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身後的女人立刻從車上跳了下來,「受傷了怎麼也不包紮一下?」

    葉乘風架好車子,朝眼前的女人一笑,什麼也沒說。

    女人拉著他坐到一側的凳子上,從口袋裡拿出一根香煙,將煙草取出攆開。

    又撕開葉乘風身後的衣服,將煙草撒在他的傷口上。

    此時的葉乘風就像是一個孩子,一動不動的坐著,甚至連傷口的疼痛都沒有哼一聲。

    身後的女人這時又撕開自己身上的t恤,拉扯出好幾塊布條后,將藥草和葉乘風的後背裹在了一起。

    等她包紮好傷口后,葉乘風轉過頭來,卻發現女人身上的t恤此時已經變成了圍胸,不禁一笑道,「花姐,你衣服挺性感嘛!」

    「都這個時候了,還貧嘴!」花姐立刻白了葉乘風一眼,「你這是要麼不出現,一出現就驚天動地啊!到底是什麼樣的妞,值得你這樣?」 ;

    葉乘風沒有吭聲,點上一根煙,剛抽了一口,花姐就從他手裡拿了過去,叼在自己嘴裡,他只好重新點上一根。

    一男一女兩個人坐在公園的凳子上抽著香煙,抬頭看著夜空,什麼話也沒有說。

    花姐一根煙抽完,這才看向葉乘風,「阿風,我們認識也有七八年了吧?」

    葉乘風吸完最後一口香煙,將煙蒂彈的老遠,看向花姐,「嗯?」

    花姐一臉失望地搖了搖頭,「我以為憑我們的交情,你會什麼話都和我說呢!」

    葉乘風沒有吭聲,又點上一根香煙,卻又被花姐搶了過去,葉乘風奪了過來,「我記得你戒了!」

    花姐輕嘆一聲,「有些東西可以戒,有些一旦沾上就跟著你一輩子了……」

    葉乘風似乎沒聽明白花姐這句話的意思,痴痴地看了花姐一會後,還是將香煙遞給了她。

    花姐夾香煙的姿勢,是葉乘風見過的女人當中最好看的。

    特別是她修長的手指,如果不是自己認識她,還以為她是個鋼琴家。

    這不禁讓葉乘風想到了自己還在讀高一,第一次遇到花姐的情況。

    那時候的自己,還是一個青澀少年。

    葉乘風永遠不會忘記那天,自己走在放學的路上,然後遇到了學校附近的流氓,被打的渾身是傷。

    流氓一邊毆打著自己,一邊教訓自己,讓他離某個班花級女生遠一點。

    路上路過的學生,沒有一個伸出援手,都和看笑話一下看著自己,那個時候葉乘風一度以為自己會死在那裡。

    就在他絕望的時候,一個清澈響亮的女生聲音響起,「都住手……」

    葉乘風努力抬起自己快被打斷的腦袋,看著面前站著一個短髮女人,一臉不屑的看著毆打他的人。


    她的手指就像現在這樣夾著一根香煙,而那群欺負自己的人好像很懼怕她的樣子,上前恭敬地叫了一聲花姐后,迅速的逃走了。

    而花姐只是走到他的面前,看了他一眼,輕描淡寫的問了一句,「你沒事吧?」

    葉乘風記得自己當時看她的眼神,感覺十分的羞愧,自己堂堂一個男人,卻要一個女人來保護。

    所以他沒有回答花姐的話,而是將頭埋的更低,本來以為花姐還會繼續追問,但是卻沒有。

    等他再次抬頭的時候,花姐已經走遠了,而她的肩膀正被一個黃毛青年摟著,兩人一路說笑,身後跟著一群小弟。

