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9 日 Comments (0)

    這已經不是我所能決定的,所以你們立刻行動起來吧!還有立刻召開會議,我們必須儘快商討出第二方案,畢竟遲一步,我們可是要挨打的,所以立刻讓他們給我動起來

    因為顧延之的命令,顧氏集團開始了快速的運轉,而另一邊的他們也沒有閑著,畢竟這可是關係著集團往日的發展,所以他們都不約而同的在計劃著

    這不,就連祁明昊與顏宋都坐不住連袂而來,而他們的到來也給了新公司的成員們來了一劑強心針,畢竟新公司是由兩個集團合組的,所以怪不得底下人擔心,現在的他們是既高興又忐忑,畢竟他們之後是升官發財,或是喝西北風,就看眼前這一仗是輸是贏了

    只是對於現在而言,一切都言之尚早,畢竟在策劃案沒有通過之前,他們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奢望,畢竟只有通過了初審,一切才有可能,所以現在是決定他們未來前途的時候啦!因為現在的他們要開始講述方案,以供檢驗

    一切人員到位,歐恆在得到指示后,便開始示意講述人員開始講述方案

    祁總,顏總,請看屏幕上的平面圖,我們的方案就是根據惠州火車站為人流基礎,從而輻射到周邊,再依遠近貼身設計樓盤,商場,酒店等等

    「等一下」,顏宋對於他們的方案有些不解,於是便開口喊停了講述人員

    而突然被喊停,這讓講述人員非常緊張,於是他緊張的問,「顏總,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平面圖中的第十三號地,我們尚未到手,你們就擅作主張的把它給加入了策劃案中,你們就這麼有信心它能拿到手嗎?還有就是,一旦十三號地未能得手,那麼此方案的風險有多大,你們評估清楚了嗎?

    十三號地,在顧氏集團手中,這是我剛得到的消息

    顏宋聽到祁明昊的話立刻說了兩字,「什麼」,爾後又轉過了頭對著前邊的講述人員說:「你們這是在搞事情嗎? 重來1988 居然連這麼重要的消息都不知道,還讓老闆親自來查,你們真的是不想混了嗎?」

    這邊顏宋剛發飆完,後面祁明昊也跟著飆了起來,因為他趁著顏宋提出質問的時候,他仔細地看了一遍他們提出的方案,但他怎麼也沒想到他們的方案會那麼的垃圾,如果讓他評價他們所提供出來的方案一個好差的話,他只想用四個字來形容他們的方案,那就「目光短淺」

    於是他在顏宋結束了質問后,他拍了拍桌子,然後對著在場的人員說:「你們究竟是沒有了智商,還是智商沒有上線啊! 不如一世沉歡 居然目光短淺到如此地步」

    祁總,請聽我們解釋

    解釋,你們還好意思解釋,你們究竟是什麼目光啊!居然就盯著這巴掌點大小的地方,然後忘記了惠州它近廣州、深圳、香港、福建,這些要什麼有什麼的發展重要城市,而這些你們的策劃案是提都沒提,更別說調查了,所以你們還有什麼資格來跟我解釋

    祁總

    「不要說話,也不要解釋,我現在要的是實際行動,而不是經過提醒后的口頭行動,你們明白嗎?」祁明昊環顧著會議室內的所有人員,然後一個字,一個字的表達著他對他們的~(︵`)~不滿

    而這一切對於信心滿滿的祁宋員工來說,簡直就是個打擊,他們怎麼也沒想到他們的策劃案會如此不堪,而一切對於祁明昊而言,他完全不管,因為方案被Out,那麼久說明他們不夠努力,所以他們就得加倍努力,不然的話,他們就得準備走人,畢竟沒有一個企業會養一群廢人

    於是祁明昊把策劃案一扔,然後對著歐恆說:「通知財務部,策劃案沒有通過,所以這個月的獎金暫扣,以儆效尤」,把話一講完,他就起身抬腳,然後走到了會議室門口時,他又轉過來對歐恆說:「學長,好好給他們補補課,不然他們還有何資格被稱為行業精英啊!」說完后,他立刻打開了會議室大門,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隨後顏宋也失望的走了,余留下來的是被受打擊的所有策劃人員

