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這麼說吧,方離現在遇見的,就是一群修鍊了上千年內功,卻不會任何招式,順便智力水平停留在學前班的一群怪物,而方離此刻簡直就成了指引他們的明燈,尤其是他們弄明白了對於教授他們知識的人,應該叫老師的時候,頓時,方離腦子裡全是一片喧鬧的「老師,老師!」的聲音。 ?方離現在簡直是一個頭兩個大,好好的探險之旅怎麼就會變成這個樣子了呢,難道不成自己很有當幼教的潛質,前面自己能順手稍了一個方香回家,現在,這麼一大群好奇的亡靈寶寶糾纏著自己,自己總不能一下把他們也全部帶走吧,這也太不著調了一點。要是這樣,這書乾脆直接換了一個名字,也別叫末世我欲為人了,直接叫末世超級『奶』爸吧!

    但是,按照這群亡靈好奇寶寶的意思,方離留在這裡當一個給他們傳道授業的導師,似乎也不太可能,別的不說,他們能在這幽暗的地牢呆個千八百年的照樣生猛得很,方離可沒有這份能耐,一想到等到若干年後下一個人打開這地牢走進來,多半看到的是一群活蹦『亂』跳的幽靈和自己的骨骸,方離打了個冷戰,將這個念頭從自己腦海里遠遠的趕開去。

    但是,蠻橫粗暴的拒絕這群好奇寶寶,似乎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看看扎克和阿曼達就知道了,他們的精神力,隨便和其中的一個相比,未必會差多少,但是,和這樣的一群亡靈比起來,那就沒得比了,方離問過這些亡靈,原來,扎克和阿曼達的遭遇,只不過是他們感到扎克和阿曼達對他們的敵意,本能的用精神力壓制了這股敵意,於是這兩位就顯得猶如被魘住了一樣。這還是他們沒有表現出特別的攻擊『性』來,真要是惹『毛』了這群傢伙,後果還不知道是怎麼樣呢。

    由於他們的樣子看起來都是差不多,沒有多大的區別,方離甚至很難分清楚他們的每一個,不過,當方離向他們解釋自己的名字后,他們很是迫切的要求自己也要有一個名字,於是,方離很是無良的貪圖省事,將他們的名字從「方一、方二」這樣一順溜的取了下去,一直取到「方二十三」!

    這方一,也就是方離最先遇到的那個亡靈了,很快,方離通過了方一,解釋了他的兩個夥伴對著他們毫無敵意,而且對他們也產生不了直接的威脅,亡靈們很是從善如流的放棄了對這兩位的壓制,直到這個時候,扎克和阿曼達才彷彿從夢中驚醒一番,慢慢的回復了神智,清醒過來。

    饒是他們兩個也算的上是見多識廣之輩,但是,一清醒過來,就見到這麼多綠茵茵的亡靈整整齊齊的圍著他們,一時之間,也是駭得一動都不敢動,尤其,他們的精神力告訴他們,這些亡靈中間的任何一位,怕都是不是實力在他們之下,有了這樣的認識,他們更是不敢輕舉妄動,而是將求援的目光,投向他們身邊的方離。

    「不用緊張,我介紹一下,這是方一,這是方二……一直到方二十三,這是扎克,是個巫妖,這是阿曼達,是個精靈!」

    方離一說巫妖,亡靈們齊齊一點頭,彷彿他們都明白是什麼似的,再說到精靈,也是齊齊點頭,直到方離說完,他們才七嘴八舌的發問起來:「老師,巫妖是什麼,精靈又是什麼?」

    方離很是無奈的聳聳肩膀,朝著扎克和阿曼達一攤手,那神情,要多無辜就有多無辜:「你們都看到了,扎克,他和他們解釋一下吧!」

    方離趁著扎克去應付這群好奇寶寶,拉著阿曼達,將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她一遍。

    「那你打算怎麼辦?拒絕他們?」阿曼達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但是如果依照方離的描述看起來,這群亡靈的可塑『性』倒是非常之強,也許,當他們的老師也不是一件什麼壞事情。雖然,可能會出現很多的麻煩事情,但是,也不是不可以忍受的,與將來可能得到的回報相比,這點麻煩還真的算不了什麼。

    「我倒是想拒絕他們,問題是,我拒絕得了嗎?」方離苦笑著說道:「我不知道他們的實力怎麼樣,但是,我只知道,你們在他們的精神力壓制下,毫無還手之力,我似乎是個例外,他們的精神壓制好像對我沒有什麼效果?」

    「這還只是簡單的比比精神力的強弱呢!」阿曼達搖搖頭,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亡靈們的種族天賦是靈魂衝擊,要是這麼多的亡靈,一起對著我們發出靈魂衝擊,只怕,現在我們都是一群行屍走肉了,我們的意識在這樣強度的靈魂衝擊下,絕對沒有倖免的可能。」

