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要重新調整劍法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葉凡現在倒也不是很心急。

    此刻面對邪童,葉凡眼中儘是殺機,手中的劍釋放出森冷的寒芒。

    這一劍非常的快!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就在看到劍光閃動時,劍尖就已經出現在邪童眉心。

    那一刻邪童眼睛都瞪圓了,雖然他擁有靈智,但畢竟才剛剛誕生,尤其還遭到了葉凡兇猛的精神衝擊,他現在的腦子怕是還不清醒。

    「噗!」

    長劍直接貫入眉心,不過那一瞬間葉凡的臉色微微一變,幾乎本能的他飛速向後退去。

    「嘭!」

    自爆了!

    這一幕完全出乎葉凡的預料,就在他一劍刺進邪童眉心時,他清晰感應到邪童的腦中有東西爆炸了。

    葉凡的反應絕對快,但是邪童爆炸的威力還是有些出乎他的預料,一股狂暴的欺近直接撞上他,只讓飛速後退的他直接飛出去,甩出十多米。

    邪童腦中到底是什麼東西?

    葉凡臉色有些蒼白,失去力量后自身的防禦力直接下降,這樣的爆炸基本上就是依靠身體來抗了。

    葉凡發現自己對於巫師的手段了解太少了,原本以為是弱點的地方居然還隱藏著這麼陰險的手段,要不是他反應夠快,剛剛那一下怕是要將他炸殘不可。

    巨大的爆炸聲傳的很遠,處於村子中的青年巫師自然聽到了,那一瞬間他的臉色很是蒼白,一口鮮血直接噴出,整個人瞬間就疲軟想下去,那情形就像身體中的力量一下子都被抽空一樣。

    「怎麼回事兒?」

    青年巫師驚恐之極,他沒想到自己剛剛煉製的邪童居然報廢了,這讓他直接遭到反噬。青年巫師震驚異常,邪童絕不是一般的武者能夠對付,僅僅那個精神衝擊,就算是覺醒武士也要瞬間失去戰鬥力,哪怕林中藏著的乃是一名弓箭手,他不可能真正傷到邪童。

    作為煉製者,青年巫師太清楚了,邪童的精神力絕對要強出他一大截,如果以實力等級來算,那就相當於武者中的覺醒武士。如此強悍的精神力,覺醒武士的箭矢根本無法近身,自然也不可能威脅到邪童。

    然而事實卻是邪童死了,青年巫師感到了恐懼,他不知道這個弓箭手如何做到的,可未知讓他根本不敢繼續逗留下去。

    「馬上離開!」

    青年巫師這一下做出了決定,他根本不敢在這裡繼續逗留。

    僅剩的兩名覺醒武士交換一個眼神,他們哪會不知道這回撞上了非常恐怖的對手,能將巫師嚇成這樣,他們根本不可能與之對抗。

    撤退!

    確切的說應當是跑路,兩名覺醒武士護送者青年巫師向著村子另一頭開始逃竄,至於村中剩餘的那幾個村名,他們哪裡還顧得上。

    葉凡的眼中浮現冷笑,現在他對巫師的手段非常好奇,雖然對自己精神力的運用很擅長,但是在這樣一個世界中巫師的手段,無疑能夠讓他多出一份自保的能力。

    追!

    葉凡沒有任何猶豫,雖然在這樣的原始叢林穿梭經驗很少,但是當初在月之崖時,他可是積累了足夠豐富的狩獵經驗,對於追捕那可是行家裡手。

    一追一逃開始了,雖然青年巫師三人對這片地形更為熟悉,但是他們還是沒能甩開葉凡,更為要命的是彼此間的距離越來越近無。

    「嗤!」

    箭矢的破空聲在密林中響起,幾乎微乎其微。

    「啊!」

    忽然一聲慘叫響起,原本逃竄的三人中一個栽倒在地。

    這是青年巫師!