    所以從那天開始,葉乘風就暗暗發誓,以後絕對不會讓人欺負,更不會要女人來保護自己,一定要強大自己。

    第二天上學,葉乘風不但沒有離班花遠一點,反而更是故意的去接近他。

    借著自己接近班花的時候,他發現了某個男同學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對。

    放學后,葉乘風在學校門口等著那個男生,等他剛露面,就拿著一塊板磚沖了上去,對著那男同學的腦門就砸了下去。

    當時學校門口還有剛下班的老師,及時制止了葉乘風,這才沒有砸死對方。

    不過他的這一板磚也開啟了自己的另一個人生,從此以後,學校的學生看到葉乘風就和看到魔鬼一樣躲的遠遠的,沒人再敢招惹他。

    直到兩個月以後,葉乘風在放學的路上,再一次遇到了花姐,她坐在馬路對面的公交侯站台,依然抽著香煙。

    但是葉乘風從她的眼神中看不到當日她救自己時的意氣風發,而是一種難以言表的傷心。

    葉乘風當時什麼話也沒有說,直接走過去坐在花姐的一側,就這麼默默的陪著她。

    他看著花姐一根香煙接著一跟香煙的抽,也伸手和花姐要了一根香煙。

    那是他第一次抽煙,嗆的眼淚都下來了。


    花姐這才笑了出來,不過兩人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抽著煙。

    兩人坐在公交侯站台一直到半夜,花姐這才扔掉乾癟的煙盒,站起身來,看著葉乘風,「走!」

    葉乘風什麼也沒問,起身跟著花姐漫步在深夜的馬路上。

    一直走到了花姐的住處,花姐才轉身問他,「要不要進去……」

    當時葉乘風心中猶豫了一下,花姐長的不算特別的漂亮,但是對於他來說,卻和學校的那些校花、班花沒有什麼區別。

    就在他猶豫的時候,花姐已經打開了房門,拉著葉乘風走了進去,剛進門,花姐就吻住了他。

    對於葉乘風來說,這不止是他第一次遇到主動投懷送抱的女人,更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近一個女人。

    他只記得自己當時渾身炙熱,腦子已經完全不受控制,就這麼和花姐擁吻著,一直吻到她的眼淚都流了下來。

    葉乘風見狀,立刻朝花姐道,「是不是有誰欺負你?告訴我,我廢了他……」

    花姐擦了擦眼淚,看著葉乘風,失聲笑了出來,「到底和以前不一樣了!」

    葉乘風沒有說話,卻聽花姐和他說,沒有任何人欺負她,是她自己的問題。

    在他的再三追問下,花姐才說她今天去醫院檢查,醫生告訴她,她這輩子都不可能懷孕了。

    葉乘風當時腦袋一蒙,脫口而出,「我娶你……」

    花姐顯然也被葉乘風的這句話說的蒙住了,看了葉乘風良久,這時伸手撫摸著葉乘風的臉,「算了,不要說傻話了……」

    葉乘風堅定地朝花姐說要娶她,花姐還是一笑了之,「你現在說這些話只是衝動,哪個男人會娶不生孩子的女人?」

    他還想說什麼的時候,花姐伸手擋住了葉乘風的嘴巴,噓了一聲,「這樣的感覺也挺好,你願不願意做我一輩子的情人?」

    葉乘風顯然沒太明白花姐的意思,愕然地看著她,她不讓自己娶她,卻要自己做她一輩子的情人?

