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起初他有些奇怪,不過當聽到廣場內學生們的議論聲,他就知道是為什麼了。

    「能夠進入內院的學生,最低也擁有二次蛻凡的修為,加入黨派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現在這個司徒沖竟然晉陞到三次蛻凡的境界,如果擁有足夠的貢獻值,都能成為精英學生了,精英學生,那是所有黨派都要搶奪的存在,每個黨派的核心,都是精英學生組成。」

    「奪天黨在內院就開始搶奪那些新生,是想壯大黨派的實力,也想收攬一些天才,這個司徒沖小小年紀能夠達到三次蛻凡的境界,也算是小有天賦的人物了。」

    聽見這些聲音,葉陽總算明白了過來。

    他在恍然之中又帶有欣喜,司徒沖的修為竟然突破了,達到了三次蛻凡的境界,看來是他給幾人的龍靈丹等等丹藥起到作用了。

    寧飛翔和楊武兩人氣息深厚,也達到了隨時都能再次蛻凡的狀態。

    三位兄弟多多少少都有所突破,這讓葉陽有些高興,就在場面大有一種控制不住就要打起來的時候,葉陽準備現身,進入其中。

    但就在他剛想現身的時候,站在廣場內的一群女學生,為首有一名英姿煞爽的年輕女子突然開口,將目光看向夢盈盈:「你叫夢盈盈?不願意加入奪天黨,不如加入我鳳天黨如何?我鳳天黨可全都是女學員哦,怎麼樣?考慮一下吧。」

    雖然我們相愛 鳳天黨?」

    夢盈盈聽見這個名字就雙眼一亮,眼裡浮現出欣喜的神色。

    眾人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早就想加入鳳天黨。

    夢盈盈的確很想加入鳳天黨,但眼下她卻遲疑了,因為如果她就這樣加入鳳天黨,就是當眾打了奪天黨成員一個耳光,會讓劉毅等人難堪,雖然會因此遭到奪天黨成員的記恨,但有鳳天黨的庇護,她並不在意。

    讓她在意的是司徒沖幾人,司徒沖幾人是因為她才捲入了這件事,如果她就這麼加入鳳天黨,氣急敗壞的劉毅等人就很有可能將怒氣發泄到司徒沖幾人身上。

    那名鳳天黨的女成員彷彿看出了夢盈盈內心所想,笑了笑道:「放心吧,只要你加入鳳天黨,就能夠得到庇護,到時候整個學院沒有人敢輕易欺負你,要知道我們雖然是女生,但也不是誰都能欺負的。還有,你是擔心這幾個小師弟吧?放心,只要有我唐倩在,今天絕不會讓他們三人受到奪天黨的任何壓迫,你大可以直接放心的加入我鳳天黨。」 鳳天黨,與奪天黨齊名,都是乾天學院里的四大黨派。

    夢盈盈如果得罪了奪天黨,只要加入了鳳天黨,就可以得到鳳天黨的庇護。

    別看鳳天黨的成員都是女生,但其中不缺乏恐怖的存在,尤其,尤其是鳳天黨的創建人,恐怖程度甚至不亞於創建奪天黨的『奪天少爺』。

    當然,這些頂級人物都是聖徒,而且是聖徒中的佼佼者,平日里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存在,不會因為一星半點的小事而露面。

    內院廣場內,當自信的話語從那名鳳天黨的女學員嘴裡傳遞而出時,奪天黨的成員們頓時不樂意了。


    「唐倩,你什麼意思?難道你鳳天黨還能踩到我奪天黨頭上不成?」

    「這是我奪天黨的事,我勸你鳳天黨還是少插手為好。」

    面對劉毅這幾名奪天黨成員那不善的目光,那位名叫『唐倩』的鳳天黨女學員淡淡道:「我鳳天黨今天就要插手,你劉毅能把我怎麼樣?」

    「你!」劉毅臉色一沉,他只有三次蛻凡的修為,而對面的唐倩擁有四次蛻凡的修為,如果唐倩鐵了心要插手這件事,眼下的他還真的拿對方沒辦法。

    夢盈盈也看出了這點,當即就欣喜的點了點頭,「好,唐倩師姐,我就加入鳳天黨。」

    這個明星比較咸魚 夢師妹,歡迎加入鳳天黨。」

    唐倩神色一喜,又將目光看向劉毅等人,道:「劉毅,你們幾人今天給我唐倩一個面子怎麼樣?讓這三位師弟離開這裡,你們都是老生,欺負三個新生算什麼?」她指了指司徒沖三人,示意劉毅等人把路讓開。

