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這一刻,背水一戰的公孫越盡然突破自身的極限,實力大漲,此刻的他,至少是沒突破之前的兩倍還要強。

    “當。當。咚…”兩人的兵器快速的交手,到了最後還是樂進更勝一籌,一刀刀劈飛公孫越,劈的公孫越慢慢招架不住。

    一記重擊被樂進劈倒在地,手中的長槍也是因爲巨痛無法握住,被那些士卒搶走,看着慢慢走來的樂進,公孫越緩緩閉上眼睛。

    至於樂進則是十分開心的看着閉眼的公孫越,手中的大刀緩緩擡高,對着公孫越的脖子就是一刀下去,只要砍中公孫越的首級就會被砍下,想到自己殺了公孫越,樂進的心情十分興奮,這是第一個死在他手中的歷史級戰將。

    就連夏侯等人也是沒有這個機會,自己纔是曹操帳下第一人,當然了除了許褚和典韋之外。

    說時遲那是快,就在大刀距離公孫越還有一尺的時候,公孫瓚殺到了。

    手中的銀白色長槍狠狠的擊在大刀上,將樂進的攻勢打破,一把拉住公孫越,然後公孫瓚揚長而去,雖然十分想要殺了樂進,但是他必須走,在這大陣中和樂進這樣的強者戰鬥,那不是明智之舉,在加上公孫越需要休息,必須趕快逃離纔是。

    “啊,該死,給我殺,不能放過他們倆。”暴怒的樂進怒吼連連,想要追上逃跑的公孫瓚,可是他那裏追得上。

    本來速度就比公孫越慢,想要追上比公孫越還快的公孫瓚,那是不大可能,再加上坐騎已死,就算沒死,也是無法追上有白馬王的公孫瓚。

    … …

    “主公,魚兒上鉤了,那袁紹必定損失慘重。”郭嘉輕佻的說道。

    此刻他和曹操,還有一些戰將站在高上之上,看着袁紹大軍快速的通過,在過半個時辰,袁紹一定能達到公孫瓚大營,然後會爆發一場大戰,如此以來,公孫瓚勢必回去救援。

    曹操的危局也是不攻自破,當然了,曹操也會牽制公孫瓚,但是頂多牽制一點,讓公孫瓚和袁紹去戰鬥吧。

    就算事後袁紹問起,曹操也是有話可說,雖讓我大軍損失過半,我無能爲力,一想到以後袁紹的臉色,郭嘉的心情就十分不錯。

    “呵呵,還是奉孝聰明,想到如此計謀,真是鬼才也。”曹操也是拍手笑道。

    此話一出,郭嘉的臉色就有些不對勁。

    “主公這是在誇讚自己,真是好不丟人,這計謀是咱們倆想出,就不要如此了。”郭嘉的話語讓曹操有些尷尬。

    但是誰讓自己卻是有點自欺欺人,這計謀是郭嘉和曹操一起相處,當然了,主要還是郭嘉的功勞,以郭嘉對人心的把握,算計一下公孫瓚和袁紹十分輕鬆。

    在加上曹操和袁紹公孫瓚並肩戰鬥過,知道一些二人的性格,這算計更是萬無一失。

    “咳咳,奉孝,你覺得他們二人損失會如何?是否能完成下一步計劃?”曹操連忙轉移話題,想要緩解一下尷尬。

    怎麼說自己也是主公,不能丟了面子。


    郭嘉看了一眼曹操,有看了一下附近的許褚典韋等人,也就沒和曹操計較了,算麼所也是給點面子,要是讓曹操難堪,自己以後的酒水可是沒有了。

    “咕嚕嚕。”喝下一口美酒,看着那綿延數千裏的大戰,點點頭。

    “主公,公孫瓚即將回去,至於袁紹一定會遇上公孫瓚,咱們可是開始了。”郭嘉緩緩的說道。

    шшш⊕ TTKΛN⊕ c○

    曹操聽言,很是開心,直接下達了任務。

    … …

    遠在大戰之外的玩家們,此刻也是發生大戰,但是和曹操等主力不同,他們分成一個個小勢力,相互對戰,戰鬥也不是很激烈,反正對他們來說,能殺就殺,殺不了就拉到,自己活着纔是最重要。

    並且有價值的任務還沒有發佈,根據以往的情況,只要戰鬥打到最激烈的時候,各方諸侯就會發布任務,然後纔是他們玩家死拼的時候,爲了那些任務獎勵,死幾次都是不爲過。

    “媽的,你們這幫孫子,有膽子出來,躲在無天軍團後面幹什麼,一羣膽小鬼。”