    「就是!」方離對於這些實力強大的好奇寶寶也深有同感:「所以,你看,現在我們怎麼解決這問題?」

    「這還不簡單,既然拒絕不了,那就是接受嘛,你如果不想留在這裡,當然就只有將他們全部帶走了,好在亡靈們本來就沒有實質的身體,倒也用不了多大的空間棲息!」阿曼達想得比方離清楚的得,「如果你教給他們的知識的同時,也不忘記給他們灌輸一些忠誠,服從的概念,我想,也許不久以後,你就有一群實力強大的亡靈追隨者了,一旦他們領悟到天賦的各種技能,進化到幽靈,嘿嘿,我都開始眼紅了,幾十個幽靈學生追隨者,誰還敢輕易招惹你!」

    「追隨者?」

    「是的,這可比簽訂契約的僕從們要划算得多,一個人的精神力再強大,也不可能無限的於人簽訂契約,尤其是越是條件苛刻的契約,越是耗費精神力,如果超出了自己的精神力,契約的力量也會有反噬的,尤其是你現在自己實力沒有足夠強大之前,有一群忠誠的追隨者,顯然比契約僕從更為划算!」

    「主人!」被方一到方二十三問得焦頭爛額的扎克回過頭,他算是徹底死了收服這些亡靈的心思,這裡隨便一個亡靈都比他強大,所以他的態度好得不得了,生怕自己得罪了其中的某一位,但是,就算是他態度再好,對於這群求知慾奇強的好奇寶寶們,也感到有點招架不住了。

    方離很理解他的苦衷,停下了和阿曼達的談話,朝著這群亡靈望了過來。

    「停一停,聽我說!」方離大聲的說道:「很榮幸在這裡認識你們,我也非常願意做你們的老師,將我淺薄的知識風險給大家,但是,遺憾的是,我不能留在這裡,因為,在外面,還有我的很多同伴,我還要進行我的旅程,所以,現在就只剩下一個選擇了—你們願意跟著我離開這裡?」

    「離開啊!」方一有點猶猶豫豫的說道,顯然,他代表著所有的亡靈,說出了自己的心聲,這是生物對於未知的事物的一種本能的恐懼,與其實力眼光閱歷沒有任何的關係。這千百年來,他們一直在這裡,並不是因為他們不能離開這裡,而是除了沒有離開這裡的動機,更多的還是因為這個原因。

    「是的,離開這裡,我的家鄉有有一句話,叫做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也許,在外面的世界旅行,得到的比在這裡聽我講述的會更多!」方離也不管自己的話,這些亡靈能夠聽懂多少,按照他自己的理解,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背後轉角處傳來沉重的腳步聲,方一呼的一聲,從方離的面前消失,顯然,他比方離更早的發現後面的動靜。這個舉動,讓方離心裡微微好笑,看來,這些亡靈,本身的膽子並不大嘛。

    繆斯不知道自己在這黑黝黝的甬道了走了多久,那個該死的傢伙,彷彿已經被這黑得滲人的甬道吞沒了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越往前走,她的心裡越是沒有底,好幾次,她都想扔掉自己手中的火把,掉頭跑上去,但是一想到在地道入口的那個骷髏弓箭手眼中幽幽的鬼火,她不得不按捺住自己的衝動,耐著『性』子朝著前面走去。

    甬道越來越寬,似乎快要走完的樣子,從前面隱隱傳來亮光,她心中一喜,那應該是方先生手中火把發出的光芒,即使是方先生身邊的那個怪物很嚇人,但是,方先生還是有血有肉的人,她縱使千般討厭他,但是,此刻見到那隱隱跳動的火把的光芒,心裡還是感到一陣溫暖,腳步也變得輕快起來,朝著亮光的地方走去。

    轉過彎,是一個寬敞的大房間,他一眼就看見舉著火把的方離,但是第二眼,她的眼光就好像粘住了一樣,再也挪不開了。

    「天哪,那是什麼?」她感到自己一定是在做夢,自己現在一定是在營地里,抱著自己柔軟的抱枕,舒舒服服的在睡覺,只有在睡夢中,才有可能見到這樣的情況,在方離的面前,幾十個綠茵茵的影子隱隱綽綽,整整齊齊的站在方離的面前,隨著她轉過彎來,這些影子齊刷刷的轉過頭,對她行了一個注目禮。

    這還不算什麼,問題是,這幾十個影子,竟然很有默契的全部長著和方先生一樣的臉,想一想,你打著火把,突然來到一個巨大的地下室,發現,幾十個渾身發著綠光一模一樣的人看著你,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

