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這哪裡還像是一頭兇猛狼頭,更像是一支可愛的狗狗;我摸著它,又看了看它後背上的傷口,雖然不是很深,但是經過它剛才的劇烈廝殺已經迸裂並且流血了。

    「李震風,去把醫療箱給我拿過來,順便再多拿點干肉過來。」我說道。

    李震風看著我半天竟然沒動,然後又說了一句:「兄弟,你真行;連狼都不放過,老子牆都不服,只服你。」

    幾分鐘后,李震風那老了醫療箱和干肉;我手裡哪裡幾塊干肉餵給它吃,那傢伙抬起頭看著我,然後一口將我手裡的干肉吞掉了;我又給它扔了幾塊干肉,然後給它後背上的傷口上了點藥用繃帶給它簡單的包紮了一下。

    那傢伙一口氣吞掉了五六公斤的干肉,然後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巴,溫順的趴在了我的面前不起來了。

    此時,沙漠的遠出已經泛著几絲青色,那是天即將要亮了;我們已經一夜沒合眼了。

    「喂····你回去吧,我們一會兒就要走了。」我對它說道。

    儘管我知道它聽不懂,但是我還是想說一句;可是那傢伙一個勁兒的搖著尾巴,趴在地上看著我就是不願意離開。

    「走吧,咱們走了,它自然會離開的。」李震風說道。

    「我看未必······」買買提大叔搖搖頭說道。

    我也知道什麼動物它都是又感情的,我記得之前還看過一則報道,上面說的是一個被父母拋棄的小孩子,最後被一頭狼給帶回了狼窩,並且用狼乳哺育了他。

    我很想帶著它,但是我們是要無更遠的地方,帶著它只會讓它遇到更多的危險和不測,還不如讓它回去做自己的狼頭來的痛快;可那傢伙就是不走。

    我心想李震風說的也有道理,我們走了,這傢伙或許就自己離開了。頓時,我心一橫,最後摸了摸它的腦袋然後起身離開了。

    我們四個人還有那些何大拿的手下都向我們的營地走去;知道我們回到營地,突然有人大喊道:「有狼···有狼啊····」

    我猛然回頭一看竟然是它,它竟然跟著我們進來了;看樣子它真的是甩不掉了,這可如何是好?

    「大叔,您看著怎麼辦?」我看著買買提大叔問道。

    大叔搖搖頭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

    「趕它走,它來了我們就危險了····要不我們就殺了它,留著它就是個禍害······」後面的那些人雜言雜語的嚷嚷著。

    我頓時心煩意亂,心裡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可是後面的那些傢伙還在說要殺掉它什麼的,我再也壓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都他媽給老子閉嘴,你們吵什麼,你們有什麼資格吵?我該蘇你們,你們還不如這頭狼。」我大聲罵道。

    頓時,所有的人再也沒有人敢說一句話,氣氛一下子變得沉寂。

    「把它帶上吧。」雷雲突然說道。

    我看所有人一眼,然後低聲道:「從現在開始,它也是我們其中的一員。」 第一百一十三章無眼火蟻(1)

    又走了整整大半天,每個人都已經累得精疲力盡,我一隻手使勁兒的抓著駱駝的韁繩,另外一隻手在摸著掛在腰間的水壺,此時的水已經顯得無比的珍貴。

    駱駝的腳步也放滿了不好,我能明顯的感覺到這些傢伙也累了;我抬起頭望著天空中那一個大火球,它正燃燒著,釋放出巨大的熱量,炙烤著整個沙漠,太熱了;儘管我喝了幾口水,但是我的嗓子還是感覺很扎,很乾,很難受。

    我的腦子裡似乎已經是一片空白了,喝水的動作就好像也只是本能的下意識的為了活命而做出的;我感覺自己完全就像是中暑了一般,一直處於一種昏迷不醒的狀態,整個人恍恍惚惚的,就像丟了魂兒似的。

    而後面的人也是,一個個騎在駱駝上搖搖欲墜,歪歪斜斜的似乎馬上就要掉下來一樣;何大拿整個人已經趴在了駝背上,幾乎完全不省人事了;我硬撐著身體抬起頭看了一眼後面的人,都趴下了。

    不行,必須得找個地方休息一下,要不然再這樣下去可就真的完蛋了。

    「大叔,咱們···咱們休息一下吧。」我用盡全身的力氣說道。

    買買提大叔也看起來精神不是很好,他的臉色已經變成了一種沙黃色,就像腳下的沙子一樣,黃中泛黑;嘴唇已經乾癟開裂,布滿了小小的裂紋;頭髮上、鬍鬚上都是依稀看見的沙子。

