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說完后她忽然輕輕的飄到了萬劫的身旁,滿含期待的向他看了過去,但那時候那個青色頭髮的妖魔,卻殺氣騰騰的怒喝道:「你個死瞎子,竟敢來淮我們的好事,看來我們二爺雖然把你的那雙討厭的眼睛封印住了,可他卻沒有毀掉你那顆,一心要和我們作對的死心,既然這樣的話,那老子就將你那顆死心挖出來,我倒要看看他長得什麼樣子?」

    說話間他忽然變成了一個十分巨大的利爪妖魔,呼的一下子向萬劫打過去了一道,可怕非常的亮青色爪風,將周圍的那些祥雲震動的轉了好幾圈,可就是那樣的一招,卻在打到了距離萬劫一丈左右的距離,就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硬生生的反震了回去,一下子令他沒來得及防備重重的承受了那一招,慘叫連連的倒飛了出去,令其他的妖魔著實大為驚恐的向萬劫看了過去。

    就在那時候萬劫忽然相當威嚴的說道:「魔眼前些時候,的確封印住了我的開悟之瞳!」

    聽他說到了那裡,東方風霸等人登時驚出了一聲的冷汗,誰也無法想象他在和魔眼交手之後,竟然還能夠活著回到東方之城。

    但那時候萬劫卻又繼續說道:「也正因為那件事情,才迫使我必須要領悟到更加強大的法力,才可以讓我重見光明,而現在我已經領悟到那種法力,不!應該是領悟到了一種全新的瞳術,我現在就讓你們嘗嘗他一定的威力,也好讓你們在臨死之前,看清楚我到底是不是瞎子!」

    聽他說到了那裡,那七個妖魔猛然間將他和真真圍在了中間,同時快速的運轉出了一圈圈陰森森的殺氣,一起暴喝了一聲:「七魔滅世陣!」

    話音未落,從他們的雙手上同時向萬劫和真真,爆射過去了兩道深綠色的光芒,閃電般的向他們二人打了過去,可就在那時候萬劫忽然低喝了一聲:「暗月血睛!」

    說話間他便慢慢的睜開了他的左眼,在那間不容髮之際,爆射出了一輪猶如鐮刀一般的,暗紅色月牙光芒,快速的環繞在他們周圍旋轉了起來,不多時竟硬生生的將那些光芒,反震到了那七個魔頭的身上,令他們發出了一聲聲的慘叫,狂噴著鮮血砰砰砰的撞在了地上,砸出了好幾個大深坑,一下子將東方風霸等人,震懾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但就在那時候在那七個大坑的上面,忽然又出現了七個三尺方圓的暗紅色月牙,陰森詭異的向他們釋放出了一道道血光,緩緩的將他們定在了半空中,而那時候萬劫卻十分平靜地說道:「既然你們很想得到那個無光之環,而且又是帶著那些法寶,專門來對付我們東方之城的,那我現在就讓你們和他們一起消失吧!」


    說完后他忽然將他的右眼慢慢地睜開了,瞬間竟有一輪三尺方圓的滿月,明晃晃的出現在了高空中,向那顆暗天奪魄珠爆射過去了一片,十分明亮而聖潔的光芒,緩緩的將裡面所有的魂魄吸收了過去,時間不長竟將那顆寶珠變成了一顆,平凡無奇的光球,輕飄飄的飛到了那張遮天蔽日網中,被那個無光之環牢牢的套住了。

    面對著那超乎想象的事情,那個白頭髮妖魔忽然用一種祈求的語氣說道:「這位小兄弟,你放過我們吧,正如你所知道的,我們兄弟幾個說白了,也就只是明段的幾條狗而已,你就算是殺了我們,對他也不會產生任何影響的,而我們在這裡所做的那些事情,也都是受到了他的指示才那麼做的,我們幫不是元兇對吧?無論怎樣請你放過我們吧……」

    說著說著他竟想要去向萬劫作揖賠禮,一下子不但令東方風霸等人,對他的厚顏無恥大為惱火了起來,就連他那些兄弟,也對他那些行徑十分鄙夷的大罵起了他軟骨頭。

    可不管他們怎麼說,那傢伙始終都像一條癩皮狗一樣,裝作十分可憐的向萬劫求饒了起來。

    但那時候萬劫卻冷冷的說道:「每個生命都要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相應的代價,並承受相應的結果,既然你么在這裡已經做下了,這些罪惡滔天的事情,那就理應受到相應的懲罰。」

