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這些年對沈家關照頗多,對於沈家二老的性子墨行淵還是多少有些了解。

    因此此番前來,也是做了準備的。

    他無論如何,也要讓慕蓁蓁那個女人儘快出來。

    而沈家的諒解,非常重要。

    「墨行淵,你當我們是什麼人?五千萬,你這是在買我女兒的命啊?」沈市長完全不為所動,說話反而更加諷刺了,「還是在你看來,我女兒的命,就值這區區五千萬?」

    這個區區五千萬落下之後,沈母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五千萬呀……

    這麼多的錢,怎麼是區區五千萬呢……

    老爺子這是瘋了么……

    織月如今已經成了這樣,他們不過就是寫一份諒解書就能拿五千萬,何樂而不為?

    「你們可以好好考慮。」墨行淵依舊面不改色。

    沈母卻已經有些按捺不住了,「你說的,是真的?」 「嘭嘭嘭!」三道重重的落地聲同時傳入聶甄的耳中,聶甄定睛一看,一前兩后一共三人,修為同樣都是天境九段,不過聶甄的直覺告訴他,為首的那個人,修為比起身後二人要略高半籌。

    看著眼前被攔腰斬斷的劉昊,那三人的臉色十分冰冷,為首的蒙放,用冰冷的眼神看著聶甄,冷冷道:「我說過,叫你住手的!」

    聶甄看著下方三人,淡淡道:「平沙派一行五人,現在只剩下你們三個了。」

    蒙放眯了眯眼睛,喃喃道:「你剛剛說只剩下我們三個人了?」

    這時候,被聶甄攔腰斬斷,此刻面無人色,但好歹還留著一口氣的劉昊,躺在地上掙扎著對蒙放說道:「蒙……蒙放師兄!這廝之前已經殺了貪狼了!而且……就是陳川也是被他所殺!」

    「你說什麼?!」三人同時大驚,不僅陳川被他所殺,就是貪狼居然也死在了他的手裡。

    「啪啪……」蒙放一邊拍著手掌一邊笑道:「很好很好……看來你是打定主意要和我平沙派作對了!說吧,想怎麼死?!」

    只不過他的笑容,在旁人看來,是多麼的陰森。

    聶甄居高臨下,看著下方三人冷笑道:「還沒想好,不如你先給我做個示範?」

    「狂妄!」蒙放面色一冷,怒斥道。

    王弼擼起袖子,粗著嗓子大聲道:「小子,把你的同夥全部都給我叫出來,老子的大鎚已經饑渴難耐了!今天一定要給你們好好放放血!」

    王弼一直以為,以聶甄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將劉昊搞成這副德行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劉昊不堪聶甄一伙人的圍攻,只不過聶甄那一招是最後一擊罷了。

    「同夥?」聶甄輕吟一聲,說道:「我有什麼同夥?就我一個人,你想要吃下來,還要看你有沒有一副好牙口呢!」

    「我呸!你騙誰呢?!」聶甄說的王弼一個字都不信,他堅信聶甄的同夥一定在附近埋伏著。

    而劉昊卻雙拳緊握一邊敲著地面一邊哭喊道:「王弼師兄!就他一個人!我這模樣全是他一個人乾的!這個聶甄簡直就是妖孽啊!待會兒與他對戰,你們千萬要小心!」

    「什麼?!」蒙放三人暗自震驚,他們都看得出來,聶甄的修為絕對只有天境五段,而劉昊可是天境九段強者啊,什麼時候天境之間的差距這麼小了?!

    「哼哼……看來他能斬殺天境八段的上官玉,並不是巧合或者輕敵什麼的,蒙放師兄,我們一起上吧!」楚雲一邊冷笑一邊說道。

    劉昊都已經這副樣子了,而楚雲和王弼自問自己與劉昊都在伯仲之間,相互之間並沒有把握戰勝對方,也就是說,想要戰勝聶甄,還是在場的三人聯手比較保險。

    蒙放點了點頭,對天空上的聶甄冷喝道:「聶甄,你屠戮我平沙派弟子,你我今日月缺難圓,有什麼遺言,快點留下來吧!」

    「想要圍攻就圍攻,廢話倒是不少,還是快點動手吧!」聶甄嘴上充滿了不屑,但實則暗自警惕著,如果是單獨遭遇一名天境九段強者,聶甄不會有絲毫擔心,但如今是三人聯手,個個的實力都不下於劉昊,其中為首的那個人功力甚至還在劉昊之上,如果要說勝算,聶甄也不敢打包票。

    「你太狂妄了!」

    「動手!」

    三人同時釋放出自己的氣勢來,突然間四周的大地都在震動,三人聯手的威力,甚至能達到一名人聖境強者的威力。

    「想要用氣勢壓倒我?休想!」聶甄暴喝一聲,修羅殺氣徹底釋放出來,他的身體頓時被赤黑相間的光芒籠罩,在天空中就像一顆小太陽一樣!

