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還有就是,師父此招最最高明的一點。不管輿論是否湊效,一旦宣揚出去,師父,乃至我們玄冥教都不再會成爲矛盾的中心點。對方想利用正魔兩道圍剿我們玄冥教陰謀詭計,也就不攻自破了。”

    “所以,師父果然厲害。僅僅一個舉動,便能以患爲利,扭轉乾坤。徒兒實在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此刻,竺興修確實是發自內心的稱讚。並無半點溜鬚拍馬的意思。

    此刻,凌天雖說面不改色,但心底卻是一陣驚詫。

    “我勒個去,自己就這麼一個舉動,就能有這麼多的好處?自己當時怎麼沒有想到這麼多?”

    看着竺興修滿臉佩服,崇拜的樣子,凌天內心有點無語。

    畢竟自己當時根本就沒有想這麼多,只不過是想製造點輿論轉移一下視線罷了。

    誰曾想……

    “好!那就交給你去處理。還有,魯修遠屍體的事情,以及蝕魂殿被滅的真相,都需要着手儘快調查清楚。”

    “是。徒兒這就去辦。”

    竺興修當即領命,便匆匆離開。

    然而此刻,一張緊急聯絡符從殿外飛入,直接落在了凌天面前。

    凌天低頭一看,這是來自臨木玄的緊急聯絡符。

    “這麼快有信息了?”凌天有些好奇。

    打開緊急聯絡符一看,上面寫着:“魯修遠屍體尚未找到,不過蝕魂殿被滅卻是青巖山元陽殿的人所爲。原因尚且不明。”

    消息剛剛讀完,系統的提示音便傳來了。

    “叮!恭喜宿主完成支線任務,調查出蝕魂殿被滅真相,獲得兌換點500點!”

    “叮!恭喜宿主完成支線任務,屠殺蝕魂殿的的主力被惡徒勾文曜所殺,獲得兌換點500點。”

    “叮!恭喜宿主積極促進事件真相的調查,額外獎勵兌換點800點。”

    “叮!恭喜宿主,勾文曜收到竺興修勸說,重新承認師徒關係,額外獎勵兌換點500點。”

    “叮!恭喜宿主,仇正合完成命令任務,前往淨月門護衛穆塵雪,獲得兌換點500點。”

    凌天一臉懵逼。

    這你孃的是給自己送錢錢來了嗎?

    一眨眼2800點兌換點就進賬了。自己從頭到尾,彷彿什麼都沒有做啊!


    不管了,袋袋平安,嘿嘿……

    “現在就只剩下調查魯修遠屍體的真相了。”

    凌天轉身就要回去密室。卻突然感覺一陣疾風從殿外肆虐而來。

    “這是?”

    凌天心頭一緊,當即一個原地蹬地而起。身子剛剛飛上虛空,三把飛刀瞬間從腳下猛然旋飛而過。

    砰!

    旋即,一把把插進了身前的屏障牆上,一聲悶響,屏障牆瞬間崩裂。

    “誰?”凌天厲聲喝到。

    ωωω● TTκan● c○

    身影一下從主殿內飛了出去。


    雖然凌天即便不躲避,依靠幻神化形衣也能夠抵擋住這三把飛刀。

    但就在感應到危險的那一刻,凌天的身子便自主飛掠而起,躲了過去。

    來到主殿之外,凌天並未看見任何人,甚至連半個人影都未曾發現。

    “奇怪了?那飛刀從何而來?”

    凌天面不露色,負手而立於空地之上,心底卻是疑惑不已。


    然而,一陣疾風再起。

    六把飛刀竟然再次破空而來。

    凌天順勢望去,心中頓時明瞭。

    “敵人終於來了!” 嗡嗡~

    六把飛刀震顫發出的嗡鳴聲,不斷傳入耳朵裏。

    如果放在以前還是武將境界的修爲,這種細微的震顫聲響,凌天是無法捕捉到的。也不可能聽得如此清晰。

    咻咻咻~

    六把飛刀破空飛來,速度,力量明顯比之前的三把飛刀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一次,凌天不避不閃。因爲它們已經完全落入了眼中。

    呼!

