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這時候,大概是實在聽不下去了,裝作看書的柯家主終於開口道:「北辰宇。」

    聽到眼前柯家家主的話,北辰宇頓時一凜。

    看到北辰宇的反應,柯家主眼中流露出一抹滿意之色。剛才在柯夜雪的試探下,他對說服北辰宇幫助柯家的把握由增大了幾分。只不過,這方式就要改改了。

    柯家家主語氣冰冷道:「你昨天闖入我女兒的閨房,其罪當誅!」

    看到北辰宇有幾分難看的臉色,柯家家主語氣有緩和了幾分,繼續道:「不過,念在你不是故意的份上,本家主也可以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北辰宇眼睛一亮,開口問道:「請講!」

    「交給你一個任務。」柯家主看著北辰宇的反應,又掃了一眼自己的女兒,開口說道:「服侍我女兒十年!」

    「啊!」還不等北辰宇有什麼反應,柯夜雪先驚呼出聲。


    不過,只是片刻,眸中的驚訝之色便被柯夜雪生生壓了下去。她在片刻間也想明白了,利用這少年對自己的愧疚之情,怕是讓他站在柯家一邊最好的辦法了。

    對女兒的表現很滿意,柯家主又看向北辰宇。

    北辰宇先是一愣,旋即果斷道:「不行!」

    聞言,柯家主眉頭一皺。柯家主是不悅,自己都提出這麼寬容的條件了,以自己女兒的性格,要他服飾也只是個名頭罷了,又不會真的驅使他,這少年竟然還是不答應。

    柯夜雪心中卻是鬆了一口氣,如果這少年真的整天跟在自己身邊,那才叫尷尬。

    彷彿是看出了柯家主的不快,北辰宇連忙補充道:「我依稀記得,自己好像還有個妹妹,以後想要出去找她,不能久留。」

    聞言,柯家主鬆了一口氣,開口道:「那好,一年如何?一年後,放你自由!」

    「好!」這一次,北辰宇答應的很是乾脆。

    目光中流露出幾許滿意之色,柯家主開口道:「夜雪,今後你便帶著北辰宇吧。」

    「好的,父親。」柯夜雪壓下心中小小的鬱悶,很是乖巧的答應道。自己已經很幸運了,這些年柯家衰落,有不少家眷都被嫁出去進行聯姻,維持著柯家的地位。

    點點頭,柯家主揮揮手,「北辰宇你先出去吧,在門口等著夜雪。」


    聞言,北辰宇走出房門,在一旁等待著。

    看到北辰宇走出去,柯家主看向柯夜雪,目光中有著幾分疼愛,「委屈我家夜雪了……」

    「哼!」 抗日之最强狂兵 ,癟癟嘴,表達著自己那些許不滿之意。

    「呵呵……」看到女兒這副樣子,柯家主無奈的笑了笑,「他以後就交給你管了,需要什麼資源和我說,爭取在一個月之內衝上出體期。」

    「知道啦~」柯夜雪不滿的說了一聲。

    苦笑著搖了搖頭,柯家主又道:「好了,你也出去吧。」

    「嗯,夜雪退下了。」柯夜雪行了一禮,向門外走去。

    看著女兒離去的背影,柯家主的目光變的很是複雜,喃喃道:「唉……最近局勢很是不安穩啊,那些人也不知道來北陵巨城轄區做什麼。萬一我出了什麼事,希望這天才的小子能照顧好你吧……」

    走出房門時,柯夜雪已經恢復了一臉冷傲。看了正在門外等待的北辰宇一眼,柯夜雪淡淡道:「跟我走吧。」

    北辰宇不敢多說,急忙跟上,在這女孩面前,他可謂是方寸大亂。

    左拐右拐,柯夜雪很快便來到了一處院子。北辰宇認得,自己昨夜便是從這裡面被帶走的。踏入院中,北辰宇發現,柯夜雪房中正有幾名下人在修補屏風。

    看到柯夜雪,昨夜的那名侍女迎了上來,行了一禮道:「小姐。」說著,她還奇怪的看了北辰宇一眼,似是好奇這人怎麼還會出現在這裡。

    迎著侍女的目光,北辰宇心中又湧現出幾分不好意思,柯夜雪則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開口說道:「鈴兒認識一下,她叫北辰宇,今後就是我院中的僕人了。」

