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趙炎由衷的思索著,突然之間他彷彿意識到了什麼。

    作為愛櫻城的城主,他可以奢華,更可以享受無盡的快樂。他可以用盡手中的權力,來滿足自己的願望。就算是懶散,昏庸,也無所謂,只要他自己快樂。

    但城主寶座也是一個跳板,從這個跳板上起跳,他能跳的比別人更高,飛的比別人更遠。從而運用他那出常人的權力和眼界,大展宏圖,建功立業,創不朽之功勛,名垂千史。。但選擇這條路的前提,便是要付出高出常人的代價。身在城主之位卻不能無窮的享受城主的優待,反而要付出的比普通人更多。

    趙炎知道,他的生命里已沒有第三條路了。

    單身漢的春天 ,到當上火牢的老大,最後成為愛櫻城的城主,他的命運註定不平凡起來。

    一個種族的振興,一群奴隸的未來,一座充滿著貴族權勢城市的命運,全部扛在了他的肩上。


    趙炎展開雙臂,仰起頭微微的閉上眼睛。

    炎吶!你已經邁出了很大一步了,你現在的身份和地位不是剛好可以助你實現你的夢想。你還記得你的初衷嗎?你要建立一個強大的地jīng帝國啊!


    你不是缺錢嗎?你現在有了。

    你不是缺人嗎?你現在也有了。

    那還等什麼,那還要猶豫嗎?你難道就想一輩子呆在愛櫻城裡享受生活嗎?難道因為身份的改變讓你墮落了嗎?

    炎!這不是你啊!

    那閉上雙眼的瞬間,這些聲音不斷的在趙炎的腦海里充斥。

    當趙炎再次睜開雙眼時,臉上已綻放出微微的笑容。

    對啊!人的一生,如果沒有夢想,如果不能為了自己的夢想去奮鬥,那還有什麼意義呢!

    呼!

    還差一點,只差一點,我就沉迷在無盡奢華的享樂之中了呀!

    高貴的身份意味著財富、美人、權力……

    同樣也意味著力量……

    我當然要選擇後者,只有後者才能讓我實現夢想,也只有後者才能讓我的生命之花永不凋謝。。

    趙炎虔誠的閉上眼睛,面朝東方,淡道:「爸爸,媽媽,一定是你們在提醒著兒子吧!」

    「你們放心,你們的兒子在地球上不爭氣,但在這裡,一定會闖出個名堂,成為你們的驕傲的!」

    「如果你們想我,就暫時讓我們在夢裡相見吧!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會再見面的!而那時候,我會讓你們為我自豪!」

    趙炎耳朵微微一動,轉過身去,碧爾絲菲向另一邊走去。

    「小碧。」趙炎喊道。

    碧爾絲菲停了下來,偏著身子斜對著趙炎。

    趙炎感覺奇怪無比,朝碧爾絲菲走過去,但隨著趙炎的接近,碧爾絲菲不但沒有轉過身子,反而還垂下了頭。。

    「小碧,你怎麼了?」

    碧爾絲菲的羞澀趙炎是知道的,但對他沒必要羞澀吧?

    「我……我沒事。」

    趙炎搖搖頭,道:「不對,小碧,你不會撒謊的,到底生什麼事了。你剛才一定看見我了對不對,為什麼要躲著我?」

    趙炎又靠近了碧爾絲菲一些,但讓他驚訝的是,他身子剛剛一動,碧爾絲菲便迅的又離開了他一些。

    「小碧,有什麼就和我說呀?你這樣多讓人擔心啊!」

    頓了許久,碧爾絲菲才轉過身子,小聲道:「大哥哥,我要走了……」

    「要走?你不和你姐姐住在一塊了?」

    「我要和師傅回去,我還想繼續修鍊。」

    趙炎欣慰的一笑,道:「這是好事啊!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呢!小碧,你沒錯,牧師是個神聖的職業,你的天賦又異常驚人,只要你好好聽大哥的話,努力修鍊,將來一定會有出息的!」

