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轟!

    不足之腰腹處遭其殺戮者一擊,亦是同時,那殺戮者之前胸處遭不足之一擊。遠觀之,不過一擊換一擊之攻擊,然身受之二修,其狀卻大相徑庭。那不足口中鮮血狂噴,其身形急急倒退十數丈方才止住。而那殺戮者昂首而立,紋絲不動!

    「贏了!啊!哈哈哈……」

    天台上詹氏家族之仙修盡皆起身歡呼,只是惱得詹家老大人面色青黃。身軀顫抖連連。然彼等觀視場中大公子雖搖搖擺擺凄慘無比,而那殺戮者卻靜悄悄一動不動。終是有修覺察得不對,漸漸兒住了笑聲。那大斗場中終是復寂靜無聲,唯注視那斗場中二修,一濺血三尺,一默然無聲。

    嘩!一陣金甲碎裂之聲響!那殺戮者身具之黃金仙甲碎裂,滑下殺戮者之身軀,落在黝黑之斗場地面上,閃閃散發金光。而後便是那殺戮者,七竅流血。仰天而倒。

    四圍無修出聲。那凌空之仙吏復降落查視,仔仔細細瞧得清晰,方才起身,躬行一禮道:

    「報督使大人。殺戮者死。大公子傷!」

    轟!

    天台上一陣騷亂。慌得四圍仙兵持械高呼警示!

    「中央大天帝君在上,渾天仙神為證,此次大荒地會武。玉氏家族獲勝!」

    嗷!嗷嗷!

    玉氏家族之仙修一眾齊聲歡呼。待得半晌,那督使大人復道:

    「雪發大漠即日起歸玉氏家族所有,其管制守護皆為玉氏家族之職責,詹氏家族即時交割,不得有誤。」

    「嗷嗷,嗷……」

    大斗場中一眾仙家漸漸行出,黝黑之比斗台上,一修,一屍。那不足倒地上側卧,靜靜兒觀視那死屍,此時無有修眾再觀諸其地、其人!亦無有修眾稍有不忍,留戀而拜祭。

    一個時辰后,大斗場中進來數低階賤修,詫異觀視那不足,亦不多言語,只是將那殺戮者之死屍抬起便行。

    「諸位仙友,可是去安葬此修么?可否告知去處,待某家傷愈,好去拜祭之。」

    「安葬?一賤修爾,哪裡配安葬耶?不過是拋去獸欄喂妖獸罷了,卻怎好告知汝去處?」

    那不足愣得半晌,忽然勉力起身,對了那殺戮者之死屍,深深鞠躬。那邊數賤修口角已然存了譏諷,微微然有了笑意,行出不顧。不足咳得血出,好半晌,一步一步轉回其居處。


    居處已然無有管事,不過數賤修正吃酒樂之。彼等瞧得不足入來,有兩年輕之修行過來道:

    「大公子,對不住。吾等喜極,而吃酒取樂,確然忘卻去大斗場扶了你來。或者汝亦吃兩杯?」

    「算了!某家受創頗重,回去打坐也。哥兒幾個自家高興便好!」


    於是那數賤修復猜拳行令吃酒取樂。

    過得兩月許,那不足方才一瘸一拐,面目憔悴,行出居室。一邊一管事過來道:

    「大公子,萬宇老先生有請。」

    「是。」

    那不足聞言腳步蹣跚往前面去了。

    「唉,亦是可憐人也!拚死為東家贏了天大之好處,自家卻然連再做鬥士之體格亦失去,往後不知何以為生呢!」

    大通道中,萬宇老先生正指使一眾賤修搬家,遠遠瞧得不足過來,笑眯眯道:

