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這也是四號願意和巴特拉姆混在一起的原因。

    就像長得帥的人都有幾個比較挫的朋友一樣,稍微有點心機就能發現,他只是為了襯托出自己的「帥」。

    狡詐皇帝:極品皇妃 而巴特拉姆之所以願意和四號混在一起,只是因為他想找一個合適的戰鬥對象,畢竟不是誰都能夠作為陪練的。

    由此可見巴特拉姆的上進心還是不錯的。

    對方並沒有發現此時站在他面前的巴特拉姆有所不同,也沒有因為青木的突然出現而意外。

    「來吧!」青木簡潔明了地回答。

    作為神教成員,就算是同組織的人一起相見,身上的黑色斗篷和臉上的超能力薄膜都不會去除,因為這是他們最後的一道保護。

    每個神教成員在精靈聯盟或者說精靈世界中,都有著自己的身份,除了少部分的人也都喜歡過正常的日子,所以能夠露出真正面貌之前,都不會解除臉上的超能力薄膜。

    同級別的人本就不會互相知道身份,而他們的上級,雖然知道他們的真正身份,但也只是知道,並不會介意他們的臉上帶著面具。

    這樣一來反倒是給了青木更多的機會能假扮成神教的成員。

    這次和這個四號的接觸,就是青木的一次嘗試,看看會不會被發現異常。

    事實證明,對方根本沒有任何察覺,甚至於在看到青木的瞬間,就認定了他就是巴特拉姆。

    無論他怎麼想,都不會想到自己面前的這個巴特拉姆居然是別人假扮的,在他們的認知中,在時空大陸上的聯盟成員,就是一隻只擅長躲貓貓的小老鼠,而他們這群人則是一群伺機而動的貓,只要發現聯盟成員的存在,絕對會被他們無情捕捉。

    一隻老鼠居然披上了貓的外殼成為了一隻貓?反過來找貓的麻煩?

    這在四號看來是不可能的,那麼出現在這裡的巴特拉姆不是巴特拉姆,又能是誰呢?

    所以其實青木測試都是沒有必要的,就像大吾不相信他們之中有人能夠假扮神教成員一樣,神教中的人也不會相信有聯盟的人能夠假扮他們神教之人,甚至他們都沒有想過會有這個可能。

    在四號的想法中,其實和巴特拉姆在遇到青木之前的想法是一樣的,一群十幾歲的聯盟小傢伙,就算是潛力出眾,就算是實力強大,又能夠強大到哪裡去?

    像他們在年輕的時候,哪一個又不是天之驕子的存在?

    國民男神一妻二寶 天才?

    他們也是!

    只是他們已經將天賦完全兌現了出來,否則難道隨便出來一個人就能擁有冠軍級的實力嗎?

    所以沒有任何貶義的意思,包括四號和巴特拉姆在內所有的神教成員都看不起此時在這片大路上的聯盟小傢伙。

    雖然他們將來可能會很強,他們的天賦也很不錯,但畢竟還沒有到將來,不是嗎?

    巴特拉姆也就是巴特拉姆!

    青木在和四號戰鬥了一段時間后,發現他對自己的身份沒有任何懷疑,就算是現在的自己和巴特拉姆有不少不同之處,自己的耿鬼和瑪狃拉與巴特拉姆的耿鬼和瑪狃拉也有不少的不同。

    所以青木才很喜歡他在地球上看過的一本書,一個名叫福爾摩的偵探說過的一句很有名的話: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那種哪怕再離譜,但那肯定就是真相!

    排除所有的不可能,青木假扮巴特拉姆就是真相!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有這種見解和這樣想法的,畢竟先入為主的思想是最難改正過來的,所以才說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第一印象,是非常重要的。

    捫心自問,如果青木站在四號的角度,他也無法發現任何的異常,因為先入為主的觀念幾乎主導了他此時的整體想法。

    青木心中一緊的同時,也慢慢加大了和四號的戰鬥力度。

    因為本來就以為是切磋,所以在青木只使用耿鬼和瑪狃拉的情況下,四號也只使用了一隻叉字蝠和一隻尼多王。

    沒錯,四號是一個比較擅長使用毒系精靈的訓練家,不過他對毒系精靈的見解和青木認識中的那個非常擅長使用毒系精靈的阿桔有很大的不同。

    在阿桔的想法中,他所追求的是極致的毒素,最好是對方哪怕只是一次中毒,就會直接失去生命,這是一種非常極端的想法,但如果真的能夠達成,那麼阿桔就真的可能會成為精靈世界中的暗殺之王。