    至於另一邊,顧延之他們也沒有閑著,他們也在不停的趕方案,然後修改方案,畢竟現在的他們正在跟時間賽跑著,所以他們必須爭分奪秒的奮鬥著,直至深夜,他們才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家中,也因為已然入夜,這才讓顧延瑾推遲了對唐心雅要說的話

    而第二天早上,大家起來吃早飯的時候,顧延瑾一看到唐心雅就迫不及待的開口到她說,讓顧延之和洛淮生連阻攔的機會都沒有

    嫂子,你名下的那塊地能轉給我們嗎?

    顧延瑾的話剛說出口,場面便冷了下來,而對於唐心雅而言,雖然顧延瑾就那麼一說,但到了她耳邊,她總感覺他那話里話外的意思是那麼的彆扭與刺耳,同時顧延之沒有表明的態度也讓她感到非常不舒服,那讓原本心情就不好的唐心雅瞬間炸毛了,她沒有理會顧延瑾,反而是開口問起了顧延之

    他說的,是你的意思嗎?

    而唐心雅的態度也刺激到了顧延之,畢竟他對之前自己未能阻止顧延瑾說話而懊惱時,唐心雅的態度讓他不爽極了,畢竟她這般作為表明了是在護著那個人,那他們之間的夫妻情分又算是什麼,之後他便說出了他不願說出的話

    不過是一塊地,我又不白拿,況且我可以高過市價評估給你,那你轉手又有何不可

    顧延之的話氣得唐心雅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然後她對顧延之說:「我不願意,那麼誰也強迫不來,哪怕你也一樣」,話一說完,她就離開了,只是在那無人的地方,她卻默默的流著淚 對於如今這局面,誰也沒有想到,畢竟之前一切都還好好的,哪怕是在用早飯之前,一切也都是好好的,可誰曾想就一頓早飯,事情就變成了這模樣

    佼佼佳人江東之畔

    風之蕭蕭雨之寥寥

    思之不見佳人不還

    江東之畔埋吾相思

    聽到了手機鈴聲,唐心雅掏出了手機,她看了看來電顯示,原來是瑞士的Doctor·Mr李醫生,而這一刻她知道她的身體報告已經出來了,不然Doctor·Mr李是不會給自己打電話的,所以她深呼吸了一口氣后,便接通了電話

    你好!Doctor·Mr李

    對於唐心雅的寒暄,Doctor·Mr李禮貌的回應后,便開始直奔主題,他對唐心雅說:「夫人,你這次的體檢報告已經出來了,而根據這次的報告顯示,你的病情已經開始惡化了,所以你現在進行的藥物治療已經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了,所以請你回來接受物理治療吧!」

    已經沒有希望的未來,我又何必折騰自己,又折騰你們呢?

    夫人,物理治療一旦起了作用,那麼我們就可以安排手術了,那麼一切都還有希望,一切都還有挽留的餘地

    手術成功了又怎麼樣,難保以後不會再複發,而現在我累了,我不想再折騰了,我就只想活好當下,所以Doctor·Mr李,你如果方便的話,就請繼續給我開藥吧!但是你如果不方便的話,那我另找他人也無妨

    夫人,為什麼要這樣,你之前明明是那麼努力的要活著,可現在卻那麼心如死灰

    我只是不想再折騰了,因為那樣對誰都沒有好處

    怎麼會,只要我們配合好治療,那麼一切都是可以戰勝的

    不到百分之五十啊!誰也無法保證,所以就請你不要再勸了,因為我決定了是不會改變的

    得到了確切的答案后,Doctor·Mr李只好無奈的為唐心雅繼續開處以下療程的處方葯,但心中多少還是有些感嘆,畢竟她還是花樣年華,正是青春正茂時,所以他對她真心感到惋惜,畢竟她看似擁有著別人羨慕的一切,卻活得那般無奈,猶如一隻被困的金絲雀一樣,雖然一切只是自己那般認為

