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身體處在血霧中,一身紅袍的葉凌看上去非常的妖異,嘴角抿動的時候還有一絲嗜血的味道。

    「哈哈,信雖然出自我手,但話卻是雪兒所說,只不過並不是說給你這個廢物的!」葉凌並沒有受葉凡激怒,反而是將嘴角的弧度翹的更高,「說起來,你那女人的身材還真是不錯,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等過了成年禮,我一定要好好嘗嘗鮮,想來味道會很不錯……」

    轟!

    葉凌的話語,如同一粒星火,瞬間就點燃了葉凡心中的熊熊怒火,他猙獰著臉龐,宛如暴怒的凶獸,散發起濃濃的煞氣。

    劍眉因為憤怒絞在一起,薄唇也是緊緊咬著,葉凡死死地盯著葉凌,口中如獅吼般低沉道:「葉凌,你他么的再說一句!」

    葉凌卻不在意,虎目玩味,繼續嘲諷道:「喲,這就受不了了,當初你不是很隱忍的嘛,還說什麼『今日仇他日還』,照我看呢你與你父親一樣,慫包蛋一個!」

    唰!

    自己的父親被人侮辱,葉凡難以壓制心中的怒氣,憤怒的他,揮舞著拳頭就向葉凌轟去。

    而葉凌,見此嘴角多了一絲正中下懷的弧度,他轉動了一下脖頸,緊接著腳底猛然發力,雙拳高高揚起,宛如猛虎下山一般,氣勢迫人的沖向了葉凡。

    周遭瀰漫的紅霧,在葉凌這一拳之下,都是四散開來,生出一條空白地帶。


    感受到對方那股猛虎之氣,憤怒的葉凡心中也有些凝重,但他沒有躲避,而是直直的轟了過去。

    嘭!

    毫不花哨的攻擊,電光火石之間,二人雙拳在便是衝撞在一起。淬體四重,煉骨之境, 疼妻入骨:總裁好好愛 ,誰強誰弱立刻顯現出來!

    雙拳剛剛接觸,對方堅硬雙拳間就湧上一股龐大力道,向著葉凡手臂衝擊而來,讓他手臂蔓延出一道長長血痕。

    嗤!

    葉凡指縫鮮血傾灑,身形在那龐大力道衝擊下,倒飛而出,狠狠摔落在地!

    而反觀葉凌,卻是站在原處,嘴角噙著濃濃的不屑,眼神十分的輕佻,腳步沒有挪動一絲一毫。

    憐憫的瞥了倒地的葉凡兩眼,葉凌嘆息一聲,隨即狠狠的吐出含在嘴中的青草,森然道:「本來不想殺你,但誰讓你惹上了不該惹的人物,今天就徹底的解決了你吧!」

    手臂劇烈的甩動,葉凌身體彎曲蓄勢,握緊的雙拳也是逐漸的變幻起來,那股氣勢宛如真正的猛虎來臨。


    「猛虎拳!」一聲厲喝下,神色傲然的葉凌,變幻的拳頭一停,緊接著就向葉凡腦袋猛的暴轟過去。

    拳頭轟出,帶起陣陣拳風,葉凌胳膊上的長袖承受不住那種壓力,全都崩碎開來,露出了那青筋暴露的肌肉。

    倒地的葉凡,在葉凌拳頭轟出的那一刻,神色劇烈變幻起來,葉家族規葉氏子弟不允許互相殘殺,可他沒想到這葉凌竟是真的想殺他!眼下如果想要保命翻盤,唯一能夠依靠的,就是那禁忌丹藥。

    望著向腦袋襲來的拳頭,葉凡當機立斷,拔開手中玉瓶的瓶塞,將一枚禁忌丹藥張嘴吞下。

    轟!

    丹藥入體,葉凡頓時就覺得體內有什麼東西被徹底的抽離開來,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萎縮,而與此同時,他身體骨骼間卻好像是重獲新生般,異常的活躍,一股強大的力量從中快速滋生。

    咯嘣!咯嘣!

    骨頭間傳來陣陣碰撞聲,令葉凡心中一喜,也讓那揮拳襲來的葉凌身形出現了片刻的停滯。

    察覺到逐漸堅硬的骨骼,葉凡心中升騰起一抹錯愕,旋即狂喜道:「淬體三重!」

    隨即,他揮動著包含力量的手掌,在地上猛的一拍,身形嗖的滾向一邊。而就在他剛剛離開原地的剎那,葉凌如猛虎般駭人的拳頭也是轟來,只可惜只是轟碎了一道殘影。

    「怎麼可能!」望著偏偏碎開的殘影,葉凌臉上充滿了驚訝,不由驚呼出聲,那葉凡只不過是淬體二重的廢物,怎會有那麼快的反應速度!

    躲避開對方的一擊,葉凡卻趁著葉凌愣神的空當,全身骨頭緊繃,堅硬如刀的拳骨驟然握起,手臂揮動,向著對方身側直接轟了去!

