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那我回華夏了!”林楓摸了摸鼻子說道。

    “主人,機票已經幫你辦好了!”楊傑威忙回答道,他根本就沒有訂好,但是他要訂一張機票還不是分分鐘的事,只要林楓原因坐私人飛機回去,他也可以紛紛鍾就有飛機送他回去,否則這世界第二殺手組織也太水了吧。

    六個小時後,林楓已經來到了BJ市的機場,他回BJ市的消息並沒有給任何人說,所以也就是沒有任何人來接他。

    在這幾個小時的時間裏,夜王天使換主的消息已經在殺手界傳開,而且大家都知道夜王天使現在的老大是一個外號叫做煞神的人,殺手榜上的第五名,於是引來了殺手榜上前幾名的不屑,有的心裏想將這煞神找出來比試比試,看他是以什麼能耐坐上這個夜王的。

    這麼一來林楓接下的日子就不寂寞了,可是這些並不是林楓知道的,林楓現在空手空腳的走出了BJ市飛機場,準備坐車回去,可是就這這個時候林楓後面傳來一聲他熟悉不已的聲音。

    “瘋子!”

    林楓聽到這聲音後,立刻回頭一看,一個長像猥瑣,臉上一大朵菊花似的青年看着興奮的看着他,這人不正是林楓許久沒見的唯一好兄弟鍾天角,天角獸嗎?

    “天角獸!”

    林楓心裏也是非常的高興,居然會在這裏遇到鍾天角,他記得鍾天角已經無緣無故的消失了很久了,他也不知道鍾天角去哪裏了。

    鍾天角快步的走了上來,將手裏的包一丟,死死的抱住了林楓,給林楓來了一個熊抱,頓時引來了路人的異樣眼光,林楓輕輕的打了鍾天角一拳:“好了,你看別人把我們兩當成背背山了!”

    並不是林楓做作,他的心裏也是非常的高興與激動,只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表達方式而已,而林楓的表達方式不是這樣罷了。

    鍾天角看了一旁的路人,嘿嘿的一笑,林楓頓時就好奇了,按照以前的鐘天角不是應該幾大句的罵去嗎?怎麼突然這麼溫柔了。

    “天角獸,你這段時間都取哪裏了?怎麼都不聯繫我!”林楓好奇的問道。

    鍾天角神祕的一笑:“走,先找個地方,我們兩兄弟好好的喝上幾杯,在給你慢慢道來!”

    PS:本章結束。 銀白山,

    銀白山位於JL省東南部,是清雙江與天水江發源地,其中清雙江發源地於銀白山水池。歷史上的銀白山一直是這裏人民生息勞作的場所,長銀白山有廣義和狹義之分,一般狹義多指長銀白山脈的主峯,廣義的是銀白山山脈。

    銀白山一地不起眼的雪山處,

    有一男一女站在這山頂,似乎是一對情侶在欣賞着山腳下的美景,可是又怎麼不像,女的大約三十多歲,丰姿冶麗,臉如白玉,一雙靈秀的丹鳳眼,身穿一件紅色的長袍,腰間繫有一根現在流行的腰帶,整個人看起來盛氣凌人,如果林楓在此一定非常的驚訝,這人不正是天上人間的經理李潔玲嗎?

    男的大約四十歲的樣子,臉露狠色,黑色的皮衣,褲子也是黑色的,手裏還叼着一根雪茄,奇怪的是這麼冷的地方,兩人穿的這麼少居然沒有冷的感覺,而且男的雪茄還能在雪中正常的燃燒。


    “上級,要你查這煞神的資料,而且還要你加快控制BJ市紈絝公子哥!”男子將看向遠處的目光收了回來,溫柔的看着李潔玲說道,難道這男的是李潔玲的男人、

    “我會加快查煞神的資料的,控制BJ市公子哥的問題基本上已經完成了三分之一,只不過…”李潔玲面露不解的說道,李潔玲說道後面的部分後,腦海中不由的出現了林楓的模樣,林楓最近以來的變化,應該不是簡單的人物。

    男子看到李潔玲說話頓了頓的樣子,問道:“潔玲,只不過什麼?”

    李潔玲厭惡的用丹鳳眼瞪了他一眼說道:“請叫我的全名,我們兩的位置是一樣的,只不過什麼我並沒有必要給你說吧!”說完後,瀟灑的轉身離去。

    男子看着李潔玲背影,臉上露出了狠色與yin蕩之色:“biao雜,總有一你會求着我,要我shang你的!”