    他不是武者,對於這樣的箭矢攻擊自然抵抗力最弱。

    「救我!」

    箭矢貫穿了青年巫師的獨自,鮮血已將他身上的黑袍浸濕,對於死亡的恐懼讓他一張臉猙獰到極點。

    兩個覺醒武士臉色數變,他們現在對身後追捕的葉凡產生了恐懼,根本就不敢與之正面對抗。現在帶著青年巫師明顯就是累贅,如果就這樣跑了,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混蛋!你們居然膽敢猶豫,族老一定會將你們了變成屍傀,永世不得超生!」

    青年巫師又驚又怒,他沒想到這兩個覺醒武士在緊要關頭居然想要舍下他逃命。

    兩名覺醒武士臉色猛地一變,他們交換一個眼神,眼中的目光透著兇狠。

    這不是被青年巫師嚇住了,而是兩名覺醒武士非常清楚這傢伙的秉性,就算現在將他救回去,他將來一定會報復。

    走!

    兩名覺醒武士自然不會殺了青年巫師,他們很清楚巫師的可怕,搞不準在臨死前會讓他們兩個墊背,所以現在先走一步才是最好的選擇。

    「混蛋!你們不得好死!」

    兩名覺醒武士走得很是乾脆,這讓青年巫師感到了絕望。

    這一幕落在葉凡的眼中,他沒有追殺兩名覺醒武士,他清楚一點,巫師非常重要,就算他們是覺醒武士,如果拋棄巫師獨自跑路,回去了一定不會有好下場。

    「你到底是誰?」

    青年巫師又驚又怒,他怒視著從暗處走出來的葉凡,臉色異常的猙獰。

    「傳言巫師很可怕,今天一見也不過如此嘛。」

    葉凡現在的模樣就是穿著獸皮,一看就是叢林中的原始人,看到他的出現原本心中感到恐懼的青年巫師居然鎮定下來。

    作為一名巫師擁有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此刻發現追殺自己的人不過是一名原始部落的武士之後,青年巫師心中的優越感頓時又冒出來。

    「你知道我是誰嗎?」

    青年巫師怒視著葉凡,他努力的想要從地上爬起來,讓自己不顯得那麼的狼狽。 青年巫師鎮定了不少,作為一名巫師擁有常人沒有的驕傲,在發現對方不是什麼巫師一類的同行之後,他頓時就覺得自己或許有救了。

    冷冷的目光看著葉凡,青年巫師要讓自己在氣勢上顯得更足,只不過他不知道一句你知道我是誰嗎,完全將自己跟那些紈絝劃上等號了。

    葉凡嘴角綻起一個弧度,他上下將青年巫師打量道:「當然知道。」

    「那你還敢如此對我!」

    青年巫師雙目一瞪,怒視著葉凡,這一刻他的氣勢一下子上來了。

    「嘿!你不就是一個階下囚,不這樣對你,還能夠怎樣。」

    葉凡嘴角綻起一個譏嘲的弧度,那目光就像似在看一個傻子一樣。

    青年巫師一愣,旋即勃然大怒道:「我乃邪龍部落大巫師的親傳弟子,你如此待我,大巫師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葉凡好奇道:「如果我將你幹掉,這什麼邪龍部落的大巫師會知道嗎?」

    青年巫師眼皮一跳,他一直盯著葉凡的眼睛,能夠從話中聽出來一種冷漠跟不以為然,顯然說殺人絕不是隨便說一說。

    「我們巫師無所不能,別說是你殺我了,只要是想要找人,不管他躲到天涯海角,我們巫師也能夠輕易找到他。」

    「嗤!」

    葉凡嗤笑一聲,他搖頭道:「你小子唬誰啊,巫師或許詭異跟邪惡,但是要找一個人必須有前提吧,如果我沒有猜錯,如果真要找人,一定需要一個媒介,如果沒有這東西,就算是站在巫師面前怕也認不出來。」

    青年巫師臉上露出驚愕之色,他那表只差說你為什麼知道了,這傢伙還算是有點機智,他冷哼道:「無知小兒,我們巫師的強大其實你所能夠想象。」

    葉凡嘿嘿笑道:「巫師很強大嘛,如果真要強大,你帶著這麼多人為何連自己都落在我手中。」

    青年巫師頓時語塞,不管說得有多漂亮,這都改不了一個殘酷的現實,他如今落在葉凡的手中,只能任其宰割。

    葉凡也不想跟青年巫師廢話什麼,他淡然道:「你既然是邪龍部落大巫師的弟子,身上一定有巫術傳承吧,將這東西叫出來,本公子或許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你要巫術?」

    青年巫師吃了一驚。

    葉凡淡然道:「交出來吧,如果一旦由我動手,那麼你不會有好果子吃。」

    青年巫師臉色陰晴不定,他很快探手進入懷中,這時候他的實現下垂,根本不如葉凡對視。

    葉凡的目光落在青年巫師的手上,對於巫術現在還是有些好奇的,這東西或許能夠增加他的實力。葉凡很清楚,在一個不能動用任何外力的地方,這個巫師真的就是一種非常不錯的手段,如果自己掌握了,一定能夠增強自身的實力。

    拿出來了!

