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這是我的榮幸。”林川說道。

    “林先生要吃點什麼。”羅浩將餐牌推到林川面前。

    “我不是東海本地人,對東海還不熟悉,所以請林先生來點菜吧。”羅浩笑道。

    林川拿起餐牌,“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那我就點幾道東海本地的菜式,讓羅先生嘗一嘗。”

    另一邊,心語開着車,載着葉寒,花影,林夕瑤三人緩緩的停在了和平飯店門口。

    “累死我了,我要吃飯。”葉寒推開車門,率先走下車。

    花影跟着走下車,“今天我請客,大家隨便吃。”

    “那我們就不客氣啦,花影姐姐你就準備大出血吧!”林夕瑤笑道。

    葉寒帶着頭走在前面,看着金碧輝煌的和平飯店,葉寒笑了笑,這飯店不錯,跟在國外自己經常去的規模差不多了。

    四人要了一個包廂,剛好,這包廂就在林川和羅浩的隔壁,就隔了一堵牆。

    葉寒拿起餐牌,瞄了一眼,靠,怎麼這麼多英文的。

    將餐牌推到林夕瑤面前,“夕瑤,你來點吧。”

    林夕瑤拿起餐牌,“我要這個,這個還有這個。”

    葉寒打了個哈欠,輕輕的拍了拍坐在一旁的心語。

    心語別過頭,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葉寒。

    “肩膀借我靠一下,我要睡覺。”葉寒說道。

    心語白了葉寒一眼,將椅子緩緩移走,距離葉寒更遠了。

    葉寒:“…………”

    至於麼!太不給面子了。

    葉寒剛想跟林夕瑤說點什麼,好吧,手機又響了。


    葉寒拿出來一看,顯示沒備註,但用電話號碼看,是葉天的電話。

    葉寒接通電話,但沒有說話。

    “小寒,最近怎麼樣。”葉天的聲音說不出的複雜,看來給葉寒打電話,他是鼓足了勇氣。

    “就那樣。”葉寒的回答很簡短,語氣也很平淡。

    “爺爺明天要去東海,我陪他一起,順便來看看你。”葉天有點激動,又可以見到自己的兒子了。

    “哦。”葉寒說道。

    葉天還想說些什麼,但葉寒打斷道:“沒什麼事的話我先掛了,就這樣,拜拜。”

    不等葉天說話,葉寒迅速的把電話掛斷,還順手關了機。

    “嘟嘟嘟。”聽到電話的忙音,葉天自嘲的笑了笑,緩緩說道:“照顧好自己。”

    即使電話已經被掛斷,但葉天還是繼續說出還沒說完的話。

    將手機放下,葉天看了看站在門外的秦曉玉。

    “我明天可以跟你一起去嗎?”秦曉玉的語氣裏帶着哀求,她也很想見葉寒。


    “恩,你也想小寒了吧。”葉天走上前,輕輕的抱住秦曉玉,“那我們就一起去看看他吧。”

    在葉寒冷淡的態度下,葉天和秦曉玉還是鼓起勇氣決定去東海。

    “哥哥,誰的電話?”林夕瑤對着葉寒說道。

    葉寒笑了笑,將手機丟給心語,說道:“沒什麼,騷擾電話而已。”

    如果葉天聽到這句話,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

    而在另一邊,林川舉起酒杯,對着羅浩說道:“羅先生,我代表東海市**對貴公司表示歡迎。”

    羅浩也跟着拿起酒杯,笑道:“我們也很榮幸,能來東海這個美麗的地方,我相信,在東海,我們的事業會蒸蒸日上。”

    “合作愉快。”林川笑道。

    “合作愉快。”

    兩人的酒杯碰了碰。

    “羅先生。”喝完一杯酒後,林川對着羅浩說道:“我很好奇,你們的董事長,到底是誰?”