    「給你一個面子,把路讓開?你唐倩的面子能有多大?」

    就在這時,突然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個神色高傲的青年,從遠處大步流星走來。

    這個青年身上穿著黑色長袍,居然是精英學生。

    葉陽一看,就洞穿了此人的修為,是達到了四次蛻凡的精英學生。

    這個神色淡漠的青年一出現,唐倩的臉色立即一變,而劉毅等人則是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袁師兄!」

    「袁毅師兄!」

    幾名奪天黨成員看見青年的到來,紛紛露出了恭敬的神色,這個青年名叫袁毅,也是奪天黨的成員,而且在奪天黨里頗有地位,是劉毅等人的頂頭上司。

    一看見袁毅出現,劉毅等人立即鬆了口氣,知道今天的事情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讓我奪天黨給你面子,唐倩,你的面子能有多大?」

    精英學生袁毅一臉淡漠,無形之間就透露出來高傲的氣息,彷彿高高在上的貴族,絲毫不將唐倩放在眼裡。

    在他眼裡,唐倩雖然和她同為四次蛻凡的境界,但在他眼裡唐倩再強也不過是一介女流罷了,難道能比他這個男人還要厲害?

    此言一出,廣場內一片嘩然,都知道有好戲看了,奪天黨對上鳳天黨,這是難得的大戲。

    周圍的學生都在期待,期待唐倩會發怒,然後和袁毅來個對決,讓他們目睹一把高手的威風。

    然而聽了袁毅的話,唐倩並沒有半點的發怒,只是淡淡的道:「袁毅,你確定要現在就跟我鬧翻,而不是把重心放在接下來的任務上?若是任務失敗,後果你確定你能承受得起?」

    「任務?」袁毅一聽,冷冷笑了起來:「唐倩,你別拿任務來壓我,我的那份任務我肯定會完成,你還是擔心你的那份任務能不能完成吧。我懶得廢話,這個女學生,你可以帶走。」他指了指夢盈盈,然後又指了指司徒沖三人:「不過這三人,今天要留在這裡,我要親耳聽見,這幾個新生是不是真的囂張到連我奪天黨的邀請也敢拒絕。」

    「哦?」突然之間,又一個聲音響了起來,這個聲音顯得很淡然,但卻響亮無比,清楚的傳遞到了每個人的耳里,「拒絕了,你能把他們怎麼樣?難道還能當眾對他們進行打壓不成?」

    這突然響起的淡然聲音,令得廣場內的學生神色一驚,隨後不約而同的循聲望去,都想看看膽敢發出這樣囂張話語的人,到底是誰。

    在眾人的目光下,一個少年走進了內院,這少年十七八歲,正是葉陽。

    「葉陽!」看見葉陽的出現,司徒沖三人神色頓時一喜,本來三人覺得今天的事情難以收場,但隨著葉陽的出現,三人心中懸著的石頭終於落下了,再也沒有半點的擔心。

    他們都知道葉陽的厲害,親眼看見了葉陽將四次蛻凡的何無痕打得落花流水,更是將其擊殺,因此就算面對眼前這名同樣四次蛻凡的袁毅,也完全不用懼怕。

    「哦?」袁毅揚了揚眉,虛咪著眼睛打量了葉陽一眼:「你又是誰?竟然敢用這樣的語氣跟我說話?不知道我是誰?」


    「袁師兄!」劉毅突然開口,一臉狡詐的指著葉陽道:「這小子叫做葉陽,和這三人一樣,都是新進入內院的學生,不過是運氣好撿了別人的便宜才獲得功勞僥倖成為內院學生罷了,還真以為自己有多大的本事,邀請他加入奪天黨,竟然敢拒絕,現在還敢當著袁師兄你的面說出這種囂張的話語,完全不將奪天黨放在眼裡啊,這簡直是對我們奪天黨**裸的挑釁,一定要給這小子一點教訓,讓他跪下來磕頭求著加入奪天黨。」