    不管你什麼感覺,反正繆斯是立刻扔掉了火把,嚶嚀一聲,很是幸福的暈了過去。

    一眾亡靈大驚小怪的衝上前去,嘰嘰喳喳的對著倒在地下的繆斯議論起來,對於他們來說,今天一天發生的事情,按照以前的經驗,足夠他們作為上百年的談資了,現在居然還有新鮮的事情發生,這生活啊,果然是很美好。

    *****************************************************

    伍勝男有點心神不寧,方離一再告訴她很安全,不過是幾個亡靈而已,他有著足夠的把握制服他們。方離說這話的時候,讓她想起,當初在八樓的那些日子,方離也是這樣對她說著讓她放心的話,然後走出那扇防盜門,然後從外面的危險世界里,搬回來一樣樣他們急需的東西。

    她一如既往的相信他,而且,她相信方離也絕對不是一個好勇鬥狠之人,這麼做,一定會有著他的目的,只是,明明知道自己親近的人去做什麼,而自己卻無法參與的感覺,還是令她很不好受。

    一覺醒來,她發現和她一個帳篷里的繆斯居然不見了蹤影,這讓她心裡突然一驚,急忙爬了起來,朝著方離的馬車看去。

    馬車上有了燈光,說明此刻車內有人,方離已經從古堡中收拾了那幾個亡靈回來了!她心裡頓時一輕,頓時好像放下了一塊大石頭一樣,穿戴整齊了走了出去。

    天『色』已經蒙蒙亮了,她看到值下夜的傭兵已經在昏昏欲睡的樣子,她輕輕的拍了拍那個傭兵的肩膀,將他叫醒,示意他去帳篷裡面睡覺,傭兵很是感激的看了她一眼,鑽到自己的帳篷里去補覺去了。

    站在方離的馬車面前,伍勝男長長的吸了一口清晨乾冷的空氣,拉開車門,走了上去。

    「你回來了!」她抬頭輕聲說道,去發現車內卧榻上,竟然是從她的帳篷里消失不見的繆斯,而方離和他的同伴一個居然也不在這裡。

    還好,繆斯衣裳整齊,她心下稍稍一安,急忙走上前去,搖搖繆斯的胳膊,心下卻是奇怪:「這個丫頭,明天睡在在的帳篷里,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睡著如此心安理得?難道他給說的什麼亡靈什麼的,都不過是一個借口,只是為了避開我和這丫頭相會?但是這也不可能啊,他們兩個根本沒有機會單獨在一起過,只怕都還不認識呢?」

    繆斯卻是沉睡不醒,對於她的打攪毫無反應,她心中氣惱,對著她的人中,使勁按了下去。

    「啊!」繆斯一彈而起,眼睛還沒有睜開,就『摸』向自己的小腿。伍勝男知道,在她小腿上,一把鋒利的小刀繆斯是從不離身的,她急忙按住她的肩頭,出聲道:「是我,繆斯,不用緊張!」

    「聖蘭姐!」 綜皇帝 繆斯見到是她,頓時身形一松,明顯的鬆弛下來:「你幹嘛,掐的我好疼!」

    「你怎麼不在自己的帳篷睡覺,跑到這裡睡覺來了!」

    「我一直在帳篷里睡覺啊,對了我做了一個好可怕的夢,咦??」繆斯說著,突然發現自己和伍勝男都不在自己的帳篷里,而身處的這個小小的空間,很像一個小小的車廂。

    「這是方離的車廂,不用看了!」伍勝男見到她一副大『惑』不解的樣子:「方離他們人呢?」

    「我明白了!」繆斯怔了一怔,突然大聲叫道:「這根本不是夢,聖蘭姐,快點叫維塔斯大哥過來,這個方先生是個怪物,他身邊的人都是怪物,我們上了教會的當了!」

    「不著急,你慢慢說!」伍勝男見到她這樣,反而心裡踏實了許多,看來事情並不是她猜測的那樣,他有暗暗好笑自己的猜測,殊不知道,猜疑本來就是女人的天『性』,尤其是事情和自己親密的人有著關係的時候。

    「我半夜起來,遇到那個方先生,他身邊的人一個是個渾身乾枯的傢伙,一個是一個骷髏弓箭手,他們挾持我到了城堡的深處,這城堡的裡面有一個暗道……」繆斯回憶著自己記憶的一起,終於想起來,自己暈『迷』之前看到的那一幕了:「暗道里,有很多的幽靈,快,快叫大家起來,馬上離開這裡!」

    「你錯了,那不是幽靈,而是亡靈,他們還得經過進化,才能變成幽靈!」方離接著她的話,一步走了儘力啊,在他的身後,兩個黑袍傢伙亦步亦趨,不過,繆斯再也不會被這兩個傢伙的外表騙了,騰的一下坐了起來,抽出了自己的自衛的小刀。