    「真……真的嗎?」碧爾絲菲緩緩的抬起頭,水汪汪的眼睛這才朝趙炎看去。

    「恩!」趙炎堅定的點點頭,伸出手搭在碧爾絲菲的肩上,道:「你放心去吧!姐姐這裡不用擔心,大哥哥會好好照顧她的。。」

    碧爾絲菲水汪汪的眼睛微微閃爍,彷彿眼眶之中隱隱的泛起了淚水。碧爾絲菲低下頭,強忍住不讓淚水掉下來。

    「炎!」

    倆人談話間,拉丹奴從屋子裡走了出來,她今天的裝扮十分樸素,任何人看見她,都不會把她和以前的愛櫻旅館內的那種職業聯繫在一起。

    「你來了,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

    拉丹奴走過來,在碧爾絲菲身邊停下,淡道:「妹妹,你在家等我,我待會再來找你。」


    碧爾絲菲點點頭,也沒抬起頭來看拉丹奴和趙炎一眼。

    倆人對視一眼,便向櫻月宮走去。

    (欣賞更多章節,請登6站點。抵制盜版,是屬於國人自己的榮耀!用行動支持作者的辛勤,讓他得到應得的點擊,鮮花和收益,網址:/book/?17pos=3,2)

    「炎,我心跳的好厲害。」

    拉丹奴每向前邁出一步,便感覺身體在進一步的寒。。她很清楚自己現在是去幹什麼,但她又不得不這樣做。她是一個需要依靠的女人,她和艾瑪婭,娜曼姿,甚至是她的妹妹都不同。她已沒有父母,別說是出sè的武力,就是連防身的功夫也都沒有。她需要依靠,更讓她堅定信心的是,她很愛著身邊的這個男人,同樣她也感受得到,這個男人也愛上她了。

    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花香,偌大的花園像迷宮似的分出多條道路來。從趙炎第一次來愛櫻城堡的時候,便肯定這是他見過的最大的花園,但令趙炎奇怪的是,這花園是大,但花的品種並不是很多。

    巡邏士兵的倦意在臉上久久徘徊未能消除,卻因趙炎的到來突然之間灰飛煙滅。

    「城主早!」

    趙炎朝每一個向自己敬禮的人綻放出一絲微笑,這讓那些接受到笑容的士兵感到格外的jīng神。彷彿這微笑有強的醫療效果,讓他們的腰桿瞬間挺直了許多。

    趙炎朝拉丹奴笑道:「公主又不是老虎,別那麼害怕。」

    「我不是害怕,我是個女人,我知道女人的心思,而且她又是公主,他真的會甘心和我一起分……」離櫻月宮越的近了,拉丹奴的嘴閉了起來。。

    趙炎在拉丹奴的背後拍拍,道:「放心吧,還有我呢!」

    別說是拉丹奴,就是趙炎來到櫻月宮的次數也沒過兩位數,在侍婢的帶領下,倆人穿過了幾條長廊,最後一個大廳內停下來。

    客廳左側的房間內,走出來一個白sè衣服的女人,女人看見趙炎和他身邊的女人後,先是一愣,接著微笑著迎了過來。

    趙炎和愛櫻莎對視一眼,點點頭,接著便走了過去。

    倆個女人面對著面,互相打量了許久,趙炎站在一旁不出聲,任倆個女人彼此在心中對比。

    愛櫻莎抬起手,那纖細的玉膚從長袖中穎出,左右侍彎腰點頭,便離開了。

    客廳內,便只剩下了趙炎等三人。

    呵呵……

    突然,令趙炎和拉丹奴詫異的是,愛櫻莎臉上綻放出非常開心的笑容,朝拉丹奴湊過去,笑道:「你就是拉丹奴吧?我記得我見過你。」

    拉丹奴點點頭,道:「在老城主寢宮。」

    「那時候情況緊急,我只關心父親,也沒注意其它什麼的了。今天仔細一看,你真是個漂亮的女人。。」

    「公主謙虛了,說要漂亮,拉丹奴雖說和公主不相上下。但談論到氣質、高雅、儀態和智慧,便是天地之差了。」面對公主,拉丹奴沒有任何遮掩,該謙虛的謙虛,不該謙虛的也絕不做作。