    ……

    BJ市,

    千輝大酒店,千輝大酒店是離BJ市飛機場的一個五星級大酒店。

    888總統包房裏。

    這包房裏就只有兩個人,這兩人正是飛機場相遇的林楓與鍾天角,酒桌上擺滿了名貴的酒菜,不過這些酒都是白酒茅臺,並不是紅酒,這茅臺酒是鍾天角點的,林楓對鍾天角更加的好奇了,這鐘天角以前可是不喜歡喝白酒的,今天居然只點了白酒。

    “天角獸,你不是不喝白酒的嗎?”林楓看着正在扭開白酒蓋子的鐘天角問道。

    “哎,你是以前太年輕不懂事,我現在才知道這白酒喝起是多麼的爽!”鍾天角將瓶蓋狠狠的扭開後開玩笑似的說道。

    林楓哈哈的笑了笑。

    鍾天角倒了二杯慢慢的酒後,將一杯遞給林楓後朗聲說道:“瘋子,來先乾一杯再說!”

    兩人相互碰了一下杯後,悶頭就將酒全給喝了下去,鍾天角大聲感嘆道:“就是這感覺!”

    “瘋子,我給你說,在上次你將車還給我後,(寧東鄉公安局那次第17章),我爸就將我祕密的送去了YL省的一個特種部隊磨練,那裏的日子啊,你是不知道啊,實在是太苦了!”鍾天角邊說邊倒酒。

    這鐘天角也是一位公子級的人物,他的爺爺鍾隕與林狂也是一個營的,後面沒有林狂混的好,不過鍾隕也算是混的不錯的,在BJ軍區中屬於大校級別的人物,而他的老爸鍾鴻運,先前在BJ軍區,後被調到了YL軍區之中,這也是他老爸祕密送他去YL特種部隊磨練的原因。

    林楓聽鍾天角忙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鍾天角,卻實鍾天角比以前厲害了很多,剛剛林楓沉浸在兩人興奮中,還真沒注意這點,不過他說他的日子難過,林楓真不知道說什麼,那種只是磨練,模擬的戰鬥,而自己是真真的戰鬥,可是會丟去生命的戰鬥,不過林楓並沒有說出來。

    鍾天角再次擡起一杯白酒,與林楓碰杯喝下了一杯,抹了抹嘴角說道:“這喝白酒也是在部隊裏面那些兄弟帶的,多虧了他們我才知道白酒這好東西啊!”

    林楓一切都搞明白了,鍾天角現在的性格習慣什麼的,應該都是被部隊裏面改變的了,林楓敢肯定部隊裏面的人肯定不知道鍾天角的身份,他老爸也沒有給人打招呼讓人照顧他什麼的,否則也不可能將他改變的這麼徹底。

    “去過過部隊裏的日子也是很好的!”林楓笑道。

    鍾天角哈哈笑道:“恩恩,很好!當兵後悔兩年,不當兵後悔一輩子!”

    “感悟,還挺深的!”

    “現在我也算是解放了,這次回來也沒有給家裏的人說,想給家裏人一個驚喜,當然這是我也給我爸說,叫他保密!”鍾天角夾了一塊肉吃了下去。

    “艹!我就要看看誰敢佔了勞資的包間!”

    突然包間外傳來一聲囂張的聲音,還有幾聲下聲的哀求聲,這哀求聲應該是這裏經理的。

    鍾天角一聽到這聲狂暴的聲音,臉上充滿了激動的表情,看來這鐘天角好事的習慣並沒有改掉,似乎更加的嚴重了。

    “呯!給勞資開門!”外面的人一腳踢在了門上,並沒有踢開又囂張的叫喊道。

    鍾天角更加的興奮了,忙將門給打開,只見一名二十六七的青年在前面,後面還有五人,二男三女,年紀與前面的這青年相仿。

    這領頭的青年是益血幫的公子,這益血幫可是BJ大幫派,與白龍幫、黑虎幫實力相當,基本上BJ市地下被這三個幫瓜分了,這都是以前的情況。

    可是自從林楓在天上人間的那次,黑虎幫與益血幫,每天都在談論瓜分白龍幫的地盤的問題,直到現在兩幫終於談好了,現在就是他們兩家獨大了,這益血幫的公子任權,氣焰自然比以前更加的囂張了,知道他身份的酒店誰敢得罪他。

    PS:本章結束 鍾天角看着眼前的幾人,心裏知道今天有好玩的了,尤其是這名鼻孔都朝天的人,踩起來肯定很舒服,他說的鼻孔朝天的人就是任權。


    這任權現在比以前囂張了數倍,在哪裏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樣子,用他老爸的話來說就是“現在BJ市一半都是我們益血幫的,能敢擋老子的路,老子砍死他!”