    花姐鬆開了手,坐到床邊,從抽屜里拿出一包煙,點上兩根,遞給葉乘風一根。

    「在你找到你想要結婚的對象之前,我們就保持這種關係,或者我們之間有一方厭倦對方了,也可以提前結束,這樣不是很好么?」

    葉乘風抽著香煙,看著花姐,還是那句話,「我會娶你……」

    花姐一笑,朝葉乘風招了招手,拉著葉乘風坐在自己身邊,將他的手拉到了自己的胸口。

    葉乘風當時有一股觸電的感覺,在認識花姐之前,他也交往過女生,但是做過最大的舉動,也就是摟過腰,親過嘴。

    這還是他第一次接觸到女人的胸部,那種感覺是他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

    當晚葉乘風就留在花姐那過夜,將自己人生寶貴的第一次交給了花姐。

    一夜之間,花姐教了他很多東西,有男女床第之事,也有女人的心事。

    當晚他才知道,花姐的真名叫花若嵐,正是他所讀的那所學校的畢業生,比葉乘風大三歲。

    之前花姐的男朋友知道她不能生后,要求她做他一輩子的情人,但是他會和別的女人結婚,這才是花姐那晚傷心的原因。

    那晚之後,葉乘風幾次要求娶花姐,都被她拒絕了,但是他們的關係始終保持著,一直到今天。

    花姐也許是經過了之前的打擊,所以並不在乎葉乘風去追其他女人,甚至還會鼓勵他。


    葉乘風輟學后沒多久,在路上遇到了花姐之前的男朋友。

    對方有五個人,他只有一個人,而結果是那五個人都被送進了醫院。

    也是那一戰後,葉乘風在東城有了名號。

    葉乘風想著以前的事,卻聽花姐突然問自己,「在想那妞呢?」

    「嗯?」葉乘風轉頭看向花姐,搖了搖頭,「沒有,我想起了以前,我們剛認識的時候!」

    花姐看了葉乘風一眼,隨即笑道,「是不是覺得我老了?」

    葉乘風笑著搖了搖頭,「沒有,你在我心裡和當年一樣!」

    花姐看著葉乘風,眼神微微一顫,不過很快回過神來,「對了,你這一年到底做什麼去了?也聯繫不上,玩的和人間消失一樣?」

    葉乘風並沒有對花姐隱瞞,他和花姐本來就無話不談,包括任何事,所以將這一年來自己到處求醫的事和她說了。

    花姐聽到葉乘風說他居然不舉了,詫異地看著他,最後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不舉?保安?真的假的?」

    葉乘風無奈的聳了聳肩膀,「你見過哪個男人用自己這種事開玩笑的?」

    花姐又笑了笑,隨即一本正經地看著葉乘風,「那個叫溫柔的女人,真的能引起你的**?」

    葉乘風點了點頭,「本來我以為是因為她和學校有關,但是那天遇到她的空姐朋友,似乎也有點反應!」

    花姐聞言一陣猶豫地看著葉乘風,「難不成是制服誘惑?」

    他搖頭表示不太清楚,而這時花姐卻一把拉過了葉乘風,吻住了他的嘴。

    葉乘風熱烈的反映著,卻突然感覺褲襠一緊,低頭一看,花姐正隔著褲子抓著他的小夥伴,還一臉詫異的道,「真的沒什麼反應啊!」

    他不禁苦笑一聲,本來還以為是一年沒見了,所以花姐才會如此,沒想到是在試探自己。

    花姐坐直了身子看了一眼葉乘風,「看來你真的武功盡失了!我是不是該考慮換一個情人了?」

    葉乘風聞言看向花姐,隨即一把將花姐擁入懷中,吻住了她的雙唇,良久后才鬆開,「你捨得么?」

    花姐雙暈有些泛紅地看著葉乘風,隨即爽朗的一笑,「情人當然還是老的好了!」 ;


    哈雷883開離了公園,葉乘風載著花若嵐去了她的住所,花姐答應葉乘風,要幫他治治他的毛病。

    她的住所是在東風街的一個門市,她前幾年搞了一個摩托車店,鹽海是三線城市,還沒有禁摩,生意還算不錯。

    花姐就住在門市的後面的隔斷里,葉乘風剛停好摩托車,幫著花姐幫著落下卷閘門,她就開始擁吻葉乘風。

    兩人一直從店裡吻到了後面的隔斷,一路上,花姐用盡所能,施展渾身解數。

    按理說花姐絕對是一個尤物,稱得上能出得廳堂,進得廚房,上得了床,還打得過流氓。

    如果不是這般,葉乘風也不會這麼多年來,即便外面多少女人。

    就是當時他已經獵到了香艷美色,只要花姐一個電話,也會立刻趕過來。

    但是今天無論花姐怎麼施展她的本事,葉乘風依然不為所動。

    一番周折后,花姐也有點失去了耐心,坐在床邊點上香煙,看著葉乘風,「看來問題還挺嚴重啊!」

    葉乘風也點上一根香煙,朝著花姐一聲苦笑,感情一直到現在,她才相信自己真的有問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