    「此人好強的殺氣!」蒙放心中暗驚,果然這個聶甄不可小覷,他這輩子還沒遇到殺氣如此濃郁的人,就好像有上千萬生靈死在他的手中一樣。

    「沖啊!」只見王弼大吼一聲,在他身側突然出現了一柄巨錘,雙手緊握錘柄,然後衝天而起,朝聶甄掄了過來

    王弼秀修鍊完全就是走的剛猛路線,這樣的人最適合做肉盾之類的角色,當先就是他沖在最前面。

    雖然王弼還沒衝過來,但掄起的罡風已經把聶甄的頭髮全都吹了起來,聶甄眼睛一眯,催動流金傀儡就朝王弼打了過去。

    王弼見流金傀儡朝自己衝來,不屑地冷笑一聲,雙手掄起巨錘,朝流金傀儡砸來。

    那與王弼等比大的巨錘,瞬間將流金傀儡半張身體給砸沒了,但還沒等王弼興奮,流金傀儡居然直接復原了過來,然後手腳並用,朝王弼發動攻擊。

    「什麼?!」王弼大驚,又要掄動巨錘來砸,但因為王弼走的路子是剛猛路子,所以每一錘之間是存在間隙的,就是這個間隙,被流金傀儡所利用,連續命中了王弼好幾下。

    王弼大吼一聲,巨錘朝著流金傀儡的腦袋橫向砸來,直接將流金傀儡的腦袋砸沒了。

    可還沒等王弼高興,流金傀儡居然又多出了一個腦袋,然後繼續朝他發起進攻。

    後宮長梧傳 「這東西怎麼砸不爛啊?!」王弼急忙大叫,他走的是剛猛路子,每一招的威力都十分巨大,雖然每一招之間都存在間隙,但是從來沒有人敢憑著硬撼王弼一招而趁著這個間隙向他進攻,這也是王弼以攻為守的戰鬥方式。

    可是流金傀儡根本悍不畏死,壓根就不怕王弼攻擊,而流金傀儡更可以趁著王弼一招用老,正準備施展下一招的時候,向他攻擊,要不是王弼皮糙肉厚,恐怕現在已經受傷了。

    這番詭異的場景,就連原本已經準備動手的蒙放與楚雲都愣住了,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就在此刻,躺在地上無比虛弱的劉昊突然大聲說道:「諸位師兄你們千萬小心!這廝的傀儡十分詭異,無論造成多嚴重的傷害都能復原!而且一旦被它纏上,根本無法在短時間內解決!」

    王弼聽罷大怒,一邊應付著流金傀儡,一邊怒罵道:「你個白痴,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現在才說?!等老子解決了聶甄,連你這半截身子都給捶爛了!」 真的要拿五千萬給他們嗎?

    墨行淵這人聽說做生意狡詐得很,不會框他們吧?

    「我沒有開玩笑的習慣。」

    墨行淵看了沈母一眼,陰邃的一雙寒眸里,隱隱略過一道光芒。

    「這個……」沈母當即看向沈市長。

    卻見沈市長以一種幾乎要殺人的目光看著她。

    沈母駭了一跳,慌忙道,「我家織月的命,可不是能用錢來衡量的。」

    說完就低下了頭去,不敢再多說什麼。

    織月這丫頭掙一輩子的錢也不知道能不能掙五千萬。

    而現在又成了植物人,更是掙不到什麼錢了。

    五千萬,夠他們沈家揮霍好一陣子了啊。

    就這麼放棄,太可惜了。

    「你們好好考慮吧。」

    墨行淵顯然也不想多說什麼,起身,邁著長腿淡淡的離開了。

    雖然是不歡而散,沈母還是吩咐了一個下人去送。

    直到下人回來稟報說墨行淵已經離開沈家了,她才趕忙朝沈市長道,「老爺,你這是做什麼啊,織月如今成了這樣,在醫院裡長期是需要花錢的啊,五千萬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既然是墨家白送的,咱們為什麼不要啊?」

    橫豎慕蓁蓁那個賤人也只判了三年。

    他們就算不諒解她,三年之後她還不是就出來了。

    他們寫個諒解書,估計也減不了她多少日子的。

    這麼好的一筆買賣,他們為什麼不做呢?