    「大公子,托你的福,老夫可以脫去此間差事,安靜修仙呢!」

    「哪裡?哪裡?此皆萬宇老先生應得者!無有老先生指點,哪裡有小子之一戰獲勝呢!」

    「呵呵呵,我玉家得獲雪發大漠,便是有了大荒地之王冠一般,從此後,家族必飛黃,族中仙眾必騰達也!哈哈哈……」

    「老先生這般高興,可是有所得么?」

    「噢?哈哈哈,大公子智者也!老朽得獲老大人恩賜一粒寒凝破元丹,不日將去家族秘地閉關,待行出時,或者家族便多一位一破靈仙也!哈哈哈……」

    「小子恭賀老先生!」

    那不足恭恭敬敬行一禮道。

    「蘇仙子有話傳來,道是近來家族事多繁雜,彼等暫無有功夫關注大公子之事宜,叮囑汝莫急。」

    「是,只要蘇仙子並玉長老記得便好!」

    「玉長老?呵呵呵,其早非玉長老,其已然玉家宗族之大長老也!轄雪發大漠之逐項事宜呢。」

    「哦!恭賀玉大長老!」

    那不足對了那中院之絕峰遙遙舉手行禮道。

    「大先生,人中龍鳳!可惜此番傷重,怕是再無有前程也。」

    那萬宇感慨道。

    「唉,運途多舛,奈何?奈何?」

    不足嘆息道。

    「洪神醫道是汝傷在丹田,便是恢復,怕此生再無寸進呢!不如隨伺蘇仙子麾下,接掌老朽之教習之位,也好終生有依靠也。」

    「多謝老先生掛礙!只是某以生死賭自由之身,此某之願也!」

    「也罷,也罷,汝自去將息,或者年許時日,汝之事宜便有動靜呢!」

    「賀老先生一破有成!後會有期!」

    那不足顫顫巍巍起立,而後蹣跚而回。

    又年許,正是不足等得心焦時候,那蘇仙子差一門子來接了不足去其居所。

    一座小院落,雅緻幽靜,數女仙修靜悄悄往來,那不足入得院門時候,一聲嬌滴滴話語聲響在耳側:

    「想必此位便是大公子閣下吧!」

    那不足訝然而視,見一女修,豐腴美艷,眼角含媚,立在那中堂之門首。其側旁一女修,卻正是那蘇仙子,其正笑吟吟望了此門首女修不語。

    「屬下拜上蘇仙子!」

    那不足恭敬道。

    「罷了!見過此位玉大當家吧。其乃是令責家族仙家集市之長老,亦是家族首富!」

    「咯咯咯,怎得便是首富耶?」

    那女仙子亦是一破靈仙,然其已達中階也。而蘇仙子不過一破初境罷了。不足隨二女入內,於下手站立,那二女直上正堂而居。

    「大公子,大長老已然有令諭,即日便恢復汝之自由之身。不過以汝身殘之軀,此仙修地哪裡可以混得?故吾思之再三,請了大當家來,與汝謀得一份好差事呢!」(未完待續。。) 且說那蘇仙子之謀算,不足心下已然知悉。

    其初聞斯言,低首不語。那蘇仙子亦是知不足之智,便不再繞彎彎,冷冰冰直言道:

    「吾已做主將汝買入火煉地之斗場為教頭,即日便隨大當家去吧。」

    那不足聞言半晌做不得聲,只是艱難抬起頭道:

    「仙家之契約便是如此么?」

    「大膽!此事吾已然奏明大長老知曉,大長老並未有異議!」

    「敢問爾等將某家賣了幾何?」


    「再多言半句,便將汝擊殺了了事!」


    那蘇仙子惱羞道。

    嬌妻高高在上 ,一言不發,隨了玉大當家出去。待其出門,聞得一聲玉盞碎裂之聲音,顯見得那蘇仙子仍在怒中。

    二人行出門去,那玉大當家道:


    「小子,認命吧!賤修哪裡有這般容易脫去其賤籍的!」

    不足不言不語,只是隨其上了一座飛舟,往後院之大城而去。

    大城三層之天宮內,一處偏僻之地,一座白玉宮殿,飄然雲頭上,觀之飄渺,與不足夢中之仙家一個模樣。鄰近其宮闕,那玉大當家收了仙器,與不足一起輕飄飄落下。那宮門首行出一女仙,謂玉大當家道:

    「大當家,好久不見!」

    「哼,是想姐姐了么?」

    「有點!」

    「呸!汝當吾不知么,哪裡是想姐姐耶,乃是想姐姐之晶石也!」

    「嘿嘿……」

    那玉大當家倏忽一把拋出一小法袋道:

    「內中石塊予兄弟姐妹吃酒吧!」

    一邊說。一邊領了不足入內。

    「對了,大當家,二長老外出公幹,尚未歸呢。不如暫留一日,吾等亦好招待姐姐。」

    一年齡略長之女仙修道。

    「嗯?晦氣!哪裡這般不湊巧呢!每每如是!」

    那大當家隨即領了不足去一邊一座白玉樓內。不足一言不發尾隨而入,待得坐定,那大當家忽然一笑道:

    「何必這般死了爺娘般模樣!此類事兒大多如此,汝亦非第一個,亦非最後一個!」

    那不足長吸一口氣,抬起頭道:

    「大當家。某價值幾何?」

    「三千上品晶石!其價不菲也!」

    「此三千晶石何人落下?」

    「此話何意?汝欲告發么?」

    那大當家口氣堅硬道。

    「不敢!」

    「哼。便是說與汝,又能如何?一千晶石入庫,一千入蘇大人之手,另一千便在我手。如何?」

    那大當家緩緩將其手邊寶刃取了在手道。

    「大當家誤會了!」

    不足急急起身作揖道。

    「不知一塊拳頭大小之魔寶價值幾何?」

    「嗯?拳頭大小魔寶?其價值有十萬上品晶石!」

    大當家何人。聞聽此言忽然心間砰砰跳起。紅了面,目中之欲光欲燃,急急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