    而面前的四號所喜歡使用的僅僅只是毒系精靈的各種噁心人的手段,他的精靈毒素相比於阿桔的精靈來說,毒素並不是很強,但他的戰鬥本就和阿桔有本質的區別,阿桔追求一擊必殺,而四號追求的則是折磨,一點點地將對手給消耗死。

    青木和四號的戰鬥,並沒有落入下風。

    倒是四號有些驚訝於青木的實力,「巴特拉姆,你的實力什麼時候有這麼大的提升?」

    戰術還是那麼個戰術,但換了兩隻精靈和一個訓練家來用,整體看起來提升的幅度就比較大。

    青木的瑪狃拉本就非常擅長冰系精靈,對四號的叉字蝠有很大的剋制,最終要的還是耿鬼。

    此時的耿鬼早就已經突破了冠軍級的第一道關卡,雖然耿鬼並沒有表現出來,但也依舊比巴特拉姆的那隻耿鬼強不少。

    不過青木知道四號最強的精靈並不是面前的叉字蝠和尼多王,畢竟作為神教成員,就算不適用超能力系精靈,也會有一到兩隻能夠進行超進化的精靈。

    只是就算是他們的身份,神石也不是無限供應的,每個月都有各自的份額,除了完成任務會得到一定的獎勵外,但多數的時候神石對於他們也是有限的資源,更別說他們幾個人在精靈世界中多多少少都有幾個手下,有時候也要獎勵他們一些東西。

    所以在切磋的時候使用超進化石几乎是不可能的。

    戰鬥了一段時間,青木和四號並沒有死磕。

    不久之後兩個人坐在了篝火前,顯得倒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見外,主要也是因為「意外」地一步走差,輸了四號一招。

    沒有死磕,輸了這麼一手就等於是輸了,所以四號的心情當然是不錯,心滿意足地準備留下青木一起吃早飯。

    「巴特拉姆,你覺得大人讓我們這樣夜以繼日地尋找那個名叫青木的人,一定要從他的手上拿回那隻所謂的葉伊布,時空山上的屏障中,到底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四號在和青木嘮嗑的時候問道。

    在青木的記憶中,這應該不是兩人第一次聊到這個話題了,但結果都是一樣的,肯定是沒有任何的結論。

    慢慢地伸了一個懶腰,雖說一晚上不睡對他不會有任何的影響,但也讓青木略微有有些不太習慣。

    「管他是什麼,反正肯定和我們沒有太多的關係,老老實實地做好自己的事就好。」青木懶洋洋地說道,看起來已經完全代入了巴特拉姆的角色。

    「嘖——」四號輕嘖一聲,繼續說道,「只是我們這樣拼死拼活,結果大部分的好處都讓人給拿去了有些不太順心罷了,你看另一位首領的那些手下,一個個都是出力不出工,一副混日子的樣子,但最後估計得到的好處並不會比我們少。」

    說到這裡,四號就有些不忿。

    他和巴特拉姆都是黑臉男的手下,不得不出力,但是那批人一看就不像是會用全力的樣子。

    「有什麼辦法呢,誰讓他們的老大和我們的老大那麼不對付。」青木淡淡的說道,「不過我倒是想到了一種能夠賺取更多好處的辦法,就看你有沒有興趣一起摻一腳。」

    聽到青木的話,隱藏在超能力薄膜下的四號眼睛一亮,倒是想聽聽看青木所謂的辦法究竟是什麼。

    「哦?說說看。」

    「既然你這麼看不慣他們,不如我們去把他們給做了!這不比我們這樣出力他們還得到一樣的好處爽不少?而且少一個人明顯是少一個人分收穫!」

    雖然隔著超能力薄膜,但也隱約能夠感受到下方那雙驚訝的眼神中帶著的一絲熾熱和心動。 四號聽到青木大膽的提示,非但沒有在第一時間反駁,反而能夠從他的身上感受到那一絲炙熱的氣息。

    青木在超能力薄膜下嘴角勾勒出了一個笑容。

    果然如他所猜測的一樣,神教的人並不只是簡單的勾心鬥角那麼簡單,這個組織里的人只要有足夠的利益,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來,只不過在他們做這件事之前,需要一點點的勇氣,還需要一點鼓動。