    「好···那就休息一下。」買買提大叔低聲說道。

    他說話也很費勁兒,因為體內的水分揮發的太多了,已經超出了人體的極限,此時的我們都是非常虛弱的,幾乎已經奄奄一息。

    我本想大喊一句,讓所有人都停下來休息,可是我卻怎麼也喊不出來;因為嗓子根本發不出聲來。

    「卧···卧···」我拍著駱駝的脖子喊道。

    終於駱駝卧下了,後面的裸腿看見第一頭駱駝卧下了,它們也知道這是要停下來的節奏,於是緊跟著卧下了。

    我想從駱駝的背上下來,可是我的身體已經完全不聽使喚,兩條胳膊連一點力氣也使不上;我就那樣一直朝著一邊兒歪,終於我從駝背上掉下來了。

    剛一落到沙子上,我就伸開腿和胳膊,平平的躺在了沙漠上;真的很舒服啊,就像躺在席夢思大軟床上一樣舒服;好就都沒有這種感覺了。

    買買提大叔也在我的身旁躺了下來,他長長的呼了一口氣說道:「哎呀,真他娘的舒服······「

    「是真的很舒服,我再也不想起來了。」我回應道。

    「他娘的,終於可以休息休息了,老子這一身肉算是要掉完了;真是太*累了。」李震風剛下駱駝就罵道。

    「我說兄弟,你就別嗶嗶了,你難道還不累嗎?趕緊好好休息休息。」我費勁兒的說道。

    說句話都很費勁兒,我一句都懶得說;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累啊,我感覺我就一副皮包骨頭了。

    「你看看我們這是到哪兒了,什麼時候才能到啊,我是真的撐不住了。」李震風說道。

    「先讓老子休息會兒再說行不?」我低聲說道。

    我們一直在沙層上躺了足足有二十分鐘;我感覺我終於是有了一點力氣,我爬起身從駱駝背上的拿下我的包兒,找出羅盤的。

    雖然是沙漠,一望無際,根本不知道東南西北,但是卻一定有磁場,所以只要有羅盤在手就一定能夠找到方向。

    我嘴裡嚼著一塊肉乾兒,一邊手裡拿著羅盤在向沙丘上爬去,羅盤上的指針在嘩嘩嘩的不停的轉動著,但是隨著我的移動,我還是確定了我們應該現前進的方位。

    「大叔,方向是找對了;但是我無法確定我們此時所處的具體位置;您有什麼辦法嗎?」我問道。

    買買提大叔點點頭說道:「這個你放心,只要能確定方向,其他的都不是問題。」

    我看他胸有成竹的樣子,那他肯定就有自己的手段。

    快穿之渣男洗白實錄 說話間,買買提大叔從他的包兒里拿出了一張地圖,我隱約的看到了那張黃色的地圖,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文字,還有很多的黑色的線條。

    這應該就是塔拉克沙漠的詳細地圖,而上面的那些文字應該是地名;但是那些黑色的線條會是什麼呢?不會是河流吧,這裡是無邊無際的沙漠你,哪裡來的河流呢?難道會是山脈走向,也不應該啊,這裡全是沙丘,但是沙丘是會移動的並不是固定不變的,因為只要沙漠里風沙一大,那些沙丘就會立即發生變化。

    「你來看,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就是這個地方,再往前不遠就是龍城了;而過了龍城就是我們的目的地圓沙古城了。」買買提大叔攤開地圖指著地圖上的一個黑點說道。

    「還需要多久?」李震風問道。

    「兩天的時間,但是要走的快一點。」買買提大叔說道。

    「我現在最希望的就是趕緊到單機呢幹完事兒,趕緊回去吧,老子實在是受不了這地方了。」李震風說道。

    「大叔,我有個問題想問您,不知道您方不方便回答?」 一世婚寵:總裁嬌妻太撩人 我低聲說道。

    「跟我還客氣什麼,有什麼不懂的就問吧。」買買提大叔笑著說道。

    「您的那張地圖上標註的那些黑色的線條是什麼?」我問道。

    「那是河流······」大叔回答道。

    「什麼?河流,這無邊無際的沙漠哪裡來的河流?大叔你又說笑了吧。」李震風不相信的說道。

    「這張退圖不是現在做的,而是兩千年前的;而在兩年年前這裡還是一片水草豐美的綠洲。」買買提大叔說道。

    聽大叔這麼一說我頓時想起了龍城和圓沙古城消失的研究,就是因為生態被嚴重破壞,土堆沙化急劇加重,最終圓沙古城和龍城都被沙漠所吞噬。

    「對,沒錯,就是這樣;這張圖絕對沒問題。」我心想道。

    「大叔,您這張圖能給我看看嘛?」我低聲問道。

    「可以啊,拿去看。」買買提大叔笑著道。

    我拿過地圖顯示粗略的瀏覽了一遍,在那圖上的標註出來的河流還不知一兩條,大大小小的差不多有七八條河流。我又看了一遍那張地圖,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張地圖絕對對我們有很大用處。