    「來人啊!」一句話才剛剛喊出一個字,伍勝男的那纖纖小手已經按上了她的嘴唇,將她沒有喊出來的話都堵在了嘴裡,繆斯的眼睛驚恐的轉著,她不明白,為什麼伍勝男會制止自己向其他的同伴示警。

    「不要怕!」伍勝男對著她搖搖頭:「方離和我來自同一個地方,是我很親密的人,我保證他不會傷害你的,如果你不叫,我就鬆開你的嘴,我們慢慢的說,好不好!?」

    「就是,要是真要把你怎麼滴,還用等到現在,直接把你丟在那地牢不用管就行了,還用得著辛辛苦苦的把你背回來,然後放在我的床上,等你睡醒了再大呼小叫?」方離也是頗不以為然的在一旁『插』口道,在他看來,這個假小子,簡直是又沒膽『色』又沒眼『色』,毫無可取之處。

    伍勝男鬆開自己堵住繆斯的手:「好了,我知道你心裡又很多的疑問,我們會慢慢的解釋給你聽的,今天上路之後,有的是時間,不過,現在,大家都已經起來了,我去安排一下,你要乖乖的,就在這裡不要動!」

    繆斯的叫聲,已經造成了一點小小的動靜,伍勝男得出去招呼一下,見到繆斯點點的頭,她緩緩的退了出去,扭過頭對著方離展顏笑了一下,關上了車門。

    強婚摯愛,首長霸寵嫩妻 車廂外,傳來了伍勝男和傭兵們的說話聲,車廂內,繆斯和方離面面相覷,大眼瞪著小眼,一時間,車廂里竟然陷入了一陣沉默。 ?第175章跨空間跑路

    伍勝男對繆斯的解釋,根本沒有花費多少時間,也許,繆斯是一個異類,也許是因為她本來就是還是處在叛逆期,總之,得知到了伍勝男和方離都是來自遙遠的大陸,而且,在那個世界,教會還有將它們的觸角延伸到那裡,她開始有點心動了。

    從自己的宮殿里逃出來,流浪民間,即使是她,也不覺得這是一個長久之計,教會的影響千百年以來,簡直是無孔不入,可以想到,她現在之所以還能如此逍遙,多半是教會沒有把她的事情當做一件什麼了不起的大事情來對待,又或者他的國王父親和教會達成了什麼條件,教會不看僧面看佛面,暫時不怎麼和她計較。但是,這種情況不會永遠持續下去的,也許,有一天,她將教會對她另眼相看的幾位大人物的耐心磨盡了,或者是她的行為,以及你該觸及了教會的底線的時候,她的逍遙日子就到此為止了。

    也許是一隊鮮衣怒馬的騎士,來捉拿她回去,也許,是一些穿著神袍的執事,來客客氣氣的請她回去,不管過程怎麼樣,結果反正是已經註定了的,如果…如果…沒有這個猛虎薔薇傭兵團,沒有伍勝男和方離,事情一定到最後會發展成這個樣子。

    「可是,方先生不是教會的重要人物嗎,還是漢克斯主教的特使!」她諾諾的說道,伍勝男倒是沒有必要去騙她,但是,這個男人,身上的讓人疑『惑』的地方那個是太多了。她縱使有什麼想法,沒有搞清楚了這些疑『惑』之前,她還是得將自己的想法深深的埋在心裡。

    「無非是一個方便方離行動的身份而已!」伍勝男笑道,對於方離身邊的那兩個黑袍的傢伙是個什麼樣的貨『色』,她清楚的很,她指指他們:「你覺得,一個教會的重要人物,身邊能有這些來自不死世界的生物嗎?」

    「那他帶著這些不死生物,來到我們大陸,到底是有什麼企圖?」

    伍勝男臉上的神『色』看起來有一種說不出的驕傲:「我說,他不過是來找我,然後帶我回家的,你信不信?」

    「聖蘭姐你說的話我當然是信的!」繆斯有些不解,這方離不是已經找到了聖蘭姐嗎?難道,現在去石鼓城就是他們回家的路途。

    「你們現在是在回家的路上?」

    「不,這個有點麻煩!」方離聽得這兩個女人嘰嘰喳喳說了半天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空當『插』進話來:「我們得先解決了這個麻煩,才能回家!」

    「你說的這個麻煩不會是我吧!」繆斯怯怯的說道:「我真的不是有意給你們帶來這些麻煩的!」

    「你倒是想呢,也得有資格啊!」方離嗤之以鼻:「我們得找到一個適合我們使用的空間裂縫,通過斷裂的空間回到我們的世界,你知道這是很花費金錢精力的事情,於是,我找到了一個合伙人,就是漢克斯主教,作為投資,他將提供一些我目前沒有的資源,而作為回報,他將會得到一個穩定的空間裂縫和於我們世界的優先聯絡權。」