    而結束通話后,唐心雅回想起他們相識的場景,那是一次意外,自己因為身體不舒服而到醫院檢查,誰知道卻意外的發現了自己得癌的消息,在那一刻自己是慌張的,是絕望的,不過也因為這樣,他們開始認識,然後他們從病人與主治醫生的關係變成了朋友,在他的幫助下,自己開始接受了治療,然後在他的勸導下對未來充滿了期望,只是對於顧延之,自己不知是怎麼了,就鬼使神差的對他隱瞞起了自己的病情

    或許是因為那時自己就已經有些喜歡上他了吧!所以才不想看到他一邊又要忙工作,一邊又要為自己擔心,畢竟自己的病不是四五天就能好的小感冒,而是須得長期治療的癌症吧!畢竟Doctor·Mr李也說過其中過程的艱難

    夫人,你的病情雖然控制的不錯,但你的心情一定要好好注意,畢竟好的心情對於治療也是一種幫助

    真的是麻煩你了,Doctor·Mr李

    麻煩倒沒有什麼好麻煩的,只是夫人一直隱瞞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因為有些地方還是得顧先生幫助啊!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現在是他和公司最緊張的關頭,一旦因為我而分心了,我就真的百般難辭其咎了

    可如今也是夫人最緊張的關頭啊!

    我沒有問題的,我可以堅持下去的

    就這樣,在唐心雅的隱瞞下,顧延之時至今日都沒有發覺她的不對勁,哪怕平時看到她吃藥了,也只是心痛她為了孩子而努力,所以一切就這麼順理成章的到現在

    可唐心雅知道自己沒有那麼高尚,她雖然有一半是為了不影響到他,但另一半也或多或少有試探他對自己的感覺,而正當她準備說的時候,她就知道了一個晴天霹靂

    那是他們還尚未回國的時候,也是他們第一次錯過的結婚紀念日,那天她為了能夠給他一個驚喜,所以就借故說甜點老師修改了上課時間,然後精心籌備的做了一個翻糖蛋糕給他,孰不知那個時候他卻在自己的背後設計著自己,也是從那刻起,自己那信心滿滿的自信被打擊的體無完膚,不過最後自己還是捨不得,還是抱著一線希望,但殘酷的現實恐怕容不得她的希望,所以她怎麼也沒有預料到,她的處境會是今時今日的這種情況,所以唐心雅在這麼一刻,居然在慶幸著自己得病,而他們都不知道

    就在她不知不覺中,她竟來到了外公外婆哪,她凝望著他們,然後自言自語的說

    清風帶不去哀愁。細雨撫不平褶皺。滿天黃紙中。我的親人啊!你們已於紅館中安睡。而余留我後悔曾經的任性。給你們帶去太多的憂愁。所以你們可知我有多渴望擁有有台時光機嗎?我好想去彌補我的過失。也曾以為你不會老。能永遠伴在我的身旁。但在我回過頭來,當最後的鐘聲響起。你們卻已搭上了前往天堂的末班車。悄然離去,不曾留下任何嘆息。當我看著你們身驅焚燒成灰時。當悲傷逆流成河時。我才發現我竟失去了那麼多原本可以陪伴你們的時間,或許這就是人性吧!總是要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但是我的親人啊!這一刻你們可知我有多麼希望你們就在我身邊嗎?因為現在的我已經快支撐不住了,所以你們可知我多想你們還在那原地。陪著我眺望遠方的風景。陪著我堅強到底,不過一切都是我的幻想,所以願那邊的世界。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祝你們…一路順風

    看過了外公外婆后,唐心雅漫步在這個他們訂為戰場的地方,她熟悉又陌生的家鄉 「院長,這次圍攻至尊閣失敗,其實,並非怪陌塵強悍,各大勢力之間,勾心鬥腳,都不肯拿出全力,又怎麼能夠剿滅至尊閣呢?」這時,其中一個斗神說道,這三個斗神,都是春秋學院的砥柱。

