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說得準確點,是一隻妖。

    那隻妖的妖力飽滿的過剩,而且長相奇異,像是一隻蛇形兇獸,長着一副獅子的臉龐,驕傲的毛髮隨風飄揚,張揚而恣意,眼神兇戾,泛着紅光,最讓人稱奇的是,它的下半身卻不是獅子的軀幹,而是一條蟒蛇的軀幹,皮膚光滑泛光,還有一片片繁複精緻的圖案,就像是一個龐大的符陣。

    它的上半身還有兩隻前爪,拿着一根似玉非玉的棍棒,棍棒頂端,是一個骷髏頭,並不是人的頭顱,而是獅頭的頭骨,空無一物的眼眶中,四種都回旋着一股駭人的黑氣。

    “蟒獅?”小蚨只看了一眼,剛剛那好色的語氣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萬分的凝重。

    “什麼是蟒獅?”駱葉眉頭一挑,從小蚨的語氣裏,他能感覺到這隻妖的不凡。

    “真的是蟒獅?”小蚨的聲音變得很低,夾雜着一種不信。

    不過,他懷疑歸懷疑,還是第一時間爲駱葉排憂解惑,“蟒獅是獅族裏面最爲罕見的妖體,成年狀態的妖力,足以與集聖化身上天位修者的真氣相比,不過這種層次的妖,都是一族的寶貝,如今怎麼會在這裏出現?”

    “這肯定是因爲你信息更新的不及時了唄,你想想,你都在青蚨獄裏悶了幾千年了,與外界的事情早就脫了節,說不定現在蟒獅已經成了地攤貨,到處都是呢。”駱葉無所謂得說道。

    小蚨肯定的搖了搖頭,“不可能,顧名思意,蟒獅是蟒妖與獅妖一體的物種,蟒妖與獅妖之間有着相當大的生殖隔閡,他們產下的妖崽成活率低的可怕,所以才造成了蟒獅的珍稀性,一旦有蟒獅成活下來了,那麼他就一定會被視爲下一任的獅族族長。”

    “那說不定他們現在不存在這樣的隔閡了呢?”

    小蚨嘆了一口氣,“也說不準,看看再說。”

    獅龍子心中大駭,他原本以爲,以冰落痕的實力,能夠將霸絕城的實力耗掉七七~八八,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對方的實力好像完全沒有折損,依然犀利非凡!

    無奈之下,他只好亮出了自己的法身,這一下,充沛的妖力傾貫而出,除非對方達到了集聖化身上天位的巔峯狀態,纔有可能與他抗衡!

    “喝!”

    他怒喝一聲,同一時間,以身體爲中心,出現了一瞬間的空間扭曲,旋即之後,漫天的龐大劍意,便被硬生生切去一部分一樣,憑空般的消失。

    “妖識虛界!”少女失聲驚呼,臉色刷的變白,出身霸絕城的她眼界比市井中長大的駱葉不知道要高多少,她一眼就認出了這蟒獅的厲害!

    她這一開口,漫天的劍意頓時都顫抖了一下,駱葉依稀能感覺到,隱藏在龐大劍意之後的那些修者,都在微微的戰慄。他們平素裏都是驍勇善戰的人,莫說是妖,就算是以殺戮爲天性的魔來了這裏,他們也怡然不懼,但只有戰意和殺氣是不夠的,至少在蟒獅這樣神識強悍的妖面前,他們的殺氣全無,就像是一羣無害的乖寶寶一樣。

    局勢徒然就被逆轉!

    掄起神識,駱葉也是不弱,但他看了蟒獅一眼,心底也直竄上來一股徹骨的寒意。

    好霸道的神識!

    小蚨表情不變,除了眼睛中的驚訝之外,他剛纔的訝異已經退去不少,淡淡說道,“怎麼樣,他很強吧?如果說這樣級別的妖都能成撲街貨,那你們修者還打個屁?”

    望着獅龍子渾身上下透漏出來的可怖氣息,還有那萬般兇狠的表情,駱葉的底氣一降再降。

    “霸絕城,今日必須全滅!”獅龍子狂喝道,彷彿天地間都沒有比他再強悍的存在。

    氣氛愈發凝重,劍拔弩張。

    少女心中一跳,忽然目光暴漲,急聲喊道,“所有人後退,小心敵襲。”

    所有得修者心中都齊齊一凜,閃電般後撤,但還是遲了一步。

    “啊!”

    紛亂的驚呼聲從後面傳來,一時間,包括駱葉在內,衆人臉色無不大變!

    這支妖軍,除了一隻蟒獅,竟還有強悍如斯的存在! 獅龍子眉頭緊鎖,幾乎只是一瞬間,對方的修者隊伍就被一股神祕的妖力給抹去大半,可是,這股神祕的妖力,真的是自己的軍團裏面的?