    「哦,我明白了!」繆斯恍然大悟:「這就是為什麼漢克斯主教宣稱你是他的特使的緣故了,他根本就是奇貨可居,失敗了,他不過是損失一點金錢和人手,對於他的根基毫無大礙,但是,一旦成功了,他將掌握教會裡其他人都沒有掌握的資源,對於增強他的實力好處是不言而喻。

    「那你們打算怎麼處置我?我知道了你們這麼大的秘密?」繆斯的眼睛亮晶晶的眨了眨,看著他面前的連個黑髮黑眼的傢伙,可憐兮兮的說道:「你們不會殺人滅口吧!?」

    「傻丫頭,殺你幹什麼,你想的太多了!」伍勝男嗔了她一眼:「告訴你這些,是為了讓你不要害怕,更不要把這些你看到的東西在外面嘰嘰喳喳的『亂』說,至少,到達石鼓城以前,不要『亂』說,等到了那裡,你們各回各家,各找各媽,想到哪裡去就到哪裡去,沒人會攔阻你!」

    「你們身邊的是不死生物呢?」繆斯睜大了眼睛:「難道就不怕消息從外面這些人口中走漏出去,然後被那些瘋狂的人群起而攻之嗎?」

    「實際上,我們也是!」方離『露』出他白森森的牙齒,對著繆斯猙獰的說道:「我最喜歡小姑娘鮮嫩的血肉了…」

    「去去去,還學會嚇唬小姑娘起來!」伍勝男沒好氣的把他趕了出去,「你帶著你的這兩個寶貝,去前面駕車,我們兩個女人在這裡說說話,你就不要來瞎摻和了!阿曼達,你留下,我還要問你這些天他都幹了些什麼壞事呢?」

    ********

    不知道兩個女人在車廂後面都說了些什麼,反正,等到方離再次回到車廂里的時候,她們兩個好像已經消除了所有的隔閡,好得跟親姐妹一樣。

    「我給你說,不許在嚇唬我,不光是你,還有你的那兩個手下,還有那些幽靈,統統不許嚇唬我!」繆斯對著方離下著最後通牒,「要不然,我就天天形影不離的跟著聖蘭姐,急死某些大『色』狼!」

    「怎麼會事情」?方離將徵詢的目光投向伍勝男。

    「繆斯認我做了姐姐,而且,她很想跟著我們去我們的世界看一看!」伍勝男也不知道怎麼給方離解釋繆斯和教會只見的那些糊糊事情,「她和教會似乎有一些比較大的誤會!」

    方離一聽就明白了,敢情,是一個想搭順風車的人,他斜睨著繆斯,心下暗暗稱奇,這個所謂的誤會,應該是不小,都是打算垮空間跑路的人了,也不知道這丫頭到底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不過,他心裡雖然嘖嘖稱奇,面上卻是沒有什麼表情的問道:「你是教會的通緝犯?」

    「你才是通緝犯呢,我可是教會的准聖女,只不過,我不太想噹噹這個聖女而已!」繆斯不服氣的反駁道。

    「……!」

    一路無話,到了石鼓城的時候,漢克斯派出的人,已經等候他們多時了,一接到他們的馬車,立刻就有人將他們接引道早已準備好的旅店,好吃好喝的招待這群傭兵們。

    至此,傭兵們的任務就算是差不多完成了,理論上,只要一踏入石鼓城,他們的任務就宣告結束,而且,他們的酬勞,已經實現支取過了,也不存在還要等著收錢的問題,第二天一大早,傭兵們就在維塔斯的帶領下,踏上的歸途,儘管維塔斯很是不舍,但是,在伍勝男許諾他將任務完成的憑據送回橫山城后,可以馬上趕過來的情況下,他還是一步三回頭的離去了。

    方離和兩個女人,安心的在這個旅店住了下來,接待他們的人說,漢克斯主教派來的人,正在路上,大約就是這兩天就到,請他們稍安勿躁,方離一想,自己幾個月的時間也等過了,難道還等不了這麼兩天,於是也就靜下心來,倒是,趁著這兩天悠閑,和兩個女人,把這石鼓城的繁華之處觀賞得七七八八。

    這倒是方離和伍勝男在一起度過的最為平靜幸福的幾天時光,他們兩個從相遇相識到分離,然後又到重逢,無一不是在危機四伏中過著顛沛流離的日子,這幾天,在這個充滿了異國情調的小城裡,兩人竟然是感到如此祥和滿足,如果不是漢克斯派來的人打破了這份寧靜,他們也許會暫時忘記所有的喧囂和煩惱,好好的繼續享受一下這些日子。