    「不錯,若是各大勢力肯全力以赴,我相信,一個小小的至尊閣,翻手可滅。」 惹火小妻:老公輕點疼 另外一個斗神說道。

    「哼,這一次,我相信有著六大超級勢力的強者出現,我就不信,他們還會不出全力。」從至尊閣退下來之後,各大勢力的領頭人就被六大超級勢力請了去,主要目的就是六大超級勢力想讓各大勢力用出全力,聚集斗師,圍攻至尊閣,當然,各大勢力,哪有不敢同意的,在六大超級勢力面前,他們只能低頭啊。

    「對,只有用出全力,才能夠剿滅至尊閣,師傅,我春期學員這麼多熱血青年學生,我現在就去號召他們,加入到對付至尊閣的隊伍之中。」仇亂世笑眯眯的說道。

    「嗯,這個可以,但是,我們作為學院,不能誤導了學生,這樣吧,你就說至尊閣與魔道勾結,這樣一來,我們就能夠順理成章了。」力天看上去傻傻的但,但能夠成為春秋學院的院長,這足以說明他的智慧。

    「對,毒王就是出自至尊閣,我們可以強行給至尊閣按上一個與魔道勾結的名頭,號召大陸之上所有正義之士,去對付至尊閣啊,這真是一個好主意。」三個斗神強者朝著力天豎起了大拇指。

    確實,當初毒王加入至尊閣,在到毒王反水,這確實影響到了至尊閣的名聲,毒王的名聲,在大陸之上本就很爛,給至尊閣按一個與魔道勾結的名頭,確實能夠說服那些不知道內幕的斗師。

    「哈哈,至尊閣,這下子,你們死定了,師傅,我這就去辦。」仇亂世剛剛走出一步,突然,一個斗王慌慌張張的沖了進來,看到仇亂世,趕忙說道:「不好了,副院長,至,至尊閣的人,來,來到學院了,就在學院操場之上。」斗王慌慌張張的說道。

    「什麼?居然來了,來了多少人?」力天趕忙從屋子之中走出來,驚訝道。

    「一百多人,都是斗王以上的修為。」看到力天,這斗王趕忙說道。

    「嗎的,一百多個斗王,也想對付我春秋學院,去,請各位長老們出來,亂世,去,把那些個老傢伙都請出來,今天我倒要看看,至尊閣居然這麼大膽,跑到我學院來放肆來了。」力天怒道。

    「好,我這就請。」仇亂世應了一聲,朝著學院後山而去。

    此時,春秋學院的操場之上,至尊閣一百重甲斗師大隊整齊的站在操場之上,陌塵十多人,都站在操場之上,此時,操場之上,已經人山人海站滿了人,其中,修為最低的都是斗尊以上,修為最高的有著斗王,都是春秋學院的學生,這些年輕人,紛紛疑惑的看著陌塵等人。

    他們恨疑惑,看著至尊閣重甲斗師大隊身上的華麗裝備,他們羨慕不已,身為春秋學院的人,他們個個都是天才,這些學生之中,幾乎三層以上都是斗王,光是斗王,就有著兩百多人啊,而且,他們的年齡,都還不到三十歲,這操場之上,差不多有著五千多學生啊,這基本上已經是春秋學院的全部學生了。

    這時,天空之中,飛出幾個斗聖,這些斗聖,都是春秋學院的老師,十個斗聖落在地上,警惕的看著陌塵等人,特別是看到戴浩天和風清揚的時候,臉色大變,圍攻至尊閣,這些老師也參與了,自然認得。

    「是你們,你們來我春秋學院,做什麼?」幾個斗聖臉色難看,問道。

    「啊,老師,他們是什麼人啊,那些穿著一身裝備的斗師,好帥氣,好威風。」這時,一些學生好奇的問道。

    「他們就是至尊閣的人,與魔道勾結在一起的叛徒。」這時,學院老師說道。

    「什麼?他們就是至尊閣,那個擁有龍騎士的至尊閣嗎?」

    這時,學生們紛紛驚訝的看著陌塵等人,加入至尊閣,就能夠成為龍騎士,這些學生都知道,就算不能夠成為龍騎士,也能夠獲得一隻不錯的魔獸作為坐騎啊,很多學生都決定,只要畢業了,就加入至尊閣,大陸之上,只有加入至尊閣,才有機會成為龍騎士啊。