    “對,什麼霸天軍團,我看是王八軍團,哈哈…”

    “對,除了無天軍團,其他都是王八。”

    玩家戰場中央,幾隻軍團有氣無力的戰鬥者,其中唯有無天軍團勢如破竹,人到那裏,其他軍團就直接散開,放無天軍團過去,只有那些不認識無天軍團的人才是和他們死磕。

    並且他們的下場很是簡單,直接被碾壓,但是無天軍團也是有着分寸,只是殺一些不開眼的勢力,那些強大軍團不會去招惹,怎麼說這次戰鬥是爲了增強實力,不是去拼消耗的。

    就算無天軍團再強,也是無法和全天下對敵,當然了李易可以,嚴莊也是能對抗一個軍團,但是如今那些軍團高層都是不在,他們只是無天軍團下屬第四團,只有五十萬人,是無天軍團當中最弱的存在,又是剛剛加入不久的。

    他們出現在這裏,是爲了練兵,訓練一下他們大型戰鬥的經驗,順便擊殺一些玩家獲得任務貢獻值,在用這些貢獻值去兌換坐騎,這纔是他們的目的。

    至於那些跟在無天軍團身後的幽州陣容玩家,則是被袁紹陣容和曹操陣容殺怕了,只有跟在無天軍團的身後纔敢出來,不過戰場那麼大,無天軍團人有少,他們面臨數倍的攻擊,正在苦苦支撐。

    面對那些敵對勢力的辱罵,就當沒有聽到,反正大家都是玩家,就算被殺了,也頂多死一級,身上裝備掉落,對罵可是他們的強項,不等死戰開始,先是罵上一場再說。

    “啊,你們這幫孫子,有本事殺了我們面前的那個軍團,不敢上你們就是親孫子,玄孫子…”

    罵戰開始,雙方也是放棄了戰鬥,直接開始動嘴皮子,數千萬人的大罵,讓整個戰場都是聽不到聲音,方圓數千裏都是罵聲一片,當然了幽州陣容玩家過少,聲音有些小,不過聲音在小也是不能放棄。

    下一刻,罵的正歡的曹操陣容玩家忽然停了下來,他們相視一笑,直接火力全開。殺向幽州玩家,然後一部人直奔曹操戰場而去,實在是剛纔曹操發佈的任務太誘人了。 洛夢櫻真的很好奇是什麼樣的人,讓這麼多人好奇,她感覺自己身上也沒有那麼多光芒呀!

    如果洛夢櫻知道是誰,也不會這麼想了,一定想怎麼就這樣。

    「請大家靜下來,我知道大家已經很期待了,我和你們是一樣的哦!現在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靳會長。」主持人看著所有人,他的聲音馬上讓人們都靜了下來。

    大門打開,一個中年的男人抱著一個孩子,身後跟著很多人,還帶著很多小孩子的用品,不用問這些人差不多都是問了照顧他手上的孩子的。

    他們這些人想要見他很難得,掌聲響了起來,他們這些人真的像看到那樣尊重他嗎?

    洛夢櫻看得了陰謀,她聽說了,這些人他沒有任何親人,一個人獨木難支,現在卻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接班人,以後他的東西都會是這個孩子的,這些人已經等著他死了就瓜分勢力,一旦有了繼承人那就不一樣了。


    洛夢櫻去了洗手間,所以接下來的事情她要錯過了,不過卻聽到了其他的聲音。

    「會長想要讓那個孩子成為接班人那他一定會出現在所有人面前,這是我們的機會,只要那個孩子死了,我們還怕達不成目的嗎?」有男人的聲音響了起來。

    洛夢櫻本來對別人的悄悄話不感興趣,可是他們卻要對這個孩子動手,那就不一樣了。

    「就算是這個樣子,我們想要得手也很難呀!他不會沒有想到。」

    「只要我們一條心,就不怕沒有機會。」

    洛夢櫻把自己藏起來,沒有讓他們發現,洛夢櫻不動聲色的回到了宴會廳。

    她看著很多人圍住他們,那個孩子被靳英懷抱著,可是很多人想要接近小孩。

    洛夢櫻看著四周,他和這些人不熟悉,所以沒有靠近。

    但是想要救那個孩子,她的位置真的太遠了。

    「小不點,你看著,以後你要和這些叔叔阿姨打交道了,你今天真的很乖。」靳英懷認為他會哭的,可是他現在卻看到孩子在笑,對這樣的場景一點都不害怕,就像是天生的能力一樣。

