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許靜秋咬了咬下唇,開口道:「我要回營地了,應該是新兵營已招滿,要出發去北冥大陸了。」

    「嗯,靜秋,你在北冥大陸可別逞強,一定要注意安全。」令媛媛回過神,對許靜秋道。

    「我會的,媛媛,你保重,還有,祝你幸福。」許靜秋笑著道,目光瞥了楚南一眼。

    「楚天歌,你可以幫我送送媛媛嗎?」這樣時,令媛媛對楚南道。

    「好。」楚南乾脆的回答,直接拉著許靜秋的手,朝著天際射去。

    令媛媛輕輕一聲嘆息,目光漸漸堅定,她要破封,她要覺醒血脈,對她來說,這才是最重要的,對於楚南在她心底攪起的一絲漣漪,就讓它遠遠的散去吧。

    楚南拉著許靜秋降落在一座小山上,不遠處就是臨時軍營了。

    楚南沒有放手,許靜秋也低著頭,沒有掙脫他的手。

    看著許靜秋的俏臉越來越紅,楚南突然嘿嘿笑了起來,他這一笑,這胸器妹子就不好意思了,一用力掙開了他的手。

    「大胸妹,去吧。」楚南笑道。

    「我……我很兇嗎?」許靜秋問。

    楚南看著許靜秋將制服都快撐爆的胸脯,咽了一口水,道:「很胸,非同一般的胸啊。」

    這時,許靜秋才反應過來楚南說的是什麼,輕啐了一口,轉身就走。

    走了兩步,許靜秋突然想到了什麼,突然拿出一個五角形的石頭,放入了楚南的手掌心,開口道:「這是我送你的禮物,你可不能弄丟,還有,你是不是該送點什麼給我?」

    楚南有些哭笑不得,他想了想,拿出一個木雕,這是末雕完的頭像,只有輪廓,沒有五官,是當初在七星大陸的迷霧荒原時,「藍心佐」留下的。

    藍心佐,左心蘭,帝國九公主……

    那個小村莊的日子,楚南會永遠記得,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一種衝動將這個木雕送出去。

    許靜秋接過這木雕,看了看楚南后高高興興的收了起來,然後深深看了他一眼,飛身去了軍營。

    ……

    湖心苑,楚南再度出現在了令媛媛的閨房裡,當那一片星空再度出現,兩人也再度出現在那湖綠的溫暖水中。

    銀色巨龜出現,目中閃爍著興奮,期待,甚至還有一些忐忑之色,對於這樣的一天,它也盼了許久了吧。

    「我該怎麼做?」楚南問。

    銀色巨龜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卻沒有說出口,最後它乾咳一聲,道:「總而言之,就是媛媛將她體內的封印之力轉移到你的體內,你可能會有些痛苦,但以你的體質,完全可以承受,而且還會對你的體質有所提升。」

    前面屁都沒有放一個,就總而言之了,你倒是讓我知道步驟啊,楚南翻了個白眼。

    「先到陣中去,具體的步驟,我會告訴你的。」令媛媛對楚南道,看她的目光似乎也有些閃爍。

    難不成真要做那事?楚南心想,本能的泛起一絲興奮。

    銀色巨龜張嘴一吐,水流激湍,頓時,前方出現了一個古怪的陣法。

    「進去吧。」銀色巨龜道。

    楚南與令媛媛進入了陣法中,這時,陣法啟動,一個如網一般的光罩將兩人罩住。

    這時,銀色巨龜的龜殼上突然出現了幾點星辰的光輝,驀然,它的整個身體都散發著光輝,如同它的身體正在漸漸的融解到光輝之中。

    「龜爺爺!」令媛媛察覺到了不對,大聲叫道。

    「媛媛,記住我的話,振興幻海帝國,我的身體本就消亡,最後一縷精魂還能助你一臂之力,我此生無憾了。」銀色巨龜平靜的聲音響起。

    楚南不言不語,目光卻是流露出尊敬之意,任何捨身成仁之人,不論目的是什麼,都是值得尊敬的。

    這時,銀色巨龜終於完全消失了,它化為的光團驀然沖入了陣法之中,成為了陣法中最後一個陣眼。

    「楚天歌,脫衣服。」令媛媛的淚融入了溫暖的湖水之中,她的心緒平靜了下來,手一扯衣襟,衣裳在水中飄遠,完美的**展現在楚南的眼前。

    楚南大飽著眼福,也褪去了身上的衣物。

    令媛媛的身體橫著飄浮到了楚南的面前,她身體每一個部位都纖毫畢現。

    這個,會不會太刺激了一些,讓我忍住不動手,這很折磨人啊。

    楚南正這麼想著的時候,令媛媛伸手抓住了他的一隻手,放在了她左心心口,入手處一片彈性滑膩,一顆粉嫩的蓓蕾在他的手心處綻放。而緊接著,令媛媛再度抓住了他的另一隻手,這一次,她的手在顫抖著。

