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趙寶萱得意的輕晃脖子:「百分百確認!」

    張無為腦子裡靈光一閃:「你事先知道?」

    趙寶萱轉了轉眼珠子:「算是吧!」


    她又不是贊助商,不存在黑幕。

    張無為追問:「怎麼知道的?」

    趙寶萱歪著頭,俏皮的問:「我要是說我做夢夢見的,你信不信?」

    經過剛剛家裡的那一番爭吵場景,趙寶萱已經全然把張無為當做了自己人,可以無話不說。

    不等張無為說信還是不信,趙寶萱就主動把自己做過的關於小李子的系列夢說了出來。

    末了問道:「是不是好神奇?」

    做夢就做夢,大部分人昨晚就不記得了,她還能一集連一集。

    張無為輕輕搖頭:「挺神的。」

    趙寶萱不服氣:「你那是什麼表情嘛!好像我騙你似的!」

    張無為微笑:「哦?」

    趙寶萱發誓:「我沒騙你,是真的!我夢見過的人,只要第二天或者隔幾天再夢到,過不了多久我就能見到那個人,再一問,所有的事情都跟我夢裡的一樣!」

    張無為清了清嗓子:「咳,寶萱,我對數字很敏感,對於夢,就沒有研究過,但是,我知道概率……」

    通俗一點說,就是巧合。

    換了別人這麼質疑,趙寶萱早就生氣了,可是這會兒她偏要說服張無為相信她:「是真的,我除了沒見過小李子,我還夢見過仙女顏的三個追求者,長相啊名字啊人品啊後來都對上了,還有我姑婆家的表哥考研究生的分數,還有,我上中學的時候,哪個同學跟我好或者在背後整我,我都能提前夢到!」

    張無為敷衍的點點頭:「哦!」

    敘述也是一種釋放情緒壓力的方式,他就聽著好了。

    或許,這也是一種掩飾的方式。


    人艱不拆,他要是戳破了,她可能會哭臉。 弗洛一臉的緊張,洞穴里的這種毒氣,實在是太霸道了,已經危及到了他的生命安全。


    「不能再待在這裡了,我們必須抓緊時間退出去。」弗洛焦急地說道。

    東方修哲站在原地沒有動地方,皺著雙眉的他正在思索著這些毒氣的由來。

    這些毒氣的出現,實在是太詭異了,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值得研究。

    「沒有多少時間了,毒氣越來越濃,再不衝出去,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弗洛可無法保持淡定,他的音量不斷地提升,體內的鬥氣瘋狂地湧出,試圖抵禦毒氣的侵襲。

    然而,這樣做之後,鬥氣消耗得十分嚴重。

    鬥氣,對於一名斗師來說,可是至關重要的,如果沒有了鬥氣,那麼就算是聖級的斗師也只有束手待斃這一種結果。

    「不管了,我先退出去了!」

    見東方修哲無動於衷,弗洛大喝一聲,運起自己的最快速,向著入口處衝去。

    東方修哲依舊保持著原有的姿勢,只是眉頭越皺越緊。

    由於弗洛的離開,四周包圍上來的毒氣了失去了阻礙的屏障,以更加瘋狂的來勢,向著東方修哲直撲而來。

    就在這些毒氣碰觸到東方修哲衣衫的瞬間,異元素「黑蠱之炎」突兀地冒出,猶如一張惡魔巨口,貪婪地吸收著彙集而來的毒氣。

    異元素「黑蠱之炎」已經完成過一次進化,對於各類毒素有著超強的吸收與抵抗力。

    可是。在與這些毒氣的交鋒中,竟然漸漸被壓制住了。

    「咦?」

    感受到「黑蠱之炎」的糟糕情況。東方修哲詫異一聲,忙將思緒收回,將注意力投向身上的「黑蠱之炎」上。

    此時的「黑蠱之炎」,雖然仍舊在不斷吸收著撲過來的毒氣,可是它所散發出來的火焰,卻是漸漸衰弱,好似隨時都有熄滅的可能。

    完成過一次進化的「黑蠱之炎」何其強悍,沒有人比東方修哲更加清楚了。可就是這樣的「黑蠱之炎」,竟然在這一次的交鋒中漸落下風。

    如果東方修哲再不做點什麼的話,很有可能「黑蠱之炎」會就此熄滅。

    「確實是很霸道的毒氣,竟然連我的『黑蠱之炎』都能夠壓制到這種地步,難怪那個老頭會嚇得離開了。」

    撲過來的這些毒氣,就好似擁有智慧一般,在「黑蠱之炎」越來越弱后。竟然變得更加猛烈起來,似乎打算將「黑蠱之炎」一鼓作氣撲滅。

    「哼,別太得意了,勝負還沒有分呢!」

    東方修哲眯起眼睛,在念神力的催動下,原本越來越弱的「黑蠱之炎」好似暴發一般。一下子變得勢不可擋。

    剛剛還處於弱勢的「黑蠱之炎」,一下子扭轉乾坤,再一次瘋狂吸收起這些毒氣來。

    這就是異元素被煉化的好處,可以由擁有者提供能量而爆發出超出原有的元素量。

    一個小時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了,可是彙集而來的毒氣。好似無止境般依舊不見減少。

    不過,東方修哲的嘴角始終保持著自信的笑容。他有信心,在自己念神力的作用下,再多的毒氣都會被「黑蠱之炎」消化吸收。

    而且,如果幸運的話,沒準可以讓「黑蠱之炎」再一次進化,至少此刻的東方修哲,已經隱隱有了這種感覺。

    兩個小時過去了,三個小時過去了……

    突然,「黑蠱之炎」一陣收縮,真讓東方修哲猜中了,竟然出現了進化的前兆。

    這一下,東方修哲忍不住激動起來,更加瘋狂地驅使著念神力注入到「黑蠱之炎」中。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十分鐘……

    讓東方修哲期待的一幕終於出現了。

    「啵!」

    隨著一聲輕響,「黑蠱之炎」一陣劇烈地收縮,竟然一下子從東方修哲的身上脫離,變成成一個球體,不斷滾動著。

    「黑蠱之炎」的進化開始了!