    小孩子好像聽懂他的話一樣,笑了起來,那個聲音很清澈。

    洛夢櫻聽著,心裡都感覺到開心。

    洛夢櫻看到了好幾個人,慢慢靠近孩子,洛夢櫻心裡一驚,如果不能在他們之前把孩子保護在自己的身邊,那就麻煩了。

    洛夢櫻站了起來,向著孩子的方向做了過去。

    「靳家連自己的碧玉都沒有拍賣回來,還有什麼能力讓所有人臣服呢?」有人這個時候說,因為他看到了洛夢櫻,想不到她也在這裡,這樣就可以羞辱到靳家。

    靳英懷不是不想把東西拍賣,如果不完整了,把東西拍賣回來,只是徒添傷感而已。

    還是不如給有緣之人,不過等到碧玉者可以向靳家要一個條件,可是有誰可以擁有兩塊碧玉呢?

    靳英懷不是不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什麼,可是他現在很多事情都淡了,現在有一個孩子陪著自己的身邊,也算是老了也有一個人陪伴自己。

    「既然有人拍賣了,那就是別人的東西,屬於我靳家的東西,遲早有一天會回來。」靳英懷摸著小不點說,以後整個家族都是他的,以後他喜歡在找回來就是了。

    小孩子好像聽懂一樣,點了點頭。

    洛夢櫻走了很近,有人又說:「靳會長,想不到那天拍賣的人也來參加晚宴了,是不是來問靳家要承諾來的吧!」

    洛夢櫻花了天價拍賣的東西,沒有人相信它只是喜歡而已。

    靳英懷看著洛夢櫻,這個孩子真的很好看,穿著雖然不華麗,但是卻把這裡的人都比了下去。

    「小姐,在下靳英懷,聽說是姑娘花高價把東西拍賣到手上了,還請姑娘好好保管。」靳英懷把小不點交給身邊的人,仔細的看著洛夢櫻說。

    「我只是很喜歡而已,既然是我的東西了,那當然要小心帶著,否則我花那麼多錢不是白費了嗎?」洛夢櫻雖然不知道凌遙的東西怎麼來的,可是和他有什麼關係呢?

    「是,是,是我多慮了,既然姑娘在這裡,那就好好慢用。」靳英懷他看不出洛夢櫻得來意,既然可以進來,那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我不請自來,希望你不要見怪才是,我也不知道是靳會長為接班人開的宴會,沒有準備什麼禮物,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抱一下這個孩子嗎?」洛夢櫻一直都在看小不點,視線都沒有離開過。

    「哦,原來是為了我家小不點來的,不過他怕生,不合適吧!」靳英懷婉拒說,一來那個孩子真的不喜歡別人抱自己,二來宴會上的人,都心懷鬼胎,他也擔心。

    「你們說那個女人不會是為了那個孩子而來吧!」

    「我感覺是,否則怎麼可能會花上百億拍賣一件死物吧!」

    「她的目的是達不成的,靳會長可不是會讓外人靠近那個孩子。」

    「也是,我們剛剛想要碰那個孩子,他都差點要把我們吃了。」

    「難道那個孩子真的是他的私生子嗎?可是沒有看到他和什麼女人有什麼交集呀!」

    「是呀!愛他的人不在少數,可是這麼多年來,也只是聽說過他身邊只有一個女人,可是那也是還幾十年前的事情了。」一個和靳英懷年紀差不多的人說。

    「哦,難道還有什麼故事,說來聽聽吧!」

    「靳會長現在還是的英姿颯爽的樣子,曾想當年也是讓多少女人飛蛾撲火呀!可是他卻什麼人也不愛,不過聽說他喜歡了一個女子,可是卻受到阻礙,後來聽說那個女人死了,他也單身一個人,也很少出現在世人的視線。」

    「是呀!如果不是為了這個小孩子,我們也許到死也很難看到他了吧!」

    「不過,是什麼樣的女人,可是讓喜歡呢?」他們真的很好奇的問。

    「不說了,不可說,事情已經過去了,人都要往前看的。」 「還能做什麼,看大姑娘小媳婦兒去!」就這麼一句話的功夫,張三瘋的人已經衝到了大門外,只剩下杳杳一聲:「瞎了這麼久,瘋爺這次他娘的一定要看個夠本!大姑娘小媳婦兒,搖起你們的蓮腰,扭起你們的翹臀吧!你們期待已久的瘋爺來啦!」