    任權看到包間裏只有兩個人,鼻孔朝天指着兩人的說道:“你們趕快給我滾出這包間,這包間可是老子的專用包間!”

    他身後的幾人也是不屑看着林楓與鍾天角兩人,臉上充滿了神氣,彷彿這個世界真的是由他們主導一般。

    “你們快走吧,這頓飯我請你們吃!他們不是能你們惹得起的!”這酒店的經理忙走到鍾天角的面前哀求道,他見鍾天角只是笑了笑,並沒有理他,然後又走到林楓的面前這樣的給林楓說,林楓也是隻顧自的吃着,並沒有搭理他。

    鍾天角看了一眼淡定的在餐桌上吃東西的林楓,見他將手機拿了出來,還以爲林楓是要打電話叫人,忙說道:“瘋子,這幾個小雜皮,就讓我來解決,讓你看看我在部隊裏的成果!”

    林楓只是想看看時間而已,沒想到被鍾天角誤會了,同時心裏好奇的想到“難道天角獸不知道我拿了世界特種兵的比武的冠軍?這幾個人需要我打電話叫人?”還真別說,鍾天角在離開BJ市後,對於林楓發生的一切什麼都不知道,他在到YL省的時候,手機就被自己的老爸沒收了,天天都在訓練之中,訓練完就像一頭死豬一樣的躺着牀上,那裏有時間去關心這些。


    這話任權幾人可就不愛聽了,居然說自己幾人是小雜皮,臉色一沉,陰翳的看着鍾天角,陰冷的說道:“你知道剛剛在說什麼嗎?”

    一旁的經理一臉無奈的看着鍾天角兩個,心裏默唸道“你們這次真的闖禍了!哎,在幫你們一次吧!今天真的倒八輩子的黴了。”

    “任少,他們幾人不懂事,你大人不計小人過過,就放了他們吧!”經理向任權求道。

    任權此刻的心情非常的不好,嘿嘿一笑看了經理一眼。


    “啪!”

    一個耳光扇在了經理的臉上,嘴角的血都扇出了血。

    “滾!在吵老子就將你滅了!”任權大聲的怒吼道。

    經理被任權這麼一吼,感覺整個人的頭昏昏的,不由自主的靠到了一旁,林楓這時候擡起了頭,看了一眼這三十多歲的經理,對他的行爲點了點頭,現在有這麼負責的經理真的很少。

    任權將手指到着鍾天角,準備要說話,可是鍾天角也可能是看不下去這任權對經理的態度了,一個軍人的跨步到了與任權相隔幾釐米前,砂鍋大的拳頭狠狠的向任權的肚子砸了下去。

    “呯!”

    任權被鍾天角一拳打出了數米,雙手只捂着肚子,臉上呈現出一副痛苦的表情,鍾天角這出乎意料的舉動,誰都沒有料到,任權後面幾人只到看到自己的老大被一拳打退了數步後,才反應了過來,後面的兩人瞬間就衝向任權,任權看到向自己衝來的兩人,沒有任何懼怕的表現,反而是笑了笑。

    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對付這種類型的二個人實在是小菜一碟,鍾天角再次掄起自己砂鍋大的拳頭,一個左勾拳打在了衝在最前面那人的臉上,那人直接被打趴在了地上,然後又是一記旋風腿,踢在了後面那人的脖子則面,兩人就這麼被鍾天角輕輕鬆鬆的擺平在地。

    “原來是個練家子啊,難怪不怕他們!”恢復了許多的經理想到。

    站在一旁捂着肚子的任權,旁邊還有個女生扶住他,知道自己今天是碰到硬點子了,將手機拿來出來,先對林楓兩人放狠話道:“你們有本事別走,有本事別走!”

    地上的兩人也爬了起來,一旁站着的女生忙上來一人扶住一個,快步的走出了房間。

    鍾天角將幾人打跑後,笑嘻嘻的坐了下來擺了擺手對着林楓說道:“這幾人實在是不禁打啊,三下兩下就擺平了!”

    “天角獸,可以啊,看來這次訓練還是很有效果的嘛!”林楓誇道,鍾天角現在的厲害,他也很高興。

    一旁的經理見林楓兩人還淡定的坐下來吃飯,心裏就擔心了,這兩人是不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就算是練家子雙手也難敵四拳啊。

    忙走到兩人的前面勸道:“兩位,你們還是快走吧,他們你們是惹不起的!”