    說完后還沒等其他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忽然又亮了那把天雷神劍,威嚴無比地說道:「現在你們就為所做的那些罪惡,付出毀滅性的代價吧!」

    說話間他忽然將手中的寶劍一震,連劍鞘也沒有甩開,便從它的上面爆射出了一道道,毀天滅地般的深紫色閃電,在東方之城百里之內的天地間暴動了起來,轟隆隆的將那張遮天蔽日網,和那顆暗天奪魄珠,與那個無光之環,還有那八個大蟾蜍,打的化作了一縷縷非煙消失不見了。

    但那時候那七個妖魔卻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從那些血光中緩緩的落在了地面上,就在所有人感到很不理解的時候,伴隨著一圈圈詭異多變的氣團,從他們身上爆射出去的一瞬間,他們的身體竟然變成了無數塊小碎塊,輕飄飄的和那些氣團密布在了整座東方之城上方,猶如一片塵埃一般緩緩的落了下去,不多時竟將被他們會壞掉的東方之城,全部恢復成了原來的樣子,除了地上的那些屍體以外,整座東方之城,就像是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看到了萬劫不但將那七個魔頭全部消滅掉了,而且還徹底毀掉了包括那張遮天蔽日網在內的,幾件威力驚人的法寶,而且還充分的運用了,那七個魔頭的法力和他們的身體,讓東方之城恢復了原貌,等等的那些極其不可思議的事情,整個東方之城的所有人,一下子都十分驚訝的向周圍看去了,而真真那時候卻頗為傷感的向萬劫說道:「萬劫哥哥,現在你已經沒有開悟之瞳了,你姑姑和在這次浩劫中犧牲的所有人,就再也無法復生過來了,這實在是。」

    大神求投食免費線上閱讀_攻城的獅子_95總裁小說

    看著她那麼傷心的樣子,那時候萬劫卻輕輕的攬住了她的纖腰,微笑著說道:「小真真你不要難過,現在我雖然已經沒有那雙開悟之瞳了,但我卻擁有了這顆殘月無回瞳,和這顆皓月光明眼,現在我就施展法力將大家救活過來好嗎?」

    看著他那相當平靜的神色,真真立刻非常相信他的用力點了點頭,但那時候東方風霸等人卻飛到了他們身旁,相當謹慎的向萬劫看了看,東方凈水忽然十分謹慎的說道:「東方萬劫,現在那七個魔頭已經被你消滅掉了,不知你可否還能令城中陣亡的所有人重獲新生嗎?」

    知道他們都會問自己那件事情的萬劫,看著他們那十分謹慎的臉色,立刻相當平靜地說道:「大家盡可放心,我現在就施展法力,將本次浩劫中所有應該迴轉陽間的人全部救活過來,但對於我那四位爺爺的事情我真的無能為力,因為他們的陽壽已盡,而且現在已經遁入了輪迴,還請幾位爺爺與城主見諒!」

    聽了他那些話,東方凈水等人雖然在心中很是傷感,但他們卻還是頗為慎重的點了點頭,畢竟萬劫所說的那句話的意思,很明顯的就是告訴了他們,他是可以將那次浩劫中的很多人救活過來的,是以他們立刻散開了一些準備聽后他的調遣,幫助他將所有人救活過來。

    可那時候萬劫卻只是向東方麻姑說道:「姑媽,現在請您和真真,將我真露姑姑的身體帶回府中去,為仔細的她梳洗一番,然後再將她抬出來,我要讓她從根本上經歷一次新生,經歷一次只屬於我和她還有真真,我們三個人的新生。」

    聽了他那些話,就在其他人感到很不理解的向他看過去的時候,東方麻姑和真真似是明白他的意思一般,向他微微點了點頭,便立刻帶著水護法的遺體,去了她府中為她梳洗去了。

    那時候以為他稍後很有可能還會使用,像以前救活被步一層等人殺害過得那些人,所使用的那種方式,將那些人救活過來的東方風霸,在他說完后立刻頗具威嚴的說道:「現在由本座和四位長老為東方萬劫護法,其他人立刻去將那些屍體全部火化掉。」

