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話音落下,空中一團團有名寒冰凝聚成尖錐,朝着南明離火燈撞了過去。

    黑暗中,一道道火焰狂飆彼此連接,只聽得轟隆爆響,天地劇震,時空彷彿停滯了。

    一團團星光爆閃,九道藍色火球出現在空中。

    幽藍色的火焰,洞徹四方,蘊含着無窮無盡的恐怖力量。

    九朵火焰緩緩移動,在空中練成一線,秦陸大駭:“不好,這是九星神火,凝成一線,足以割裂虛空。”

    “撤!”秦陸當機立斷,一道旗門閃現,空間變幻,幾人撤到百里之外。

    “轟隆”巨響,藍色狂飆轟擊在幾人藏身的山峯上,巨大的山體轟然爆裂,亂石穿空破雲,一座山峯被夷爲平地。

    “好厲害!”墨鐵龍咋舌道。


    秦陸雙目神芒閃耀,眉頭不由得皺緊了。

    這個鄺海山很可能已經發現了自己,此人攻擊迅猛,心志堅定,看來是個難纏的對手。

    若單論武道修爲,鄺海山比不上西嶺雪山中隕落的平南侯穆晚清。西嶺雪山一戰,秦陸勝在自己贏得地利,料敵在先。而鄺海山在這棲雲山精心佈防,自己急切之間還沒有找到破敵制勝的方法。

    易出塵站了起來,他發動玄冥翼蛇就是爲了查找敵方法陣的破綻。

    “師兄,可有發現?”秦陸此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易出塵的身上。

    “師弟,九星神火固然厲害,但這法陣也不是鐵板一塊。鄺海山的法陣中缺乏高階修士主持,他的靈氣運轉存在破綻,我們可以從這裏入手。”

    秦陸心念一動道:“這南明離火燈是否有破法?”

    易出塵點頭道:“南明離火燈厲害之處全在燈芯,這燈芯只有北冥寒氣凝聚的北溟玄兵可破。師弟修習過北冥寒氣,這就是我們的希望所在。”

    唐夢華美眸閃動,疑惑道:“這燈環環相扣,牽一髮而動全身,就算北冥玄兵出手也難以抵達燈芯處。”

    “無妨!”秦陸成竹在胸道:“我們先用玄天遁甲攻擊法陣的根基,這法陣沒有高階修士駐守,無法靈活自如的調動靈氣,百密一疏,就是我們的機會所在。”

    山巔絕頂,鄺海山如同雕塑佇立,他兩道濃眉擠在一處,形成一個刀刻般的“川”字。

    一名英武少年按劍向前道:“大哥,我看敵軍是虛張聲勢,不如我們殺出去,到大風城匯合。”

    “殺出去?”鄺海山望着弟弟鄺雲,滄桑的臉上多了幾分悲壯:“弟弟,只怕現在大風城也陷入重圍了。”

    “這 – –怎麼可能?”鄺雲目瞪口呆,他知道哥哥從無需言,眼下情形確實堪憂。

    鄺海山緊緊的握住託天叉道:“弟弟,趁現在還來得及,你趕緊撤離。”

    “不,我要與大哥生死與共!”

    “啪!”回答鄺雲的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鄺海山如同一頭雄獅,血紅色的雙眼鼓起,滿目悲涼:“弟弟,我們鄺家世代忠良,但也要有條根。這次出戰我是責無旁貸,而你要肩負起我們鄺家日後的責任,我現在就打開一條通道,你率軍突圍!” 鄺海山不由分說,託天叉猛地一劃。