    人人都有好奇心,林川也不例外,他不明白,爲什麼這個神祕的董事長會這麼關注自己。

    “呵呵,我明白林書記您的想法。”羅浩笑了笑,“我們董事長會出現的,不過不是現在,很快您就會知道了。”

    羅浩現在還不能說出葉寒的身份,未經過葉寒的同意,死神殿的人是不能隨便將葉寒的身份說出去的。

    燕京,葉家。

    葉鴻德坐在大廳的主位上,葉廣遞上一杯茶。

    葉興和葉無雲則站在一旁。

    “父親,您真的要去東海嗎?但我擔心您的身體。”葉興一臉擔憂。

    身體再好的人,也經不住歲月的侵蝕,葉鴻德早年征戰沙場,留下不少頑疾,如今年事已高,身體更是越來越差,現在說要前往東海,葉家的人肯定會擔心。

    “在東海有我的一位老戰友,我一定要去看看他。”葉鴻德已經下定了決心。

    “我陪父親一起去,你們不用擔心。”葉天緩緩的走進大廳,秦曉玉則跟着身後。

    “我還真的要感謝小寒,我一直以爲我的戰友們都去世了,但今天早上,小寒告訴我,在東海有我的老戰友,呵呵,想不到他還活着,你們不懂我們當年抗戰軍人的感情,所以你們也別勸我了,我意已決。”葉鴻德緩緩說道。

    “那好吧,父親您一定要注意身體。”葉興說道。

    葉鴻德降臨東海,肯定引起東海的震動,葉鴻德是誰啊?開國元老,跟着老祖宗打鬼子的人。

    暗夜集團轉移回東海已經讓東海市**的人手忙腳亂,現在葉鴻德要來東海,那估計市**的人會更加亂作一團了。

    但葉寒,一絲緊張都感覺都沒有,淡定的吃着飯,混了這麼多年,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兩個字,淡定。 聽說這隻白狐也是有相當的來歷,當初小鬍子院長金大大剛剛接管院長之寶座之時遇到仙道學院外圍森林之中的靈獸造反,他孤身一人沖入森林平息了靈獸的聚集鬧事,可最終沒有找到鬧事的罪魁禍首,而是在眾多靈獸之中發現了一隻靈獸白狐。

    這隻白狐看似平常,可就是因為看起來太平常了,所以引起了小鬍子院長的注意。

    在眾多靈獸之中,怎麼可能有平常弱小靈獸存在。只是念頭所動,金大大升起了試探之意,可沒想到白狐忽然發威,實力猛的爆發,一舉成為眾多靈獸中的最強存在,後來金大大才知道原來這隻靈獸有一種隱匿的能力,可以隱匿自己的實力讓人察覺不出。

    當初抓捕白狐的時候,金大大也是出了不少力。

    這次是因為清靈索要,因此金大大才肯給,換做別人,那是想都別想。

    此時煉器材料具備,清靈也信心滿滿的動起手來,她可是指望著自己有一把趁手的武器,在她眼裡,現在用起寶器來真的是太小材大用了。

    煉器和煉丹有所不同,又有相同之處,煉丹需要有鼎爐做輔助,而煉器也是同樣,丹爐去頂就可煉器。可兩者煉製的手法卻是大不相同,煉丹是要把各種藥材完美的搭配,使之融合在一起,產生其他的效果,而煉器則是提煉精鐵和晶核之中的雜質,也是讓兩者完美的融合,把各種陣法配合起來,用精神力刻畫在器物之內外,讓器有著不同的效果,這樣才不至於煉製之後是一把凡鐵。

    想要煉製靈器寶劍,就要在煉器的基礎上在寶劍之內打入一個出納靈魄的陣法,然後還要讓靈魄和寶劍合為一體,才算是初步成功。這其中就要先馴服靈魄,讓它心甘情願的做自己的劍靈,才可以保證煉器過程中不會失敗而終。

    煉器開始,清靈先是取出爐鼎,一團火焰隨即從她的手中飛出,瞬間點燃了整個爐鼎之內,火焰燃起,應得清靈臉色微紅。

    地面上,一塊足有五百斤重的精鐵被清靈的精神力所凌空拖起,飛至爐鼎上立刻被火焰燒的通紅。清靈所施展在爐鼎中的火焰可不是一般的火焰,是她用真元所化的真火,因此才能夠燒的化精鐵。