    他的話剛說完,就在董眾兵等人剛要去做那些事情的時候,萬劫卻相當平靜地說道:「大家不需要去做那些事情了,現在我已經可以使用另一種法力,將大家救活過來了,而這種法力只要受害者的陽壽未盡,且他的屍骨還存在一些的話,就一定可以讓他們重獲新生,甚至白骨生鮮肉那些事情,也是可以做得到的。」

    聽了他那番話,就在其他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議的時候,東方凈火卻相當自得的說道:「小子你那些本事我雖然沒有親眼見識過,可我老頭子相信你,咱們東方一族的人,向來都能做出一些,令常人無法理解的奇迹事情來,而你不愧是咱們東方一族的後代,我老頭子為咱們一族,出了你和你父母這些人感到驕傲!」

    聽了他那些有些自誇的話,有些人在心裡都偷笑起了他,但大多數人卻期待著,看到自己犧牲的那些親人,能夠早一點復活過來。

    沒過多久當東方麻姑和真真,將梳洗打扮了一番的水護法,慢慢的抬到了他們身旁的時候,萬劫忽然忍不住將水護法緊緊地摟在了懷裡,久久說不出話來,直到真真等人安慰他的時候,他才回過了神來,較為平靜地說道:「現在麻煩董師傅去百里之外通知我師父他們,現在可以來到城中了。」

    聽了他的吩咐董眾兵慎重的向東方風霸看了看,待他微微點了點頭,他立刻帶著申有為走出了東方之城,去請白樂等人去了。

    而那時候萬劫又相當謹慎的說道:「現在請大家將近期陣亡的勇士們所有遺體,抬到南城門外面去,每隔三尺左右的距離擺放一位。」

    聽了他那些吩咐還沒等東方風霸發號施令呢,那些將士便和所有老百姓,十分有秩序的將那些屍體抬了出去,按照他吩咐的那些事情,相當規整的擺放在了月光下。

    雖然那時候已經是深夜時分了,那些屍體中不乏有很多已經開始腐爛,甚至是化成了枯骨,但不知道是為什麼,所有人都沒有任何害怕的樣子,都在期待著看到,自己的親人和生死朋友重新復活過來。

    當他們做好了那些事情,白樂等人也快步感到了護城河對岸,但出於謹慎他們卻沒有一個人越過護城河去,都十分謹慎的向萬劫看了過去。

    那時候萬劫輕輕的親吻了一下,水護法那冰冷的雙唇,忽然滿含傷懷的說道:「姑姑,現在我就將你們救活過來,讓你們重新獲得新生!」

    說完后他忽然將水護法的遺體,輕輕的推到了半空中,翻手在她周圍變出了一圈美麗的花朵,環繞著她不停地旋轉了起來,登時令她猶如百花仙子一般,美妙至極的在空中緩緩的轉動了起來,令很多人都非常羨慕的向她看了過去。

    但就在那時候萬劫忽然相當威嚴的說道:「所有人現在全部退到護城河對岸去,我要施展法力將咱們這些親人救活過來了。」

    他的話音剛落,東方風霸等人立刻快步退到了河對岸,和東方萬英等人一起,目不轉睛的向他們看了過去。

    就在那時候萬劫忽然飛到了半空中,將他的左眼一閉,相當嚴肅地說道:「天地輪迴往生大道,陽壽未盡得轉重生!」

    話音剛落,從他那顆正開著右眼中,忽然向那輪碩大的明月,釋放過去了一圈圈黑白分明香氣襲人的光環,猶如水波紋一般,緩緩的將它籠罩在了裡面不多時,那輪明月中竟飛出了一條條淡藍色的影子,緩緩的飄到了那些屍體中。

    也就是在那時候,地面上忽然出現了一座,相當壯觀的血紅色的星羅盤,慢慢的旋轉著將那些屍體全部拖到了,距離地面三尺左右的地方,晃晃悠悠的向他們體內注入了一道道,鮮紅色的氣流,沒過多久,那些腐爛的屍體和那些骨頭架子,竟然長出了新的肉體,伴隨著那些氣流的涌動,逐漸的變成了一具具人類的模樣,頓時令正在看著他們的東方風霸等人,感到十分驚訝了起來,但曾經看到過萬劫施展法力,將束擒獲等人救活過來的白樂等人,那時候卻十分鎮定的專註在了萬劫的身上。