    「瞧你這點出息。」沈市長當即就罵了一句,「你看不出來,這墨行淵究竟有多想救慕蓁蓁那個女人嗎?慕蓁蓁那個女人關進去之後,他都墮落成什麼樣了。只要能救出慕蓁蓁,別說五千萬了,哪怕是讓他拿出五個億,他也一定會拿出來的。」

    「你的意思是……」沈母駭然的睜大了眼睛。

    五個億啊,這是多少錢啊。

    老爺這是想等墨行淵加錢嗎?

    「可……可我聽說這墨行淵會做生意得很,畢竟他要咱們做的事也只是一件小事,萬一他不肯拿出那麼多錢,咱們又不肯要那五千萬,那咱們不就什麼都沒得到嗎?」

    沈母始終還是有些擔心。

    這錢要握在手裡才安心。

    看墨行淵今天這個態度,說了五千萬之後好像並沒有加價的意思。

    萬一他不加價,他們豈不是就虧大了嗎?

    「婦人之見。」

    沈市長看向沈母的眼神里儘是鄙夷。

    「是是,我是婦人之見,還是老爺您有高見。」沈母皮笑肉不笑的回了聲,隨即又想到什麼,「倒是楚亦寒那邊,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了?不是聽說是蘇歌那女人指使人去撞咱們織月的,警察怎麼不抓蘇歌那賤人啊?」

    要是把那賤人也抓進去判個幾年,那該有多好。

    「楚亦寒是誰,他的主意也是你敢打的?」沈市長真是恨透了沈母的愚蠢,「他那邊的事,不能再過問。」

    織月這場車禍,本來就有不少疑點。

    楚亦寒既然保持沉默,他們也絕對不能再掀起任何風浪。

    否則吃不了兜著走的,不知道是誰。

    「你終於肯見我了。」

    滿臉滄桑的男人隔著玻璃定定的看著那個淡然如水彷彿沒什麼變化的女人,冰冷的嗓音隱隱有幾分顫抖。 王弼的憤怒是可以理解的,既然劉昊知道流金傀儡有多詭異,就要第一時間提醒才是啊!可現在自己都已經被流金傀儡纏上了,劉昊才來做事後諸葛亮,還有個屁用!

    蒙放與楚雲二人就沒王弼那麼暴躁了,他們看了一眼王弼與流金傀儡的戰鬥,就知道王弼在短時間內是無法擺脫流金傀儡的了。

    倒不是王弼實力不行,其實王弼要消滅流金傀儡只需要一兩招就夠了,但流金傀儡的特點就是打不爛,無論你是把它打得變形,還是把它給拆碎了,它都能在瞬間恢復如初,甚至哪怕是形成了碎片,依舊能發動攻擊。

    這樣的東西,以王弼的戰鬥特點,是完全被流金傀儡克制的,王弼明明是走剛猛的路線,每招每式都充滿了巨大的力量,可這些力量頂多就是砸扁流金傀儡,對流金傀儡來說根本算不上是什麼威脅。

    蒙放與楚雲二人對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二人一左一右朝聶甄撲了過去。

    作為平沙派弟子,他們的戰鬥經驗十分豐富,從這情況來分析,立馬可以推斷出最好的戰鬥策略,就是讓王弼暫時和流金傀儡糾纏,他們二人先斬殺了聶甄,到時候流金傀儡失去主人,不攻自破!

    見二人朝自己沖了過來,聶甄右手一招,另外一具流金傀儡從他的納戒中沖了出來,一瞬間就對上了楚雲。

    「怎麼又有了?!」楚雲大皺眉頭,頓時取出一柄仙劍,朝流金傀儡斬去,瞬間就將流金傀儡斬為兩半。

    但變成兩半的流金傀儡立馬合二為一,繼續朝他發起了攻擊。

    「不可力戰!」楚雲深知一旦被流金傀儡纏上,短時間內根本無法結束戰鬥,連忙施展身法躲開了流金傀儡,繼續朝聶甄衝去。

    而就在這時候,楚雲驚訝地發現自己的雙腿居然不知什麼時候被許多藤蔓給纏住了,悄無聲息,自己都不知道,等知道的時候,那些藤蔓已經鎖住了自己的雙體。

    「唔!」

    突然,楚雲瞳孔一縮,發覺這些藤蔓居然在吸收自己的生命力!