    難道是放在另一隻上?

    正當楚南在咽著口水時,令媛媛一咬牙,將他的手放入了……兩腿之間的私密處。

    楚南雙目頓時大睜,這樣的刺激,真的不是要引他變成禽獸的嗎?

    「啊……你……你的指頭不要動。」令媛媛嬌軀輕顫道。

    「你不會讓我一直保持這樣的姿勢吧。」楚南問。

    「不錯,你收攝心神,不要胡思亂想,封印的力量會從……從這兩處進入你的身體,你亂想的話,出了意外我們都要死。」令媛媛警告道。

    楚南心中嘟噥了幾句,穩住了心神,閉上眼睛進入了完全戒備的狀態。

    令媛媛也閉上了眼睛,眉心陡然射出一道幽藍的光芒。

    就在這時,她的全身,特別是雙腿上出現了如蛛網一般縱橫交錯的黑紋。

    陣法中央,一道光芒被她眉心那幽藍的光芒攝了過來,鑽入了她的眉心。

    驀然,令媛媛全身黑紋都抖動了一下,剛剛還靜止不動的黑紋如同活了過來一般流轉起來。

    而幾乎在與此同時,楚南打了一個寒顫,自他雙手按壓住的女人身上最美妙的部位上,湧入了兩股極度陰冷的能量。 ?楚南一下認真起來,但卻並沒有即刻將湧入的陰冷能量化解或消除,而是全神戒備這些陌生狂躁的能量,在還能僅憑身體抵抗時,那就由它去,他自己也想細細感受一下煉髓境究竟能夠承受多大的外大作用。

    在沒有玄力干擾的情況下,封印的能量在楚南身體里橫衝直撞,但是卻無法侵入任何一個細胞之中,反而是他的身體在遭遇到這能量的侵襲后,開始了本能的有組織的抵抗。

    楚南的身體能自主的以收縮或松馳來應對,如果一個地方的異類能量強度增強,那麼他的身體這附近的肌肉筋骨就會自行收縮增援。

    隨著越來越多的封印能量湧入他的體內,楚南漸漸感覺到了身體傳來的沉重感與危機感。

    此時,令媛媛身體上的黑紋,如同一條條蟲子一般,被她自陣法中攝取來的龐大強橫的能量驅趕著,而它們本能的往她的心口與下體兩個方向跑,正好湧入了楚南的體內。

    時間慢慢的流逝,閉著眼睛的楚南從一開始的輕鬆,到現在的滿頭大汗,身體輕顫。

    如果不是堅持,楚南完全不知道原來煉髓鏡的**竟然會有這麼大的潛力,每每就要堅持不下去時,楚南都對自己說,再堅持一會兒,而再堅持一會兒之後,他又對自己說,再堅持一會兒。

    就這樣,無數個一會兒,竟然讓他就這麼在沒有動用任何玄力的情況下,僅憑**的力量堅持到了現在。

    如果楚南的身體是透明的話,就能夠看到他的體內,由表面到內腑都充斥著濃黑如墨的能量,就如同他的身體就是由這些漆黑的能量組成一樣。

    這個時候,從令媛媛身上湧來的封印能量已經開始慢慢變弱了,楚南稍稍鬆了一口氣,看來快要結束了。

    不過,楚南顯然低估了封印的力量。

    就在這時,已經減弱的封印能量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突然激增數百倍,就如同從孱孱的溪流瞬間變成了滔天的巨浪。

    楚南守護的玄力瞬間作出了反應,但卻在剎那間被衝散,他的身體猛烈的顫抖起來,自全身的毛孔甚至滲出了漆黑的煙霧。

    狂暴的封印能量一浪大過一浪,就如同沖響了衝鋒號角的大軍,發動了最後的總攻。

    誰能想到,一個封印的能量竟然也會玩陰謀,先是讓敵掉以輕心,然後突然間發動強攻。

    楚南的玄力幾乎沒有辦法凝聚,一出來就被衝散。

    楚南的身體每一塊肌肉,每一根骨頭都被擠壓得變形,這直接反應在他身體的變形上,簡直就如同幽靈一般,扭曲的幅度讓人無法置信。

    這時,楚南放棄了用玄力來狙擊,他的丹田開始發熱,銀色的焰芒開始閃爍,丹田周邊的封印能量驚懼的往四周亂竄。

    有用!