    無數銀色的符文閃耀,猶如蝴蝶翩然舞動,漆黑的夜空出現一條詭異的通道。

    鄺海山不由分說,一把將弟弟推進通道內,鄺雲急切大呼,通道急速關閉,將他送了出去。

    四周回覆平靜,鄺海山的目光深沉的如同夜空。

    高空之中,突然狂風大作。

    恐怖的雲層緩緩移動,猶如燃燒的火焰般壯觀。

    “龍象刀兵,跟我上!”鄺海山率領三千名最精銳的龍象刀兵,衝入了雲層之中。

    “喀喇”巨響,雲層轟然炸開,詭異的紅色電弧狂蛇亂舞,無數烈焰罡風轟然爆炸。


    四處都是亂流,四處都是爆裂的空間裂縫。

    “列陣!”鄺海山一聲大喝,三千名龍象刀兵破發出強悍的龍象刀氣,匯聚成一道千里長的龍象刀芒。

    “轟隆”這刀芒如同天風海域般壯闊,所過之處,血雲紛紛潰散。

    “舉火燎天!”鄺海山託天叉猛地一刺,天地震盪,空中一道旗門被他硬生生的撞開。

    “跟我衝!”鄺海山眼見旗門要消散,化作一道流光,轟然撞在天宇上。

    巨震連連,旗門被硬生生的撞碎,鄺海山率領三千名精銳衝了進去。

    鄺海山終於進入了玄天遁甲陣,秦陸總算鬆了口氣。

    可是,這畢竟是敵人的地盤,即便是在陣內鄺海山還是能夠運轉南明離火的力量。

    秦陸和易出塵一左一右,猛烈晃動雲龍旗。

    大陣內飛沙走石,空間開裂,黑色的洪流滾滾,無數骷髏載沉載浮,朝着龍象刀兵席捲而去。

    “冥界玄水?”鄺海山臨危不亂,祭出數道法寶。

    銀色的光芒照徹天地,巨大的光幕猶如輕紗籠罩在頭頂,腐蝕性極強的冥界玄水始終無法滲透進去。

    鄺海山手持託天叉,宛如魔神翱翔天地。

    猛然,他雙目張開,神光爆射。

    大陣內的禁制和符文清晰的浮現,鄺海山冷笑一聲:“裝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力量!”

    金色的光球爆閃,迸發出太古洪荒的氣息。

    七枚金色光球,不斷的撞擊空間,引動玄天遁甲內的旗門齊齊震動。

    “轟!”金色光球再度爆閃,光球底部伸出無數觸鬚,牢牢的抓住空間裂縫,與此同時光球本身也逐漸拉長,成長爲一根根金色的參天巨木。

    “太乙金龍木?”易出塵面色一變道:“這種神木能夠吸取法陣的力量,沒想到鄺海山也看出了玄天遁甲的破綻。”

    與在西嶺雪山圍殺平南侯不同,玄天遁甲佈設的時間倉促,能夠吸取的天地靈力有限,很難發揮出真正地實力。

    “那就使用紅符甲士和雷霆刀陣,就算折損也在所不惜。”