    “蟒獅的表情怎麼有點怪異?”駱葉有些緊張的望着臉色變幻的獅龍子,“難道是有另外一支妖軍支援?”

    就在此時,少女發佈了第二道命令。

    “啓動傳送大陣!”

    鐺!

    清脆的金鐵撞擊聲,遍地可聞。

    從驚惶的修者羣中,有個模糊的身影,慢慢踱着步子走了出來,長相英俊不凡,一頭雪白的長髮出塵脫俗,在駱葉看來,是除了小蚨之外,最英俊的妖了。

    “雪斷?你還活着?”獅龍子看清楚之後,先是一愣,旋即大喜過望,他在副官獅鷲的記錄妖術中,親眼看到雪氏中最強的一個年輕人雪斷死在了崑崙的手裏,沒想到他竟然還能活着。

    果然不愧是雪氏中最受期待的年輕人。

    雪白如銀得妖力,像是一條條細小的銀蛇,它們從各個方向飛快的飛入雪斷的身體裏面,眨眼間,雪斷便被這些仿若銀蛇一般的妖力給包裹住身體,渾身銀光繚繞,看不真切身形。

    爆體欲裂的感覺,澎湃洶涌的力量,在雪斷的身體裏面激盪不休,精純無比的殺意,如浪花般,一波一波的吹襲着他的心房。

    “這傢伙很厲害。”少女面色沉重,緊繃的皮膚上倒映着雪白的光芒,似乎在彰顯着她的無力。

    身旁糾集了所有的霸絕城修者,每個人都緊張兮兮的看着雪斷,雙腿瑟瑟發抖,有一人小心翼翼問道,“大師姐,應該怎麼辦?”

    被他們叫做大師姐的人,自然就是那名妖嬈嫵媚的少女,她現在大腦已經一片混沌,伴陌着雪斷釋放出來的冰冷寒烈的殺意,她視野中的世界變得黑暗,逃避的情緒油然而生,她甚至連自爆靈魂的念頭都產生了出來。

    “這羣修者們動搖了。”小蚨冷笑一聲,旋即眼神變得玩味起來,似笑非笑的盯着雪斷,“這傢伙裝的挺象的嘛。”

    駱葉一愣,不解問道,“什麼意思?”

    小蚨不屑道,“這個傢伙,絕對不是妖。”

    “啊?”駱葉不能置信得看着戰場中的雪斷,體會着那精純強烈的殺戮慾望,以及那滔天兇猛的妖力,越來越覺得這妖非同凡響,但他卻沒有懷疑小蚨,在眼力方面,小蚨絕對稱得上高手!

    這裏面肯定有玄機。

    從狂野的獅族中走出來的獅龍子,不僅天賦極其出色,而且應變能力之快,絕對超過絕大多數妖和修者,雪斷的出現,讓他敏銳的察覺到了戰況的轉機,體內積蓄着得妖力,也不遺餘力的釋放了出來!


    比起雪斷那綿密精純的殺意,他的殺意更加海量更加強大,只是一瞬,狂放的殺意險些就將整個戰場吞沒。

    “獅龍子,很不錯。”雪斷微笑說道,驕傲的身軀傲立在戰場之內,慢慢與獅龍子站在一起,“比一比看誰的殺敵數多怎麼樣?”

    獅龍子先是一愣,轉而笑道,“好。”

    包括少女在內,每個人都大吃一驚,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處在如此被動和無措的立場上,剛纔這個位置是妖軍得。

    儘管少女明白,如果霸絕城的援軍不到,他們基本上沒有任何獲勝的可能。

    但修者的尊嚴,不容任何人的侵犯!


    “告訴你們別太猖狂!”少女咬牙切齒道。

    她心裏盤算好了,總共兩名還有着戰鬥力的妖,除了那個已經變幻爲蟒獅的獅龍子,剩下一個則是深不可測的修爲。

    但是同伴的戰意卻是被消磨的越來越少。

    “你說我們會不會吃第一場敗仗?”

    “誰知道,面對這樣的妖,能撿回一條命就不錯。”說話的這名修者已經完全沒有了戰鬥的慾望,擺着一副苦瓜臉,鬱悶道,“你忘記了上次了,最後那名妖的妖法多厲害,如果不是啓動了傳送大陣,咱們在那時候就丟了命了。”

    這句話讓其他的修者深有同感,一向以來,他們霸絕城都是所向無敵的地位,清一色集聖化身中天位以上的修者,攻擊能力無雙,哪裏會想過,有一天他們也會成爲砧板魚肉,任人宰割?

