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賀小玉為難的道;「馬姐,這是總經理讓帶過來,您就收下吧,您要是不收,不是為難咱下邊的人嗎?」

    馬姐瞪了一眼漂亮的賀小玉,這位,那可是總經理的秘書,說兩句狠話可能沒事兒,但是真要是得罪,那也是得罪不起的啊,「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這裡哪有實習生的位置,我們這裡都很忙的,實習生來了能幹點啥?你還是帶走吧,也別為難你馬姐了……」

    賀小玉道;「馬姐,這總經理都說話了,您看這……」

    哎呀,陳十一心裡頭這個難受啊,他啥時候受過這種白菜的待遇啊,這要是別地方,也可能他轉臉就走了,可這兒……敢走一個試試?

    那位馬姐轉眼瞪著陳十一道;「你是哪個大學畢業的?」

    「呃……」陳十一老老實實的回答道;「那個……我剛高考完,九月份……」

    「什麼?」馬姐這一聲著實大,震得賀小玉往後一撤身,就差沒捂耳朵了,陳十一也是一機靈,心說這位這聲兒怎麼這麼大,果然,這位馬姐瞪著眼,像是看著怪物一樣的看著陳十一,然後轉臉向賀小玉,滿臉都是嫌惡的道;「帶走帶走,趕緊帶走,一個高中畢業生,你往我這兒帶?你難道不知道我們這兒都是什麼大學的畢業生?不是好一些的大學我們都不要,你還給我帶個高中生,快點帶走……」

    陳十一真想抬腳走人,可是腦子一轉個,班長那滿眼淚花的小臉又冒了出來,陳十一心裡一哆嗦,愣是忍了下來。

    賀小玉嘆了口氣道;「馬姐,我也跟您說實話吧,總經理說了,必須讓您安排,只要給個活干就成,別的您就……不用管了。」

    馬姐瞪著賀小玉道;「有關係?」

    賀小玉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馬姐又瞪著陳十一問道;「有關係?」

    陳十一也連忙搖了搖頭。

    馬姐冷笑道;「還怪了,那好吧,就先在這兒吧。」

    賀小玉馬上笑道;「那就多謝馬姐了,」說著,逃一樣的先走了。

    馬姐往辦公椅上一仰道;「你叫什麼?」

    陳十一連忙道;「馬姐好,我叫陳十一。」

    「嗯」馬姐翻了翻眼,心道,老闆姓宋,老闆娘姐水,這位姓陳,那可能是沒關係了,難道是哪位大官家的親戚?也不像啊,別說老闆一般情況下是很少給那些人面子的,就是有,也是分到下邊廠子里的了,怎麼可能弄到總公司來?再說這位,看那土叭啦的樣子,不像,可怎麼就還……還老闆親自讓帶過來了還?

    哼,我馬姐可不管你是哪路神仙,到了我這兒,你是龍也得盤著,是虎你也得卧著,「那個,你都會什麼啊?」

    陳十一老老實實的回道;「這個……我什麼都不會。」

    這馬姐一聽,嘿,回答的還挺乾脆,「出辦公室往前走十米左右,右手邊有一個衛生間,那裡邊有水桶,抹布,你先把辦公室里能擦的地方都擦一遍,去吧去吧,」說著,嫌惡的往外揮了揮手,怎麼看怎麼像是往外趕蒼蠅呢。

    陳十一點了點頭,道;「是……馬姐。」轉身走了出去,按照這位馬姐說的,到了衛生間,找到水桶,抹布,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陳十一這個恨啊,哎呀,怎麼就這麼答應了班長來實什麼習了呢?這下可好,真好。

    陳十一是咬著牙,想走……可一想起班長那張可憐又可愛的小臉,陳十一的心裡好不容易漲起來怒氣,哧――放了一大半,心說;唉,我這輩子,可能就要這麼毀在班長手裡了,無可奈何的一手提著水桶,一手拿著抹布,到了辦公室,先從第一張桌子開始,人家都在辦公呢,當然不能耽誤了人家幹活兒,能擦哪擦哪兒吧。

    你要說吧,這人啊,他就是都喜歡欺壓一下不如自己的人,好以此來顯示自己的優越來,這些辦公室里的人,更是如此,一看來了個實習的,那當然是不欺負白不欺負了,「哎哎,你小心一點,這辦公呢,你別把我這文件弄亂了……」