    緊接著,四號大聲呵斥道,「巴特拉姆!你好大的膽子!你知道僅僅憑你這句話,如果我告訴大人,你會遭受到什麼樣的懲罰嗎?」

    一幅氣勢洶洶,要來討債的樣子,如果不是超能力薄膜的遮擋,說不定還真的能夠看到對方怒目訓斥但嚴重飽含慾望的眼神。

    青木心中呲笑了一聲,他明白這個四號的意思,不過是想要藉機發難,佔據到他們這次行動的主動權罷了。

    這次的事是青木提出來的沒錯,所以如果有收穫的話,兩人的分配青木肯定會佔大頭,最差也有平分。

    但是在四號看來,巴特拉姆的實力明顯沒有他強,兩人合作別說是巴特拉姆佔大頭,就算是平分,他都會感到不忿。

    他相信「聰明」的巴特拉一定會明白他的意思。

    青木隨手擺了擺,帶動黑色的長袍,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冷嘲,「算了吧,不要裝了,你的口水我都能夠感覺到快流下來了。

    這樣吧,我也不強求,收穫之中,我只要四成!」

    四號的氣勢微微一滯,雖說青木直接揭穿他的想法讓他感到有些難堪,但是多一成的收穫,那麼這次的發飆就不算虧。

    不過他也知道,六四分已經是極限,否則估計對方都不會和自己一起冒這個險。

    而僅靠自己一個人,四號有沒有絕對的實力和自信能夠留下對方,一旦被對方逃走,那麼他所需要面對的,可能就是神經男無邊的追殺。

    想到神經男的實力,四號下意識地的打了個哆嗦,這個僅憑本身的超能力就能夠抗衡精靈的存在,不是他能夠招惹的。

    雖說巴特拉姆的實力不一定很管用,但阻止對方逃跑肯定沒問題,而且如果真的出事了,自己完全能夠將大部分的責任都推給對方。

    確定了自己佔據絕對的好處后,四號假裝猶豫了一段時間,還是點頭同意了青木的提議。

    但青木從四號所居住的地方離開的時候,超能力薄膜下帶著濃郁至極的冷笑。

    讓神教的人自己狗咬狗,好像比自己一個個殺過去更好玩,也更加不會讓對方懷疑到自己的身上。

    離開四號所居住的地方,看到了乖乖在這裡等待布拉德和凱瑟琳。

    本來青木來這裡,是準備在測試結束后,就直接解決了這個所謂的四號區域負責人,所以讓布拉德和凱瑟琳在外面等著,一旦爆發戰鬥就讓布拉德和凱瑟琳一起進入,三人合力以最快的速度解決對方。

    但是當切磋開始的時候,青木卻是改變了注意,所以他用自己的超能力讓布拉德和凱瑟琳繼續等待,不用就進入。

    如果這個計劃真的能夠實現,青木覺得自己說不定真的能夠將神教的人在這裡全都攪渾。

    「你們先找地方休息,熟悉精靈,特別是凱瑟琳,你需要儘快熟悉那隻大竺葵,爭取能夠快速地發揮出一定的戰力。

    兩天後,這個時間,還是這個地點,在這裡等我。」青木對兩人說道。

    「是!」兩人恭敬地點點頭,在得到青木的回應后,一個閃身消失在了原地。

    之所以是兩天後,是因為青木和四號約定的時間就是在兩天後,因為他們需要一段時間來做準備。

    距離上次神教的聚集已經過去了三天,也就是在四天之後,他們會再次聚集到時空山頂,到時候少一個人肯定會引起重視,所以他們還有兩天的時間將一切都掩蓋掉。

    在確定了所有的東西后,青木就離開了這裡。

    天亮之前回到了波導山谷。

    只不過在天還沒亮的時候,就有人離開帳篷,帶著精靈在山谷外開始做早晨的鍛煉了。

    青木的回歸併沒有引起對方的注意,似乎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訓練中。

    不過她的努力,青木卻完全看在了眼裡,此人正是和卡露乃一起進入時空大陸的,閃焰隊弗拉達利親自選定的閃焰隊的最高幹部,火系精靈訓練家,帕琦拉!

    「看來帕琦拉最後能夠成為卡洛斯地區的第一天王,實力僅次於卡露乃,並不是沒有原因的,至少對方的努力超過了所喲人。」青木在心中暗暗感嘆。

    弗拉達利曾經讓青木這個一直隱藏在暗中的副首領有時間去考察一下帕琦拉,因為本來在卡洛斯聯盟安插人手這件事也是青木先提出來的,能否滿足要求最好也是在得到他的確定之後。

    雖然青木一直都是神神秘秘的,而且幾乎不在卡洛斯地區,也不在閃焰隊內,但是弗拉達利對於青木的信任非但沒有減少,反而與日俱增。

    青木曾經給他看過的所謂的預言,隨著固拉多和蓋歐卡的出世,也一點點地被證實了,並且他們閃焰隊,也在卡洛斯地區找到了除生命之神哲爾尼亞斯和破壞之神伊裴爾塔爾外的另一隻更神奇更強大的精靈。