    「你好,我叫鈴兒。」鈴兒很有禮貌的說道。北辰宇點點頭,開口道:「你好。」

    「鈴兒你先退下吧。」柯夜雪揮退了鈴兒,帶這北辰宇來到一處偏房,「今後你就住在這裡。」

    說著,柯夜雪將門關上,背過身去靠著門,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盯著北辰宇。

    「有什麼事情嗎?」北辰宇被柯夜雪的目光看的有幾分不自在,感受著有些奇怪的氛圍,開口問道。

    「北辰宇。」直視著北辰宇的眼睛,柯夜雪一字一頓的說道:「我不管你是誰,來柯家有什麼目的。」

    「實不相瞞。」看到北辰宇眼中的些許茫然,柯夜雪的目光稍微溫和了幾分,繼續道:「柯家這次不殺你,是有事相求。」

    「什麼事?」北辰宇開口問道。

    柯夜雪頓了頓,整理了一下思路,才緩緩開口道:「你聽我慢慢說。」

    「北陵巨城有著三大世家,我們柯家便是其中之一。」說著這話,柯夜雪目光中有幾分驕傲。只是,北辰宇知道,她一定會有后話。

    果不其然,眸中流露出一抹凄傷,柯夜雪開口道:


    「只是近幾十年來,我柯家逐漸沒落,現在可謂是外患重重!現在有許多勢力,都對我柯家這塊肥肉虎視眈眈,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沒有一個明確的信號,誰都不敢下嘴。」

    說到這裡,柯夜雪看向北辰宇,拋出了一個問題:「北辰宇,你知道對於一個勢力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嗎?」

    「天才!再輝煌的勢力,沒有天才也會逐漸走向沒落!」北辰宇果斷的回答道。

    這一點顯而易見,當初那些神秘的強者費盡心機,也不過是為了弄出什麼「唯一荒體」。雖然不清楚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但是這天才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聽到這裡,北辰宇已經大概知道柯夜雪的意思了。不出所料,柯夜雪眸中掠過一抹讚許,道:「對,就是天才。一個月之後,北靈城天才戰就會舉行。」

    「每一屆的天才戰,都會由二十歲以下的人參加。前三名會獲得一年後的郡城戰名額,郡城戰的前十名,則會進入祭尊台洗禮。」

    「知道嗎,我們柯家已經連續六屆天才戰沒有進入前三名了!」說到這裡,柯夜雪悲傷道:「北陵巨城中的那些大小勢力,恐怕早已忍不住了。這一次的天才戰如果再擠不進前三,只怕柯家就真的鎮不住那些勢力了。」

    「北辰宇,想來你也明白我的意思了。」柯夜雪轉頭看向北辰宇,目光中滿是希冀,開口道:

    「我們這麼做,也是想讓你加入柯家,到時候以柯家子弟的身份出戰。這一個月,柯家會全力培養你,你有什麼要求可以提。」

    北辰宇點點頭,柯夜雪的美眸中掠過一抹冷意,又開口道:「當然,一個月後你若能勝,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但是輸了的話,柯家是不會饒了你的!」

    聽到這話,北辰宇點點頭,感受到了幾分壓力。

    看到北辰宇點頭,柯夜雪開口,「我先走了,你有什麼事情讓鈴兒通知我。記住,一定要勝!為了你的命!」

    說罷,柯夜雪便輕輕推開門,轉身離去。目送那道曼妙的背影離去,北辰宇緩緩合上了門,盤腿坐在床上。

    「先幫助柯家勝了此次的天才戰,隨後便出發去找妹妹。」

    喃喃自語了一聲,北辰宇開始了修鍊。

    第一境的修鍊者統稱下位,分為九重天。北辰宇此時只是第三重天,而大賽的最強者會達到八重天。

    一個月內,北辰宇就要擁有戰勝八重天的實力,不可謂不難。 兩人戰場轉移到夜空,以葉銘的眼力也只能看到金銀兩色光芒不斷碰撞與明滅,兩人戰鬥得異常激烈。

    神祕的中年人此時已經取出一把長槍,金黃刺目,不過卻又有一股虛幻之感,似乎神祕人手中的長槍不是真實存在的。

    這是道兵雛形,每一位神魄境高手都擁有的本命兵器,是由兵氣凝練而出,將會伴其修士一生。

    先天突破神魄之時,體內就會滋生出兵氣,當修士將體內兵氣完全凝練成兵,那時就達到了神魄之境。

    0 隨後在神魄境內每踏出一步都會有兵氣產生,本命兵器也會跟着強化,一直最後刻下道紋,成爲自身道兵。

    曾還有傳言,當修煉到高深境界時,修士的道兵還能成爲一族傳承之器,就算主人身死,道兵也不會消逝,會與世長存。

    金色長槍與銀色光劍不斷交擊,劇烈靈力形成爆炸,整片天空戰場靈力都沸騰了,很難想象兩人戰鬥造成了怎樣的破壞,若是在陸地,多半磐石城都會因此泯滅。

    “喝!”神祕中年人大吼,手中金槍刺出,靈力噴涌形成一隻金色猛虎撲擊。

    “嗷…”四米高的金虎長嘯,嘯聲驚天動地,整個磐石城都在地震,威能相當恐怖。

    李瑞操控着銀色機甲,從身後取出光束槍,一道銀色光束炮射出,直接從金虎頭部穿過。

    金虎哀嚎一聲,還未發出有效攻擊就被光束炮打散,變成靈氣消散於天地間!