    惡毒的語言,從劉毅的嘴裡傳遞而出。

    葉陽一聽,眼裡頓時滿眼寒光,實在沒想到這個劉毅竟然會說出這種歹毒的話語,居然想讓他跪下。

    他也看出來了,此人是想借刀殺人,借袁毅的手來對付自己,不用出手就能讓自己難堪。


    「新進入內院的學生,居然連連出現了兩名三次蛻凡的人物。」

    在葉陽出現的瞬間,袁毅就洞穿了葉陽的修為,當他察覺到葉陽那三次蛻凡的境界時,暗暗有些驚奇。

    「什麼?這小子也突破到了三次蛻凡的境界?」

    聽著袁毅那驚奇的聲音,劉毅神色頓時一驚,臉上浮現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不久前葉陽四人都不過只是二次蛻凡的修為罷了,現在才過了多久,竟然就有兩人連續突破,達到三次蛻凡的境界。

    這讓同為三次蛻凡境界的劉毅十分不爽,他劉毅好幾年才成為內院學生,又用了一兩年才達到三次蛻凡,憑什麼幾個新生這麼快就能達到和他相同的境界?

    「葉陽,原來你小子突破到了三次蛻凡,難怪敢說出這樣囂張的話語,不過你以為你三次蛻凡就了不起了么?」劉毅冷笑道:「膽敢藐視袁師兄,還敢挑釁奪天黨的威嚴,你現在只有一個選擇,就是馬上道歉認錯,然後加入我奪天黨,為我奪天黨做事。」

    「讓我認錯?」

    葉陽一聽,差點沒笑出聲,而那劉毅則是點了點頭道:「沒錯,只要你認錯,然後你們四個人一起加入我奪天黨,為我奪天黨打雜三年,這樣才能洗清你們幾人因為無知而犯下的過錯。否則的話,你們幾人想在學院里安然的修鍊,是不可能了,要遭到我奪天黨的全面打壓!」

    囂張,霸道,當著眾學生的面,就說出了這種話語,一句你不加入奪天黨,就要遭到打壓,無形之間就霸氣側漏,奪天黨的威嚴顯現了出來。

    聽著劉毅那毫不掩飾的狂妄語言,很多學生都皺起了眉頭,但並沒有人敢開口,奪天黨那可是學院里的四大黨派,沒有人敢這個時候開口觸霉頭。

    就在場里的氣氛越來越凝固時,那袁毅又開口了,淡淡的盯著葉陽幾人道:「認錯就不必了,只要你們幾人加入奪天黨,到時候成為一家人,一切仇怨自然能得到化解,但你若是還不識好歹,事情就沒有那麼容易結束了。你以為我奪天黨真缺你們幾個新生做事?大概你還不知道,地位達到內院以上的學生,都會加入某個黨派,讓你加入奪天黨,也不過是我奪天黨順手之舉而已。怎麼樣?到底加入還是不加入?要不要我給你們幾人時間考慮?」

    「不用考慮了。」葉陽搖搖頭,「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們兄弟四人,不會加入任何黨派。」

    「這樣說來,你是拒絕加入我奪天黨?」袁毅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大有一種就要動手的架勢。