    「啊,加入你們至尊閣,是不是有機會成為龍騎士?」這時候,一些膽大的學生,朝著陌塵提問道。

    看著周圍情緒高漲的五千學生,陌塵微微一笑,大多數學生都是激動無比,他們可不管什麼魔道不魔道的,畢竟他們又沒有看見,他們只關心龍騎士。

    「對,加入我至尊閣,有機會成為龍騎士,就算無法成為龍騎士,我也可以百分之百的保證,可以擁有天賦強大的魔獸作為坐騎,而且,我至尊閣建立了一個軍團,正在招手身懷正義的斗師加入,身後的重甲斗師軍團,就是我們至尊軍團的一部分。」陌塵指著身後的重甲斗師大隊說道。

    「哇,加入至尊閣居然這麼好,那我一定要加入了,只是我們還沒有畢業唉,可惜了。」學生們紛紛羨慕的看著陌塵身後的重甲斗師大隊,開玩笑,這一身史詩級以上的裝備,他們怎麼能不羨慕呢?

    「大家別聽他的,他們這是在妖言惑眾,至尊閣,跟本就是和魔道一夥的。」這時,力天等人終於到了,在力天身邊,竟然有著十多個斗神強者,雖然其中很多都是年邁的斗神,但是,全部斗神加起來,也有著十五個之多啊,而且,還有著二十多個斗聖緊跟在他們身邊,在加上先前的斗聖,就有著三十個,至於斗王層次的老師,也有著五十多個啊,這就是春秋學院的全部實力啊。

    「嗯?院長,不對啊,這至尊閣怎麼成了和魔道一夥的呢?」

    「對啊,院長,至尊閣怎麼會和魔道一夥的呢?您平時不是教導我們,要講證據的嗎?」

    「對啊,院長,我還想著畢業了,就加入至尊閣呢,至尊閣怎麼會和魔道扯上關係呢?」一時間,學生們一個個站出來提問道。 正當她漫步著看著周邊那熟悉又陌生的風景時,她的小姐姐葉知微正抱著她們葉家小一輩的公主,大名葉蔚思,小名「妹妹」,出來逛街,誰知道就那麼巧在路上遇到了唐心雅,只是她發生了什麼事嗎?為什麼她會像一個了無生氣的木偶呢?

    看著唐心雅的樣子,葉知微嘆了嘆氣,心裡不由在想,「這次回來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不然哪會是這個模樣」

    就在葉知微為唐心雅擔心的時候,正猶豫著要不要上前的時候,眼尖的妹妹一下子就看到了疼愛她的心雅姑姑,於是她就在葉知微的懷裡扭來扭去的,然後喊著姑姑,姑姑的,只是她人小聲音小,不在旁邊壓根就聽不見她說話,而她見她的心雅姑姑根本就沒回頭,她就只好在那左扭右扭的折騰著,一直在抱著她的葉知微輕輕的打了一下妹妹的小屁股,然後對著她說:「你這個小沒良心的,真是枉費我帶你了,就知道往你心雅姑姑身邊湊」,不過她也是口是心非,說了說妹妹,還不是快速的往唐心雅那走去了嗎?只見她一個轉手,就把自己懷裡的妹妹放到了唐心雅懷裡,而這個時候唐心雅才晃過了神來

    她看了看,然後對葉知微說:「姐,你不用上班嗎?」

    聽到她說的話,葉知微翻了翻白眼,然後對著她說:「你日子過得也太舒坦了吧!連今天是周末都不知道,果然不用工作的家庭主婦就是爽」

    聽著她說的那話,唐心雅哪怕明知道不是那個意思,但還是覺得刺耳,所以她有了一些小性子,然後不停的轉移葉知微想要說的話題,最後沒營養的說了一堆叨家常的廢話,那讓一旁的葉知微是連翻白眼,不過最後她們都是手下敗將,因為她們最終都還是沒有磨過妹妹,被那小人央著喊著去點了一堆蛋糕奶茶,所以她們最後便坐在了蛋糕店上喝著下午茶