    由於進化,「黑蠱之炎」的能力暫時封印,將全部能量用在衝擊進化上。


    四周的毒氣可沒有要停息的打算,它們將矛頭對準了東方修哲。

    「這可是好東西,可不能白白浪費了!」

    東方修哲的雙眸驟然亮了起來,他認識到了這種毒氣的強大與功效,不但對自己的「黑蠱之炎」有好處,想必也能夠對毒王古盟提升實力有幫助。

    「唰唰唰!」

    數張高級咒符飛了出去,分八個方位懸浮於半空中,剎那間便發揮效力。

    猶如旋風般的巨大吸力,瞬間讓這些毒氣的擴散軌跡發生了變化。

    並且,在咒符的作用下,毒氣湧來的速度更加快了。

    時間在一點點過去,不知不覺間,已經過去了數個時辰。

    東方修哲將全部精力都放在了「黑蠱之炎」上,反正以咒符的作用,這些毒氣無需他再分心。

    「咚咚!咚咚!咚咚!」

    「黑蠱之炎」濃縮的圓球,就像是一個即將破殼而出的「繭」,表面不斷鼓動,好像有什麼東西打算衝出來。

    就算是東方修哲,此刻都不免屏住了呼吸。

    時間在這一刻,每一分鐘都像一個小時那麼久。

    「嗡!」

    隨著一聲輕響,「黑蠱之炎」終於又一次完成了進化。

    就見,無數只蝴蝶形狀的「黑蠱之炎」,閃爍著詭異的紫光,繞著東方修哲周身上下紛飛。

    每一隻蝴蝶,都好似擁有靈性一般,美得就像是妖艷的花朵。

    東方修哲輕輕伸出手指,其中一隻蝴蝶停在指尖之上,好似水珠落入了河中,一下子沉入到了手指里。


    剎那間,整個手掌都開始散發出詭異的紫光來。

    感受到「黑蠱之炎」的新能力,東方修哲有一種想要放吼高呼的衝動,意念一動,周身起舞的蝴蝶,成群結隊地鑽入了東方修哲的身體里。

    同一時刻,咒符也完成了對毒氣的收集,飛落到了東方修哲的掌心。

    「沒有想到,真是沒有想到,自己只是弄出一個洞穴而已,竟然還有這樣的奇遇!」

    東方修哲笑得很開心,雖然依舊沒有弄明白這些毒氣如何產生的,不過那已經不重要了。

    再說從洞穴里逃出去的弗洛,雖然他是以最快的速度,但還是被一些毒氣破開了鬥氣防護,沾上了他的身體。

    花了近兩個多小時的時間,才將難纏的毒素盡數逼出,弗洛一臉的疲憊,並且喘著粗氣,對於剛剛的遭遇感到后怕。

    他現在不得不慶幸當年的自己沒有自作聰明地打地洞,不然的話,現在的自己可能已經是一堆骸骨了。

    「真是可怕,怎麼會有這麼霸道的毒,而我以前竟然一點都不知道!」

    弗洛根本都不敢再靠近那個洞穴,由於洞穴靠近金屬門,使得他短時間內也不敢靠近金屬門。

    「那個少年還真是淡定,對於那麼霸道的毒氣,他竟然一點都不慌張,難道他有什麼對抗的方法不成?」

    想到還留在洞穴里的東方修哲,弗洛一臉的感嘆,他不得不承認,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詭異的少年,簡直渾身上下都是秘。

    時間在一點點過去,弗洛雖然不敢靠近,卻也沒有離開,等了數個時辰的他依舊不見洞穴里有任何動靜,不禁奇怪起來。

    「那個少年難道在裡面遇到了不測?不應該啊,擁有那麼實力的人,怎麼可能如此簡單遇難。會不會他已經通過了洞穴,進入到了裡面?」

    這個想法一產生,便無法再停止。

    又等了一會兒后,弗洛小心翼翼地向著洞穴入口靠近,漸漸的,他發現了一件離奇的事:那種霸道無比的毒氣,竟然消失不見了。

    從新跳入洞穴,弗洛依舊沒有感覺到任何毒氣,就好像從來不曾出現過。

    眉頭皺起,弗洛不禁喃喃自語起來:「難道說,那個少年已經將毒氣都驅散乾淨了?」

    帶著這個疑問,他開始沿著洞穴向前走,走了大概一刻鐘,前方突然出現了亮光,好似已經到了出口。

    弗洛不禁加快腳步,剛剛抵達出口,便是看到了一動不動的東方修哲。

    「太不可思議了,你竟然真的把那些毒氣都驅散了,你站在這裡是在等我么,為什麼不去叫我一下,害我白白等了半天。」

    弗洛輕輕一笑,他的話語打破了這裡的寂靜。

    此時的東方修哲,仰著頭,神情專註地看著什麼。

    弗洛忙順著東方修哲的視線看去,一看之下,驚得他張大了嘴巴。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