    「大叔,這張圖你保管好。」我將地圖遞給了買買提大叔。

    「行了,大家抓緊時間,收拾一下趕緊吃一點東西,補充補充能量和體力,我們休息會兒準備出發了,不許抓緊時間了。」我起身說道。

    我們將駱駝牽到一起,然後給它們喂完水,它們卧在沙漠上休息;而我們也該補充能量了。

    熾熱的沙漠什麼都沒有,溫度真不是一般的高,說熱死人那也不是蓋的。

    我們都拿出準備的肉乾還有罐頭吃著,一邊吃著一邊大口大口的喝著水。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我猛然聽到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向我們靠近,沙沙沙的聲音,聲音還不小,聽著感覺像不是是大體型的傢伙。

    「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沙沙沙的;而且離我們不是很遠。」我放下手裡的罐頭說道。

    「沒有啊,你別疑神疑鬼的自己嚇自己,趕緊吃東西吧。」一個哥們兒看了我一眼不相信的說道。

    「等等····好像有東西,你們聽、仔細聽。」李震風突然說道。

    沙沙沙······還是那種聲音,正在不斷的增大。

    「大家小心,是火蟻····」雷雲突然開口說道。

    「啥玩意兒,火蟻?」李震風不解得問道。

    「什麼是火蟻,你能解釋一下嗎?」我看著雷雲說道。

    「我以前聽說過,在沙漠腹地有一種生物可以生存,那就是火蟻;火蟻也是螞蟻的一種,但之所以被稱為火蟻是因為它的體型更大,而且不怕高溫,不怕火,所以它們才能在沙漠中生存;而最可怕的是這種火蟻的行進速度非常快,而且是食人的;一旦被火蟻包圍,那後果不堪設想。」雷雲解釋道。

    「那我們還等什麼,趕緊走啊。」我說道。

    「我們必須得干快走,快點走。」雷雲喊道。

    我們帶上物資牽上駱駝趕緊向北跑去,但是還沒跑出多遠,我就看見一片火紅色的東西紅壓壓一片向我們蔓延了過來,而且那種蔓延的速度也很快,就像是病毒擴散一樣。

    「大家不要亂,跟著我走。」我高聲喊道。

    我趕緊換了個方向跑,可是又跑幾步,又是一片紅壓壓的東西向我們迅速蔓延了過來。

    我趕緊爬上中間的一座沙丘一看,四面八方全部是那是那玩意兒,在黃色的沙漠上一片厚厚的紅色的動物正在向我們所在的方向快速蔓延了過來。

    「我們被包圍了,怎門辦?」我大聲喊道。

    頓時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一句話也沒有,因為誰也不知道怎麼該怎麼辦;沒有人能阻擋那玩意兒的步伐,也沒有人有消滅那些傢伙的辦法。 第一百一十四章無眼火蟻(2)

    沙沙沙······到處都是這種聲音,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因為聽到這種沙沙沙的聲音而內心感到恐懼和害怕,看到那一片向我們快速蔓延過來的火紅色,我的心裡焦急不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怎麼也揮之不去。

    「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那些傢伙快要上來了。」我著急的喊道。

    「火蟻,老子倒是頭一次聽說,我倒想看看它能有多厲害。」李震風抄起手中的劍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如果只是一兩隻火蟻那倒也沒什麼,一腳都可以踩死;但是如果是一窩火蟻,那就是成千上萬隻,一下子蜂擁而來,別說是人,就算是十頭實木也都能瞬間被那些傢伙吃掉。」雷雲看著遠處的那些傢伙說道。

    我相信雷雲的話,他絕對沒有跟我們任何一個人開玩笑;但是聽他這麼一說,我的心裡更加毛了,我們能看見的那些傢伙就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只了,那就像血液一樣慢慢流淌過來,實在是太可怕了;我不敢想象在那些我們能看到的後面還會有多少火蟻。