    「這瘋子,就不敢得了好,這才剛好,人就沒正形了!」聽著這聲音,望著張三瘋漸行漸遠的身影,陳白庵不禁苦笑搖頭,腹誹不已,但眼中卻滿是釋然之色。。更新好快。

    不僅是他,林白也是如如釋重負般,長舒了一口氣,而後笑容爬滿了面頰。這世間真正了解張三瘋的人不多,除了一手傳給他本事的李天元之外,恐怕就要屬林白知曉他的性情。


    林白很清楚,雖然在過去一年的時間裡,雖然張三瘋從來沒有因為天道反噬導致目盲的事情,說過半句怨言,埋怨過林白一句。但這並不代表他對於目盲真的就看的那麼開,之所以會一言不發,甚至做出那樂觀模樣,只是不想讓林白心中為了這些事情而有所愧疚。

    在過往的日子裡,誰不知道張三瘋是一個怎樣跳脫的人。林白毫不懷疑,哪怕是泰山崩於眼前,恐怕也絕對不會幹擾到張三瘋欣賞大姑娘小媳婦兒們挺翹屁股的雅興。

    雖然這雅興著實登不得大雅之堂,甚至都可算作是惡趣味的一種。但對於張三瘋而言,他所看這一切,並沒有**念想,只是抱著一種對美的欣賞,讓生活更添趣味。

    但在過去的一年裡,他卻是目不能視物,過往生活中所有的樂趣,都跟他完全絕緣,而且這種苦楚,他更是不能為外人所傾訴,只能深埋在自己心中,苦樂自知。那所謂的樂觀,只不過是苦到了深處,卻又無從表述,所以只能苦中作樂。

    別人也許不知道張三瘋心中的苦楚,但以林白對他的了解,又如何能不清楚!這也是林白在回歸后,得知張三瘋目盲的消息后,在他面前發現一定要幫他解除禁錮的誓言的原因。

    如今這夙願終於能夠得償所願,這如何能不叫林白為之而感到欣慰,而感到釋然。

    一切都在向著更好的方向發展,只要自己竭盡努力去爭取,未必就不能讓一切回歸到最原始的點,讓這經歷了無數滄桑的生活,重新變得平靜康樂。此事的了解,不僅叫林白心中釋然,而且這夙願的如償,更是叫林白對以後的路多出了無數的信心!

    「就不該給這色胚治眼疾,這一趟出去,不知道要禍害多少無知少女。」雖然相距甚遠,但諸人彷彿還能聽得到張三瘋那暢快到了極致,而且怎麼聽怎麼覺得猥瑣的聲音,又苦笑著腹誹了一句后,陳白庵緩緩轉頭,盯著林白問道:「林白,三瘋子出去了,咱們也先別管他。我記得你說在隱世里還有其他的收穫,不知道這收穫究竟是什麼?」

    陳白庵話音落下,場內諸人的目光登時便匯聚到了林白身上,眸中滿是熱切色彩。在經歷了張三瘋雙眼復明的事情之後,他們對林白在隱世里所獲得的東西,如何能不更感興趣!

    「符術!我此番在隱世里所收到的最大收穫,便是符術,真正的繪製符籙之術!」見諸人將目光都匯聚在自己身上后,林白劍眉一挑,一字一頓緩緩道。

    符術?!聽到林白這話,原本對林白所要交代事情頗為期待的陳白庵和沈凌風神情登時一黯,而且眼眸中更是多了許多疑惑。符籙之術這種東西,對於他們而言,可說是再熟悉不過,不僅是他們,只要隨便拉出來個相師,基本上也都能在符籙之術上說出個一二三來。

    在天地異變未產生之前,符籙之術倒也還算神異,著實能起到出奇制勝的功效。但在如今這天地異變之後,天人和鍊氣士出現的世間,符籙之術可說是已經成了一塊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對於尋常天人和鍊氣士,符籙尚還能攔截攔截,說不好還能取個戰績。

    但若是碰到修為精深的天人和鍊氣士,符籙在他們面前,可說就是一張廢紙,甚至於有時候連攔阻的功效都起不到。越是跟天人和鍊氣士們打交道,陳白庵和沈凌風他們便越是發現,符籙所能夠起到的作用實在是太小了,不因為其他,就是因為符籙的威力實在是太低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