    就在六把飛刀即將飛刺過來的一刻,凌天微微吹了口氣,六把飛刀頓時停下。隨後,毫無徵兆的朝着飛來的方向便迅猛飛了回去。

    不過數息,一陣公然的爆炸聲從遠處的虛空之中傳來。

    凌天甚至能夠感受到一股股震顫的波動從遠處震盪而來。

    “這是高手中的高手。”

    凌天喃喃嘀咕,雙眼微眯的看向遠處的地方。

    因爲這敵人也是從距離絕情山千里之外的地方,靠着自身高深莫測的修爲驅使飛刀飛射過來。

    這跟以往交過手的人來說,這種境界,這種手段絕非是那些人可以比擬的。

    這就好比射出的飛箭,不管如何,它都會隨着距離的增長,飛行時間的增加,威力隨之逐漸變小。

    直到最後完全沒有半點威力而從空中掉落下來。

    但是,這傢伙的飛刀不僅從千里之外飛射而來,而且還能保持着如此強勁的威力。

    普天之下,凌天只認可過一人,那便是中州清國護國大將軍,魏天嘯!

    但凌天不明白,爲何連清國護國大將軍魏天嘯都來了?

    這簡直超出了凌天的預估。

    雖說中州以淵國實力最強,地域最廣,人口也是最多,周邊諸國都以淵國馬首是瞻。

    但堂堂一國護國大將軍,跨國過境出現在淵國大陸的偏僻之地,這就很耐人尋味了。

    “難不成魯修遠的死波及到了淵國之外?”凌天內心深處一陣驚疑。

    但很快就否定了這種想法。

    雖然青巖山元陽殿勢力雖大,但也只不過是一個分殿而已。還不至於能夠跨國指揮其他的元陽殿分殿。

    它最多也就能夠指揮整個安城州之內的所有勢力,超出安城州範圍的,也就需要看別的分殿殿主臉色了。

    “魏天嘯,竟然來了。那就上山一敘。別跟本座玩這些無聊的把戲。”凌天運足了全身的靈力,朝着遠處正聲說道。

    聲音嘹亮,音波擴散,四周的飛禽走獸紛紛驚嚇得四處逃跑躲藏。

    但隨着一下下飄蕩而去,直到落入魏天嘯的耳朵之中。

    那聲音簡直就是比蚊子還要細小。

    如果不是魏天嘯修爲高深,還真聽不見凌天說了話。

    此刻,魏天嘯卻是一臉不屑。

    “凌老前輩,百年不見,說話的氣力都弱不禁風了啊。你我之間,何須隱藏實力?”

    嗡~

    魏天嘯這聲音簡直聲如人名,聲浪滾滾而來,所過之處,氣浪翻滾。天空風雲涌動,地面山林沙沙作響。

    就連抵達凌天身前之際,那股音浪竟然將凌天震得後退了出去數米遠。

    若不是使出全身靈力,再加上幻神化形衣的增強效果,凌天還真會站不穩腳跟。

    “好強!如此修爲,恐怕已經達到武神巔峯境界。”凌天心中暗暗思忖。

    根據魏天嘯這些舉動可以推測得出,這般修爲,其靈力的底蘊絕不是之前那些同境界的人所能夠相提並論的。

    凌天沒有迴應魏天嘯的話,而是回到主殿的密室中,重新開始參悟《奇門九技錄》。

    此刻,遠在千里之外的魏天嘯眉頭緊鎖,他拿起手中的茶杯,一副沉思的模樣。

    他身後一羣身穿便衣的帶刀侍衛。雖說是便衣,但光從用料來看,也是上好的布料做成的。

    他們各自站在各自的崗位警戒着。

    而他們附近,一匹匹上好的戰馬正在吃着精飼料。

    沉思了片刻之後,魏天嘯頓時將茶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隨後起身。

    “走。去一趟絕情山。”

    那些手下當即井然有序的起身列隊,其中一人便把戰馬牽到了魏天嘯的面前。

    魏天嘯翻身上馬,隨即策馬揚鞭而去。

    其他人等紛紛上馬緊跟其後。

    此刻,淨月門山下。

    一大批名門正道的人馬已經趕到。

    他們各個面露兇相,全副武裝,一看便知來者不善。

    此刻,守衛山門的女弟子早已把這種擅闖山門的不速之客攔了下來。

    “你們爲何擅闖我淨月門?”

    面對守衛山門女弟子的呵斥,他們根本無動於衷。甚至有些人的雙眼已經流露出了深深的殺意。

    “淨月門乃名門正道,卻勾結魔道,歸附魔教之下,給我們名門正道丟臉。今日我們奉青巖山元陽殿之命,肅清像你們這樣的敗類。”

    “什麼?敗類。”

    淨月門女弟子聞言,頓時震怒。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