    楚雲頓時大急,連忙用仙劍劈向那些藤蔓,將其斬斷之後,剛要離開,卻被趕來的流金傀儡徹底纏住。

    楚雲的速度比王弼要快,如果一具流金傀儡的話,根本無法徹底纏住他,但如果是流金傀儡與死亡花蕾同時圍攻的為,足以在短時間內纏住楚雲,讓他無法分身與蒙放合圍聶甄。

    見楚雲也被流金傀儡纏住了,蒙放一愣,然後對聶甄冷喝道:「哼!旁門左道!我就不信你還拿得出那種古怪的傀儡!」

    聶甄對蒙放冷笑道:「你……我一個人就夠了!」

    「嘭!」

    二人絲毫不廢話,立馬就對攻了起來,一個瞬間居然就連續對轟了數十招。

    「這傢伙的靈力居然如此雄厚?!」蒙放心中大驚,他驚訝地發現,自己在靈力上居然占不到絲毫便宜。

    「時機到了,殺神領域!」聶甄低喝一聲,釋放出殺神領域,在場的三名平沙派弟子全都被罩在領域中。

    「唔!」

    三人同時發出一聲悶哼,在感受到這股殺氣的同時,體內的靈氣開始出現不規則的波動,丹田一陣收縮,靈力的釋放程度頓時被削弱了三成!

    「眾師兄你們千萬小心!聶甄這廝有一種類似領域的攻擊,可以瞬間將我們的戰鬥力削弱三成!」劉昊這時候又在下方大聲提醒。

    蒙放勃然大怒,怒視下方的劉昊道:「劉昊,你特么重要的事情沒有一件提前說的,你信不信我先斃了你?!」

    劉昊與聶甄戰鬥過,對聶甄許多招數都有了解,可是他居然一點都不提醒,每次都是聶甄把招數施展出來,他再補充說明,這時候他們已經體會到聶甄的攻擊了,誰還用得著你說明?!

    「額……」劉昊一頭冷汗,大腦一直在思索有什麼值得彙報的聶甄資料,然後突然說道:「對了!聶甄有一種瞳術攻擊,專攻靈魂,十分霸道!」

    「瞳術攻擊?」蒙放剛剛聽到劉昊說的話,腦子還在思索的這一瞬間,突然兩道紫色的光芒從聶甄的雙眼射出,直接命中蒙放的雙眼,然後透過蒙放的瞳孔,在一個瞬間就殺到蒙放的靈魂深處,然後如同利刃一般不斷切割。

    「哇啊!」蒙放慘叫一聲,雙目迸出鮮血來,一瞬間在空中搖搖欲墜,居然差點栽倒在地!

    「額……我是不是又提醒晚了……?」

    「該死!好個聶甄,竟然……」

    「轟隆!」

    蒙放話還沒說完,就被聶甄的修羅斬給砸飛了出去。

    聶甄的戰鬥經驗和其豐富,在蒙放被自己的修羅瞳術命中的瞬間,聶甄就已經發動了後續武技了。

    聶甄知道,自己同時面對三名天境九段強者,哪怕兩具流金傀儡與死亡花蕾盡出,自己依舊處於弱勢,至今之所以能一直保持優勢,只是因為對方暫時還沒有熟悉自己的武技,一旦他們適應了之後,會把頹勢慢慢扭轉過來的。

    所以,想要戰勝對手,首先要保持高節奏的戰鬥,將對方的戰鬥節奏完全打亂,而且要在這段時間裡,至少令其中一兩人受到重傷,這樣一來自己就能勝券在握了。

    「嘭!」蒙放被聶甄打飛出去,直到撞在遠處的山坡上才算停止下來,但還沒等蒙放反應過來,聶甄的下一波攻擊已經來到。

    只見聶甄雙手握住殺神劍劍柄,朝著山坡猛地劈來,同時口中大喊道:「再接我一招,劍指蒼穹!」

    「轟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