    不過就在銀色的人形靈火冒頭時,楚南的第一根骨頭的深處的骨髓突然震蕩起來,幾乎變成了淡金色的骨髓停止了製造淡金色的血液,而是生成了一群群金色的圓形東西散入了他的四肢百骸。

    這一群群金色的如同大頭細胞一樣的生物有著一張張佔據了身體一半以上的大嘴,它們一出現,就開始瘋狂的吞噬著這些黑色的封印能量,吞噬達到極限的金色生物通過血液回到了骨髓處,然後重新融解為金色骨髓,但是融解后的金色骨髓顯然要比之前要深上一些,也變得更加具備活力,似乎它們將那封印能量吞噬後用以強大本身。

    楚南呆了,讓冒頭的銀色人形靈火退回到了丹田中,開始觀察著這一場發現在他體內的大戰,顯然,黑色的封印能量越來越少,它們終究逃不出被吞噬的命運。

    「煉髓境,原來這才是煉髓境真正牛逼的地方。」楚南心中自言道。

    不知不覺,楚南體內的黑色封印能量被吞噬得一絲不剩了。

    而就在這時,自令媛媛的身體上傳來了一股恐怖的能量,直接將楚南的雙手給震開了。

    楚南睜開了眼睛,就發現令媛媛直立著飄浮著,眉心處如同嵌了一塊藍寶石一樣,自她的身體上,特別是兩條**上,有著一點一點的星辰光芒閃爍。

    突然間,整個陣法突然化為一道道光芒鑽入了令媛媛眉心的藍寶石上。

    楚南只覺眼前一黑,身體有剎那的失重感,當他再度睜開雙眼時,便發現已經回到了令媛媛的寢房裡,而令媛媛渾身****的飄浮在了半空。

    半晌,令媛媛始降落下來,她赤著雙足踩在了柔軟的地毯上,緩緩睜開了眼睛,她的雙目就如同大海一般湛藍,但很快褪去變成了她本來的瞳孔顏色。

    這時,令媛媛的目光恢復了靈動,她看到了楚南,輕叫了一聲伸出玉臂環住了自己那一對顫動的大白兔,不過她遮了上方卻忘了下方,那稀疏柔軟的毛髮覆蓋下的嬌柔,可是一個女人的聖地,但是,那裡卻留下了楚南的印記。

    令媛媛顯然意識了過來,她一揮手,一件衣裳便遮住了那能令男人瘋狂的春光。

    「你能走了。」楚南開口道。

    「嗯。」令媛媛點頭,不知為什麼,她之前都有勇氣在楚南面前****相對,並且抓住他的手放在她身體最私密之處,但現在,她竟有些不敢面對楚南的目光。

    「你怎麼和你父親解釋?」楚南問。

    「所以,你要保密,而我會裝成和以前一樣。」令媛媛深吸一口氣,望向了楚南,目光也恢復了平靜。

    「好。」楚南點頭。

    「你……你在這裡住幾天吧。」令媛媛突然道。

    「額,這個,我沒意見。」楚南目光一下變得灼熱起來,盯著令媛媛露出一絲曖昧的笑容。

    令媛媛卻是低著頭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抬頭道:「楚天歌,我想要你明白,我之所以要你娶我,是我不能容忍不是我夫君的男人那麼與我親密的接觸,但是這並不代表我會允許更進一步,我讓你留宿在這裡,是要做給外面的人看,最重要的是讓我父親看到,你如果有需要,我會讓水兒和火兒侍寢。」 ?楚南目中的灼熱退去,變成了淡漠,他嘿嘿一笑,道:「只是名義上的夫妻是吧,還奉送兩個如花似玉的侍婢,挺划算的,不過,所謂的夫妻名義中,你只是妾。」