    林楓頓時就好奇了,這經理怎麼一直說自己兩人惹不起呢?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問道:“那人是什麼身份,你怎麼一直說我們惹不起呢?”

    “他就是益血幫的公子任權!”經理忙回答道。

    “益血幫?”林楓嘀咕了下,他還聽說過什麼時候有過益血幫什麼的,一旁的鐘天角也是一臉的茫然,他也沒聽過益血幫,他與林楓都不喜歡這些黑幫,也不想去了解,不認識也是在情理之中。

    這經理見兩人居然沒有聽說過益血幫,忙解釋道:“BJ市現在有一半的黑道都是控制在益血幫的手裏,它與黑虎幫平分了整個BJ市的黑道!勢力之大,根本不是你們惹得起的!”

    “哦!”林楓與鍾天角淡然的點了點頭。

    鍾天角忙開口說道:“經理,不用說了,最少也要等我們吃完在走!我和我這兄弟好久沒見了,你先去忙吧,我們想好好聚聚!”

    經理見兩人下了逐客令,也不知道怎麼說了,嘆了一口氣走出了包間,心裏只祈禱“希望他們吃快一點,不要遇到任權!”

    PS:本章結束 前往千輝大酒店的路上,

    有一大堆人馬向這酒店奔來,帶頭的是一個長像兇悍,身材魁梧、約摸三十五六歲的大漢,這一羣人都是益血幫的人,也就是任權打電話叫來的人,他們大概三分鐘就能到達千輝大酒店,林楓與鍾天角還在千輝大酒店裏悠然的吃喝,他們還不知道已經已經帶了一羣人向他們奔來。

    三分鐘後,

    長像兇悍,身材魁梧的大漢與一羣人看到了任權停在門口的車,他走了上去,任權幾人也看到了他,忙拉開車門走下了車,大漢看到任權幾人陰沉着臉,忙問候道:“任少,人還沒有走嗎?”

    這大漢是益血幫白虎堂堂主餘奎風,餘奎風平時好鍛鍊。身手在益血幫中算是頂尖的,在剛剛他接到任權電話,說自己在千輝大酒店被打了,就立刻帶上了三四十號兄弟,直奔而來,他很想看看到底是誰敢在他們地盤動他們的公子。

    “還沒有,”任權陰翳的說道後,率先走進千輝大酒店。

    任權一羣人馬到了千輝大酒店的大廳之中,經理看到這種情況,給前臺的小姐打了一個眼神,示意她快報警,自己忙迎了上去,而其他在大廳之中的客人都嚇的回房間,或者離開了千輝大酒店。

    “任少!這是…!”

    “沒有這是,那是的,你最好給我閃開!”任權直接打斷了這經理的話,任權知道林楓兩人還在包房裏,那是因爲在他去叫人的時候,他留下了一個女人在這裏看着的,那女人並沒有發現林楓兩人離開。

    經理直接被衆人無視,他也很無奈,將自己的手機給掏出撥給了自己的老闆,現在的局面已經不是剛剛的那種場面了,他已經hold不住了!

    “啪!”

    林楓兩人的包房直接被餘奎風一大腳給踢開了,鍾天角與林楓彷彿沒有看到他們一般,自顧自的吃着喝着。

    任權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自己現在帶了這麼多人來,這兩人還敢無視自己,這裝B的境界實在是比我的還要高。

    “靠!居然還有閒情雅緻在這裏吃飯!”任權爆粗口喝道,一旁的餘奎風仔細的打量着林楓與鍾天角兩人,他覺得這兩人又詐,就像他們公子說的,看到他們一羣人來找他們的麻煩,居然還有閒情雅緻吃飯,這不是有詐嗎?

    他感覺到鍾天角身上有一股軍人的氣質,應該是軍中出來的,避免吃虧他決定先試試水,可是他想試,也要任權等的及啊,任權看到林楓兩人如此的裝B,直接喝道:“給我乾死他們,將他們的手給我打斷,看他們還裝B!看他們還敢打我!”

    任權一發話,所有的人前撲後繼的衝向林楓兩人,這包房居然能容下他們三四十人的衝擊量,真不虧是五星級酒店的總統包房。


    鍾天角看到衝進來的三四十人,知道這下玩大了,應該先打一個電話的,可是這時候應該已經不是考慮這些事了,順手抄起桌子上的一茅臺酒瓶,率先衝到了人羣之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