    漢克斯派來的人叫查理瑪,一個長的非常喜慶的小老頭,梳理得整整齊齊的白髮,燙的筆筆直直的袍子,活像一個大戶人家的管家,只不過,從他時不時眼裡掠過的一縷精芒,足以證明,他並不是一個像他外表那麼平庸的人。不過,方離也沒有把對方當做一個普通的小老頭來看,想想也是,能對主教一方的漢克斯派來從事如此機密的事情的人,豈能是平庸之輩。

    查理瑪很是慈眉善目,而且,對於方離的態度也是出奇的謙卑,在轉達了主教大人的問候后,他立刻就表示,此刻他會按照主教大人的意思,一切以方離為主,他存在的目的,只是為方離提供他們能提供的一切幫助,幫助方離儘快的完成任務。

    方離看了查理瑪,又看看自己的身邊的兩個女人,頓時有點樂了。現在,主人夫『婦』有了,俏麗大丫鬟也有了,連老管家也配備上了,如果賣相極好的維塔斯在這裡代替兩個躲在黑袍里的鬼鬼祟祟的傢伙的話,那就是連保鏢護院都有了,這看起來,還真是標準的一家人呢。

    「只是主教大人托我帶來的!」查理瑪從懷裡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個布包,這兩天,他就是為了等這個東西,要不早就出來和方離見面了。

    「這是什麼?」方離目光中有點疑『惑』。

    查理瑪將布包攤開,從裡面抖出一團細絹,只見上面山川河流,歷歷在目,竟然是一副詳細之極的地圖。

    「這是教會掌握的目前大陸所有的已經探明和未探明的空間裂縫的位置,藍『色』的標識,表示這個裂縫已經被改造過了,正在利用中,黃『色』的表示,目前正在改造研究,紅『色』的表示極端的危險,至於黑『色』的,則是教會接到平民或者傭兵探險者的的空間裂縫發現報告,並派人去確認過,現在且無暇估計的一些新裂縫!」查理瑪對著地圖,一個一個的給方離介紹到。

    方離不知道這個地圖的價值,但是,繆斯怎麼會不知道,她見到查理瑪的手指在地圖上遊走,更是目不轉睛的瞪著他的手指,在心裡死命的記憶著。一般的小國家,還真的沒有這個本事,繪製出這樣一幅詳細的地圖來,尤其是地圖上各個空間點的位置那麼的詳細,也只有教會在大陸上的力量,才能有這樣的手筆,而且還不擔心別人覬覦。

    「怎麼這些黑點,都是在北邊和南邊這麼遠的地方?」方離看著地圖中間,大部分藍『色』和黃『色』的表示,偶爾在藍『色』和黃『色』中間,會出現幾個紅『色』的表示,至於黑『色』的,都是在極其偏僻的地圖的兩端。甚至那些標識著海洋中的某些小島,也有著這些黑『色』的標識。這讓他很是鬱悶,自己要找的肯定是這個大陸的人還沒弄清楚的空間裂縫,那麼,只可能是紅『色』或者黑『色』的小點表示的了,而這些標誌點如此的荒僻,自己一個個的去找,那還不到猴年馬月去?

    查理瑪眨巴眨巴眼睛,很是無辜的說道:「我想,人們都是習慣從自己的身邊開始探索,然後眼光才越放越遠,對不對!」

    阿曼達聽到他們說話,睜開惺忪的睡眼,從寶兒的黑袍上,撲棱一下飛了起來,飛到幾人湊著腦袋看的地圖的上方,也煞有其事的看著。

    「你看看,阿曼達,你能找到你的家鄉在那裡嗎?」方離看著這地圖,心裡總覺得有點什麼地方不對,怎麼看,他都覺得這地圖上有些輪廓有點眼熟,見到阿曼達起來,隨口指著地圖問道。

    「這裡!」阿曼達毫不猶豫的指著地圖的下面,然後手指朝著下面移動著,「再往東邊,就是一望無際的大海,這個我很清楚!」

    方離心裡一動,接著問道:「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哪裡嗎?在這地圖上,你能指得出來嗎?」

    阿曼達猶豫了一下,小腦袋歪了歪,顯然,她是在把自己腦中的實際影像和這個地圖上抽象的地點聯繫起來,稍稍等了幾秒,只見她小手輕輕指著某個貼近海洋的地方,輕輕的點了點:「我想,應該是這裡!」

    方離終於明白自己未免覺得這地圖為什麼看起來有點眼熟了,看慣了新聞播報中的中國地圖,都是有著明顯的國界線的,也就是,我們平時熟悉的中國地圖,都是一副大公雞的樣子,如果將這個國界線淡化,然後,用一些『亂』七八糟的地名表示著大公雞身上的部位,平時看慣了大公雞地圖的人,當然有點陌生了,但是,整個大陸的輪廓還是沒有變的,至少,大部分的海岸線,在方離仔細辨認下,還是很清楚的分得清楚的。

    這是黃海,這是東海,這是膠州灣,再過去,那是朝鮮半島了,諾,下面那大個的是海南島,小個的是台灣。方離越看越是心驚,這是什麼狗屁的大陸地圖,整個就是一個亞洲地圖,要是自己當初上地理課的時候,再認真一點,自己現在就可以接著這副地圖給整個查理瑪繪製一幅世界地圖出來,看他那副小心翼翼的樣子,還真當這是寶貝啊!