    不多時伴隨著那座星羅盤逐漸的消失掉了,那些屍體當中竟然有一些開始活動了起來,一下子令沒有見到過那些事情的東方萬英等人,頗為緊張地將他們看作了,一具具很有可能會突然衝過去吃人的喪屍了。

    但不多時那些人卻像是睡了一大覺剛剛醒過來了一般,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哈欠連連的落在了地上,向四周看了起來,而那時候水護法卻被一圈淡粉色的光芒,拖著飄到了東方麻姑身旁,微微閉著眼睛呼吸均均勻的,稍微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那時候知道她已經復活過來的東方麻姑,忽然壞笑著捏了下她的鼻尖,逗弄著她說道:「真露丫頭別在睡懶覺了,當心萬劫那臭小子把你院子里的那顆梅花砍了,當做柴火烤肉去哦!」

    聽了她那句話,就在東方風霸等人竊笑著向她們看過去的時候,水護法卻幽幽的嘆息了一聲,十分無奈的說到:「我這肯定是在冥界中胡思亂想了,真不知道那孩子現在身在何處?有沒有被人欺負啊?如果他真有個萬一的話我這……」

    說著說著她竟流出了兩行清淚,頓時令真真等人向她勸說了起來,一下子令她睜開了雙眼,大唯疑惑的向周圍看了看,在看清楚了東方麻姑等人之後,她忽然緊皺著眉頭相當謹慎的說道:「大姑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方才感覺自己魂游太虛魄離軀體,分明是已經死了,而且還是被那個妖魔打死的,現在我怎麼又活過來了呢?」


    說話間她還覺得很難相信的,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卻立刻疼的差點流出眼淚來,一下子令她感到更加不可思議的,向周圍看了起來。

    但那時候東方風霸忽然相當嚴肅地說道:「各位,我們東方之城,雖然近期先後遭受到了明氏一族的叛逃,和那七個妖魔的襲擊,然上天對我們卻十分眷顧,令東方萬劫再一次拯救了我們,又一次讓我們很多將士得以重生,繼續為國效力,現在我提議我們一起向他一鞠躬,以答謝他對我們的大恩!」

    聽了他那些話,除了正在一臉迷茫的看著他的水護法,和正在微笑著看著他的東方麻姑與真真意以外,東方之城的很多人都向他一鞠躬,有些人甚至還十分誠懇的向他跪拜了下去,頓時令他感到很不自在的,趕忙讓大家平身站了起來。

    那時候親眼目睹了那一切的東方萬英,忽然走到了他身旁,相當敬重的說道:「兄長,想不到你竟有這麼高深的法力,小弟深感欽佩,不知你何時有時間隨我去王宮中,向我父王等人親自演示一番您這高絕的法力?」

    他的話剛說完,原本還在微笑著看著他的萬劫,忽然將雙眼瞪了幾下,變成了那種最普通的黑白分明的眼神,大為反感的說道:「你小子誠心讓那幫朝廷大佬拿我當猴耍啊?告訴你,本大哥這輩子都不會去當著那幫,不知道成天都在琢磨些什麼的大佬們,做任何我不想做的事情的,你還是死了那條心吧!」

    說完后他一轉身便向水護法走了過去,一下子令東方萬英在心了大笑了起來,可那些從王城跟著東方萬英,趕到了那裡的一些將軍,看著萬劫對他那種不太尊敬的樣子,一下子都相當惱火了起來,可就在他們想要斥責萬劫的時候,東方萬英卻笑呵呵的說道:「我說大哥,你能不能對我再好點啊?現在你都有了這麼高深的法力了,看著我就只有這點修為,你就不覺得很沒面子嗎?」

    聽了他那些略帶調笑的話,萬劫忽然懶懶的說道:「你知道自己沒面子,那就趕快想法子去多練練,沒事少來打擾我。」

    說完后他忽然壞笑著,攬住了東方麻姑和水護法的纖腰,神秘兮兮的向真真說道:「小真真,一會兒和我們一塊回我姑姑那裡去吧!我有點少事情要告訴你。」

    看著他那時候竟扔下了那一大杆子的人不理會了,反而逗弄起了真真來,東方風霸等人都感到相當頭疼的向他看了過去,但那時候東方麻姑卻和他一樣,也逗了真真幾句,便帶著她向城中走去了,一下子令東方凈水大為警示性的咳嗽了幾聲,同時也將常英紅氣的真想衝上去暴揍他一頓,可在看到了東方麻姑對他那麼寵愛的時候,還是沒膽子衝過去。