    但就在這時,內院外突然傳來了驚呼,「有長老來了!」

    「什麼?有長老來了?」

    「不好,長老若是看見我們聚集在這裡,肯定會認為我們是在聚眾鬥毆,到時候百口難辯,會被抓去為學院做苦力。」

    「苦力?我可不想做苦力,三個月的挖礦生活,簡直就是噩夢啊。」

    「挖礦算個屁,采那種費時又費力的葯能讓你********。」

    「閃人,趕緊閃人。」


    隨著內院外傳來的驚呼,偌大個廣場聚集的眾多學生,頓時如受驚的魚兒般四處散去。

    「葉陽,邀請你們幾人加入奪天黨,那是你們八輩子修來的福氣,竟敢拒絕,以後就等著我奪天黨的打壓吧。」

    劉毅等人滿臉冷笑的看了眼葉陽四人,隨後也離開了廣場。

    在奪天黨成員走後,夢盈盈滿臉歉意的看著葉陽道:「葉陽,對不起,今天是因為我,才讓司徒沖他們捲入了這樣的事情里,害得你們以後要遭到奪天黨的打壓了。」

    「無妨,奪天黨再強,再厲害,也不可能無法無天到把我們殺死的地步吧?」

    葉陽滿臉淡然,表示並不在意。

    「我…」夢盈盈張了張口,還想說什麼,但她身旁的鳳天黨成員唐倩突然開口了,「夢師妹,我們也趕緊離開吧,肯定有人通風報信,把這裡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長老,長老以為我們聚眾鬥毆,到時候被抓去當苦力就沒地方哭了,你難道想當苦力,想挖礦,想挑糞?」

    「挑糞?」聽到這兩個詞語,夢盈盈連忙搖了搖頭,對葉陽幾人再次表達了歉意,隨後就和鳳天黨成員一同離開了廣場。

    「我們也離開吧。」

    葉陽看著眨眼間就只剩下自己以及司徒沖三人的廣場,一時間有些無語。

    他原以為今天免不了要和奪天黨成員拳打相向,卻沒想到半路殺出來一名長老就把所有學生嚇得如驚弓之鳥般退散了。

    司徒沖三人點點頭,也快速從其他方向離開了內院廣場。

    在三人離開不到五個呼吸,就有一名花白鬍子的老頭兒出現在了廣場里,當他看見那空無一人的廣場時,鬍子頓時被氣得翹了起來:「這群小王八羔子,居然消失的這麼快,本來還想藉機會抓幾個人去當苦力,為老夫挑糞溫養靈藥,看來泡湯了。」

    離開廣場后,葉陽四人就回到了閣樓里。

    在回閣樓的路上,葉陽也了解到了為什麼寧飛翔三人會停止閉關。


    原來今天是月初,學院里不僅派發修鍊資源,而且還有長老講課。

    有他給的諸多丹藥,司徒沖三人根本不用在意什麼學院的福利,但長老講課他們三人不得不去,因為才進入內院就缺課,會被記過。

    葉陽這次缺課,就被記了一次過。

    被記過,葉陽並不在意,讓他在意的是如今的處境。

    他已經看出來了,似乎每個學生都加入了黨派,沒有人能夠倖免,如果不加入黨派,以後還會收到各種黨派的邀請,會生出越來越多的麻煩。

    「葉陽,今天我已經了解到了,內院以上的學生,都是各個黨派的成員,我們幾個肯定不能倖免。」司徒沖皺著眉頭道:「加入那些學院,行動肯定要受到束縛,每個月還要為黨派做事,我們是不可能加入那些黨派的,我看不如這樣,我們幾個人乾脆自己成立一個黨派得了。」

    此言一出,寧飛翔和楊武兩人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都表示同意。

    「自己成立黨派?」

    葉陽雙眼一亮,這倒是個好主意,如果自己成立黨派,別的黨派自然就不會再來邀請他們幾人加入,無形之間就會少很多麻煩。

    「成立黨派,的確是個不錯的主意,不過我們幾人的黨派,要叫什麼名字呢?」葉陽蹙起了眉頭,而司徒沖三人則是將目光凝聚在他身上,道:「你修為最強,黨派自然也是你成立,名字就由你來取吧。」

    葉陽想了一會,終於想出了一個名字,「炎陽黨,我們的黨派名字取名為炎陽黨,你們覺得怎麼樣?」

    「名字只是一個代號而已,叫什麼都行。」司徒沖三人沒什麼異議。

    「好,既然你們都沒異議,我們的黨派,就叫炎陽黨了。」葉陽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