    「我們現在的位置在那裡?」既然有了整個發現,方離當務之急,就是要確定一個參照點,那麼,按照自己記憶中,那幾個重合點的位置,自己根本不用在那些窮鄉僻壤里到處『亂』跑,直接到整個世界對應的位置去可以了。

    他記憶中自己這些天的行程,並沒有經過巨大的河流,也就是說,自己現在還在長江以北,只不過,自己從死亡世界里轉悠了半天,再來到這個大陸,未免有些地方混淆了,但是,大致的方嚮應該還是不會錯的。

    查理斯的手指指向地圖中的一個位置,方離比較一下他的手指的位置,與在自己的腦海中地圖比較一下,頓時有點發暈,自己不是在上滬市附近進入重合點的,怎麼現在到了湘南附近,這裡應該是長江以南中下游地區了,自己什麼時候過來長江的,真是稀里糊塗的。

    再比較一下阿曼達指的她的家鄉的位置,方離大致心裡有譜了,敢情,阿曼達在自己的世界,就是一個少數民族的范兒,那一塊,估計到了雲南西雙版納了吧,五十六個民族五十六朵花,五十六個民族裡,一定是沒有她的!

    現在方離面臨著這樣的一個選擇,向北,可以到上滬市的附近,尋找自己記憶中的世界重合點,但是,在這個世界的地圖中,上滬市的位置,還是屬於比較蠻荒的地區,期間艱難險阻自是不必說。向南,地圖上也有不少沒有探明的紅點黑點,而且,向南距離阿曼達的家鄉較近,在得到查理瑪的全力協助下,也許還能得精靈一族的一些幫助。

    方離若有所思,繆斯在眼睛都不眨的記憶著地圖,而查理瑪則是小心翼翼的看著地圖,時不時抬頭看看方離的眼『色』,唯獨一個無所事事的人,反而是伍勝男。不過她本來就是『性』子疏懶之輩,現在有了方離,這些動腦筋的問題,她肯定是能不想就不想的。

    現在見到大家都一片沉默,她不禁也將頭伸了過來,對著地圖看著,口裡卻是輕鬆的說道:「方離,你還在琢磨什麼啊,你沒看見我們現在離阿曼達的家有多近嗎?都到了人家家門口了,還不讓人家回去看看,你還真忍心啊!」

    她看看地圖,「咦!」了一聲,好像發現了什麼:「阿曼達,你們家是雲南的啊?」 ?第176章半精靈

    阿曼達的家當然不是雲南的,可憐的她,甚至不清楚伍勝男口中「yunnan」的發音,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含義,但是,這並不妨礙她理解,這是大家決定要到朝著她的家鄉的方向前進了。從出生到現在,跟隨方離到處晃『盪』的這幾個月,可以說是她時間最長的一次冒險了,現在能有機會回到自己熟悉的家鄉,她當然是雀躍不已。

    她現在也明白,自己和方離似乎並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雖然方離的世界,有著很多和自己所處的世界相似的地方,但是,究其根本來,還是兩個『性』質迥異的世界,對於方離耿耿於懷的尋找回家的路,在阿曼達看來,這是很沒有必要的事情,以她的眼光,根本不覺得方離一直牽挂的世界比現在所處的這個世界,能好到哪裡去。

    「如您所願,夫人!」查理瑪指著南方距離他們最近的一個一個黑點說道:「您看,距離我們最近的這個未探索的空間裂縫,就是這個大峽谷里的這個了!」

    「那就是這個了!」伍勝男直接拍板了,側眼看了看方離,見到他沒有反對的意思,接著往下說道:「等我們探索完這個空間裂縫,再到阿曼達的家鄉去,阿曼達,你還有兄弟姐妹沒有,一定要介紹我認識啊,如果願意和我簽訂夥伴契約,那就更好了!」

    於是,行程就這麼確定下來,到了第二天,諸人正要出發的時候,返回了橫山城的維塔斯急火急燎的趕了回來,硬是搭上了這最後的一班車,擠進了他們的隊伍,有伍勝男在這裡,那是趕都休想趕走他的。