    與此同時站在東方萬英等人身後的,那些從王城跟隨著他前去支援東方之城的將士們,看著東方萬英和萬劫那有說有笑的樣子,一時間也打消了要斥責萬劫的心思,但他們卻搞不懂他們二人怎麼會那麼要好,看著他們剛才那種非常自然的對答,好像他們倆是親兄弟一般,令那些將軍著實為了那些事情煩惱了起來。 看著周圍的一些人,向自己等人看過去的那不太對勁的眼神,那時候也知道,自己等人若是就那麼大模大樣的走進城去,肯定會令很多人不高興的萬劫,忽然感到渾身乏力的差一點摔倒在地上,好在東方麻姑和水護法立刻手快的扶住了他,真真更是相當著急的詢問了他幾句

    但那時候他卻強撐著裝出了一幅笑臉,語氣微弱的說道:「王子大人,城主,還有各位長老,列位將軍,以及這裡的所有人請見諒!我現在有點累了就先行回去休息去了,還請各位不要介意我這頗為越禮的事情。」

    聽著著他那還算是可以聽清楚的話,很多人都為他擔心了起來,那時候東方凈火更是擔心至極的說道:「你這孩子也真是的,為了把大家救活過來,你怎麼就這麼不愛惜自己呢?」

    說著說著他便和東方凈水等人走到了他們身旁,相當擔心的向他看了過去,可那時候他卻不太在意的說道:「孫兒讓幾位爺爺擔心了!」

    說完后他還要向東方凈水等人行禮致歉,卻被他們趕忙攔住了,當時也知道他們很擔心自己的萬劫,轉身看了看他們身後的那些人,忽然又相當慎重的說道:「王子,這些天各位將軍和所有老百姓,肯定都為了我們東方之城,擔驚受怕的很不好過,現在麻煩你讓大家都趕快休息去吧,等大家睡飽了,再將這裡的事情派人去稟報給大王。」

    看著他都那麼虛弱了,卻還在擔心那些將士和老百姓的事情,東方萬英立刻大受感動的點了點頭,按照他的意思布置了下去。

    那時候看到了正在看著他們的常英紅,萬劫壞笑著對她們點了點頭,頗為謹慎的說道:「英紅前輩,我答應你的事情,等我的身體恢復好了我一定照辦,現在你若不嫌棄的話,就和我們一起去我姑姑的府中,暫時休息一晚上吧!也好時刻看著我的一舉一動,我想你們不會不願意過來的吧?」

    聽了他那些話,就在東方風霸等人,臉色各異的向常英紅師徒三人看過去的時候,常英紅卻一臉冰霜的走到了他們面前,冷冰冰的說道:「那些沒用的話你就不要說了,趕快回去調息去吧!若不然你就是又再深厚的道行,早晚也會扛不住的。」

    在她說話的時候,冷水和炎雀都頗為禮貌的,向東方風霸等人點了點頭,但在看到了東方凈水那一臉的不悅的時候,一下子有點被他嚇的趕忙移開了自己的眼神,向萬劫看了過去。

    那時候也知道自己等人,還不適合與常英紅有任何接觸的東方風霸,看了看東方凈水等人才較為平靜地說道:「既然如此那就勞煩水護法和大姑姑,代我們款待常姑娘師徒了。」

    他的話剛說完,東方凈水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更加陰沉了起來,但那時候將相應的事情了布置完了的東方萬英,看著他們那頗為不和諧的樣子,稍微思量了一下,忽然相當慎重的說道:「各位若沒什麼事情的話,就先讓我大哥回去休息調理去吧!」

    說完后他向萬劫看了看,便和他們一起向城中走去了。

    不多時當萬劫等人走遠的時候,東方凈水忽然相當嚴厲的向東方風霸說道:「現在她們師徒三人已經回來了,你打算怎樣處理你們之間的事情?」

    可他的話剛說完,東方風霸卻相當威嚴的說道:「幾位長老,列位將軍,雖然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但本城中還有很多事情,需要經過我等商議過後立刻布置下去,現在你們便隨本座一起去本座的府中,將相關事宜連夜商議完畢,並讓所有將士儘快的實施下去,防止在有任何宵小之輩進犯我城!」