    「哎哎,你幹嘛呢?能不能幹?你看看你把我這辦公桌弄的亂的……」

    「哎,那誰,你小心一點,可別抹布弄到電裡邊,這電腦可都帶著電呢,你是想害死人啊你……」

    哎呀,陳十一看著那一張張……怎麼說呢,應該說是欠揍的臉,真想一抹布甩過去啊,但是,那也就是想一想,面對這些人的惡言惡語,那也只能忍,忍,再忍,一笑而過吧。

    「哎,那個誰,那個新來的,去,給我磨杯咖啡去……」

    陳十一看了一眼,是個挺得瑟的小子,二十多歲,長著一張欠揍的臉,正嘲笑的盯著陳十一。

    「那個……」陳十一道;「不好意思,我不會?」

    「不會?」那小子哈哈一笑道;「你不會都沒喝過咖啡吧?哪來的?農村來的吧?你看看這土啦巴唧的,你們農村應該是沒有磨咖啡機,不過呢,既然你到咱們這種高檔公司了,那我就教教你,來來,你過來……」

    陳十一忍著氣,跟著這小子來到辦公區後邊,那裡有茶水,有磨咖啡機,那小子是極盡嘲笑之語,一邊教著陳十一,一邊說著,哎呀,陳十一心裡頭這個難受啊,這也就是小可去地府投生了,不然的話,哼哼,陳十一咬了咬牙,又想起軒一南整周官寶來,心說,哪天見了南哥,也得借一個鬼來。

    但是,現在,還真就得是龍也得盤著,那小子剛教完了陳十一,只見又有好幾個小子道;「怎麼樣,學會了嗎?那就先來一杯吧……」

    「行行……」陳十一暗自咬著牙,一人給人家磨了一杯咖啡,當然,還有幾個死女人也各人要了一杯。

    哎呀,這一上午啊,陳十一是一會兒抹桌子,打掃衛生,一會兒給這些人磨咖啡,你說這些人,你要是讓他自己去磨,他還真就可能懶得動,現在有人跑腿了,那真的是,也不怕苦死,一個勁的使喚著陳十一,那傢伙,喝的都不知道跑了幾次衛生間了。

    相比陳十一在這裡受折磨,班長那待遇可不一樣了。

    整個公司,裝修最好的地方,沒有之一,比總經理辦公室都好,這裡辦公的都是女生,而且個頂個的漂亮,這就是人事部。

    班長跟著一位小姐姐到了經理辦公室,那位小姐姐敲了敲門,道;「經理,實習生來了。」說著一推門,請班長進去。

    班長走進去一看,自己老媽水心柔正坐在豪華的辦公桌後邊修指甲,看了一眼走進來的班長,向那帶人進來的女生道;「嗯,小何,你先去忙吧。」

    「是」小何將門一關,自己忙去了。

    水心柔看了一眼還站在那裡的女兒道;「哎呀,你可真行啊,都上班一個多小時了,你才到,你這是當跑著玩呢?」

    班長可不管那些,幾步走到辦公桌前道;「媽,為什麼不是我和十一在一起工作啊?」

    「一起工作?」水心柔一翻好看的眼道;「你們兩個要真坐一起,那還能有心思工作嗎?」

    「可是……可是……」班長讓她老媽這一說,還真沒詞兒了。

    水心柔道;「可是什麼?難道我跟你爸就天天坐一起辦公了?」

    「哼。」班長嘴一翹。

    水心柔不理,站起身來,道;「你跟我來。」一邊說一邊開了門,走到辦公區,班長只好跟在後邊。

    她們這人事部的辦公區不大,幹活的女生也不過八九個人,水心柔將班長帶到一個空著的辦公桌那裡道;「就這兒吧,坐著。」

    班長翹著嘴坐了下來,水心柔向小何道;「小何,你先教教她整理資料。」

    「是,經理。」小何連忙走到班長旁邊。

    水心柔瞪了一眼班長道;「好好乾。」說完自己轉身回自己的辦公室了,班長在後邊沒好氣的道;「是,水大經理,」末了,還輕輕的哼了一聲。

    那小何目送水心柔關了門,小聲的向班長道;「小宋,你可得注意點,咱們經理雖然好說話,但是罵起人來,也很利害的。」

    班長道;「哼,我才不怕哩,大不了不幹了。」

    小何笑道;「小宋,咱們公司也算是全市最好的,多少大學生都想來咱們這兒,還來不了呢,而咱們人事部又是全公司最好的部門,你可得珍惜機會。」

    沉醉不知愛歡涼 班長嘆了口氣道;「好吧。」

    小何笑笑,簡單的教了教班長如何用電腦整理資料,錄入人事檔案,班長本來就很會電腦,當然不難,很快就會了,小何回去忙自己的了,班長打了還沒過百字,就呆了下來了,為啥,那心早就飛了。