    「那我們怎麼辦?跑?」李震風說道。

    「這會兒在想跑已經來不及了。」雷雲沉聲說道。似乎顯得有幾分······

    「我靠,跑也跑不了,還沒有別的辦法,那該怎麼辦?難道我們整個駝隊都要葬身於此嗎?這他媽可是死的連個骨頭渣兒都不剩了啊。」我心想道。

    「雷雲,你對火蟻有了解,你想想到底有沒有辦法阻止這些傢伙,一旦讓它們衝過來我們可就全完蛋了。」我著急的說道。

    我明顯的感覺到我額頭上已經出汗了,而且是滿頭大汗;這會兒絕對不是因為天氣熱,而是害怕;我手裡邊兒全是汗水,拳頭都他媽攥不緊了。

    「我只是聽別人提起過這個東西,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麼阻止它們,因為除了沙漠,其他地方是沒有這種東西的。」雷雲搖搖頭說道。

    我心裡咯噔一下子涼透了,媽的,那還說個求,瞪著被那些火蟻一點一點蠶食掉吧。

    那些傢伙似乎是嗅到了什麼味兒,蔓延過來的速度越來越快,已經完全出乎我們的預料;如果像這樣的速度就算我們跑也根本不可能。

    「等等,用火燒行不行?」買買提大叔突然說道。

    「不行,這東西不怕火。」雷雲搖搖頭說道。

    可是事到如今我們還能怎麼辦?我就不信它不怕火,我們把火加大,使勁兒的燒,我就不信弄不死它狗日的。

    「事到如今我們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就用火燒;李震風,你趕緊組織我們的人拿汽油和可燃彈。」我著急的大聲喊道。

    我們趕緊下了沙丘,十幾個人一起拿著汽油桶和可燃彈在我們的駝隊周圍建起了一道火牆,我們的意思就是希望這道火牆能將那些火蟻擋住。

    沙沙沙的,聲音越來越大,越老越大,突然火牆被充破,那些傢伙就像發了瘋一樣朝著我們沖了過來。

    「趕緊往後退,千萬別被那東西粘上,快點····」雷雲大喊一聲。

    我膽子小,我趕緊向後退去,可是沒退幾步就他媽已經到頭了,我們十九個人還有二十頭駱駝緊緊的擠在一起,根本已經沒有退路了。

    「這這這····這可怎麼辦、怎麼辦啊?」我心裡著急的喊道。

    「快啊,趕緊想辦法,我還不想死啊···我家裡還有老婆孩子呢······」後面的人擠成一團亂七八糟的嚷嚷著。

    「別吵了····吵有什麼用。」李震風喊道。

    這個時候誰都急了,別說是李震風了,我心裡也不舒服,著急生氣惱火,我他媽也想罵人。

    那些傢伙還在不斷的向我們靠近,我終於看清楚了那些傢伙的廬山真面目。

    火蟻,的確長得跟普通的螞蟻很像,超級像;但是所不同的是這些傢伙通體呈紅色,火紅色的那種;又下特別像螃蟹,個頭兒挺大,比龍蝦小那麼一點,這麼大的螞蟻我還是頭一次見。

    那傢伙前面的兩條腿就像是螃蟹前面的兩個大鉗子,粗壯有力;而且嘴巴則是一個圓形的洞,整個一圈兒都長著鋒利的牙齒,怪不得那傢伙能吃掉石頭樹木;但是奇怪的是我找了半天竟然沒有發現那傢伙的眼睛,就連一隻眼睛也沒有;這讓我非常的疑惑和不解。

    「雷雲,你之前有了解過火蟻,你知不知道這傢伙有沒有眼睛?」我急聲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你發什麼了嗎?」雷雲問道。

    「這些東西好像都沒有眼睛。」我說道。

    說話間那些傢伙已經爬到了我們腳下,突然,那滿是利齒的嘴巴已經張開,正先準備對我們下口。

    「大家小心······」雷雲大喊一聲。然後轉身就是一刀劈了出去;只聽見咔咔幾聲,那些傢伙被活生生剁成兩半掉在了地上;但是那傢伙被陳祚火蟻,而且通體呈火紅色但是體內的血液確實綠色的。

    「大家都小心,千萬別被咬傷了。」雷雲再一次喊道。

    突然,兩隻火蟻已經爬到我得腳上,我趕緊使勁兒的抖腿,想把它們都掉,但是無論如何我都踢不掉那兩隻火蟻,就在一瞬間,我的那一雙沙漠運動鞋突然就沒了鞋頭,我一看,鞋頭竟然被那些傢伙全部吞下肚子里去了。

    我靠,這他媽哪兒是火蟻啊,這分明是狼啊。我趕緊抬起腿用手裡的匕首去猛戳那兩隻火蟻;我一刀過去,兩隻火蟻都被我攔腰斬斷,兩隻火蟻成了四截兒掉在了地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