    她們兩人喝著咖啡,吃著蛋糕,望著周邊的風景,還看著妹妹同一邊的小孩在嬉戲逗樂,而唐心雅看著眼前的場景,她感悟到,生命中還有許多東西是可遇不可求的,是刻意強求得不到的,而那不曾被期待的,往往會不期而至。因此,要擁有一顆安閑自在的心,一切隨緣,順其自然,不抱怨,不躁進,不過度,不強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隨緣不是聽天由命,而是以豁達的心態面對生活,所以自己不能再因為沒有希望就自怨自艾了,畢竟時間本來就不多了,所以為最後做一些打算和努力吧!唐心雅心裡暗暗的想著

    而一邊的葉知微看著唐心雅看妹妹的那個神情,讓她誤以為她苦悶的原因是因為尚未成功懷上孩子,不過這也難怪,他們都已經結婚三年了,肚子是一點消息都沒有,還整天不斷的滋補著身子,卻遠不如嫂子,添了又添,所以也難怪會是這般模樣

    葉知微關心的問,「心雅,你現在身體調理的怎麼樣了」

    而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唐心雅心裡不由的緊張了一下,後來聽到她後面的話,她才放心了下來,然後回答到,「還在調理之中」

    之前延之總說你們不急,但是我剛剛看你看妹妹的眼神,那像是不急的樣子啊!

    明知道是誤會,卻正確的說中了自己心中的渴望,可如今自己這個殘破的身子,沒有未來的情況下,真的可以替他延綿子嗣嗎?畢竟醫生雖然說得隱晦了些,但話里話外的內容不難理解,她的病正在惡化中,癌細胞正在擴散

    「隨緣吧!」唐心雅敷衍的回了葉知微的問題后,她就轉過了頭去看妹妹,她看著妹妹那笑靨如花的臉,一瞬間她心裡那偏激的想法便隨風飄散了,她心裡想,既然沒有了未來,那就活好當下吧!反正自怨自哀從來就不是自己的Style(風格),只是他們,自己終究是放不下啊!

    看情況就知道不對路了,所以葉知微也就沒有再繼續聊下去了,因為那種事還真得要隨緣,唉!尷尬了

    葉知微正因為自己說錯話而鬱悶的時候,不知道該怎麼安慰的時候,一抬頭卻發現了某人那惡作劇得逞的笑容,這時葉知微才發現她自己居然被耍了,於是她嘟起了嘴,鼓起了腮幫子,正準備算賬的時候,妹妹居然神來了一筆,問了個神一般的問題

    知微姑姑,你的嘴巴掛得這麼高,是要掛醬油瓶嗎?可這樣,不重嗎?

    KO!

    唐心雅摸著妹妹的蘑菇頭,心裡嘚瑟的感嘆到,「這侄女果然沒白疼,關鍵的時候多給力呀!真是個好孩子,這軟刀子插的呀!簡直就是完美」,只是這人呀!真的不能太嘚瑟,太做作,因為這不作死就不會死,所以請注意前方,因為報復往往就在那一瞬間就來,這不,葉知微看著唐心雅那嘚瑟的樣子,她立刻在她腰間的軟肉上,來了個360度旋轉,那酸爽,簡直是把五官都給扭曲成一團了,真的是「老鐵,扎心啊!」

    痛,痛死了,姐,你趕緊放手啊!好痛啊!

    重生學神她一心搞事業 (‘)哼!欠收拾

    姐,你這個樣子很容易失去本寶寶的

    「寶寶,你()羞不羞啊!都一把年紀了,你還好意思自稱是寶寶,你能別逗了嗎?」葉知微給唐心雅說的話給逗的呀!連白眼都翻出來了

    不是,葉知微,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子聊天,很容易把它給聊死的呀!還有就是,誰一把年紀的啦!你可不要忘了啦!你可是比我大的啦!

    嘿!說話正經點

    我說話那不正經的啦!儂同你說啦!你這個樣子很容易沒人要的啦!你再這樣下去,你就成老姑婆了啦!