    「十一現在在幹嘛呢?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樣正無聊的整資料呢……」

    哎呀,她可不知道,陳十一現在啊,那可真的是太有聊了…… 飛馬牧場位於兩條南北走向的山脈之間,牧場的東西兩端各建了一道十餘丈高的城牆,橫貫兩條山脈,將整個牧場完美的保護起來。城牆前開鑿了一條三丈寬五丈深的坑壕,坑底布滿尖刺,需要用弔橋才能進入。

    踏上弔橋前,商秀珣對沈望道:「飛馬牧場雖然不是什麼軍機重地,但也有少不的規矩,閣下最好不要在裡面亂走,免得被巡視牧場的護衛發現,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沈望笑道:「場主放心,我肯定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哈,我的意思是,我不會亂走,所以誤會肯定不會發生。」

    商秀珣瞥了他一眼,道:「希望如此,走吧。」

    一行人從弔橋上通過,終於進入了牧場。

    「打卡!」

    吸血美男饒了我吧 沈望在第一時間默念打卡。

    【叮!】

    「打卡成功,支線任務完成。恭喜你獲得一張【經驗卡】。」

    隨著系統的聲音響起,一張虛擬的卡片出現在他眼前,卡片中間寫著一個數字『10』。

    又是一張十年修為的【經驗卡】!

    沈望將【經驗卡】收起來,跟著負責為他引路的護衛到了客房休息。

    傍晚。

    商秀珣在飛鳥園設宴招待客人,沈望也有份被邀請過去。

    「這也太客氣了,多謝場主盛情招待。」沈望有些驚訝地道,本以為進入牧場后,商秀珣就會把他扔在一邊,讓手下隨便招呼一下就不管了。

    沒想到這麼隆重。

    「來者皆是客,不論生意大小,都要一視同仁,免得有人說我們飛馬牧場招待不周,怠慢客人。」商秀珣語氣裡帶著一抹揶揄的味道。

    「呵呵,之前只是開個玩笑,場主不會還在生氣吧。沈某這裡給場主賠個不是,請場主原諒則個。」沈望無奈地道,商秀珣雖然有幗國不讓鬚眉的氣概,但說到底還是一個小女孩,喜歡斤斤計較,之前只是諷刺了牧場一句,就被她記在了心裡。

    「我又怎敢生客人的氣。」商秀珣一臉『呵呵』的表情。

    說話間,正主到了,也就是之前在路上碰到的那位和商秀珣走一起的年輕女人。

    沈望已經知道了此女的身份,她乃是唐王李淵之女,李秀寧。

    李秀寧貴為大唐公主,有資格讓商秀珣親自接船。

    沈望碰到她們的時候,正是在商秀珣接到李秀寧返回牧場的途中。

    賓主落座。

    沈望也有幸被商秀珣安排在了主桌上。

    這張八仙桌上總共坐了八個人,分別是飛馬牧場一方的場主商秀珣,大總管商震,大執事梁治,二執事柳宗道。客人一方是公主李秀寧以及隨她而來的兩名家將竇威、李綱。

    最後一個自然就是沈望。

    今晚這場宴席主要目的是給李唐來的貴客接風洗塵,沈望只是順帶招待一下。

    「秀寧妹妹嘗嘗這道薰魚,這是我們牧場新來的兩位師傅的獨門手藝,看看是否合你的口味。」商秀珣熱情地招待道。

    李秀寧嘗了一下,眼睛不由一亮,半是客氣半是認真地道:「這道薰魚和我以前吃過的薰魚截然不同,既有北方薰肉的粗獷味道,又保留了南方美食的細膩口感,兩種風格融合到一起,吃到嘴裡確實有一種獨特的體驗。讓秀寧都有些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大師才能做出這種美味。」