    一個被布料包裹住的東西出現在葉凡的視線中。

    倏地!青年巫師抬頭猛地怒視著葉凡,那一刻他的眼中閃爍著奪目精光,給人的感覺就像似兩道利劍從他的眼中射出來。

    「去死吧!」

    青年巫師一張臉極度猙獰,作為一名巫師最擅長的基石精神力這種手段,這是他的殺手鐧,武者的確強大,可是只要靠近一定範圍內,絕對要被巫師精神力重創。

    青年巫師的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他彷彿已經看到自己將葉凡轟成白痴,尤其只要想到這個害得自己如此狼狽的傢伙眼中露出驚恐之色,他就覺心中暢快到極點。

    只是青年巫師怒視著葉凡,在對方腌上看到的不是驚慌或者驚恐,而是一種嘲弄,似乎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還沒有等青年巫師弄明白葉凡為何會這樣看著自己,那一瞬間一股對他來說異常狂暴的精神力直接撞入他的大腦,那一刻就像似被人猛地用鎚子砸中了腦袋,所有的念頭一瞬間就被震散。

    「碰!」

    青年巫師整個人直挺挺的往後一倒,那一刻他的雙目圓睜,眼珠子都險些從眼眶中瞪出來。

    葉凡搖了搖頭,對於青年巫師沒有任何憐憫,這傢伙用那樣兇殘的方法煉製那個邪童,他心中對這傢伙早就動了殺念了。對於殺人,葉凡自然不會反對,為了生存在這樣的原始叢林中難免會殺人,這一點就連他自己也無法改變,可是他無法容忍這樣殘忍的虐殺同類,在他看來這不已不是人了,而是禽獸。

    葉凡抽出腰間的長劍,來到青年巫師的面前,他一劍追刺入這傢伙的心臟。殺人就要斬草除根,葉凡不會給青年巫師任何活命的機會。

    幹完這些,葉凡才將布包裹住的東西拿起來。

    超級學神 「真的是巫術啊!」

    葉凡的臉上露出喜色來,秘籍雖然看上不很薄,但是這沒有關係,只要讓他了解什麼是巫術就行,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夠很快掌握這種屬於巫師的手段,那時在原始叢林中的保命機會將要更大了。

    匆匆料理一番青年巫師的屍體,葉凡不打算在這片區域逗留,他很快原路返回。

    「大哥!」

    陳羽看到葉凡時顯得很是興奮。

    「情況怎樣?」

    陳盈一臉喜色的沖葉凡本來,美婦人直接撲進他的懷中,死死抱住他,那感覺似乎非常害怕失去他一樣。

    「也就分開一會兒的功夫,看把你擔心的。」

    陳盈橫了葉凡一眼道:「你是我唯一的依靠,今後可不要讓我這樣擔心才是。」

    葉凡親了一口陳盈,他很清楚叢林部落中女人對男人的依靠,雖然這裡沒有了外在的力量,但是男女間,人與人之間各種情感反而變得更加的豐富了。

    「我剛剛得到了一份地圖,正好可以讓我們避過石骨部落跟邪龍部落,只要運氣好,說不定可以輕易穿越過去。」

    葉凡將從青年巫師屍體上找到的一份簡易地圖找出來,這東西自然無法跟生命母巢上的地圖相提並論,不過在這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勉強用來指明方向還是可以的。 有了地圖,葉凡自然要盡量避免跟這片區域的大部落發生交集,雖然他自身實力沒有問題,但是現在是一千多人的首領,他需要為所有人的生命安危考慮。

    夜少的二婚新妻 帶著上千人在原始古林中穿梭絕不是一件輕鬆的活,不僅要學會避免原始森林中隨時都會發生的危機,還要考慮接下來到底要如何做。

    本來葉凡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帶領所有族人去跟大部隊匯合,可是自從他們一行進入南方叢林之後情況明顯就不一樣了。從現在這個方向繼續走下去,葉凡感覺跟部落的之間的距離只會越拉越遠,匯合根本就不用指望了。

    接下來何去何從?