    似乎感覺到了危險的降臨,失神的葉凌猛然轉身,猛虎雙拳再次揮出,電光火石間便與葉凡揮舞來的拳頭碰撞在一起。

    只不過,這一次的葉凡雙拳卻也變得像鐵石一般堅硬,碰撞上去有種難以撼動之感,倉促出拳的葉凌氣勢稍弱一份,雙拳相撞下,力道竟也比弱上了那麼一絲!

    轟!

    一聲震響,兩道凌厲身影同時倒退,在地上擦起一道深深的印痕,連退五步方才止住。這一擊,雙方竟然拼的個不分伯仲!

    身形穩住,葉凡卻沒因此生出一絲的喜悅,如果不是對方倉促出拳,這一擊他很有可能再遭重創!一重差距,看上去微小,但是骨骼力量間的差距,難以逾越!

    「真讓我意外,不過你註定要死在這裡!」吃了暗虧的葉凌,這一刻竟收起了以往的戲謔隨意,虎目中瀰漫起森然殺機,厲喝道「猛虎拳二式,猛虎破骨!」

    吼!

    虎獅怒吼,這一刻葉凌雙臂猛然膨脹,血肉間宛如攜帶上千斤巨石,極富力量之感,雙拳揮動間空氣震顫,爆破不斷!

    眼眸中噴射著森然殺機,葉凌身形再度暴沖而起,駭人雙拳直逼葉凡腦袋,誓要一舉奪命!

    還未靠近,那獵獵拳風便將葉凡凌亂黑髮吹拂而起,露的那一張紅霧籠罩下,變幻不斷的猙獰臉龐!

    「想要殺我,或許沒那麼簡單!」

    面對葉凌氣勢恐怖的一擊,葉凡愈漸猙獰的臉龐上,一雙紅眸竟滌盪起一抹瘋狂之意!

    銀色玉瓶猛然倒豎,兩枚滾圓的黑色丹藥,帶著滔天憤怒,如江河巨浪轟然落入葉凡口中!

    , 兩枚禁忌丹藥,如那仇恨種子,帶著滔天憤怒,緩緩落入葉凡口中!

    轟!

    丹藥入體,隨即化為炙熱的浩瀚氣流,將葉凡身體骨骼悉數籠罩,猛烈的炙烤起來。

    噼!啪!

    全身骨頭,在這一刻全部扭曲起來,刺骨的疼痛如同潮水般湧上心頭,可是葉凡連眼皮都不曾眨動半分,猙獰臉龐下那雙血眸,只是死盯著揮拳衝來的葉凌,所有憤怒在這一刻都是燃燒起來!

    喀!喀!喀!……喀

    一連串骨骼顫動的聲音傳來,忍受著劇烈痛苦的葉凡,身形竟然暴增幾分,而那氣息也是驟然提升!

    淬體三重!三重巔峰!

    轟!

    淬體四重!四重巔峰!

    在葉凌極度詫異的目光下,葉凡氣息如同血靈池水,飛速升騰,一躍提升到四重巔峰!!

    本以為輕輕鬆鬆就能宰殺的羔羊,這一刻竟然露出了豺狼的尾巴,望著氣息驟然躥升的葉凡,葉凌眼中涌動出一抹忌憚神色。

    而相比那四重巔峰的氣息,更讓葉凌忌憚的,是葉凡眼中滌盪著的瘋狂的笑意,世界上最可怕的一種人,便是瘋子!這種人,死掉倒也罷了,可一旦活著,便就是最致命的威脅!

    儘管心中無比忌憚,但葉凌心中仍舊自信,擁有著猛虎拳二式的強勢攻擊,他不信對方能夠翻盤!

    壓下心中那一絲惶恐,葉凌咬咬牙,怒哼道:「哼,就算你是瘋子,今天也註定要泯滅在這裡!」

    虎目中迸發出一股強烈殺機,葉凌握起如千斤巨石般的膨脹拳頭,劃破空氣向著葉凡迅速轟去!

    而氣息驟然提升的葉凡,感受到身體骨骼間無窮無盡的力量,胸中竟萌生出一股雙拳碎大地的豪情!滌盪著瘋狂笑意的雙眸,在這一刻猛然抬起,比荒古凶獸還要駭人目光,全部落在了葉凌的身上!

    「葉凌,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義!」盯著襲來的拳頭,心生豪情的葉凡,冷笑吼道!想到起曾經的種種侮辱,如今的無情逼殺,他那刺破天穹的劍眉下,雙眸終於爆發出冰冷的殺機!

    屈膝!收腹!弓背!握拳!嗖!

    葉凡此刻就好似潛藏著巨大力量的獵豹,一雙森然眸子緊盯前方,身體頃刻間迸發出所有的氣勁!身形也如同炮彈一般飛射而出,毫不花哨的拳頭,蘊含著誓要轟碎大地的力量,迎面而上!

    嘭!

    一切,看似緩慢,卻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下一瞬,兩人身體便是猛然碰撞在一起!雙拳碰撞卻如鋼鐵撞擊,生出陣陣爆破之音,周圍瀰漫的紅霧也是在這種衝擊下全部擴散開來!

    以往無法抵擋的拳勢,此時竟沒有了想象中的那般強大,葉凡望著神色震驚的葉凌,嘴角不由得輕輕挑起,眼中殺機涌動,骨骼力量沿著拳頭奔涌而出!