    老姑婆了啦!

    你們

    哎呦!我們也是為了你好的啦!你不要生氣了啦!這個樣子我們沒辦法好好聊了啦!

    拜託!我壓根就不想跟你聊,好嗎?

    看著她快Hold不住了,唐心雅連忙抱著妹妹跑,因為剛剛的聊天太扎心了,所以她得趕緊跑

    而葉知微看到她的模樣,就知道她怕了,只是她幹嘛往左邊走啊!那傢伙不會是忘帶腦子這個東西出門了吧!於是葉知微趕緊開口說:「你是不是覺得得罪了我,你慌了一匹啊!居然連你家在那邊都忘了,你是不是傻啊!」

    我搬回我爸媽那住了,咋滴!你不給呀! 「這個由我來解釋。」這時,仇亂世站了出來,掃視了周圍一眾學生一眼,說道:「至尊閣確實與魔道勾結,一個月前,至尊閣之中,毒王孤獨亦,就是最好的列子,而且,十三年前,我經過牛家村的時候,就已經發現陌塵乃是魔道暗中培養出來的人,只可惜那個時候,我沒能殺了他。」仇亂世竟然顛倒是非,為自己洗白,臉皮簡直比城牆還要厚啊。

    「副院長,這是真的,至尊閣閣主真的魔道的人嗎?」一些學生頓時失望至極,原本他們心中懷著一腔熱血,畢業之後會選擇加入至尊閣,但是,仇亂世這麼一說,頓時讓所有學生都失落起來。

    陌塵一直都沒有說話,他只想看看,這仇亂世究竟是怎麼樣扭曲事實,怎麼教導學生的,現在看來,這仇亂世的人品,根本不配當一個老師啊。

    「咳咳,大家安靜一下。」這時候,仇亂世繼續說道:「前不久,我們聯手大陸上的勢力,圍攻至尊閣,就是因為至尊閣與魔道勾結的原因,現在,他們竟然來到我們學院,試圖毀滅我們,你們說,我們該怎麼辦?」仇亂世笑眯眯地說著,看著陌塵的眼神,充滿了不屑,似乎是在告訴陌塵:在我的地盤上,你拿什麼跟我斗?

    「至尊閣勾結魔道,我們應該站出來,對抗至尊閣。」

    「對,至尊閣與魔道勾結,我們絕不允許,為了大陸和平,我們一定要消滅至尊閣。」

    「消滅至尊閣。」一時間,學生們情緒高漲,一個個磨拳擦掌,一副就要衝上去與陌塵等人拚命的模樣,開玩笑,春秋學院五千多師生,實力完全在至尊閣之上,就算至尊閣有著重甲斗師大隊,這些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學生,哪裡會怕?

    當然,這是因為他們並不知道重甲斗師大隊的厲害,要是知道的話,他們哪裡還會這般衝動?

    「屁話,仇亂世,你莫要在這裡顛倒是非,為自己洗白,當初,是你為了帶走二牛,殘忍的殺害了小塵的母親,之後,你擔心小塵會報復,就要對小塵趕盡殺絕,真是無恥,居然還說我們至尊閣勾結魔道?哈哈,你們不就是怕我至尊閣崛起之後,獨霸大陸么?」這時,風清揚長發飄逸,站出來說道,頭髮雖然白了,但是,剛毅的模樣,筆直的身軀,怎麼看,都是一個帥哥啊。

    「哇,好飄逸,那人,好帥好成熟,我喜歡。」風清揚的出現,頓時引起了春秋學院女斗師的歡呼,五千學生之中,幾乎有十分之一的女孩。

    「風清揚,你少在這裡亂說,這可是我春秋學院,不是你們撒野的地方。」仇亂世眉頭一皺,說道。

    「哈哈,仇亂世,你說我們與魔道勾結,那就拿出證據來,光是你一面之詞,你當春秋學院的學生是傻子嗎?會相信你這一面之詞?」風清揚冷笑道。若不是在學院之中,當著這麼多學生的面,陌塵等人早就動手了,哪裡還會這麼多廢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