    說完后他便在雙守城等人的護送下走進了城內,一下子令東方凈水等人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的對視了一會兒,也只能在白樂等人的陪同下,跟著他回去商議事情去了,畢竟家事再大也是小事,國事再小也是大事。 雖然萬劫和東方麻姑等人和常英紅師徒三人,與東方萬英都相當的熟悉,儘管東方萬英還是第一次和常英紅師徒幾人見面呢!但他卻聽說過常英紅的很多事情,是以在他們去了水護法的府中,水護法立刻以最高禮節接待了他們。

    但那時候將一門心思,全放在了已經虛弱的連眼睛也睜不開的,萬劫身上的真真,看著水護法等人,還要讓萬劫陪著東方萬英等人少喝幾杯,一下子非常心疼他的說道:「水護法,王子,英紅前輩,請你們見諒,萬劫哥哥現在真的非常虛弱了,你們就不要再難為他了好嗎?」

    說完后她趕忙為萬劫擦拭了起了額頭上的虛汗,頓時令東方萬英為他大為擔心了起來,但那時候常英紅卻相當刻薄地說道:「死小子,你少在這裡演戲了好嗎?我就不相信,身為傳說中世間最厲害的天地靈獸,東方神龍的印壇的你,會這麼不濟!」

    說完后她還悠哉悠哉的喝了杯酒,一下子便將東方麻姑惹得大為惱火的向她訓斥道:「英紅丫頭,你說話注意點,這小子可是本宮的親侄兒!雖然你的確是被他們師徒幾個人請回來的,但你應該也很清楚,他們不過是看在你和風霸那小子那點事情上,才去做那些事情的,你如果不想呆在這裡的話,立刻就給本宮滾出去!」

    說完后就在常映紅滿臉不悅的想要說話的時候,她忽然又兇巴巴的向東方萬英怒斥道:「還有你這死小子!沒看到你大哥現在有多虛弱了嗎?還沒命的喝酒!要喝的話你就去死在酒缸里去吧,少在這裡打擾我們!」

    說完后她立刻十分擔心的,探查起了萬劫的身體狀況,卻被一種十分面人的力量排斥開了,頓時令她大為驚訝的盯住了萬劫的臉頰。

    那時候看著他們那不是很和諧的樣子,萬劫稍微運轉了下自己的真元,立刻強擠出了一絲微笑說道:「好了好了大家都別這樣啊!現在我得去凈室中好好的調息調息了,這幾位親人,就麻煩兩位姑姑和你小真真,好好的招待招待他們吧!一定要讓他們吃好喝好外加心情好哦!」

    說完后他便要離開了,可那時候常英紅忽然警示性的咳嗽了一聲,頓時令東方麻姑微皺著眉頭向她看了過去,水護法更是較為為難的說道:「常小姐,你別這樣好嗎?萬劫他現在真的很累很累了,你就不要。」

    她剛說到了那裡,萬劫忽然壞笑著親吻了下她那美麗的臉頰,一下子令所有人感到十分開不可思議的,瞪大了雙眼向他們看了過去,而她那時候卻頭腦一片空白的呆住了,直到萬劫又用力親吻了下,正在滿臉羞紅的看著他們的真真的臉頰,她才回過了神來,滿臉通紅的斥責了萬劫幾句。

    可那時候萬劫卻輕輕的攔住了她和真真的香肩,頗為認真的向常英紅說道:「我說香美人,現在你相信我對你說過的那些話了吧?」

    聽他那麼一說,很多人都十分納悶的向常英紅看了過去,東方萬英更是好奇得要命的,向她頗為謹慎的問道:「仙子,我大哥跟你說過什麼秘密的話啊?你能不能好心的告訴我們啊?」

    他的話剛說完,常英紅和萬劫一下子同時頗為火大的向他說了句:「你一個小屁孩管那麼多事幹什麼啊?沒事喝你的酒吧!」

    說完后他們還四手齊上的灌了他好幾杯酒,弄得真真等人不自禁的哈哈大笑了起來,而他卻像是一隻落湯雞一般,神色獃獃的向常英紅看了過去。

    那時候萬劫卻不去理會他了,反而相當平靜的向東方麻姑說道:「姑姑,麻煩你天亮之後,去城主那裡告訴他和諸位長老,讓他們明天下午和全城百姓,全部到中央大街的圓台周圍去,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請本城所有人務必賞臉前去觀看。」