    保護卡洛斯地區各個地方的一種能量,也就是青木所講述過基格爾德能量。

    這些東西的發現,更是讓弗拉達利對青木的信任上升到一個極高的程度。

    之前青木和帕琦拉的接觸不多,僅僅憑藉曾經的主觀意識和通過對動漫模糊的記憶,也無法確定這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但至少勤奮努力這一點,倒是值得肯定。

    沒有和她打招呼,青木自顧自地回到了自己的帳篷中,趁著天還沒亮,睡一個回籠覺。

    有時候吧,特意地去假扮一個人,刻意地模仿對方的一舉一動,還要模仿對方的說話方式,說話習慣以及戰鬥習慣,真的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等到休息了一段時間后,再次醒來的時候,大吾等人早就已經離開照常訓練去了。

    青木也召喚出自己的精靈做一些簡單的基礎訓練,維持好他們的狀態,在兩天後說不定會是一場比較艱難的戰鬥。

    今天青木選擇照照看山谷,讓本來需要留守的朵拉塞娜出去鍛煉。

    才一召喚出精靈,兩隻七夕青鳥就迫不及待地衝到了半空中。

    說實話,這兩隻小傢伙自從在得到了他們母親的同意跟隨青木后,實力是得到了暴漲,但可能是從小跟隨他們母親的緣故,所以並不是很喜歡戰鬥,從一開始對戰鬥帶著濃濃的好奇,到嘗到過幾次戰鬥的感覺后,放下了對戰鬥的追求。

    如果是在青木實力還比較弱小的時候,這兩隻七夕青鳥肯定會成為青木的王牌精靈,就算是他們不喜歡戰鬥,青木也會一點點地幫他們去糾正這一點,不要求他們有多麼喜歡戰鬥,只要沒有任何的排斥之心就好。

    可是現在的青木,說實話,他對兩隻七夕青鳥期望並不是很高,如果他們真的完全放下了戰鬥,青木也不介意就這樣供他們吃喝,讓他們安穩地度過一生。

    都說慈母多敗兒,他們的母親曾經對於他們的保護的確是有些過分的的多了,導致他們已經過了最好的,培養戰鬥樂趣的時間。

    如果沒有特別的事情對他們的內心造成巨大衝擊的話,估計也很難改正過來了。

    在青木剛剛將他們從夢幻島山帶出來的時候,其實青木就看出了這一點,也提出來想要幫七夕青鳥改正這兩個小傢伙的缺點,但那時候的七夕青鳥猶豫了。

    當時的青木還需要七夕青鳥這隻強大的及時戰力,所以沒有強求。

    當七夕青鳥母親反映過來的時候,其實青木已經沒有那麼多的心思好和精力迫切地想要幫他們改正了。

    所以才造成了現在這個局面。

    不過兩個小傢伙的日子還是過得很舒服的,青木也是好吃好喝一直供應著,所以兩個小傢伙就算是戰鬥不多,實力也在穩固提升,畢竟每天的訓練那是必須的。

    兩隻七夕青鳥在半空中舒展了一下翅膀,肆意地鳴叫幾聲后才慢慢地飛了下來,落在青木的面前,柔軟的羽毛翅膀親昵地蹭了蹭青木的臉頰,表示著自己對青木的喜愛。

    青木也笑著揉了揉兩個小傢伙的腦袋,感受著他們此時愉悅的心情。

    「先去把訓練完成再玩!」青木在適當的時候選擇板了板臉。

    兩隻七夕青鳥對於此時板著臉的青木的話倒是不敢有任何的反駁,吐了吐舌頭到一旁乖乖地訓練去了。

    看著飛走的七夕青鳥,青木無奈地搖了搖頭,兩個不省心的小傢伙。

    不過兩個小傢伙在經過了他特殊的資質藥劑,以及特殊的培養方式改正後,現在的潛力還是非常強的。

    對此,青木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希望他們能夠心智成熟地快一點。

    再看到不遠處乖乖地自我訓練的妙蛙花和路卡利歐,青木頓時覺得心裡安心了不少。

    七夕青鳥兩個小傢伙終究是他所有精靈中的例外,其餘大部分的精靈都還是非常喜歡戰鬥,樂忠於實力提升的。

    路卡利歐的身上帶著大量的負重,在妙蛙花那大腿粗細的巨大藤編在半空中來回揮舞,而路卡利歐則在這些藤鞭中來回穿梭,確保自己不會被藤鞭所攻擊到。

    可不要認為這些藤鞭只是擺設,無論是以什麼方式被抽打到身上,都會感受到巨大的疼痛。

    這一點從半空中因為藤鞭的抽打而不斷地發出「啪啪」的巨大聲響就能夠感受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