    秦陸一聲令下,空間鐵流滾滾,雷霆爆閃,撕裂天地。

    兩千名雷霆刀手在前,一千名玄甲騎兵守護兩翼,向鄺海山發動了猛烈的衝鋒。

    這是刀罡與刀罡的對撞,是意志與意志的較量。

    連番衝撞,鄺海山嘴角流血,頭頂的龍象刀氣逐漸稀薄。

    更糟糕的是,鄺海山感受到,他好南明離火燈的聯繫在逐漸的減弱,有被切斷的危險。

    神燈是自己最大的依仗,鄺海山仰天長嘯,太乙金龍木撞破空間,如同巨山般砸落。

    負責調度的易出塵不慌不忙,接連打出數道銀月清輝符。

    大陣內華光閃耀,照的周天世界纖毫畢現。

    一輪百里長的彎月破空而出,劇烈震動,所過之處,一切盡皆粉碎。

    “砰砰”巨響,太乙金龍木被撞得倒飛,最後一根更是悽慘的斷做兩截。


    毀掉太乙金龍木的同時,潛伏在刀陣中的秦陸悍然出擊。

    雷霆閃耀,數百道碗口粗的北冥冰雷在人羣中爆響。

    與普通的雷電不同,北冥冰雷無聲無息猛然爆發,衝擊力極端強橫,能夠短時間內將人封凍,而狂暴的雷霆一旦透入身體,立刻四分五裂。

    “噼啪”聲不斷,一團團恐怖的血霧噴涌。

    至少有二十名龍象刀兵被北冥冰雷擊中,當場殞命。

    鄺海山見勢不妙,當場收縮刀陣,外圍掉隊的龍象刀兵失去庇護,被後續的紅符甲士狂刀劈中,登時斃命。

    鄺海山的託天叉猛刺,空中一道火牆綿亙不絕,凝重厚實,企圖阻擋秦陸狂潮般的進攻。

    令他詫異的是,對方敵陣中毫無動靜,秦陸連同三十六名紅符甲士齊齊消失,就連潮水般涌來的玄甲騎兵也撤離的乾乾淨淨。

    空間重新陷入黑暗,蒼涼死寂,鄺海山雙手緊握住託天叉,他發現叉上的火焰慢慢變小,閃爍不定。

    這是怎麼回事,敵人怎麼可能切斷我與南明離火燈的聯繫呢?

    不行,必須儘快突圍。

    兩千多名龍象刀兵齊齊揮刀,龍象刀氣在頭頂凝聚成氣雲。

    一聲怒吼,鄺海山將託天叉猛地刺入氣雲之中。

    金色的靈符爆響,氣雲不住變換,鄺海山的託天叉出現一頭頭上古猛獸,吞吐着金色火焰,注入氣雲之中。

    氣雲不住變化,無數神靈閃現,雙手託舉,如同火焰。

    “南明火龍臺,撞破天地!”

    鄺海山雙手猛地一甩,一座炙熱無比的火山破空而出,火山底部九條巨龍纏繞,火紅的龍息狂潮涌動,磅礴浩蕩,終於撞開一條空間裂縫,鄺海山心中狂喜,率領殘軍突圍。

    秦陸的身影再度閃現,他手握天魔長戟,神芒斬破天地。

    磅礴的力量從空間裂縫中衝出,整條裂縫血紅如火,無數惡魔哀嚎怒嘯,地獄陰風猛烈吹拂,彷彿眼前是深沉黑暗的地底。

    地獄裂縫,秦陸大力神魔訣突破後的又一武道神通。

    此項神通修煉到極致,能夠直接打通地獄通道,召喚出地獄中的鬼怪。

    眼下秦陸勉力施展,地獄裂縫以特有的空間禁錮,遲滯了鄺海山的行動。而那些修爲較淺的龍象刀兵則沒有這麼幸運了,有的被地獄裂縫吞噬送到別的空間,有的則在地獄陰風的吹拂下化作劫灰消散。

    當鄺海山精疲力竭衝出玄天遁甲大陣時,眼前的一幕令他呆滯。

    恐怖的冰雪漩渦怒嘯,一道道百丈長的北冥玄冰轟擊在南明離火燈上,燈罩破碎,燈芯被冷冽的寒氣吞噬,火焰隨即消散。

    難怪自己感應不到和南明離火燈的聯繫,原來對方早就想到了破解的法子。

    “鄺海山,投降吧!”秦陸率領精銳飛臨頭頂,掃視着下方的殘兵敗將。

    “投降,休想!”鄺海山揮軍向前,抱着拼死之心展開最後一搏。 鮮血激射,哀嚎響徹天宇。

    不斷有士兵倒下,一聲聲慘叫撕裂着鄺海山的神經,他瘋狂的廝殺,整個世界只留下觸目驚心的血紅。

    “秦陸,我和你拼了!”鄺海山渾身迸發出赤紅色的罡氣,朝着秦陸撞了過去。

    “五鬼託天!”託天叉猛地刺穿空間,天宇震動。

    五方魔王現出真靈,手持鋼叉,託舉天地。

    鋼叉翻飛,神芒破天,秦陸所在空間轟然一聲炸裂。

    強橫的力量如同汪洋大海從九天降落,整個空間充斥着難以言喻的巨大壓力。

    空間禁錮?單憑這點就想困住我?

    秦陸冷哼一聲,渾身骨骼爆響,天魔長戟倒轉,轟的一聲砸落。

    五尊魔神鋼叉齊出,烈焰奔騰,整個空間赤紅如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