    隨著精鐵在火焰之中翻動,也開始漸漸融化,成為滾燙的液體,可是這片液體卻依舊在火焰之中凌空翻滾,這就是清靈精神力的作用。

    被燒成液體的鐵水足有水桶大小,隨著火焰的烘烤,『嗤嗤~~~~』作響,卻沒有冒出滾滾白煙,因為白煙在出現的片刻之間,就已經被火焰給燃燒殆盡了。

    火焰之中的鐵水在漸漸凝練,漸漸縮小,足足過了半個時辰,這才從原來的大小縮至一半。

    清靈鬆了口氣,騰出手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又開始繼續提煉起精鐵來。

    需要煉製出一把長劍所需要的精鐵有成人拳頭大小足夠,所以她需要繼續提煉精鐵,把其中的雜質更加精簡,直到爐鼎中的鐵水變的只有拳頭大小。

    煉器絕對是一件比煉藥更為辛苦的事情,所消耗的真元是煉藥所不能比擬的,現在煉鐵還只是煉器的基礎,之後還需要更多的真元所消耗。好在清靈再有準備,乾坤戒指里補充真元的丹藥準備了不少。在真元消耗瀕臨枯竭之時,吃上一顆,絕對比修鍊幾日還有好處。

    兩個時辰之後,爐鼎中的鐵水已經剩下拳頭大小的一團了,清靈用精神力把鐵水移至爐鼎的一旁,手中一顆足有嬰孩拳頭大小的風屬性的魔獸晶核飛了出來,在爐鼎的火焰中翻滾,等待著被燒成粉末。

    燃燒晶核的速度就要比凝練精鐵迅速的多,在清靈真火的控制下原本不規則圓形的晶核經過二十多分鐘的火焰燃燒就變成了一小堆淺藍色的粉末。晶核和精鐵都已經練好,下一步就是將兩者融為一體,讓兩者完美的融合之後便可以進行寶劍的煉製了。

    清靈雙手抬起,一左一右的控制著精鐵鐵水和晶核粉末,眼神一刻不離,雙手猛然間合併,『凝——』下一秒爐鼎之中的兩物便混為一體相互翻滾著,銀灰色的鐵水上夾雜著淡藍色的粉末看起來是那麼的不協調,可是在相互翻動間和火焰的烘烤之下潤色上佳。

    精鐵和晶核的精髓在火焰之中煉了一個時辰,終於完美的融合了。清靈服下一顆恢復真元的丹藥之後這才控制著精神力將爐鼎之中的一團鐵水拉扯變長,漸漸的凝成一把長劍的形狀……

    ……………………………………… 葉寒開啓了瘋狂吃貨模式,一個人消滅了半桌子的菜,看的花影一愣一愣的。

    林夕瑤早就已經習慣了,滿臉的淡定。

    花影輕輕的推了推林夕瑤,小聲的說道:“他飯量一直都這麼猛的嗎?”

    林夕瑤先是鄙視的看了一眼葉寒,然後說道:“是啊,我們已經習慣了。”

    花影看了看葉寒,然後繼續吃飯。

    葉寒滿足的拍了拍肚子,“爽,吃飽了纔有力氣。”

    然而壓根沒人鳥他,三個妹子都在低頭吃着飯。

    遭遇冷場的葉寒只好孤獨的一個人喝着飲料。

    二十分鐘後,三個妹子終於吃完,葉寒早就等的不耐煩了。

    女人幹啥都慢,吃飯,化妝,穿衣服,洗澡神馬的,葉寒早就已經不想吐槽了。

    不等三人說離開,葉寒率先走出了包廂,剛好,另一邊的羅浩和林川一起笑着走出包廂,三人在走廊相遇。

    羅浩看到葉寒,頓時想說些什麼,但被葉寒用眼神制止了。


    葉寒輕輕的搖了搖頭,示意他要保持低調,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羅浩立馬理解了葉寒的意思,假裝不認識葉寒,繼續和林川交談着。

    林川看到葉寒,很是驚訝,“小寒,你怎麼在這裏。”

    “岳父,我跟夕瑤和朋友在這裏吃飯呢?”葉寒笑道,“岳父你怎麼也在這呢?”

    “我來是跟暗夜集團的總裁羅先生吃頓飯。”林川微微笑道,“羅先生,這是我的女婿葉寒,是一個很優秀的青年。

    “葉先生你好。”羅浩對着葉寒伸出手。

    “羅先生你好,很榮幸能見到你。”葉寒也跟着伸出手。

    這時,林夕瑤和花影從包廂裏走了出來,看到林川,林夕瑤愣了愣,然後滿臉笑容的說道:“爸爸,你怎麼在這裏啊。”

    “瑤兒啊,晚上好哈,我來這裏陪朋友吃飯呢。”林川看到林夕瑤,也是滿臉笑容。

    “喝酒了沒。”林夕瑤一臉質問的表情。

    林川一愣,糟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