    咔嚓!嗷!

    猛虎下山,卻也難以抵擋豺狼圍攻!如同潮水般湧來的力量衝擊,沖斷了葉凌的拳骨,伴隨著痛苦嗷叫,他整個人如同遭受到巨浪拍打,身形直接倒射出去!

    半空滑翔的葉凌,虎目中充斥著濃濃震驚,臉上也寫滿了不敢相信的神色,他,居然被這廢物小子一擊轟倒了!

    重重的跌落地上,葉凌衣衫破碎面目狼狽,他虎目直盯著逆襲的葉凡,神色間浮現出一抹駭然之色!以往被他視為廢物一樣的少年,此刻竟然擁有了斬殺他的能力!

    但是站在對面的葉凡,並未如想象中的那般輕鬆,經過了那奮力一擊,他身體骨骼內的力量,如同退潮之水般逐漸隱沒,隨之而來的是一陣陣的虛弱和刺骨的劇痛!

    眼底閃現過一抹驚慌神色,葉凡掠向前方的視線開始變的格外冷冽!他知道,禁忌丹藥的反噬,要來了!而他,必須在反噬徹底來臨之前,解決掉眼前的威脅!

    「葉凌,既然你有意殺我,我也不會對你憐憫,今日我便廢掉你!」望著站起身來的葉凌,葉凡抿著嘴唇,眼神狠厲的道。

    話語落,他的就身體暴衝過去,雙手向著葉凌腹部猛的抓去!

    丹田,乃人之精氣所在,武者修鍊,皆歸於此,丹田破,武者廢!

    受創倒地的葉凌,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就見到一雙氣勢凌厲的手爪向他丹田狠狠抓來,一時間神色無比的恐慌!

    眼看就要被刺破丹田,但這個時候葉凌卻如同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般,虎目望著葉凡的身後,狂喜著吶喊道:「哥!救我!」

    嗖!

    耳邊的破空之聲逐漸強烈,一股濃烈的危機感從後方籠罩而來,葉凡心中暗道一聲不好,當機立斷放棄眼下進攻,身形猛地調轉迎向來人。

    轉身望去,一道青袍身影從那瀰漫的紅霧中飛射出來,相貌儒雅雙目狹長,如果不是對方那雙冷傲到蔑視蒼生的眸子,葉凡肯定會認為來人是一名秀氣的書生。

    這人,他認識!他大伯家的長子,葉凌的兄長!而且,對方還是年輕一輩的佼佼者,早已經凝練出靈力種子!

    體內力量如潮水般退卻,越來越虛弱的葉凡望著來人,驚喃的喊道:「葉寧!」

    視線內那青袍身影神色極其淡漠,望向自己的目光也如同看陌生人一般冰冷,對方掃了一眼,身形就如青鷹般瞬間掠至他身前!

    「竟然敢服用禁忌丹藥,真是個瘋狂小子。」從紅霧中奔掠而來的葉寧,狹長雙目淡笑著打量了葉凡一眼,隨即神色突然冷漠,不屑道,「只是可惜了,在我面前,這些……無用。」

    話語未落,他那迅疾如風身形,剎那間就繞到了葉凡身後,然後抬起散發著青芒的手掌,向著葉凡背部隨意的拍出!

    噗!

    青芒穿透身體,葉凡連抵擋的機會都沒有,胸口就狂飆出一股血箭,整個人更是無力的倒了在地!

    「這就是靈力……的力量」

    感受到體內瘋狂肆虐的那縷靈力,倒在地上的葉凡心中駭然的自語道。對方,甚至連基本的招式都沒用,只是輕描淡寫的一掌,就將他所有的防禦全部摧毀,

    在那肆虐靈力的刺激下,葉凡禁忌丹藥的反噬徹底開始,刺骨的疼痛夾雜著無力的虛弱,一股腦兒的沖向了他的腦袋。

    啊!

    葉凡痛苦的繾綣著身子,身體一陣陣的抽搐,可他眼神卻死盯著葉寧,咬牙切齒。

    身穿青袍的葉寧,狹長雙目在葉凡淡漠的掃了一眼,視線隨後就落向了不遠處的葉凌,神色間略微有些不滿,冷漠道:「交代這麼點事兒都辦不成,你比這廢物也好不到哪兒去,趕緊收拾殘局,毀屍滅跡你不會不懂吧。」


    聞言,葉凌身體不由得一顫,虎目中怒氣一閃即逝,臉上堆著笑容道:「哥,我懂的。」

    淡漠的掃過場上兩人,葉寧油然轉身,負手離去。

    「你們……為什麼要……殺我!」

    就在葉寧身影快要消失的時候,繾綣在地上身體抽搐的葉凡,卻是拼盡所有力氣艱難的吼問道。

    話語傳出,那即將消失在紅霧中的青袍身影,腳步出現了一刻的滯緩,之後就輕笑一聲緩緩離去。

    見葉寧離去,葉凌神色猙獰地走向了倒地的葉凡,虎目中浮現起一抹嗜血的獰笑道:「為什麼?想要知道為什麼就去閻王爺哪兒找答案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