    馬車當然是要繼續使用的,只不過,這次,方離可就沒有舒舒服服躺在馬車裡面享受旅程的待遇了,兩個女人已經鳩佔鵲巢,將馬車當成了她們的香閨,可憐的方離,連馬都還騎不利索,也不得不從查理瑪手裡接收了一匹老馬,不緊不慢的跟隨在馬車的後面。

    至於他的忠心屬下,扎克和寶兒,對不起,那更是連馬都沒得騎,直接就是一個被雪藏的命。這兩位的形象太過於駭世驚俗了,為了在路上不引起一些沒必要的麻煩,還是不要『露』面的好。這兩位呆在車廂里吧,兩位冰清玉潔的小姐連方離都趕了出去,怎麼會容忍這兩個傢伙堂而皇之的呆在裡面?最後,方離不得不單獨為這兩個傢伙,又找查理瑪要了一輛小一點的馬車,不過這樣也好,方離在實在是忍受不了身下的這匹老馬的顛簸的時候,還能有個地方歇歇腳。

    查理瑪帶來的伴當,足足有十多人,都是一副精練彪悍的樣子,若即若離的護衛著這兩輛馬車,看來,這就是漢克斯為了這次行動下的本錢了,也不知道這些人以前是幹什麼的,反正,方離是知道自己是指揮不了他們的,他能指揮的,也就是阿曼達和自己的兩個鬼族僕人,至於還有一個遊離在這兩幫人之外的維塔斯,那是伍勝男的直屬力量,沒有伍勝男的開口,想請這位大爺做點事情,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他的眼裡只有他的聖羅蘭小姐,至於這個隊伍的其他人,除了繆斯勉強還能算上自己人,其他的人,在他看來,不過是浮雲而已。

    離開石鼓城,一路南下,經過幾個大一點的城鎮后,這路途就開始變得荒涼起來了,一路上,也有不少商隊,見到他們一行人,護衛力量看起來很足的樣子,紛紛要求和他們結伴而行,查理瑪都以隊伍中有女眷不太方便為理由拒絕了,這再南下,就是帝國力量相對薄弱的地區了,盜賊,劫匪,甚至流竄到這裡混條活路的亡命之徒自然不必說,那些被驅逐的種族,在這些地方也會出現,獸族,矮人,還有這些種族和人類的混血兒,也時不時的可以看到。

    這一路走來,不知不覺,竟然已經走了十來天,在車廂里憋著的兩個女孩,該說的話,該探討的問題,基本上都已經說得差不多了,何況,呆在馬車裡也實在是感到氣悶,『性』子跳脫的繆斯,首先是按捺不住,從查理瑪的伴當的備用坐騎里,要來一匹馬,得意洋洋的在伍勝男面前賣弄起她的騎術了。

    伍勝男的生活軌跡里,哪裡會接觸到騎馬這樣的事情,方離一個大男人,騎著一匹『性』情溫順的老馬,剛剛開始的時候,都差點出了洋相,何況從來就沒有接觸過這類運動的伍勝男,要知道,騎馬,在他們以前的世界,那是相當的小資加貴族的事情,伍勝男整個一個關在籠中的金絲雀,那是想都不要想的。

    見到伍勝男有點鬱悶吃癟的樣子,繆斯很是開心,這幾天下來,她發現,自己的這位姐姐,雖然對於這個大陸的常識有點缺乏,但是,論起學識來,比她要豐富的多,而且,很多的見地,都是她拍馬也追不上的,這讓一向自命天之驕女的繆斯大受挫折,眼下,他發現自己自幼就練習的騎術,伍勝男居然一竅不通,這下好不容易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內,壓了伍勝男一頭,怎能讓她不得意非凡。

    「來吧!聖蘭姐,我來教你騎馬!」繆斯銀鈴般的笑聲,從隊伍中穿過,來到馬車前,對著趴在窗口的伍勝男說道;「不會騎馬,難道這偌大的大陸,都要靠著自己的腳步一步步的走過去的嗎?」

    伍勝男不以為然的撇撇嘴,對於繆斯的豪情萬丈,她真的是無法苟同,她很想告訴她:「大姐,不會騎馬不一定就是非得靠走的吧,就算你要求速度,還有一些交通工具叫汽車,叫火車,叫飛機的,無論那一種,都比騎馬快得多了!」

    見到伍勝男無動於衷,繆斯覺得有點掃興,這個姐姐什麼都好,就是『性』子太恬淡了,不是惹到她的頭上的話,就算你在她的身邊鬧得天翻地覆,她也只當是別人的事情,一點都不放在心上,就算是騎馬這樣的基本技能,繆斯認為每一個有身份的人都應該掌握的,伍勝男不會,卻也是一點都不放在心上的樣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