    葉凡心中湧現茫然,不過這種情緒很快就被他拋開,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就是離開血仙大陸,而這個前提應當就是不斷提升自己的修為。

    根據葉凡的了解,這個世界的境界大概就是氣、肉、血、骨、神、魄、仙、主、尊九境,在上就是神境。

    葉凡很清楚,自己要離開血仙大陸,回去救出母親,修為至少需要達到神王的級別。想到這裡葉凡暗自苦笑,神王級別離他現在太遙遠了,他必須跨越骨、神、魄、仙、主、尊九境,然後才能夠成為神靈,而神靈上有神將,再上才是神王。

    想到這些境界,葉凡除了苦笑還是苦笑,他的路太過漫長了,百年的時間看上去很久,可是他非常清楚要讓自己成為神王太難太難了。

    葉凡很快就將這些拋開,現在晉陞神王的確非常困難,可再困難他也不要一步步提升上去。現在葉凡最想做的就是儘快提升到骨境,這一點如果是有力量的話,應當不難,而現在這個世界中根本沒有力量,所以要想讓自己快速突破,他認為自己必須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方法。

    什麼方法?

    葉凡從進入這個世界開始,一直都在思考這個問題,他其實一早就有自己的想法,可當事情真正進行時,他發現一切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

    沒有力量,晉陞就需要依靠提升肉身跟神魂,可是這兩種屬性的提升葉凡所接觸的方式差不多都是力量的修鍊,而現在這些自然不行,他必須另闢途徑才行。

    不用力量,葉凡能用的方法最好就是血腥大陸上武者常用方法,不過據他了解,這種方法效率太低了,很多武者耗費數十年,也就成為已經覺醒武士。

    一定會有方法的!

    葉凡現在心中已經有想法了,沒有力量跟修為,完全可以在境界上下功夫,就好比他將自己的劍法境界練到更高的境界,說不定會有奇迹產生。

    說來葉凡還是非常期待的,在一個全新的環境中,他或許能夠創造出一套獨屬於自己的劍道體系。

    十多天的叢林趕路,在確信避過了石骨部落跟邪龍部落之後,葉凡一行終於找了一個地方安營紮寨,打算徹底修正一下。

    葉凡心中已經有了主意,他的目的只有一個不斷提升修為,帶領大家活下去,至於跟原來的部落匯合已經沒有那個必要了。

    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葉凡打算開始修鍊巫師的技能,這東西如果掌握了,他就能夠多出一門報名手段,說不定關鍵時刻就能成為殺手鐧。

    天使消逝的地方 葉凡現在的權威根本沒有人能夠撼動,所以他決定找一個清靜的地方閉關修鍊,根本不會有人過來打攪。

    葉凡拿出從青年巫師手中達到的秘籍,這東西雖然只有幾頁獸皮寫下的秘籍,但是卻記錄了最初級的巫師修鍊。

    巫師的手段說白了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唯一的問題就是學會咒語的念誦,只要掌握無數的特殊語言,就能夠真正成為一名巫師。

    葉凡看著手中的巫師秘籍,心下不由苦笑,他發現自己根本不認識這種語言,如果要想學會巫師的技能,就有些異想天開了。

    葉凡現在有些後悔,早知道當初對付那個青年巫師時就用神念強行奪取的記憶,將所有有關巫師的修鍊都奪過來。

    輕嘆了口氣,葉凡很快就將這些鬱悶心情拋到一邊,他閉目內視,開始溝通自己體內的幾件神器之靈。時間在飛速流逝,讓葉凡很是鬱悶的是就連龍月似乎也不能回答他的問題了,這不由讓他很是困惑。

    龍月可不是一般的神器,這東西難道也被封印了?

    葉凡最後也只能苦笑,神劍藏在體內,他現在似乎也拿不出來,所以龍月到底怎麼樣一切都只能猜測。

    Share:

    Leave a comment