    商秀珣道:「兩位師傅正在外面候著,既然秀寧妹妹喜歡,我就讓他們過來親自給你講解一下。」

    說完,對身邊的丫環示意了一下。

    丫環出門,把兩個雖然穿著廚師服,但卻氣宇不凡的青年領進了大廳。

    李秀寧見到兩人,不禁輕掩小嘴,『啊』的一下驚呼出聲。

    桌上幾人見到一向溫婉得體的李秀寧竟然如此失儀,不由詫異地向她看去。

    「想不到兩位師傅竟然這麼年輕,秀寧實在有些意外。」李秀寧迅速收起了驚訝的表情,掩飾地道。

    被丫環領進來的兩人正是寇仲和徐子陵。

    「咦,你們什麼時候改行做廚師了?」沈望也是一臉『驚訝』地道。

    「閣下也認識小晶和小寧?」商秀珣有些好奇地道。

    不等沈望說話,寇仲和徐子陵便搶先開口。

    「沒錯,我和小晶曾經和沈先生有過一面之緣,想不到在這裡又碰面了,我們還真是有緣。」寇仲笑道。

    「我們以前是做鹽貨生意,最近才改行做廚師,幸得場主賞識,肯收留了我們。」徐子陵補充道。

    商秀珣「哦」了一聲,心裡有很多的疑惑,不過眼下這個場合也不適合追問,於是道:「秀寧公主很喜歡你們做的薰魚,稱讚有加,還不快趕快謝謝公主的讚賞。」

    寇仲和徐子陵心裡苦笑,無奈地行禮致謝。

    ……

    「仲少去哪兒了?」

    宴席散后,沈望去寇仲和徐子陵的住處找他們,結果只見到了徐子陵一人。

    「仲少說他心情有些煩悶,想一個人出去走走。我猜他八成是去找他的初戀情人了。」徐子陵聳聳肩道。

    「初戀情人?」沈望挑了挑眉。

    毒後傾國 「李秀寧是仲少的初戀情人,可惜她對仲少根本沒有那種意思,所以仲少今晚的心情才會如此煩悶。嘿,千萬別讓他知道是我告訴你的。」徐子陵說道。

    「原來如此,他這是落花有意隨流水,流水無心戀落花。」沈望點了點頭,又道:「你們不是去巴陵找你們的素姐了,人找到了嗎?」

    「找到了,素姐如今也在牧場。場主很喜歡她,讓她跟著馥大姐做事。」徐子陵道。

    徐寇二人和沈望分別後直接去了巴陵,他們抵達時香玉山和素素還沒有回來。於是他們受『梁王』蕭銑所託,又跑到到九江斬殺了鐵騎會的任少名。再次返回巴陵后,順利地接出素素,最後又機緣巧合地來到了飛馬牧場。

    素素本是瓦崗寨大龍頭翟讓之女翟嬌的貼身丫環,心地善良,做事貼心,十分討人喜歡。商秀珣也對素素非常中意,讓她跟著馥大姐一起管理府里的丫環。

    「你們以後就打算留在這裡做廚師?」沈望問道。

    「仲少可不是一個安份守己的人,我們打算過幾天等素姐安頓好了就走。」徐子陵道。

    「恐怕不只是仲少吧。我雖然不懂觀相之術,但也能看出來,陵少也不是一個甘於平凡的人。」沈望笑道。

    「也許吧。」徐子陵漫不經心地聳了聳肩。

    ……

    與徐子陵分開后,沈望回到客房,關上門,盤膝坐下。念頭一動,一張寫著數字『10』的卡片出現在他面前。

    「使用【經驗卡】!」沈望默念道。

    【叮!】

    「【經驗卡】使用成功,檢測到你擁有技能【吞天魔功】、【金鐘罩】、【七傷拳】、【風神腿】、【小李飛刀】,請選擇其中一種進行提升。」

    系統的聲音響起。

    「小李飛刀!」

    沈望選擇繼續提升『小李飛刀』。

    《七傷拳》和《風神腿》這兩門武功基本上已經達到上限,再進行提升也沒有太大的必要。倒是《小李飛刀》,潛力無窮,只要修練,威力就能一直提升。

    下一刻,熟悉的感覺再次降臨。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