    他的話剛說完,就在東方麻姑還沒答應他的時候,炎雀忽然瞪大了眼睛,非常吃驚地說道:「你不是吧那什麼萬劫?難不成你真的要去做那種羞死人的事情啊?」

    聽了她的話,真真一下子感到了一種不太好玩的事情,很有可能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了,但那時候萬劫卻相當警示性的瞪了炎雀一眼,兇巴巴的說道:「你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我們的事你少摻和!還有,如果你不想和你師父跟你師姐留在這裡的話,那我到省心了。」

    他的話音剛落,就在常映紅臉色大變之際,炎雀立刻慌慌張張的說道:「好好好我絕對很願意和我師父還有冷水,那個就算是我師姐吧,留在這裡,你千萬別改變主意啊!」

    說著說著她還十分討好的給萬劫倒了一杯酒,頓時令東方麻姑等人,感到更加意外了起來。


    但那時候萬劫微微點了點頭,又和他們簡單的說了幾句,便化作了一道影子消失了。

    在他走後水護法立刻相當謹慎的向常英紅等人說道:「現在時候真的不早了,如果各位不嫌棄的話,就請隨我去廂房中休息去吧!」

    說完后她看了看東方麻姑待她微微點了點頭,才帶著東方萬英等人向外面走去了,可就在他們走到門口的時候,東方麻姑忽然用一種命令的口氣說道:「真露丫頭!他們雖然都不算是外人,但你絕對不能將他們帶到後園去,明白嗎?」

    雖然不明白她為什麼要說那些話,但從她說話的語氣中,也已經聽出了她那不可是覺得意思,就在東方萬英相當無奈的竊笑起來的時候,水護法立刻相當謹慎的說道:「好的大姑姑,現在我就帶他們去幾間上房休息,你和真真也趕快回去給那孩子護法去吧!」

    說完后他們才走了出去,但那時候東方麻姑卻悠哉悠哉的喝起了就來,絲毫沒有要去給萬劫護法的意思,頓時令真真非常焦急了起來。

    不過無奈何她和東方之城的很多人一樣,對東方麻姑向來都有頗為敬畏,是以也只能和她一起呆在了那裡,盡量不讓自己露出任何不合時宜的舉動來。

    不多時東方麻姑看著她那越來越緊張的神色,忽然輕輕地說道:「傻丫頭你放心吧,那小子的修為,現在已經不是我們所能比得了得了,在他調息期間,肯定會釋放出非常特殊的護身罡氣,保護好他自己的,根本不需要咱們去為他護法!而且我斷定如果咱們去了的話,或多或少的都會被他的護身罡氣傷害到的,那樣咱們可就得不償失了。」

    聽了她那些話, 長發綰君心 ,不過相信那天晚上,東方之城內外的很多人都是無法入眠的。 不覺間隨著太陽的升起,一大早東方麻姑等人去密室外,面用自己的靈識探查了一番正在裡面調息著的萬劫,在發覺他已經將他的護身罡氣收起來之後,才略微放心了下去。

    可就在那時候外面忽然有幾位將軍,說有要事要向東方萬英稟報,而城主府中也有幾位將士,奉了東方風霸的命令去了水護法的府中,傳水護法等人去城主府中商議事情,雖然他們那時候都不太放心萬劫卻,也知道那些正事不容他們有任何懈怠,是以他們和東方麻姑等人簡單的說了幾句話,便跟著那些人前去辦理自己的事情去了。

    而出於謹慎直到快中午的時候,萬劫從密室中走了出來,看著他那一臉調皮的壞笑,東方麻姑才較為放心的去了城主府中,將他昨天晚上讓自己告訴東方風霸等人的事情,傳給了東方風霸等人,而真真和常英紅師徒三人,也較為隨和的和萬劫一起去就餐了。

    當時正在和東方凈水等人,商議著一些城防之類的要事的東方風霸,聽了東方麻姑向他們轉達的萬劫的那些話,一時間都搞不懂他想要幹什麼了。

    出於謹慎東方凈音看了看東方麻姑和其他人,忽然頗為恭敬的向她說道:「不知那孩子要做什麼事情啊?還要我們全城所有百姓都去觀看?」

    他問完后申無語也相當謹慎的說道:「該不會他是有什麼,和咱們東方之城十分重要的事情,要當眾宣布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