    醫錦還廂 你太誇獎我了,好了,你既然來了,以後大家就是一家人了。來,我們先坐下再說吧!」

    拉丹奴朝愛櫻莎微微恭身,道:「拉丹奴不敢。」

    愛櫻莎又湊近了拉丹奴一步,笑道:「有什麼不敢的,難道你不愛炎嗎?」

    「愛。」拉丹奴沒有猶豫。

    「那不就對了,你既然愛他,他也愛你,那我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還有什麼敢不敢的。」

    愛櫻莎拉著拉丹奴的手,將他往貂皮長椅上送去,道:「拉丹奴,你多大年紀?」

    「二十一了。」

    「呵呵!」愛櫻莎笑道:「那你以後就得叫我姐姐噢!我已經二十二了,比你大。」愛櫻莎此話說的十分自然,話語間沒有絲毫的醋味。這種對趙炎來說幾乎誇張的大度甚至讓他產生一股彷彿愛櫻莎不在乎他的錯覺。

    聞言,拉丹奴又何嘗不是驚訝,在來的路上她便在內心中思考著待會會出現的各種情況,但卻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這個樣子。。

    別說是怒意,這個氣質雍雅,美麗大方的公主,從她的身上就是連一點醋意都感覺不到啊!

    拉丹奴感覺自己的心快被公主征服了。

    她受寵若驚,在兒時過著那寧和生活的時候,她頂多也就想著以後能做一個幸福的女人;當村子遭到摧毀,自己被賣到愛櫻城做那種服務男人的奴隸之後,她所有的希望都破滅了,只幻想著有一天能遇見自己的妹妹。

    而現在,她不但遇見了自己的妹妹,找到了自己心愛的男人,居然還做上了公主的妹妹。

    拉丹奴內心一股強烈sao動,他看了眼前這個男人一眼,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啊!

    拉丹奴嘴唇顫抖,誠懇的看著愛櫻莎,道:「公主……」

    愛櫻莎撇了拉丹奴一眼,臉上依舊是那燦爛的笑容,「剛剛說的話,你就忘記了嗎?」

    拉丹奴自認自己已經是很大度的女人了,但愛櫻莎卻讓她感嘆自愧不如。她鼓足勇氣,終於從嘴裡吐出這兩個字來,「姐姐……」

    呵呵……

    「好了好了,妹妹,我們既然是姐妹了,那以後就互相照顧吧!」

    「恩!我聽姐姐的!」

    「恩……」愛櫻莎臉上微微皺眉,朝趙炎看了一眼,說道:「妹妹,猶如我和炎婚期延遲的問題,恐怕這一年就要委屈你了。」

    拉丹奴明白愛櫻莎的意思,趙炎是愛櫻城的城主,他在城堡前對公主的那一段感人肺腑的經典對白也以光在艾雅大6傳開了。凡是知道愛櫻城的,也都知道這一段佳話。礙於這點,無論趙炎和幾人相愛,他要娶的第一個女人,只能是愛櫻莎。任何女人要想從趙炎這裡得到名分,都只能排在愛櫻莎的後面。

    這些東西不需要說明,但大家心照不宣。

    這大概也是公主最後的底線了吧!拉丹奴在內心思索著。

    拉丹奴很爽快的點點頭,道:「放心吧姐姐,我聽你的。」

    愛櫻莎是真的喜歡上這個妹妹了,那臉上的笑容越加的燦爛了,笑道:「你看這樣好不好,現在服侍我的侍婢笨手笨腳的,你如果不嫌棄,你就來每天跟在我身邊怎麼樣?」

    「我當然不會嫌棄呀!姐姐,就算以後炎給我名分了,我也是要服侍姐姐的呀!」

    「那好,那我們就說定了,你現在就跟著我吧!來……我帶你去參加一下這裡,也好讓你熟悉一下。」

    「好。」


    愛櫻莎抓著拉丹奴的手,倆個女人剛要離開,趙炎喊道:「等等。」

    愛櫻莎停下腳步,回過頭,問道:「你有什麼事嗎?」

    「這個……沒我的事了?」

    「我們倆個女人在一起,能有你什麼事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