    “殺!”中年人大喝,再次持槍俯衝向機甲,兩人瞬間再次戰在一起。

    兩人在天空戰到狂,不斷光遁橫移,轉而又瞬間碰撞在一起激烈交手,下方的人只能看到一金一銀兩道流光不斷在夜空中交錯。

    天空中戰鬥的兩人似乎忘記了一切,漸漸遠離這片區域,直到葉銘坐在地上只能看到遠方有兩個光點在閃動,這還是因爲黑夜襯托的緣故。

    “放開手腳,全力一戰!”李瑞機械的聲音響起,炫目的銀色機甲手持銀光劍,靜靜立在夜空中很是威武。

    “正有此意!”中年人持槍而立,全身流轉着金芒逼退周身夜色,自信而立,氣勢不比機甲弱分毫。

    “我是天藏帝國-第三皇女-拉菲殿下的首席騎士李瑞!你是誰?我不和無名之人決鬥。”李瑞劍指對方,語氣中已經有尊敬之意。

    大陸正規決鬥都是需要互告姓名,這樣不僅是對對手的尊敬,也是對對手實力的一種認可。


    “我是金日尊者第三靈身,你可以稱呼我爲金三。”金三開口。

    金三取出一件金色戰甲套在身上,氣勢立即開始不斷攀升,足足比原先強上一倍才停止,金色光芒劃破長空,如同一把斬開黑夜的利劍,將這一方天地一分爲二,一半金,一半暗。

    李瑞沒想到對方居然只是一道靈身,那這人的身份就不一般了,至少不能得罪死,不然會相當麻煩。

    靈身只有各個家族的老祖才擁有,傳說只有超越了神魄境的強者纔可以凝練出自己的靈身。不過具體如何他也不瞭解,因爲天藏帝國也沒有多少這樣的人物!

    達到這一步的修士都已經被帝國封爲親王, 可以說這些人才是帝國的巔峯戰力,而帝國統御億萬人中,被皇室封王的也不過才七人,當然暗中到底有少這樣的人物就沒人知道了!

    “共鳴!”雖然知道對方真實身份,但李瑞也沒有俱意,心中反而更加熱血澎湃,他啓動機甲的核心戰力,準備和對方進行巔峯一戰!

    銀色機甲同樣開始變化,背後四根分支一般的推動器立即銀光大盛,緩慢伸展,變成一道猶如羽翼的銀輝翅膀,看起來如同聖潔的銀色天使。

    手中的銀光劍也是延伸十倍長度,機甲持在手中就如同拿着一條筆直的銀色長鞭一般。

    “殺!”兩人大喝一聲,再次衝向對方,手中武器爆發出最璀璨的光芒,這是將能量運用到極致的狀態,他們將爆發出最璀璨的一擊。

    嘭…這一次交手,天空都在沸騰,黑夜被驅逐,短暫成爲一金一銀兩色天。

    光波夾雜着轟鳴聲傳遞很遠,磐石城每一人都能聽見巨響,刺目光芒驅散掉城內所有黑暗!

    一擊過後兩人分開,雙方都沒有佔到絲毫便宜,金三虎口裂開不斷淌血,嘴角也在流血。

    李瑞操控的銀色機甲也是光芒暗淡,勉強還能維持“共鳴”狀態!因爲在共鳴狀態下,機甲將和駕駛員完全融合,將駕駛員的能量與機甲本身能量融合,藉此達到再度增幅效果。

    如此做雖能讓機甲更強,但也有副作用,那就是將機甲的“生命”與駕駛員融合,機甲受到損傷,駕駛員也會受創。

    所以李瑞同樣受傷不輕,下巴溢滿鮮血,操縱界面都被鮮血染紅。

    “斬!”李瑞狂嘯,雙手持刃一劍戰下。

    近百米長的銀光劍怒斬而下,劇烈能量攪動虛空,一刀劃下,空間都跟着波動扭曲。

    金三凝目,謹慎選擇後退,一步百米,瞬間橫空躲開。

    “吱…”刺耳聲音響起,李瑞一劍劈在地面,直接在土層中撕開一道十米深百米長的裂縫。

    “你也受我一槍!”金三手中金槍刺出,一步近身,一槍引動一方天地靈力環繞,狂嘯中刺向銀色機甲。

    機甲左手臂膀撐開一道能量護盾抵住金三這一槍,其間火星四濺,靈力沸騰至爆炸,形成風暴擴散。

    “殺!”擋住金三一槍,李瑞操控機甲順勢一劍劈向金三。

    哼…金三避開,同時拉開距離。

    金三連移,在虛空留下數到殘影,瞬間出現在數百年之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