    令媛媛有些憤怒的望著楚南,就算是名義上的,她也不能為妾啊。

    「你不願意?不願意拉倒,我沒心情做你的擋箭牌了。」 穿越之我的網王老公 楚南淡淡道。

    令媛媛望了一眼楚南那冷下來的目光,心中顫了顫,感覺有些不是滋味。

    「妾就妾,反正我也不屬於這裡。」令媛媛轉過身,咬著牙道。

    ……

    董家別院,所有下人僕從一個個神情凝重,平日里嘻嘻哈哈的他們卻沒有一個人敢開口。

    「砰」

    「滾,滾……」這時,一個嘶嚎的聲音傳來,那憤怒絕望的聲音聽得讓人瘮得慌。

    房門打開,一個衣衫不整的清秀侍婢面帶淚痕的跑了出來。

    「站住。」外頭一個美婦冷聲斥道。

    「夫人。」這侍婢臉色蒼白的站住了,抓住了自己被撕爛的衣裳遮住春光。

    「這一袋是玄晶,你拿著,如果敢在外面嚼舌根,你知道後果的。」美婦雙目一橫,威脅道。

    「我明白了,夫人。」侍婢接過玄晶袋子,匆匆離去。

    美婦輕輕嘆息著,走向了房間,就見得房間里渾身****的兒子正拚命的擼著胯下那軟趴趴的玩意兒,一臉的瘋狂與絕望。

    「起來,快起來。」這青年大聲道,就如同在呼喚著自己得了絕症的兒子一般,他就是董陽平,被父親董永山安排去天火城追求令媛媛,結果悲劇了,美人沒追到,反被丘澤天打斷五肢,手腳沒有事了,但他的小兄弟卻從此一蹶不振。

    「夠了。」美婦喝道,她是董夫人,董陽平的母親。

    「娘,你幫幫我,它不行了,你幫幫我。」董陽平大聲叫道。

    董夫人氣得臉色發白,上前「啪」的一聲扇了過去。

    董陽平停止了叫聲,怔了半晌,將衣服套上,沉默不語。

    「你爹去找人了,他會想辦法的,但你看看你現在是什麼模樣?誰把你害成這樣的,你不會想著報仇嗎?」董夫人恨鐵不成鋼道,她有些自責,都怪她平時太溺愛了。

    獃獃的董陽平自嘲的笑了起來,扯著嘴角道:「報仇?怎麼報?一個是域主千金,一個是丘家天才,九品勢力萬古山核心弟子,拿什麼去報?」

    美婦語塞,卻是執拗道:「你父親一定會想到辦法的。」

    「他有什麼辦法?他連董家家主繼承人的位置都要保不住了。」董陽平大叫道。

    美婦氣得渾身發抖,指著董陽平半晌,然後轉身離開。

    「都走,都滾,誰也別理我。」董陽平失控的叫道。

    隨即,房間里一片安靜,過了不久,披頭散髮的董陽平走了出來,他走到了別院的後山,那裡是一個斷崖,深不見底,縱身往下一跳的話,估計就是粉身碎骨了。

    董陽平坐在斷崖邊,神經質一般的笑著,活著已經沒有了意義,不如就這麼跳下去,一了百了。

    原本,董陽平出來怎麼也會有人跟著,但這段時間他把身邊的人都折磨了個遍,原本應該跟著他的兩個護衛正在院子一個角落裡喝悶酒呢。

    「跳下去,跳下去……」董陽平耳邊一直有一個聲音在呼喊著,他怪異的笑了起來,真的縱身一跳,身體如一塊隕石一般往下墜去。

    ……

    一條青石小徑扎入了青翠的竹林里,蜿蜒著通往深處。

    曲徑可通幽,竹林的清香更是沁人心脾,讓人如同吃了神仙散一般飄飄然。

    董永山一身長袍,走在這青石小徑上,閉著眼睛微微陶醉著。

    突然間,董永山的身體一僵,指間一個玉板指突然間出現了一道裂紋,剛剛還一臉陶醉的他臉色大變,筆直的身軀也突然彎了一些,他再度往前走去,但腳步卻是變得蹣跚起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空氣里突然傳來了叮咚的琴音,如高山流水一般,有著一種難言的意境,這撫琴之人,定是一個琴道大師。

    董永山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