    “都給我閉嘴,咱們還沒輸!”少女一臉猙獰,“敵人還沒有開打,咱們怎麼能先亂了陣腳?”

    大家立馬啞然了。

    過了片刻,有人說了一句,“反正也是破釜沉舟,拼了吧。”

    “對,跟他倆拼了!”

    霸絕城修者的士氣被重新挽回來一點,他們如蜜蜂般,一鬨而散,像是一顆顆的流星一樣,衝向獅龍子和雪斷。

    “雪斷,這是霸絕城的流星陣,要小心。”

    “呵呵,不礙事,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沒什麼陣法能奏效的。”

    獅龍子會心一笑,獸相的臉上充滿猙獰與可怖,“也對。”

    說罷,兩個妖相見恨晚一樣,對視一笑,旋即用出了自己的拿手妖術,同霸絕城修者周旋起來。

    獅龍子的妖術很簡單,灰白的眸子裏沒有一絲光彩,漠然地盯着如流星般墜落的修者靠近。

    “吼!”

    他的身體一動不動,獅口大張,猛地嘶喝一聲,成千上萬的妖力如千斤巨鼎,猛然砸向漫天遍野的修者。

    所有人都只覺的眼前驟然一亮,竟從蟒獅的口中,吐出一顆光彈,漫天的黑芒充斥着他們的視野,強烈的危險感讓他們身體的每一寸都不由自主的戰慄。

    “這招叫做蟒獅玉,威力很大,這些修者基本沒命了。”

    小蚨的話音剛落,他的這句話就被驗證了,那些天上的修者,像是從未出現過一樣,完全的被抹殺掉!

    消失了!

    流星陣連一絲一毫的威力還沒有用出來,就已經消失了!

    雪斷臉上露出一抹讚賞的表情,他將腰上的一枚玉牌輕輕擲出,動作十分隱晦,以至於離他那麼近的獅龍子都沒有能夠捕捉到。

    他的動作出奇的慢,優雅而富有詩意,伸出了一根手指。

    嘶!

    一道銀色的匹練光芒,從他的手指上激射而出,卻大概伸長了大概又一手指的長度時,突然凝聚不動,突突的冒着寒氣,彷彿無底洞一樣,周圍的殺氣全都被他吸斂而入。

    駱葉立即不說話了,這樣玄妙美麗的術法,在東方神洲上,都是極其奪目的招數。


    一個念頭從他的心中徒然冒了出來,少女從這個術法中逃脫出去的概率幾乎爲零!

    滋滋!

    那道短小的銀芒,發出一陣陣電流般得聲音,從裏面有一點點的細碎光芒被濺射出來,掉落到地上,堅硬的地面迅速的冒出一個白煙,駱葉小心的將神識探查進去,不禁大爲駭然,他竟然探查不到這個洞得深淺。

    死亡的氣息,從那銀芒裏面散發開來。

    小蚨的笑容玩味不已,“連指槍都能模仿的這麼繪聲繪色,崑崙的實力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強。”

    這句話晦澀難懂,駱葉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就立即被雪斷的動作給吸引過去。

    轟!

    無邊無盡的殺意,挾着狂嘯、嘶吼,瞬間將戰場籠罩,戰場中的少女怔然而立,腦袋裏面沒有一點念頭,她眼睜睜看着同伴被全部絞殺,現在連逃跑的念頭沒有了,只剩下了等死。

    她沒有動,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雪斷那句話沒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都是徒勞,所能做的,就是找到一個最舒服的姿勢,接受死亡的洗禮。

    下一刻,雪斷動了,如同一道銀色的閃電,連一瞬間的時間都沒用,就來到了少女面前,手上的動作好像又突然慢了下來,似乎他是在享受這個戰鬥的樂趣,那一根手指之上,滔天的殺意彷彿找到了一個宣泄口,瘋狂地朝少女涌去!


    在駱葉這個角度看來,只見雪斷身體上的銀白光芒,也在拼命得朝少女涌去,就好像那裏有什麼吸引它們的東西。

    噗!

    籠罩手指的銀白光芒,突然就被點燃,轉眼間,天地間一片銀亮,任何的事物都被這片銀亮包籠,就連修爲深厚的獅龍子都忍不住閉上眼睛。

    但只不過是神識體得駱葉和小蚨卻沒有。

    讓駱葉很費解的是,在雪斷的指槍即將刺入少女的胸腔時,他之前悄悄扔出去的玉牌,竟倏地出現,在千鈞一髮間,將少女瞬移出去!

    那道威力兇悍的指槍,打了個空!

    片刻之後,獅龍子纔敢睜開眼睛,首先步入眼簾的就是傲然而立的雪斷,以及他那一身的白衣似雪。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