是個沒有用處的羊皮卷,這種失望是他難以承受的,自己能看不能用,與其放在身上爛掉,不如賣個好價錢,還能購買些丹藥提升修爲。

    “要是一文不值呢?”接待者沒有絲毫客氣的對他說道。

    “這…這就要看運氣了。”老者有些底氣不足,要是有運氣,他何須拿來拍賣。

    “看運氣?與其看你這運氣我還不如去接待客人。”接待者長袖一甩,留下叫罵的老者離開了。

    “不識貨!你不識貨!我、真是氣死我了!”

    風逸看着那羊皮卷雙眼一凝,一絲玄君威壓從逍遙道的結界中流出,慢慢的透過虛空刺入那羊皮卷,頓時一道古樸、宏大的氣息呼嘯而出,反噬在他一絲玄君威壓上,直接將其吞噬。

    “好東西啊!連玄君威壓都能夠吞噬。”風逸心裏暗叫一聲好。

    玄君威壓一放出哪怕只是一絲,也足以讓一名地玄小成修者變成傻子,連精神意識都被轟碎。在這羊皮卷面前竟然遭到反噬?被吞得一絲不剩。

    “什麼人!”老者目光凝重,玄氣運用到了極致,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待看到風逸對他笑着點頭時,不由得一愣。還未等他開口,風逸便迎了上來,對他客氣道:“這位前輩,你是也是來這玄君閣典當東西的麼?”

    看着風逸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老者心裏一鬆,有些放鬆了警惕,待察覺到風逸一身玉玄修爲時不由得一哼。

    轉身就要離開,玉玄境的修者,他一巴掌就能拍死幾十個,連讓他開口的資格都沒有。

    “唉——本想來這玄君閣爲我師傅收購點天材地寶,我師父可是玄君的修爲啊!沒想到有人竟然不識貨。可惜可惜啊!”風逸裝作可惜道。

    “玄、玄君!小子,你不是騙我吧,你一個玉玄的小子,我一根指頭就能戳死一串。”

    “哎,前輩,我號稱誠實小郎君,江湖上公認的,怎麼會騙你呢?況且剛纔我師父放出的威壓…你沒感受到麼?”風逸小聲道。

    “嗯?”風逸這麼一說,這位老者已有八分相信,剛纔瞬間連呼吸都壓抑,冷汗盡出之感他可是切身體會到的,能有這種本事,單以威壓便可令天玄強者感到無盡的恐懼,也僅有玄君的境界了,但他總覺得哪裏不對,卻又說不上來。

    “我師父最近修煉到玄君大成,所以命我出來蒐購一些天才地寶用來固本培元呢?”風逸笑道。

    “玄、玄君大成!”老者臉上一白,強笑道:“那恭喜令師了。”

    看着老者神情扭捏的站在那,風逸恭敬道:“那不妨礙前輩了,我進去收購寶物。”說完便要牽着彩兒的手便要進入玄君閣。

    Www. тTk án. ℃O

    “哎,小兄弟,等等!”老者一把拉住風逸的手,欲言又止似乎有些難以開口。

    “我想請令師喝杯茶,不知令師是否有時間?”

    風逸裝作爲難道:“師傅經常神龍見首不見尾,要不是他這次突破進階,連我也很難看到他。”

    “這樣啊。”老者在沉思着。

    “前輩,我要走了。”


    “哎,再等等!實不相瞞,我這有樣東西想請他鑑定一下。”老者眼看風逸就要離開也只得硬着頭皮道。

    “這…我剛纔說了師傅經常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有時候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裏。這樣吧,這幾天他讓我幫他收集功法丹藥,要不你把這羊皮卷賣給我就是了。看着前輩你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我就用五十萬靈丹購買,你看怎麼樣?”風逸看起來有些憨厚道。

    “五、五十萬靈丹?”老者喉嚨上下動了動,嘴上一激動差點喊出可以,但他轉念一想:“這小子背後可是有着玄君強者,以五十萬靈丹來買一張不知名的羊皮卷,想想都沒多大可能,要是惹得他背後的玄君強者不快,說我訛詐他徒弟,那可就百死莫贖了。還是要低一點好,沒準還能攀個交情。”

    老者想定。臉上掛滿皺痕的臉連笑容也多了起來,他討好似的對着風逸道:“小兄弟客氣了,在玄君強者面前我哪敢班門弄斧啊,五十萬太多了,給我十萬,意思意思一下就行。”

    “奸商!”風逸心裏暗罵一聲:“要不是我確定這羊皮卷是寶物,就憑你這句話,我直接拍拍屁股走人。還十萬呢!我讓你五萬也賣不到。”


    不怕他太聰明,就怕他太笨,這老者一上鉤,風逸的心便安了下來。

    “哎呀!這怎麼行呢!這可是您老人家,殺人越貨搶來的,怎麼說也得二三十萬吧!”風逸把‘殺人越貨’和‘搶’字咬的特別重,生怕老者聽不見似的。

    “這、這哪能呢,就五萬吧!五萬怎麼樣,這可是我剛纔開給玄君閣的價錢了。”老者偷偷抹了把冷汗,向着四周看了看,很拍被人聽見的樣子。

    在三太凡天,殺人越貨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會被人通緝的。

    “五萬,太少了!我師父可是玄君!要是落了他的面子,他可是會生氣的,玄君你知道是什麼概念麼?翻江倒海瞬息之間,上可至九天攬月,下可到五洋捉鱉!身負無上神通。玄君一怒可以令天地變色,海水倒流,山石不轉!我曾經看到師傅右手輕輕一指像前輩這樣的天玄強者就直接被抹殺!哦,前輩對不起,不是在說您。”

    “好、好,算與你小子投緣,交個朋友,三萬、三萬賣給你,就當孝敬你師傅的。”老者手指微微顫抖,風逸的話把他嚇得不輕。

    要是沒有剛纔的威壓,老者可能會直接將風逸扔出去,但現在,他不敢。

    “唉——。前輩,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麼?”風逸強憋住心中的笑意問道。

    “不用考慮,不用考慮,三萬就夠了。”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拿到三萬靈丹,還未等風逸開口道別,老者便起身請辭,飛速的離去,彷彿這玄君閣是什麼深水地獄一般。

    “哈哈。”老者一走風逸拉着彩兒的小手連跑了幾道彎蹲在一道牆角實在忍不住笑了出來,

    彩兒也是如此,她可是親眼目睹了全個過程,雖然不知道那羊皮卷的價值,但看着少爺這麼開心,連她也被感染,嬌笑了起來。

    風衣很開心,雖然暫時不清楚這羊皮卷的用途,但能以三萬靈丹就能將其騙過來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手指在彩兒細膩的臉上輕輕一劃,那觸人肌膚的柔軟,更加讓風逸心裏一陣舒爽,擡起手輕輕的撩撥了彩兒耳畔的幾縷秀髮,讚歎道:“彩兒,你真美啊,美得像仙子一般。”

    “少爺——”

    彩兒捂着俏臉,連耳根子都紅透了,害羞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